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16章 再叫一遍战先生试试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拿着沾着消毒药水的棉棒,看到聂相思抖个不停的手,顿了下,随即视若无睹,淡定的将棉棒放到之前聂相思在聚香阁被沈梦梦没轻没重掐破了皮的手背处。

    消毒药水的沁凉落到聂相思的手背,激得她的手大弧度的弹动了下。

    战廷深停了停,抬眸清凌凌的看她,“疼?”

    聂相思抿紧嘴唇,被他那样“欺负”了一通,这点消毒药水的刺激性对她来根本算不了什么好么?

    皱着眉,聂相思垂着长长的睫毛,心脏被一股胀气压着,抿紧嘴唇,不吭声。

    战廷深见此,便自动理解为是因为疼,薄唇轻启,,“忍耐下。”

    滑落,战廷深快速将聂相思手背破皮的周围抹上消毒药水,隔了会儿,抽出一根干净的棉棒又在聂相思手背四周擦抹了遍。

    聂相思低着头,安静的看着战廷深在她手背上忙碌的大手,眼角发热。

    他这算什么呢?打一巴掌给颗甜枣么?他刚那样折磨她,狠得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般。现在却因为她手背上的一点伤而这么紧张,不觉得矛盾……虚伪么?

    战廷深有条不紊的给聂相思的手背抹上药膏,又用创口贴贴上。

    一切就绪,他宽阔的手掌握着她的手,缓缓抬眸看向她,“腰上的伤,我给你搽药,还是你自己来?”

    腰上的伤?

    他还知道她腰上有伤……

    聂相思嘴角冷扯,抽出被他握着的手,从床上站起,“我下午还要上班。战先生没什么要指教的,我就告辞了。”

    聂相思着,就要转身。

    “再叫一遍战先生试试?”

    战廷深凌厉的声线从后背幽幽拂来。

    聂相思双腿僵了僵,快速转动了下红润的双眼,压低着颤抖的声音很,“不叫你战先生叫什么呢?战总么?”

    战廷深放在腿上的手捏紧,冷盯着聂相思倔犟挺直的背脊,咬牙,“你还横?你……”

    聂相思皱紧眉,“我怎么敢在威风凛凛的战氏集团总裁面前横?我怕您还来不及。”

    “聂相思!”

    “聂相思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聂禾欢!”聂相思握紧双手,哑声道。

    “我不管你是聂相思还是聂禾欢。”

    战廷深猛地从床上站起,两步走到聂相思面前。

    聂相思心头一震,往后退了两步。

    战廷深注意到,漆深的瞳眸蒙起薄冰,幽沉盯着聂相思,“你最好从现在开始有个心理准备。因为我,绝不会放过你!”

    聂相思瞠目,更紧的握住手,“你想干什么?”

    “你欠我的,我会一点点,讨要回来!”

    战廷深此刻凝着聂相思的双瞳仿佛具有穿透力般,既犀利,又,冷锐。

    “……我不欠你什么!”

    聂相思大声道。

    好似只要她声音够大,就能掩盖住她内心的慌乱和不安,以及心虚。

    战廷深狞笑,冷眸意味深长的扫了眼聂相思的肚子,“是吗?”

    聂相思攥紧手指,双眼通红,忍了又忍,才没心虚的往肚子上放,咬着下嘴唇,虚张声势的瞪他。

    战廷深冷挑眉,似是还要什么。

    这时。

    翟司默的声音从外拂进。

    “哎哟,这什么风把聂总裁您给吹来了?”

    翟司默声音吊儿郎当的,但也刻意拔高了。

    聂总裁……

    哥。

    聂相思如获神助般,红润大眼骤然亮起,立刻抬步朝卧室门口走。

    战廷深这次没有阻拦聂相思,冷眸烟拢上一层阴霾,绯然的薄唇抿直,转身,亦朝外阔步走了出去。

    战廷深迈出卧房,一眼便看到了聂相思抓着救命稻草般挽着聂臣燚胳膊的手,深刻的面容又浮上一抹森冷。

    聂相思看到他,掩低睫毛,不自主的往聂臣燚身后靠。

    战廷深一张脸阴沉沉的,没再往前,就站在卧室门口,沉凉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低着脑袋,压根不敢抬头。

    聂臣燚冷漠的眸子轻扫了眼战廷深,抬手,拍了拍聂相思的手臂,“哥在。”

    聂相思把脸转到聂臣燚的胳膊后挡住。

    察觉到聂相思的不安,聂臣燚锁眉,盯向站在他面前几步远的翟司默,“我妹在杂志社工作,上面安排她做翟导的采访。我妹年轻,经验不足,难免有些莽撞,若是为了采访,做了什么令翟导不悦的地方,还请翟导不要计较。”

    翟司默,“……”他现在计较个屁啊!翟司默现在心里狂喊,快采访我快采访我!

