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17章 糖衣炮弹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伸出的指尖不其然一颤。

    聂臣燚见状,嘴唇抿紧了紧,“去吧。”

    聂相思咬了口下嘴唇,回头看了眼聂臣燚,推开车门,下了车。

    聂臣燚从后视镜看到聂相思进了屋,在车里静坐了几秒,打发走司机,自己则下车,坐到驾驶座,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

    这个时间,聂时勤和聂时聿都还在幼儿园,容甄嬿在午睡。

    客厅里只有佣人在打扫擦拭物件,聂相思走进别墅,穿过客厅径直上了楼。

    卧室洗浴室洗漱台前,聂相思将药膏放到流理台上,一件件脱掉上身的毛衣和保暖打底衫。

    镜子里,她白嫩如雪的身子袒露出来,聂相思皱紧眉,低头看着腰肢两侧的淤肿,眼底有浅浅的雾气沁出。

    聂相思吸了口气,拿起药膏打开,直接用手指沾上药膏轻轻往腰上抹。

    因为淤肿的面积较广,稍稍一碰就疼得厉害。

    聂相思怕疼,自己涂又心翼翼的,涂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涂抹好。

    完事后,聂相思长长吐了口气,将药膏放到流理台上,拿过打底衫套到头上。

    打底衫套到脖子上的一刻,聂相思从镜子里扫到了她肚腹上长长的疤痕,两只抓着打底衫的柔白手便是狠狠停了停。

    在酒店时,那人薄烫的嘴唇烙在这条疤痕上的温度,在脑海中变得鲜明深刻,挥之不去。

    聂相思盯着那道疤痕良久,眼眸里的水汽涌上又散去,好几个回合,她才闭了闭眼,将打底衫套好。

    因为毛衣还是润的,所以聂相思没穿,拿着走出了洗浴室。

    ……

    聂相思去衣帽间换了件长款男友款的牛仔色衬衣,下身的牛仔裤换成了黑色脚裤,拿着一件黑色轻薄长羽绒衣,从卧室离开,打算去w杂志。

    毕竟刚在聚香阁,她的手机包以及外套都落在了位置上。

    而且沈梦梦若是找不到她,肯定会着急担心。

    聂相思刚从楼上下来,容甄嬿便从她房间里出来了。

    从楼上看到朝门口走的聂相思,容甄嬿愣了下,“欢欢?”

    聂相思步伐一停,抬头朝楼上看,看到容甄嬿时,双眼快速闪了下,旋即嘴角勾出笑意,“奶奶。”

    “真的是你。”容甄嬿疑惑,一面朝楼梯走一面,“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聂相思转身,站在原地看着容甄嬿,“我回来拿点东西。”

    容甄嬿下楼,走到她面前,将她上下打量了遍,盯着她的眼睛,“换衣服了?”

    “……”聂相思硬着头皮点头,“早上穿得少,怪冷的。”

    容甄嬿不疑有他,,“昨晚你回来得晚,倒是忘了问你,药吃了没?”

    “……吃啦。”聂相思抿抿嘴唇,,“那个奶奶,我还得赶去杂志社,我走了?”

    “衣服穿上。”

    容甄嬿皱皱眉,。

    聂相思笑呵呵的穿上,“行了吧?”

    容甄嬿这才舒展了眉头,笑道,“去吧。”

    聂相思暗松口气,转身快步朝别墅外走了去。

    容甄嬿看着聂相思身轻如燕的闪出别墅,却是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

    听到汽车驶出的引擎声传来,容甄嬿才朝沙发走去。

    刚坐到沙发里,身侧的座机适时响起。

    容甄嬿愣了下,随手拿起电话便接了起来,“这里是聂家……”

    容甄嬿还没完,那端不知了什么,容甄嬿衰老的面盘骤然一沉。

    ……

    聂相思赶到杂志社,才发现沈梦梦压根就没回去,心思一转,她便急急赶去了聚香阁。

    赶到聚香阁,聂相思坐在车里,隔十多米远的距离,就见沈梦梦抱着她的衣服和包,跟个迷路的孩子似的站在聚香阁前,焦急的左右张望。

    聂相思头大,这人实诚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这样兜兜转转的,聂相思和沈梦梦回到杂志社,已经差不多可以下班了。

    这一天下来,惶不论聂相思有多心累,就是沈梦梦回到公司就已经被打击得趴在办公桌上缓神了。

    本以为坐一会儿,打个卡就下班。

    不想临近下班,总监又将聂相思叫去了办公室。

    总监办公室。

    聂相思垂着脑袋,站在总监办公桌前。

    总监透过眼镜盯着聂相思的严肃样子,让聂相思瞬间有种悲伤逆流成河的感觉。

    “禾欢,杂志社连续几个月的销量都在下滑,总编压力很大,我也压力很大,你明白吗?”总监道。

    聂相思默默点头。

    岂止总编和总监您二位压力大,您是没去主编室瞅瞅,一个个主编都被折磨得衣带渐宽人面瘦了。

    平日里一个个打扮成光鲜亮丽的白领,这会儿是连打扮都省了,都在愁下期的通稿内容。

    总监也点头,叹息,“你明白就好。我相信,为了杂志,你一定能拿下翟导的专访权……”

