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10章 较之四年前,更凛冽冷酷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禾欢径直撞进了一堵无比坚硬的“墙壁”。

    嘶~~

    聂禾欢有种眼冒金星快被撞晕的感觉。

    “廷深。”

    聂禾欢还处在晕眩中没缓过神来,翟司默微愕的嗓音从后飘了来。

    聂禾欢身体蓦地僵住,全身的血液凝固。

    战廷深敛眸,看着一头扎进他怀里的女人,那股熟悉的沐浴香气拂进鼻息,引得他不自觉轻吸了吸,深邃的冷眸里亦浮现片刻的恍惚。

    翟司默站在洗手间内,看看战廷深,又看看“扑进”他怀里的女人,眉头诧异的一皱。

    这几年,某人身边是一个雌性生物都没出现过,更别让一个陌生女人近他的身,而且过去十多秒,他都没把人推开……

    翟司默因为奇怪,就那么盯着战廷深和聂禾欢,忘了话。

    鼻息内,全是男人身上强烈荷尔蒙和刚硬之气,聂禾欢捏紧双手,只觉眼角莫名酸胀。

    咬唇,用力闭了闭眼,聂禾欢埋头往后退了两步。

    聂禾欢低垂着眼皮,她今天戴了**头型的假发,厚重的齐刘海将她白皙的额头覆盖,本就长得过分的睫毛为了伪装还贴了一副更为卷翘的假睫毛。

    她画着大浓妆,左眼眼角周围夸张的贴着几枚桃心状的水钻,流苏样式的耳环从她假发下露出,轻轻往她脸颊上拍。

    妆容虽夸张,但并没刻意的扮丑,只是这样的妆容,让她看上去与平日判若两人,而且显得很成熟。

    战廷深抿直唇,怀里突然消失的温暖,让他深敛的冷眸轻眯了下,眼尾扫过聂禾欢左眼眼角的几枚水钻,眉头轻拧。

    鬼使神差的,战廷深凝着她垂掩的那两扇假睫毛,淡声,“抬起头来。”

    聂禾欢更紧的捏着手指,后背轻战,齐刘海下的额头冒出虚汗。

    翟司默听话,古怪的盯向战廷深。

    战廷深只盯着聂禾欢,眸光深谙,“抬头。”

    聂禾欢脚心发凉,她有把握自己这幅模样被翟司默看到也认不出……

    但对方是她……她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聂禾欢涂着复古红的双唇微颤的抿紧,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才从他面前转过身,对着门内的翟司默,将声音压低压粗了分,,“翟导,我是真心诚意想邀请您参加这次的采访,这次采访对我而言很重要,希望您务必再考虑一下。我……不会放弃的。”

    完这话,聂禾欢顿了下,继而埋低头,侧身,步伐匆忙的从战廷深面前走过。

    她从他面前经过时。

    那股熟悉的气息再次拂入鼻息。

    战廷深眼波倏地一沉,抬步便要追过去。

    “廷深!”

    翟司默心口一震,快速伸手握住战廷深的胳膊。

    战廷深蹙紧眉宇,沉铸的面庞轻绷,回头盯了眼翟司默,便又将视线投向了往走廊一头快步走的聂禾欢纤瘦的背脊。

    “廷深,你认识她?”

    翟司默看着聂禾欢在走廊拐角处消失,抿唇疑惑的看向情绪有些异常的战廷深。

    战廷深薄唇抿成凌寒的弧,转头盯向翟司默,眼眸瞬息涌现的狂潮,看得翟司默心尖一震。

    他这样的眼神,他只在他看向聂相思时,看到过……

    ……

    聂禾欢找到在洗手间撞见战廷深被吓得哇哇大叫跑开的沈梦梦,没再回宴会大厅,径直带着沈梦梦离开了。

    坐进车里,沈梦梦不安又歉疚的看着聂禾欢,“老大,对不起。”

    聂禾欢看了她一眼,“你已经了很多次了。”

    “我就是觉得很对不起你。你让我去洗手间找翟导我不敢去,让我守个门,我也没守住,我觉得我自己很没用,给老大你拖后腿了。”沈梦梦愧疚道。

    “没事。我也没期望这次翟导能答应我的采访要求。所以你真的不必过度自责。”更何况,从某种程度上来,聂禾欢对沈梦梦看到战廷深受到惊吓跑掉的行为,还挺理解的。

    那人,较之四年前,更凛冽、冷酷。

    聂禾欢心尖蓦地沉了沉,抬手取下了头上的假发。

    这个假发套箍得她头疼。

    将手里的假发放到一边,聂禾欢边用手指捋自己的长发,边对司机道,“开车吧。”

    “好的。”

    司机道。

    随后司机便启动车子,缓缓将车从停车位倒出。

    就在司机倒车的同时,两道挺拔的男人身姿从宴会厅的方向默然走了出来。

    “你今天来参见星耀传媒的周年庆,是不是已经同意瑶姐跟雷翰的事?”