    翟司默微悻的吞了下喉咙,往后瞥了眼战廷深,狭长的眸子便又直勾勾的定在了躲在聂臣燚身后的聂相思身上。

    他就么。

    一向“不近女色”的某人,怎么会突然如此反常的对一个女人感兴趣了,而且不顾人反对,强行把人掳到了酒店。

    敢情这个女人就是……

    翟司默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好在他正值壮年,要不还真承受不起这份刺激。

    翟司默关顾着感叹震惊,连回答聂臣燚的问题都忘了。

    聂臣燚倒也不在意,又看了眼战廷深,,“为了表示聂某的歉意,翟导和战总在君郦这几日的消费一概记在聂某账上。”

    君郦隶属聂氏,记在聂臣燚账上,相当于就免费。

    “这么客气……”

    翟司默转动眼珠子,悻悻的看战廷深。

    “聂总都了是令妹,我们若是执意计较,岂不太给聂总面子了。”

    战廷深幽幽开口。

    聂臣燚凝向战廷深,“是翟导和战总心胸开阔。”

    战廷深双手放进裤兜里,远远的看着聂臣燚,“没听过聂总有妹妹。”

    聂臣燚动动眉心,不打算给他解惑,从战廷深身上抽回视线,看着翟司默,“希望您二位在君郦住得愉快。”

    翟司默抽了抽嘴角。

    聂臣燚眯眼,低头看着聂相思,轻声,“我们走吧。”

    聂相思弧度的点头。

    聂臣燚便带着聂相思转身,朝酒店房门口走去。

    看着两人转身,战廷深深讳的眼眸眯紧,放在裤兜里的双手,亦是紧然攥住。

    “诶……”

    见聂相思要走,翟司默下意识的跟了过去。

    而且,还跟了出去。

    “相思,相思……”

    翟司默微急的声音从酒店外传来,引得战廷深瞳孔猛地裂开一丝红痕。

    聂相思!!

    ……

    “相思,相思,你怎么不理我啊?我,你翟叔~”

    翟司默愣是跟着聂相思和聂臣燚从套房到电梯,再从电梯出来,一路跟到酒店外聂臣燚的座驾。

    一路上,翟司默无数次想靠近聂相思,都被聂臣燚挡住。

    翟司默愣是连聂相思的衣角都没碰到。

    聂相思在聂臣燚的保护下上了车,车门被聂臣燚关上的瞬间,听到翟司默从车窗外传来的声音,心头涌出一股酸涩。

    “相思,你不是要采访我么?我给你采访,多少时间都行,成不?”

    翟司默趴在车窗上,可怜巴巴的盯着聂相思叫唤道。

    聂相思眼泪差点就下来了,咬着下唇,抬眸看了眼翟司默,嘴唇蠕动了两下,却是什么都没出口。

    “相思……”

    “开车!”

    聂臣燚直接将车窗滑上,面无表情对司机道。

    聂相思看着趴在车窗上着什么的翟司默,用力吸了吸鼻尖。

    车子在下一秒启动,翟司默的身影也一下从车窗外消失。

    聂相思攥着指尖,身子往一侧偏了偏,似乎是想回头看翟司默。

    可不知为何,最后又忍住了,没回头。

    聂相思慢慢转回身体,脑袋垂得低低的,情绪低沉。

    聂臣燚抬眸,从后视镜看聂相思,嘴唇轻抿着,什么都没。

    ……

    那厢,翟司默灰头土脸的回到套房,一眼就瞅见了站在窗台前抽烟的战廷深,愣了下。

    目光扫到地板上的一堆烟头,翟司默闭了闭眼,伸手抹了把脸,走了过去。

    从战廷深手里拿过烟盒和打火机,抽出一根烟叼在唇间,点烟,猛力的嘬吸了两口,在吐出浓浓烟雾时,沙哑着声音,“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啊?”

    聂相思明明已经“死”了,四年前,他们是亲眼看到那具女尸的,还有那颗泪石……

    而且。

    看聂相思的情形,也并非是狗血的失忆。

    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去找他们?

    最最主要的是。

    翟司默真受不了聂相思不理人。

    干么啊,他们又不是仇人!

    翟司默莫名觉得有那么点委屈,眼角还红了。

    战廷深斜睨了眼翟司默,回身,朝卧室大步走了进去。

    翟司默一怔,回头看去。

    过了十多秒,都没见战廷深出来。

    翟司默拢紧眉,迈步跟了进去。

    “最多两天,我要知道聂禾欢这几年在榕城的所有事。还有,聂家的底,给我查清楚!”

    翟司默一进去,就听到战廷深冥冷的嗓音传来。

    翟司默步伐停下,盯着战廷深萧肃的脸。

    战廷深将手机从耳边拿下,缓缓朝翟司默望去的冷眸,暗得看不到一点亮光。

    翟司默不觉在心里轻吸了口气,双眼在对上战廷深深冷的眼时,微闪了下。

    ……

    雷克萨斯停在清水湾别墅前。

    聂相思转头,从车窗看了眼别墅大门,坐直身,抬手轻揉了揉自己的脸,伸手便要去开车门。

    “战廷深就是时勤和时聿的父亲?”聂臣燚沉沉的声音在这时响起。

    聂相思伸出的指尖不其然一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