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0章 珍宝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手上骤然传来的力度和温度,让聂相思的呼吸蓦地一屏。

    晶莹黑润的大眼紧颤,用了力试图将手从掌中抽出。

    只是明明感觉他也没怎么用力,因为她感觉不到手疼,可聂相思就是怎么努力也抽不出手来。

    聂相思暗暗咬牙,因为顾忌着家伙在,忍了。

    一行三人走到售票处,见翟司默还被围堵在中间,而且这么会儿的功夫,已经有媒体记者闻讯赶来了。

    战廷深不常在媒体前露面,但从事这一块的,大部分都识得他,所以这会儿很显然不方便过去买票。

    浅眯了下冷眸,战廷深垂眼看了眼鼓着腮帮子满脸不高兴的聂相思,眼波快速掠过一道柔光,缓缓松开了她的手,从西裤兜里摸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聂相思心不在焉,他了什么,她也没仔细听,但大概是让人送票来什么的。

    结束通话,战廷深将手机放回裤兜里,又把聂相思的手抓进了手里。

    聂相思一颤,咬住下嘴唇,恼怒的抬起一对活灵活现的猫眼瞪他。

    战廷深眯眼,眸光冷飕飕的,像薄薄的刀子。

    聂相思心尖一抖,怂兮兮的低下了头。

    战廷深见此,挑了下长眉,带着薄茧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搜刮她柔腻的手心。

    有点痒,有点麻……

    聂相思张开唇轻吸气,心尖也好似被什么东西丝丝缕缕的缠绕了起来,垂着眼角瞄他抓握着她手的大手。

    战廷深打完电话约十分钟,一个身着工作服的男人急火火的从科技管里跑出来,左右张望了会儿,才看到了站在隐蔽处的战廷深几人。

    男人略微犹豫了下,才朝这边跑了过来。

    “请问,您是战先生么?”男人毕恭毕敬的看着战廷深,询问。

    “嗯。”

    战廷深颔首。

    “战先生,您好,请跟我来。”男人一手放在腹部,上半身俯得更低,。

    战廷深抿唇,握了握聂相思的手,松开,将坐在他肩上的时勤放了下来,稳稳抱进怀里,伸手再要去抓聂相思的手时,却扑了个空。

    战廷深压低眉,冷眸凉幽的凝向聂相思。

    聂相思微掩着睫毛,靠近战廷深那边的手轻背在身后,装作没感觉到战廷深投递到她身上的灼然目光。

    战廷深眸光里多了重幽暗,这回倒也没跟聂相思计较,抱着聂时勤,跟工作人员避开正门的人潮,从侧门而去。

    聂相思顿了两秒,因为聂时勤还在战廷深手上,只得乖乖跟上。

    ……

    来科技馆主要是陪聂时勤,所以科技馆的其他主题展区都没去,直接去了儿童科学乐园展厅。

    在儿童科学乐园待了近两个时,战廷深和聂相思又带聂时勤去了科技馆内实验室,多功能展厅等游览遍,临近中午,担心“两个”的饿着,战廷深便带聂相思和聂时勤离开了科技馆,预备带两人去吃午饭。

    从科技馆出来,原先人山人海围堵翟司默的“盛况”总算消失。

    科技馆外也由人声鼎沸变得安静平和。

    聂相思看了眼又将聂时勤抱在怀里的战廷深,眼波浮动,对聂时勤,“宝贝,我们该回家了。”

    聂时勤听话,转头看向战廷深,大眼里露出些许不舍,“叔叔,我要跟我妈妈回家了。你放我下来吧。”

    战廷深眸光转深,清柔看着聂时勤,“现在是中午,不如一起吃饭?”

    聂时勤与战廷深目光对接,噼里啪啦的仿佛还有火苗在炸动,转了转眼珠子,聂时勤很配合的转过脑袋看向聂相思,脆生生,“妈,叔叔上午救了我,我们请他吃饭吧?”

    聂相思,“……”好想大声,是他应该的!不用请他吃饭感谢!

    聂相思运了运气,看着聂时勤,“宝贝儿,其实表达感谢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非要吃饭的。你跟叔叔……”

    好吧,“叔叔”这两个字,聂相思一次别扭一次!

    毕竟她管他叫“三叔”!

    现在儿子再叫他“叔”,怎么怎么不对味!

    聂相思嘴角抽动了下,顿了两秒,才继续,“你跟叔叔真诚道谢就好了。”

    “可是叔叔饿了。”聂时勤。

    “……叔叔没他饿……”

    “嗯,我现在很饿。”

    聂相思,“……”

    聂时勤弯了弯大眼,递给战廷深一个配合默契的眼神,对聂相思,“妈妈,叔叔现在了,他饿。我们先请叔叔吃饭,再回去好不好?”

