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14章 你想不想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久等不回战廷深的翟司默,正要起身去洗手间找人。

    不想刚起身,就见战廷深扛着个女人从拐角出来,面庞阴肃,大有佛挡杀佛的架势,大步往外走。

    他那样,愣是让人不敢上前阻拦或是询问。

    翟司默惊了一大跳,迅速反应过来,扔下傻坐在位置上的沈梦梦冲了出去。

    沈梦梦愣愣的看着战廷深扛着个女人,与翟司默先后离开聚香阁,完全没意识到,战廷深扛着的女人是谁。

    准确点,沈梦梦自从聂禾欢去洗手间后,全程处于懵逼状态。

    估计这会儿就是把她卖了,她还不知道发生了啥。

    ……

    前来聚香阁时,翟司默和战廷深本就是一块的。

    只是下车时,翟司默先下,而战廷深则等到聂禾欢和沈梦梦进聚香阁,方才下的车。

    翟司默冲跑出聚香阁,就见战廷深单手打开后车座,粗鲁的将他肩上的女人给扔了进去。

    眉骨惊悚的暴跳了两下,翟司默迅疾的跑过去。

    战廷深这会儿已然上车,翟司默在后车座的车门前站了两秒,才往前扩走两步,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翟司默坐进车里,傻眼的从后视镜盯着,被战廷深用皮带绑住双手,歪倒在沙发里,脸被长发蒙住的女人。

    心下简直是天雷滚滚,嘭嘭的在他心脏处炸响。

    这尼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光天化日之日强抢民女的节奏?

    翟司默用复杂又震惊的目光看面庞阴翳的战廷深。

    好想,就算憋得慌,咱们用其他和平的方式解决呀,干嘛非要用这种极端的方法?

    “开车!”

    战廷深没看翟司默,冷鹜的双瞳直直盯着歪躺在车座上的聂禾欢,冷喝。

    翟司默,“……”

    虽有满肚子的疑问,但见战廷深的表现实在古怪得很,硬是忍住了,发动车子,朝两人在榕城下榻的五星级酒店驶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

    聂禾欢低弱的声音从发丝下传出。

    她的脸被长发遮盖,蒙在眼前的发丝,与她的睫毛交错,痒呼呼的,害她不停的眨动眼睛。

    内心惶惑难安,刚才在洗手间,她以为他会……

    虽那时他停了下来,可聂禾欢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某人现在的状态,跟她看过的悬疑电影里的变态杀手特别像。

    唯一不同的是。

    他比那些变态杀手长得好看!

    但若是论狠,这人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听到后车座传来女人微弱的声音,翟司默眼皮跳了跳,又从后视镜往后车座看了眼。

    当看到战廷深仍是如狼似虎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女人时,翟司默往车停翻了个白眼。

    难不成真是憋太久,终于憋不住,兽性大发了?!

    战廷深没有回答聂禾欢的话,搭在他劲实大腿上的两只攥得很紧,仍是在忍耐着。

    聂禾欢很累,那种累,并不只是身体上的累,还有心理上的。

    刚才在洗手间的那番“搏斗”,已经让她心力绞碎。

    心脏所承担的超负荷,让她此刻躺在后车座,竟生出几分自暴自弃来。

    听不到他的回答,聂禾欢干脆闭上了眼,反正她的双眼也痒得厉害。

    随便他吧。

    最差他也总不能把她杀了吧?

    聂禾欢这一闭上眼。

    四年前的那场绑架确如梦魇般闯进她的脑海里。

    她是所有人抛弃的那个啊……

    闭紧的眼角渐渐沁出湿润来。

    贝齿不自觉轻轻咬住了苍白的下嘴唇。

    战廷深看到聂禾欢突然之间轻颤起来的身子,冷然拢紧的长眉更是往鼻翼处压低。

    幽寒的双瞳扫过她身上单薄的衣物。

    刚在洗手间,她的头发以及身上的衣物都不同程度的被水浇湿,加之她穿得轻薄,湿衣服贴在身上,难免会冷。

    战廷深冷硬的心脏不其然就软了分,菲薄的双唇冷冷吐出一句话,“暖气,开着!”

    翟司默,“……”

    从后视镜看战廷深,见他侧脸冰冷,嘴角颤抽了下,将车内的暖气打开。

    “不够!”战廷深刷地望向翟司默。

    翟司默接收到他从后视镜里盯来的严冷眸光,喉管悻悻滑动了下,伸手将暖气开大了些。

    “开到最大。”战廷深。

    翟司默,“……”默默开到最大。

    车内的暖气打开,没一会儿,便暖和了起来。

    翟司默有些热,于是伸手将领口的衬衣解开了几颗,皱着一对英眉,略无语的看战廷深。

    战廷深又盯着聂禾欢,见她依然颤个不停,薄锐的双唇抿直,转眸看了眼车内的暖气开关,见翟司默的确是开到最大了,才又收回视线,压着眉凝着聂禾欢。

    翟司默见战廷深这般看着那个女人,心里没来由的有些不舒服,英眉皱得更紧。

    战廷深垂眸盯了眼自己身上的西装,似乎是想脱下来盖在聂禾欢身上,可最后不知为何,又没脱。

    深郁的眼瞳浮出一抹暴躁,战廷深道,“开快点!”

