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11章 头顶顶着两大团乌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臣燚看着聂禾欢的背,沉凉的鹰眸快速闪过一道暖光。

    半时后,聂禾欢端着两碗海鲜汤面从厨房出来。

    聂臣燚听到脚步声,抬眸看去。

    当看到聂禾欢两只细瘦的手臂支撑着两碗汤面还在发抖时,鹰眸眯了下,起身,几个大步上前,接过了她手里的两碗面。

    掌心一空,引得聂禾欢愣了几秒。

    看到聂臣燚端着海鲜面走到沙发,放到茶几上,她才抿了口唇,走了过去。

    聂臣燚重坐回沙发里,盯着聂禾欢做的两碗面。

    虽然她只用了半时,可做出的面,闻着味道都觉得鲜。

    而他依稀记得,她刚回聂家时,煮个粥都煮不好。

    “哥,趁热吃吧。”聂禾欢端起一碗递给聂臣燚。

    聂臣燚收回思绪,没接聂禾欢手里的,而是弯身,单手端起了茶几上的另一碗。

    “我吃那碗。”聂禾欢眼睛一闪,却道。

    聂臣燚一顿,微疑的看向聂禾欢。

    聂禾欢脸微热,执拗的将手里的面递给聂臣燚。

    聂臣燚眯了下眼,倒也没什么,跟聂禾欢换了。

    聂禾欢捧着碗,暗吸了口气。

    兄妹两安静的坐在沙发里吃面,明明是两个人,却又互不干扰,仿佛在两个不同的空间。

    聂臣燚吃着面,其实刚开始接过面,他便发现他碗里汤面上摆放的虾仁比聂禾欢手里那碗多许多。

    而聂禾欢和聂臣燚在口味上其实很相似,都偏爱吃虾。

    其实虾这个东西,于聂家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稀罕吃食,想吃多少有多少。

    聂家真正缺的。

    也不过是一份来自家人间的温暖。

    聂臣燚现今不过二十七,但他的性子在一定程度上与战廷深很像,沉默寡言,喜怒不言于色。

    但聂禾欢觉得,聂臣燚比之战廷深的冷漠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回到聂家这四年,压根就没见聂臣燚笑过。

    但凡靠近他身边,都能感觉到由心而发的压抑和紧迫,让人在他面前话都不敢太大声。

    吃碗面,聂禾欢正要将空碗端回厨房。

    “你去休息。”

    聂臣燚着,拿过聂禾欢手里的碗,起身去了厨房。

    聂禾欢一愣,忙起身跟上,“哥,我来吧。”

    聂臣燚不话。

    聂禾欢只好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到了厨房,聂禾欢见聂臣燚开始挽袖子,额头处滑出一滴汗,连忙走到他身边,局促的瞄了眼洗水槽里的碗,“哥,你没做过这些,还是我来吧。”

    “谁我没做过?”

    聂臣燚淡声。

    聂禾欢,“……”

    “让让。”聂臣燚凝了眼聂禾欢。

    聂禾欢下意识的让开一步,当看到聂臣燚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时,吸了口气,又上前,可又不敢碰他,聂禾欢整个有些方,“哥,怎么能让你洗呢?”

    其实有洗碗机,也可以放到明早佣人洗。

    但到底只有两个碗,但这几年,聂禾欢越来越不习惯拖泥带水,凡是能自己做的,她都自己动手。

    更何况,洗两个碗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她自己洗不觉得有啥,可看到聂臣燚洗,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聂臣燚不话,双唇抿直,侧颜坚硬,睫毛冷冷的垂着,洗碗的动作熟稔,两个碗,不到两分钟便洗好了。

    见碗也洗好了,聂禾欢无措皱着的眉反倒松展了开。

    反正,不洗也洗了。

    聂臣燚净手后,用干净的毛巾擦干手,侧身看向聂禾欢,鹰眸轻闪了下,,“我收购w杂志怎么样?”

    “?”聂禾欢瞪大眼,看着他。

    聂臣燚抿唇,“你当总编。”

    聂禾欢一震,遂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可不是当总编的料,在职场上,我还嫩着呢。”

    “那就去留学如何,学金融管理,日后到公司上班。”聂臣燚皱皱眉头,。

    聂禾欢脸纠结,看着聂臣燚冷肃的脸,声,“……时聿和时勤都还,我不想离他们太远。”

    聂臣燚盯着她,片刻,道,“我知道了。”

    聂禾欢看着他,“知道,知道什么?”

    “早点休息。”聂臣燚却。

    “哥……”

    聂禾欢还想什么,聂臣燚已经从她身边擦过,离开了厨房。

    聂禾欢一脸莫名,伸手抓了抓头发。

    ……

    第二天,聂禾欢一到公司,便又被总监叫去了办公室。

    “已经过去一天了,事情进展得如何?”总监开门见山道。

    聂禾欢黑线。

    一天而已,就已经过去一天了?

    “……昨天我已经见到翟导,提出了采访要求。不过翟导还没答应。”聂禾欢如实。

    总监眯眼,盯着聂禾欢沉默了半响,才,“你有信心吗?”

    “……我会全力以赴。”这种事,谁敢打包票一定能成?