    翟司默实在不习惯气氛太过沉默,憋不住找话道。

    然而。

    翟司默问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某人的回答,眼角抽搐了下,双眼往身边一撇,却发现身边压根没人。

    翟司默一惊,停下脚步,侧身朝后看。

    就见战廷深站在离他五六步远的距离,冷峻的面庞沉肃,眸光紧凝着一个方向。

    翟司默狐疑的皱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除了看到一辆正从停车位缓缓导出的白色车辆外,啥也没见着。

    等那辆车彻底导出,掉转方向往前行驶的瞬间,翟司默才看到坐在后车座的女人的侧脸。

    只是翟司默看到那女人的侧脸时,首先注意到的,也只是女人左眼眼角的红色水钻,等他再想看其他的时,车子已经从他眼前倏地飙远。

    翟司默抿抿唇,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疑惑的转头去看战廷深。

    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把翟司默吓死。

    翟司默几个跨步上前,一手握住战廷深绷紧如石头般强硬的胳膊,双眼深缩着,看着战廷深几分涨红狰狞的脸,以及他脑门上根根蜿蜒的青筋,紧声道,“廷深。”

    “答应她!”

    战廷深忽然了句没头没脑的话,口气沉然,甚至带着几分凶狠。

    翟司默一脸迷惑,“答应,答应谁?”

    “采访!”

    战廷深缓缓转头,冷眸猩红盯着翟司默,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翟司默看着他血红的双眼,震得好几秒没出话来。

    “……怎么,怎么突然这个?你认识她?”翟司默讷讷的看着战廷深。

    “呵。”

    战廷深猛地盯向那辆车离开的方向,忽然阴凉一笑。

    翟司默瞳眸紧颤,背脊骨迅速窜起一股凉意。

    ……

    聂禾欢回到清水湾别墅时,已经快十点。

    这个点,聂时聿和聂时勤通常已经休息,而容甄嬿年纪摆在那儿,熬不了夜,也早早睡下了。

    聂禾欢走进别墅客厅,将包放到沙发里,便朝二楼儿童房走了去。

    走到儿童房门前,聂禾欢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抹黑走了进去。

    借着从窗帘缝隙洒进的点星光晕走到大床边,伸手打开了一盏床头灯。

    聂时聿和聂时勤房间的灯都是特别订制,不会伤眼。

    床头灯昏黄,并不会刺激眼球。

    聂禾欢看着床上规规矩矩睡熟的两个家伙,脸上的表情在瞬间柔软。

    虽两个家伙是双胞胎,可性子却南辕北辙。

    聂时勤沉稳,活脱脱就是一个大人,可偏生是个胖纸,白白胖胖软软嫩嫩的,所以每次他故作老成开口话,都会给聂禾欢一种强烈的反差萌,特别逗,也特别可爱。

    聂时聿顽皮,做事常常出其不意,是个混不吝的家伙,自打有意识以来,就莫名瞧不惯那些正儿八经的东西,总喜欢反其道而行,这个家伙,完全不可控。

    不过,虽然他平时喜欢跟哥哥顶嘴对着来,实则最听聂时勤的,而且特别黏哥哥。

    聂禾欢眼底的温柔越来越浓,都能滴出水来了。

    坐在床边盯着两个家伙的睡颜看了会儿,聂禾欢低头,分别在两家伙额头亲了亲,才仔细的给他们捏好被角,关灯,离开了儿童房。

    ……

    因为采访的事,聂禾欢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于是回房间洗了个澡,便打算到楼下厨房做碗面吃。

    不想,她刚披着外套从卧室出来,就听到一阵汽车的引擎声从别墅外传了进来。

    聂禾欢一愣,站在走廊往门口看。

    没一会儿,别墅大门被从外打开,一道黑影从外投射了进来。

    踏踏的脚步声沉稳有力的踩进别墅。

    待那人进来,聂禾欢看清了人,眉毛便挑了下,声道,“哥。”

    聂禾欢喊得很声,可那人还是听到了。

    倏地,鹰隼般犀利深邃的眸光朝她这边射了过来。

    聂禾欢眨眨眼,与他对视了几秒,朝楼梯口走去。

    聂臣燚也随时收回眸光,关上别墅大门,站在玄関口换鞋。

    聂禾欢走过去,接过聂臣燚手里的公文包,琉璃大眼盯着他,“今天怎么回来了?”

    “嗯。”

    “……”嗯是什么鬼?

    聂禾欢黑线。

    聂臣燚换了鞋,又抓过聂禾欢手里握着的公文包,朝客厅走。

    聂禾欢站在原地看着他,“邀请卡的事,谢谢你。”

    聂臣燚不话,走到沙发里坐下,背脊往后靠,后脑勺贴着沙发背沿,虚眯眼盯着聂禾欢。

    聂禾欢嘴角颤了下,“我要去煮面,你要么?”

    聂臣燚波光轻闪,沉声,“麻烦的话,就算了。”

    聂禾欢,“……”汗。

    “不麻烦,反正我自己也要煮。”聂禾欢。

    “嗯。”聂臣燚顿了顿,。

    见此,聂禾欢握了握手,转身朝厨房走了去。

    聂臣燚看着聂禾欢的背,沉凉的鹰眸快速闪过一道暖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