    翟司默撇嘴,心里那抹不爽,飙升。

    嫌他开得慢,自己来开呀!谁还没有嘴巴,不会是不是?

    想是这么想的,但翟司默还是加快了速度。

    ……

    奥迪车刚停到君郦大酒店,翟司默便见战廷深一把将那女人抱起,推开车门下了车。

    坐在车里,翟司默盯着战廷深抱着那女人走进酒店大门,狭长的眼眸掠过一丝冷凉。

    从翟司默认识战廷深开始,除了聂相思,他就没见他这么抱过另外一个女人。

    打心底里,翟司默觉得除了聂相思,任何女人都没资格得到战廷深的特待,哪怕她已不在人世。

    翟司默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不对。

    毕竟聂相思已经不在,总不能要求战廷深守身如玉,为了聂相思终身不娶吧?

    若真是这样,他也觉得不妥。

    翟司默抬手扒拉了下短发,在车里运了几口气,才下车,将车钥匙交给酒店前负责停车的服务员,朝酒店内走去。

    ……

    至尊总统套房。

    战廷深抱着聂禾欢进去,径直走进卧室,本想一股脑将她扔到床上,可走到床边时,战廷深却是一顿,最后还是弯下身,将聂禾欢轻柔放到了床上。

    聂禾欢从被他从车里报出来,其实也吊着一口气,虽然极力控制,可身体却无法自控的坚硬。

    背脊陷入柔软的大床时,聂禾欢闭上的睫毛大弧度抖动了下,吊着的那口气,微微松展了分。

    战廷深将聂禾欢放到床上后,并未起身离开。

    将她用皮带捆绑在后的双手解开,随手将皮带掷到床下。

    精壮的双臂便撑在了她身体两侧,深邃冷凉的眼眸透过她脸上的发丝,看她战栗抖动的长睫毛。

    聂禾欢知道他没有离开,所以背脊骨绷着不敢放松。

    战廷深抬起撑在床上的一只手,修长整洁的大手一缕一缕掬起她脸上的发丝往她脸颊两边拨放。

    随着聂禾欢脸上的头发逐步消失,她微白却纯美的脸也一点一点在他眼前出现。

    聂禾欢脸僵硬的轻抖,眼皮下的一对眼珠不安的左右滚动。

    终于。

    聂禾欢的脸彻底暴露在战廷深眼前。

    战廷深看着她的脸,手停在她的侧脸上,视线一瞬间闪过一道模糊,薄薄的润气在战廷深眼角四周快速浮现,再快速蒸发消失。

    战廷深的视线仔细的从她的额头,眉毛,眼睛,鼻梁,唇一一滑过,左胸膛,被一口气堵得生疼,“为什么不看我?嗯?”

    他哑然道,声音隐隐带着一丝颤抖。

    他的一句话,轻松让聂禾欢的心,漫起了无边的悲凉和疼痛。

    聂禾欢慢慢掀起湿润的长睫,在她睁开双眼的同时,两行泪也从她眼角滑了下来。

    战廷深重力的揉着她的脸,俯低头,额头抵着她的,冷眸燃着烈焰般的红盯着聂禾欢,“你想不想我?”

    “……”聂禾欢蓦地捏紧指节,眼角通红。

    战廷深闭眼。

    聂禾欢清晰看到了从他靠近鼻翼的眼角滚出一滴晶莹的液体,顺着他高挺的鼻翼往下滑。

    心尖闷疼,攥紧的手指缓慢的松开,颤抖的抬起一只手,轻抚上他的脸,柔白的指腹从他眼角滑过,拭去他眼角的潮湿。

    喉咙尤似被千百根细针扎着,轻轻动一下就疼。

    感觉她微凉柔嫩的掌心在他脸上抚动的触感。

    战廷深冷硬的眉骨蓦地一耸,倏然睁开了那双凛冽的眼眸。

    四目相对的刹那,聂禾欢掌心一颤,惊觉自己的失控,慌的便要拿开手。

    战廷深冷眸缩紧,在聂禾欢拿开手之前,猛地扣紧她的手腕,让她的掌心重新贴回他的脸。

    聂禾欢瞪大眼,缩着肩,忐忑的看着他。

    战廷深双眼闪过凌厉,抵着聂禾欢鼻梁的鼻翼忽地加重力道。

    那一下,聂禾欢疼得,让她觉得自己的鼻梁骨都被他撞断了般。

    战廷深凛目扫过聂禾欢发白紧抿的唇,瞳眸深处的暗火几乎在瞬间燎烧而起,火焰,从他瞳孔里熊熊溢出,那股烈焰里,夹杂着怒、恨,同时也有让人心悸的可怕独占欲。

    聂禾欢抽气,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抬起抵着他的肩,脑袋不自觉轻轻摇动,眼神惶遽。

    战廷深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聂禾欢,在某个时刻,他忽地抬手握住她抵在肩上的手,摁在床侧的瞬间,他的唇,也猛地往下,封住了聂禾欢惶然轻张的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