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12章 真的疼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本是午餐的时间,整个大厅除了服务员,她和沈梦梦,以及坐在靠窗边位置的翟司默外,竟是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聂禾欢双眼猛地一闪,心跳忽然快了起来。

    一把捉住沈梦梦的手,转身便要离开。

    却不想刚转身,一道黑影蓦地从前盖了过来。

    聂禾欢轻垂着头,看到地板上的人影,一颗心便是狠狠一晃。

    “啊。”

    沈梦梦短促的尖叫声从耳畔响起,接着,聂禾欢手背猛地一疼。

    聂禾欢睫毛僵硬的轻颤,看了眼被沈梦梦用另一只手无意识掐着的她的手背,牙关用力咬合。

    那道黑影慢慢从地板上,爬到她的腿上,再一点点覆盖而上。

    很快。

    聂禾欢的眼前,出现两条紧实的长腿,用黑色西裤包裹着,腿型笔直紧绷,力量感十足。

    熟悉的男性气息裹着冰渣子般往她鼻息里涌。

    聂禾欢捏紧另一只手,像是冷的,两条腿都在瑟瑟发抖。

    “老,老大……”

    沈梦梦紧张极了,声音抖得厉害,双眼怯弱的闪烁,不停的瞄站在聂禾欢跟前,面庞萧冷的男人。

    她觉得她自己的运气也是“好”到没话了,到哪儿都能跟这样威风赫赫只在传中出现过的男人撞见。

    若是再来几次“偶遇”,她都担心自己的心脏承受不住爆炸了。

    聂禾欢全身上下每节骨头都不同程度的僵硬着,稍稍动一下就能听到骨头嘎吱的响声。

    “老大……”沈梦梦惶惑的盯聂禾欢。

    聂禾欢闭眼,好几秒,她才打开双眼,低着头,“我们换一家吃吧。”

    沈梦梦,“……”

    聂禾欢完,拉着沈梦梦就要绕过身前的人离开酒楼。

    “你不就是昨晚在洗手间堵我,硬要我接受你采访的那个么?”

    就在这时,翟司默提高的嗓音从一侧传来。

    聂禾欢,“……”

    沈梦梦吞了吞口水,快速看了眼从位置上起身,往他们这边走来的翟司默。

    聂禾欢听话,那句“我不是”,愣是怎么也不出口。

    翟司默走过来,往聂禾欢面前的大冰块身边一站,双手插兜,睥着聂禾欢,撇嘴哼道,“看来咱们还挺有缘分的。”

    缘分?

    聂禾欢压低眉,她可不这么觉得。

    “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分,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的采访。”翟司默一副“恩赐”般高高在上的欠抽口吻。

    聂禾欢还没话呢。

    沈梦梦一个激动又掐了把聂禾欢的手背。

    “嘶……”

    聂禾欢疼得手一抖,倒抽了口气。

    战廷深敛眸,忽而眸光阴森凝了眼沈梦梦。

    沈梦梦差点吓哭,身子一转,侧面对着聂禾欢,往聂禾欢身后躲。

    但也因为这样,她掐着聂禾欢手背的手反而更紧了。

    聂禾欢疼得手背发抖,咬咬牙,偏头看向沈梦梦,“梦梦。”

    “啊?”沈梦梦抖着一把嗓音看着聂禾欢,活脱脱一受惊的白兔。

    聂禾欢抽抽嘴角,淡淡,“我一点也不疼。”

    沈梦梦,“……”

    盯着聂禾欢的侧脸好几秒钟,才猛地意识到什么,低头看向自己掐着她手背的手。

    当看到聂禾欢白嫩的手背都被她掐出一团一团的红痕时,吓得她轻呼着赶紧松手,迭声跟聂禾欢赔不是。

    聂禾欢睫毛轻闪,握住她的手捏了捏,安抚她,示意自己没事。

    战廷深冷眸扫了眼聂禾欢手背上的淤紫,长眉轻拢,斜睐向身边干站着的翟司默。

    感受到他的目光,翟司默眼尾一抽,清了清喉管,抬高下巴对聂禾欢,“采访,做不做?这次你要是不做,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聂禾欢细白的几根手指都快被自己捏断了。

    “老大,机不可失。”

    沈梦梦怯怯的瞄了眼战廷深和翟司默,压低音量在聂禾欢耳边声。

    聂禾欢假发刘海下的眉头皱死,垂掩的睫毛不规律的颤动,眼皮下的一对乌黑眼珠,飞快的转动。

    数秒后,聂禾欢忽然紧吸了口气,,“做。”

    聂禾欢话音一落,战廷深幽黑的眼眸快速掠过一道暗芒,这才从聂禾欢面前走过,朝翟司默之前所坐的那张餐桌走了过去。

    聂禾欢眼角扫过那双长腿走远,一对清澈眼眸,渐渐覆上一层薄薄的虑色。

    ……

    聂禾欢:“翟导,这几年您的影视作品情感都较为灰色压抑,未来您想过拍些轻松幽默类型的影视题材么?”

