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19章 我跟你妈妈是…朋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翟司默停顿了大约五六秒钟,再次开口的嗓音,起码拔高了八度。

    本来俊男靓女加萌娃就已经够吸引眼球的了,翟司默再这么一嚷嚷,登时成功的将周围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整个场景有一两秒钟的静谧,旋即便是一阵奇怪的嘀咕声。

    突然。

    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一道惊异声,“看,他是不是那个著名导演翟司默?”

    “翟导?翟导……”另一道更大声的声音响起。

    “是是,就是他,就是翟导。”

    “啊……我手机呢?我手机……”

    “我女儿的偶像,我得帮我女儿要个签名……

    ……“

    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引得整个场面在瞬间凌乱骚动起来。

    四周的人也在几秒钟的时间一拥而上,纷纷拿着手机对准翟司默。

    “妈妈。”

    聂时勤有点被吓到,白着脸去拉聂相思的手。

    聂相思赶紧甩开翟司默的手,弯身便要去抱时勤。

    可有人比她更快。

    聂相思眼睁睁看着聂时勤被高大的男人一把抱住,大掌托着时勤的背,另一只手轻握着他的后颈,将他的脸轻摁在自己胸口,冷锐的眸子淡扫了眼聂相思,迈动长腿大步朝外走。

    聂相思心一跳,目光在时勤和他身上转动了一圈,不敢含糊,立马跟上。

    战廷深这人面相冷酷,人又高大,气场威慑,他所经之地围堵翟司默的人群竟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

    战廷深抱着聂时勤,以及随后跟上的聂相思倒也没遭到多少阻扰,走出了人群。

    后知后觉的翟司默再想跟上时,已经来不及了。

    在他周围的人一拥而上,将他团团围在中间。

    翟司默不由得暗磨了磨牙,急得俊脸通红,伸长脖子朝人堆外看。

    不料这些人个个都拿着手机举高在半空对着他狂拍,他除了战廷深的脑袋,啥也没见着。

    翟司默轻压着英眉,扫视了周围的人群,懊恼得想拍自己的脑门。

    ……

    科技馆附近,一条很少人经过的窄道。

    聂相思站在窄道的入口,一只手抓着墙壁沿,看着站在窄道内的一大一。

    战廷深近一米九的身高,三岁多的聂时勤站在战廷深面前,仅仅到他的大腿。

    家伙得费劲儿仰高脑袋,才能看到战廷深的脸。

    聂时勤睁着一双分明黑亮的眼睛盯着战廷深,眼睛里,藏着的疑惑,“你是谁?”

    战廷深垂在身侧的双手矛盾的一手紧攥一手松开,垂眸凝视聂时勤的冷眸深处压抑着汹涌波涛,这种情感太过猛烈,以至于战廷深开口的嗓音不受控的沙哑,“战廷深。”

    这是继聂相思之外,战廷深第二次,如此正式的介绍自己。

    “战廷深?”

    聂时勤歪歪脑袋,似是有些迷茫,可望着战廷深的大眼,却暗暗的又亮了一层,“我叫聂时勤。你刚刚是想救我,不是要把我拐走卖掉对不对?”

    战廷深盯着他,声音很低很沉,怕吓着他,却又难以抑制内心深处因为他而起的巨大波澜,“嗯。”

    聂时勤老成的点点头,朝他伸出一只胖乎乎的手,”谢谢你救我。“

    战廷深看着那只手,眼角蓦然灼热,松展的那只大手,在伸出握住时勤的手时,几不可见的颤抖。

    当将那只绵软软肉呼呼的爪子握紧在手心里时,战廷深一颗心,又猛然在巨大狂澜里翻起一阵激浪,逼得他不由得轻张开紧抿的薄唇,吐气。

    聂时勤许是觉得他握得太紧了,眨了眨黑长的睫毛,看了眼他的大手,盯着他,“叔叔,我该走了,我妈妈找不到我,会很担心的。”

    战廷深喉头滑动,眼角的灼然更甚,缓缓抬起双眸,朝站在窄道入口一脸苍白的聂相思望去。

    聂相思脸很白,可双眼却也红得厉害。

    见他看过来,聂相思抓着壁沿的手指猛地用力掐了掐墙壁,而后松开,朝聂时勤走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聂时勤转头看过来。

    当看到聂相思时,聂时勤大眼一亮,“妈。

    嗯。宝贝儿。“

    聂相思走过去,弯身抱起聂时勤,白皙的手轻轻抚聂时勤嫩嘟嘟的脸,担心道,“有没有吓到?”

    聂时勤摇头,回头看了眼战廷深,大眼眨了下,又落在战廷深依旧握着他手的大手上,两道眉毛诧异的动了动,又将目光落回到战廷深脸上,“叔叔,我妈妈来了。”

    潜台词:你可以放手了!