    怕聂相思坚持不肯,聂时勤补充道,“妈妈,你经常跟我们,要懂得感恩。现在叔叔救了我,我们请叔叔吃饭,就是感恩。而且叔叔刚才还带我们去逛科技馆玩了。”

    聂相思听明白了。

    她要是再不同意请吃饭,就是自打嘴巴,言行不一的人。

    为人父母,若是在孩子面前都不能做到以身作则,再多大道理,也无法让自己的孩子信服。

    聂相思纠结的皱紧眉,看了眼“置身事外”看着她的战廷深,又看了看一脸期待的聂时勤,吸气,“好吧。”

    耶~~

    聂时勤在心里偷偷欢呼,双眼亮晶晶的望向战廷深,难掩喜悦。

    战廷深盯着聂时勤因为开心而微微泛起粉红的脸,心窝处软绵绵的,严冷的嘴角,往上卷起了一抹明显的弧。

    ……

    榕城某高档自助餐厅,包房。

    聂相思去拿了一些聂时勤爱吃的过来,就见战廷深长身站在窗台前,黑色的西装外套已经脱下,挂放在椅背上,正在解黑色衬衫的玛瑙袖扣。

    目光与他幽沉的眼眸对上,聂相思快速别开,坐到聂时勤身边。

    战廷深边盯着聂相思看,边将两边的袖口往上挽翻,露出的两截胳膊精瘦有力。

    末了,战廷深径直走到聂相思边上的位置坐下。

    他一靠近,熟悉的气息便无孔不入的往聂相思毛孔里钻。

    聂相思忍不住战栗,拿着叉子的手都在轻轻的发抖。

    聂时勤吃饭很斯文,像个绅士,大眼瞄到聂相思的手在抖,愣了下,抬起黑曜石般的大眼看着聂相思,“妈,你冷么?”

    聂相思听话,手一下握紧手里的叉子,稳了稳心神,看着聂时勤摇头,“不冷,快吃吧。”

    聂时勤又盯着聂相思的手看了会儿,见她没再抖了,又才继续吃东西。

    而这时,服务员敲门走了进来。

    聂相思看过去,就见服务员手里端着一大盘龙虾放到了战廷深面前。

    聂相思傻眼,盯着战廷深。

    “几位慢用。”服务员完,便退出了包房。

    战廷深知道聂相思在看他,不过他并没有再去看他。

    拿起桌上的一次性手套,戴到手上,便开始一只虾一只虾的剥。

    手法极其熟稔,迅速,整得跟专业的似的。

    没一会儿,战廷深便剥好了一盘虾,淡定的抽掉手套,将虾盘推给聂相思。

    他没话,甚至于,依旧没看她。

    仿佛这个动作,是习惯使然。

    聂相思看着盘子里的虾,只觉喉头堵塞,眼眶干涩。

    “叔叔也知道我妈妈喜欢吃虾吗?”聂时勤瞅了眼那盘虾,大眼纯亮的望着战廷深问。

    战廷深听到聂时勤开口,这才看了眼聂相思。

    聂相思低垂着眼,他看不清她眼底的颜色,不过却能清晰看到她根根分明抖动的睫毛。

    刚摘掉一次性手套的大手微微攥住,战廷深喉头上下滑动了下,缓缓,“我不仅知道你妈妈喜欢吃虾,我还知道你妈妈很多事。”

    “那叔叔跟我妈妈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么?”聂时勤想了想,。

    战廷深深沉的眸光烙印在聂相思身上,声线几分哑然,“珍宝。”

    珍宝?

    聂时勤不理解的看着战廷深,不明白他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聂相思却在这时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再去拿点吃的。”

    完,聂相思拉开椅子,朝包房外走了出去。

    战廷深握紧抵放在桌上的拳,攥得更紧,一双黑眸,暗无边际。

    ……

    在翟司默锲而不舍给战廷深打了不下五十通电话后,战廷深才终于接了起来,告诉他,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结束电话后,不消二十分钟,翟司默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聂时勤一见他,立马警惕了起来,胖手抓住身边聂相思的手,竖着眉毛盯着翟司默。

    显然,之前在科技馆排队买票时,聂相思和翟司默的一番拉扯,让家伙误会了。

    翟司默一进包房,一双眼睛恨不得长在聂时勤身上,眨都不带眨一下的。

    这个家伙是相思的儿子,那岂不就是某人的骨肉……

    太神奇了!

    这几个字,完全可以概括翟司默此刻看到聂时勤时,所有的心理感受。

    感觉到家伙抓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紧了,聂相思眼尾扫了眼对面直勾勾盯着聂时勤的翟司默,粉唇轻抿,看向聂时勤柔声解释,“宝贝儿,别紧张。他不是坏人,他也是妈妈的朋友。不会伤害我们的。“

    又是朋友?

    聂时勤眼睛眨了眨眼,抬起脸看着聂相思,“他也是你的朋友?”

    聂相思刚要点头。

    翟司默在这会儿突然开口了,而且语气相当认真,“家伙,按照辈分,你得管我叫姥爷!”

    聂相思、聂时勤,“……”

    姥、爷?!

    战廷深一张俊颜刷地黑沉,冷眸凉飕飕的盯向翟司默,狞笑,“那我该管您叫什么?”

    您?

    翟司默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