    “总监……”

    “禾欢,你要是采访到翟导,你就是我们杂志社的大功臣。我不妨跟你透露下总编的意思,她,你要是拿下这次专访,待遇翻三。”总监打断聂相思的话,对聂相思了比个“三”,道。

    聂相思眼角轻抽。

    默默心算了下,她现在娱乐主编的位置一个月也就七八千的样子,推广和发行若是可观,那还可能上万。

    如果翻三的话,那她每个月的工资,岂不是两到三万……

    总监见聂相思面上浮现犹豫,眯了眯眼,“有信心么?”

    呃……

    聂相思抬头看着总监,“我,尽力。”

    “好!杂志社就是需要你这种有干劲懂拼搏有上进心的职工。禾欢,我看好你!”

    总监欣赏的指了指聂相思。

    聂相思,“……”

    好一番“糖衣炮弹”轰炸!

    ……

    聂相思回到清水湾别墅,刚进别墅,便听到聂时聿和聂时勤的对话声从客厅传来。

    “哥,你真无趣,科技馆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舒舒服服的在家打游戏,躺着打坐着打瘫着打都可以。”

    “没追求!天天游戏游戏挂嘴边!”

    “要追求干么?又不能舒服。我没追求,可我舒服了呀。”

    “……”

    聂相思没看到聂时勤的脸,但完全能脑补出家伙无语的模样。

    挑挑眉毛,聂相思收拾好心情,换鞋,走进客厅。

    聂时勤和聂时聿看到聂相思,两家伙一下跑了过来,一边抱住聂相思一条腿。

    聂相思心都融化了,将手里的包递给佣人,伸手分别摸了摸两个家伙的脑袋,“刚进屋就听到你们两个在争执,什么呢?”

    “欢欢,你快哥,好不容易明天不上学了,可他非要去什么科技馆。”聂时聿仰起白白的脸,有神的大眼带了那么鄙视。

    明天不上学?

    聂相思怔了下,才恍然想起,明天是周六了。

    “科技馆有什么不好的,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事物,也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你待在家里打游戏,能学到什么?”聂时勤据理力争。

    “我还是个宝宝。”聂时聿理直气壮的,“不需要学那么多东西,你这是自讨苦吃。”

    “……”聂相思黑线,甚是无奈的看着聂时聿,“聿,学习怎么能算自讨苦吃呢?”

    “对啊,学习使人快乐。”聂时勤板着脸,认认真真的。

    聂时聿,“……”可他只有不学习的时候,才快乐!

    “书呆子!”聂时聿撇撇嘴儿,松开聂相思的大腿,一副懒得跟书呆子争论的傲娇样儿,走回沙发,坐下。

    聂时勤抿着嘴,哼道,“孺子不可教也!”

    聂相思含笑看了眼听到聂时勤这话登时一脸受不了的聂时聿,伸手温柔牵起聂时勤的胖爪,走到沙发坐下,抱起他坐在自己腿上,低头看他,“想去科技馆?”

    聂时勤点点头,乌黑的大眼期待的看着聂相思,“妈,你能陪我去么?”

    “当然。”聂相思笑着捏捏他的脸。

    “真的?”聂时勤大眼一亮。

    聂相思认真点头,“真的。”

    聂时勤开心的抱住聂相思的脖子,红着脸在聂相思脸上蹭。

    聂相思抱着他,亲了亲他的脑袋。

    聂时聿瘫在沙发里,虚眯着大眼冷冷瞅着聂时勤和聂相思亲昵互动,嘴撇得老高。

    去吧去吧,反正他是绝对不会去的!╭(╯╰)╮

    ……

    夜里十点,聂相思哄两个家伙睡着,从儿童房出来。

    本打算也回房休息了,不想一出来,就看到一身睡衣装扮的容甄嬿站在她房间的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她。

    聂相思微怔,走了过去,“奶奶,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容甄嬿伸手握住她的手,面上虽仍挂着慈软的笑,可看着聂相思的双眼却难掩焦虑和担忧,“欢欢,奶奶有件事要告诉你。”

    聂相思看到她眼底的顾忌和忧虑,眼阔微缩。

    ……

    因为答应了聂时勤去科技馆的事,第二天六点半过,聂相思便起床去厨房,亲自给一家人做早餐。

    佣人知道,聂相思逢休息日便会亲自下厨,所以都没去厨房打扰她。

    七点半,聂相思准备好早餐,让佣人帮忙将早餐拿到餐厅摆放好,自己则洗了手,解下身上的围裙,上楼去儿童房叫两个家伙起床吃早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