    总监听话,又是一阵沉默,,“禾欢,我也不想给你太大的压力,但这是你上任主编的第一个采访任务。我希望你明白,你若是……失败了,我不好跟总编交代。而且,你的主编之位,也无法让杂志社其他员工信服。所以……”

    好了。

    她听明白了。

    这件事,成了,皆大欢喜。

    不成,她就得做好卷铺盖走人的心理准备。

    从总监室出来。

    聂禾欢只觉得头顶上像是顶着两大团乌云。

    没有回主编室,聂禾欢直接去员工隔间,拉着沈梦梦离开了公司。

    ……

    上午十一点,榕城数一数二的酒楼聚香阁大门前停驻的一辆白色轿车里。

    沈梦梦一脸纠结的看着又在拨弄假发往头上戴的聂禾欢,“老大,你很喜欢戴假发?”

    聂禾欢脸抽动了下,瞄了眼沈梦梦,“这是今年最流行的发型。”

    “……那你去剪一个不就好了。”沈梦梦。

    “干嘛剪?这样不是很方便么?”聂禾欢挑眉,从包里摸出镜子,“帮我拿一下。”

    沈梦梦拿着镜子。

    聂禾欢拿出包里的一盒假睫毛,对着镜子开始捣鼓。

    沈梦梦看着聂禾欢弄,“老大,你的睫毛已经够长了,用睫毛膏刷刷会更长。其实你完全没必要再带一副假的,这样反而显得厚重,累赘。”

    聂禾欢不话。

    贴完假睫毛,又拿出一张罂粟花样式的纹身贴,贴到眼角处。

    沈梦梦盯着聂禾欢,已经不知道什么好了。

    聂禾欢拿出大红色的口红以及唇线笔开始弄。

    沈梦梦安静的看着。

    等聂禾欢画完,沈梦梦发现,聂禾欢原本的樱桃嘴,经她一画,突然变得丰润饱满了许多。

    而且,她整个人也因为妆容和发型的改变而大变了样。

    虽然这样也很好看,比之前妩媚,也多了女人味。

    可沈梦梦觉得,聂禾欢还是淡妆更好看。

    没有过多纠结聂禾欢的妆容和发型,沈梦梦看了眼聚香阁,“老大,你确定翟导中午会到这儿吃饭?”

    聂禾欢略微思索,道,“消息也是我从那个微博大v那里知道的。应该不会有错。”

    闻言。

    沈梦梦没再追问。

    毕竟昨晚他们知道翟司默会出席星耀传媒的周年庆晚宴,也是从那个微博大v那儿知道的消息。

    十一点五十。

    一辆银白色奥迪车滑停到聚香阁门前,紧跟着,一身黑色风衣和黑裤,戴着鸭舌帽的翟司默从车里下来。

    翟司默下车后,将车钥匙递给负责停车的服务员,将脸面对外站了几秒,才又转身朝酒楼走了进去。

    聂禾欢皱皱眉。

    他明明戴着鸭舌帽,应该很怕被人认出才是。

    可下车后,为什么又将脸从鸭舌帽里露出,对着马路这边站几秒?

    “老大,你看到了吗?翟导真的来了。”沈梦梦兴奋的抓着聂禾欢的胳膊道。

    聂禾欢眨眨眼,轻眯眸盯着酒楼的方向。

    “老大,我们什么时候进去?还是直接在这里等翟导出来。”沈梦梦看着聂禾欢问。

    聂禾欢垂了垂眼,“我们进去吧。”

    “要在里面吃饭么?”沈梦梦眼睛一亮。

    要知道聚香阁的人均消费可是上万起。

    听出沈梦梦声音里的激动,聂禾欢挑挑眉毛,看向她,“你呢?”

    沈梦梦盯着聂禾欢看了几秒,旋即泄气的摊摊手,“我应该是得了想太多的毛病。”

    在里面吃一顿就要花费上万元,她一个月的工资都没上万……

    再者,杂志社就是再重视这次采访,也不会拿出几万元让他们俩在这么高端的地方消费。

    所以在里面吃当然是可以的,不过,自费!

    自费的话,呵呵,还不如杀了她。

    聂禾欢看着沈梦梦“心灰意冷”的模样,不觉扯唇,“走吧。”

    沈梦梦打起精神,对聂禾欢比个“ok”的手势。

    于是两人下车,朝聚香阁走了去。

    ……

    聂禾欢和沈梦梦走进聚香阁,眼角不经意在大厅扫了眼,不想一下就看到了坐在一楼大厅靠窗位置坐着的翟司默。

    聂禾欢眼阔蓦地扩散了圈,吃惊。

    压根没想到,一贯讲究的翟司默,竟然没要包房,而是直接就在大厅用餐。

    在大厅用餐也就罢了,选的位置还那么明显,是怕别人认不出他么?

    人……

    聂禾欢眼皮又是一跳,双眼匆忙环视了眼大厅。

    这一看,聂禾欢眼珠子又是一个紧颤。

    本是午餐的时间,整个大厅除了服务员,她和沈梦梦,以及坐在靠窗边位置的翟司默外,竟是一个人影儿都没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