    聂相思垂了下眼,没看战廷深。

    战廷深深盯着聂相思清秀的侧脸,依然没放开聂时勤的手,出口的声线越见暗哑,“我跟你妈妈是……朋友。”

    “朋友”这两字,在战廷深喉咙里滚了几圈,才从他齿缝间挤出。

    可这“朋友”二字所蕴含的情感,却远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

    聂相思背脊微颤,呼吸也密了密。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绵密堪动的睫羽,眯紧眸,暗暗咬紧了后牙槽。

    “朋友?妈,你认识这个叔叔?”聂时勤瞠大眼睛,看着聂相思,大眼里竟有些些惊喜。

    聂相思很想不认识。

    可……脑袋不受控制的往下点。

    战廷深看到,暗自幽哼了声。

    她要是敢不认识,日后看他怎么收拾她!

    看到聂相思点头,聂时勤大眼亮灿灿的看向战廷深,“叔叔也是来科技馆玩儿的?”

    战廷深收回在聂相思脸上的视线,望向聂时勤柔嫩的脸时,眸光软柔了分,“嗯。”

    “太好了。叔叔,你跟我们一起吧。”聂时勤邀请道。

    “宝贝儿,叔……”

    聂相思一个“叔”字刚出口,一道冽寒的视线便朝她射了过来,惹得她声音不由结巴的顿了下。

    眼角抽动了两下,聂相思继续往下时,声音不自觉了,“他也是跟朋友一起来的,我们不要打扰他们,嗯?”

    聂时勤想了想,歪头看着战廷深,“叔叔,你跟朋友一起来的么?”

    “一个人。”战廷深面不改色。

    聂相思,“……”所以,翟司默不是人?!

    听到战廷深这么,聂时勤回头看聂相思,“妈,叔叔他一个人。”

    聂相思,“……”

    聂时勤乌黑的眼珠子溜溜在战廷深脸上滑过,在聂相思怀里慢慢弓下胖身子,嘴儿凑到聂相思耳边,声,“妈,叔叔一个人怪可怜的,都没人陪他。”

    他可怜?

    他要是想要人陪,大把大把的人自己送上门去陪他。

    聂相思在心里想。

    “而且,叔叔刚救了我。我们带他一起玩儿,就当是报答他好不好?”聂时勤有商有量的跟聂相思。

    “宝贝儿……”

    “你不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聂时勤着,在聂相思怀里抻直身子,看向战廷深道,“叔叔,我妈妈同意了,我们一起玩。”

    聂相思,“……”什么叫她不话就当她答应了?明明是她想他不让她好么?!

    聂相思奇怪的看向聂时勤。

    聂时勤不比弟弟聂时聿性子活跃,性情偏冷,像今天这般对一个刚见面的人便表现得这么热络和明显的喜欢,还是头一回。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某人刚“救”过他?

    还是因为……父子之间特殊的血缘关系的牵引?

    聂相思看着聂时勤明朗的脸和发亮的眼睛,实在不忍心再拂家伙的意,在心里沉吸了口气,这才算是真正的默认了让战廷深跟他们一起逛的提议。

    家伙为他争取的暖心举动,如一束暖光照进战廷深冰冻了四年之久的心脏。

    战廷深嘴角冷硬的弧度柔化,抓紧从刚开始握住便一直未松开的手,微微一个用力,便将家伙从聂相思怀里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聂相思离开潼市这几年,还长高了一两厘米,但也只有165|166的样子,跟某人190的身高相比,还差了一大截。

    聂时勤从聂相思怀里过度到战廷深怀里,莫名觉得上头的空气都变好了不少。

    被战廷深抱着,聂时勤也不觉得不自在,红着脸低头看聂相思,难得全然露出孩子天真纯碎的天性,“妈,我比你高了诶。”

    聂相思,“……”

    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杵在那儿不为所动的样子,轻哼了声,温柔看着聂时勤,“还想再高点么?”

    “可以吗?”聂时勤大眼一亮。

    “嗯。”

    完,战廷深心的握住聂时勤的两只胖胳膊,技巧的往后一甩,聂时勤一道抑制不住的惊呼后,整个人便骑坐到了战廷深的肩膀上。

    聂时勤吸气,低头看了看地面,觉得自己像是飞起来了般。

    这样的感觉既新鲜又刺激,让家伙不由得抱住战廷深的头,呵呵直乐。

    聂相思看到聂时勤骑坐在战廷深的肩上,却是一下愣住了。

    他竟然为了让家伙高兴,让他坐在他的肩上……

    若是其他男人也就罢了,可他是……战廷深啊!

    战廷深薄唇清扬,深凝着聂相思呆怔的模样看了几秒,才蓦地抬步往前。

    聂相思下意识的往一侧挪了挪,不想他从她面前擦过时,竟是一把拖起了她的手。

    手上骤然传来的力度和温度,让聂相思的呼吸蓦地一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