    翟司默:“聚香阁的麻辣龙虾,比起咱们潼市明月阁的龙虾,味道还是差远了。”

    沈梦梦:“……”

    聂禾欢:“翟导,有人您是导演界的鬼才,您自己怎么看待这句话?”

    翟司默:“啧啧,什么82年的拉菲,喝着怎么就这么不对味,差评。”

    沈梦梦:“……”

    聂禾欢:“您之前过,每年都会出一部片子,今年的影片,您能透露下您拍摄方向是哪方面的么?”

    翟司默:“这个乌鸡汤还不错,廷深,你喝点。”

    沈梦梦:“……”

    聂禾欢闭眼,到现在她要还不知道翟司默故意遛她玩,那她真是智商有问题了!

    深吐息一口,聂禾欢干脆阖上手里的笔记本,,“我看还是等翟导用好餐以后再采访吧。我先去下洗手间。”

    “老大……”

    沈梦梦一听聂禾欢要去洗手间,紧张了。

    她一走,那她岂不是要一个人面对,对面两尊大佛?

    沈梦梦的内心是拒绝的。

    只是,聂禾欢完便起身朝洗手间的方向走了去,沈梦梦想跟她一块去都没来得及出口。

    沈梦梦看着聂禾欢的背影拐入通往洗手间的走廊,内心默默流下两行宽面条泪。

    ……

    洗手间。

    聂禾欢挺直背脊坐在其中一间厕所隔间的抽水马桶上,脸色透着一抹虚白,眉心轻锁,清澈的双眼里浮动着丝丝缕缕的不安和忧愁。

    左心口勃跳的心脏,到现在都没能缓和得下来。

    踏踏——

    皮鞋落地的声音忽地隔着厕所门板传来。

    聂禾欢睫毛轻颤,深吸气,伸手揉了揉脸,强自打起精神,便要站起身。

    那道脚步声却在这时停了下来,且就停在她这间厕所隔间外。

    聂禾欢整个人一顿,垂眼从门板靠近地面的缝隙看去,不想就看到了一双铮亮的男士黑色皮鞋。

    聂禾欢呼吸骤停,后背瞬间被股股凉意覆盖了一层又一层。

    “喜欢待在厕所?”

    蓦地。

    男人特有的沉凉嗓音幽幽拂进。

    聂禾欢,“……”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整个人从头发丝到脚指甲盖都被冻了下,白着脸瞪着门板,大气不敢出。

    “我的耐心有限,自己乖乖出来。”男人又道,声线加诸了一重冷厉。

    聂禾欢背脊绷紧,眼角一圈一圈的发红,有种……被逼到绝境的惶恐感。

    她现在……该怎么办?

    “不出来么?”

    男人声线蓦地压低,冷凌道。

    聂禾欢眼阔深缩,眼角红得不像话,双眼慌张无措的眨动。

    嘭——

    “啊……”

    房门在聂禾欢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倐而被从外踹开。

    聂禾欢吓得一下从马桶上跳起来,退到隔间角落,颤抖的耸高肩,提着一口气,慌错的盯着站立在隔间外的神情阴鸷到极点的男人。

    哪怕两人还隔着起码一米多的距离,从他身上迸射而出的冷气流却如尖锐的刀子般,一刀一刀划到她身体上。

    聂禾欢攥紧双手,惨白的脸,与她大红的唇,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男人站在那儿,寒凉的冷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聂禾欢的脸,那样的深沉,那样的……痛恨!

    两人就这般对视着,一个恐惧,一个阴冷。

    突地。

    男人如一头雄狮般跃进隔间,昂藏的体魄眨眼间逼近聂禾欢。

    聂禾欢惊喘,尚未完全反应过来,便被男人从后提着衣领,径直拎着走出隔间。

    聂禾欢是真的被完全提起,双腿是悬空的。

    走到洗手台,聂禾欢一下被扔下了下来,从后握住脖子往洗手槽处摁。

    水龙头被男人刷的打开,与此同时,冰凉的水一股一股的拍到她脸上。

    “啊……”

    聂禾欢被冷水激得轻叫,背脊骨战栗不止。

    两只手惊恐的撑着冰冷的洗手台,脑袋拼命往后仰,试图挣开男人束缚在她后颈的大手。

    可是不行。

    甚至于,后背一重,男人竟从后蛮横的顶着他,上半身覆下,压在她纤瘦的背脊上。

    聂禾欢喉咙溢出一声哽咽,脸上一片冰凉,分不清是水还是眼泪,哑声泣道,“疼。”

    男人不管不顾,一手摁着她的脖子,一手从后往前捧着冷水冲洗她的脸,他的手掌宽阔有力,没几下,聂禾欢便受不了疼得低声哭,“疼,真的疼……”

    “呵。”

    男人冷叱一声,虽不再冲洗聂禾欢的脸,握着她脖子的手却猛地一松,一把扯开她头上的假发套。

    那一下,痛得聂禾欢眼泪啪啪的掉,恨恼的用脚去踩男人抵在她脚后跟的脚。

    可男人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大手粗莽抓着聂禾欢的长发逼迫她往后仰高头。

    瞬间,聂禾欢满是水珠被他搓红的脸出现在洗手台前的镜子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