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07章 我想你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否则,两个家伙也不会怕她责怪,躲到游戏房里来。

    聂禾欢伸手摸了摸时聿的脑袋,随即看向聂时勤,“哥哥有什么话要么?”

    聂时勤一愣,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聂禾欢,“我明天跟弟弟一起去跟黄铭远道歉。”

    聂禾欢欣慰的勾唇,朝他伸出一只手。

    聂时勤将胖爪放到聂禾欢手里。

    聂禾欢握紧家伙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在他白生生的脸上亲了亲,“妈妈很爱你和弟弟,知道吧?”

    聂时勤脸浮出两团红,屁股一挪再挪,挨着聂禾欢边上坐,黑曜石般的大眼亮亮的看着聂禾欢,“妈,我以后会看好弟弟,不让他闯祸。”

    聂时聿翻白眼,“我又不是狗。要你看。”

    聂禾欢笑,在聂时聿额头上吻了下,“不要在妈妈面前装了,妈妈知道你们兄弟俩好得很。”

    聂时聿一怔,看了眼聂时勤。

    聂时勤黑润的眼睛藏着丝笑,,“我跟他才不好,整天只知道闯祸。”

    聂时聿白眼翻到天际。

    祸每次都是一起闯的好不?

    “嘴硬。”

    聂禾欢点点了聂时勤的鼻子,含笑,“好了,我们在楼上待很久了,你们太奶奶该等着急了。我们下去吧。”

    两个家伙点头。

    聂禾欢左右牵着两个家伙从沙发里下来,朝游戏房外走。

    走出游戏房。

    聂禾欢便听到楼下传来容甄嬿舒悦带笑的声音。

    “西城,你现在是越来越会哄我这老太太开心了。”

    “明叔。”

    聂时聿挣开聂禾欢的手,走到栏杆前,低头往楼下客厅看。

    当看到坐在客厅里的明西城时,聂时聿道,“明叔叔。”

    明西城闻声,抬眸朝楼上看来。

    潋滟含情的一双桃花眼自聂时聿脸扫过,最后定在站在时聿后的聂禾欢身上,清隽朗逸的面庞便堆上笑。

    聂禾欢看了眼明西城,上前牵起聂时聿,朝楼下走。

    待母子三人下楼,明西城已然从沙发里起身,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家伙们。”

    聂时聿和聂时勤看着明西城朝两人张开的双臂,彼此对看了眼,旋即挣开聂禾欢的手,朝他扑了过去。

    “哈。”

    明西城稳稳接住两个家伙,左右臂一边一个抱起聂时聿和聂时勤,朗声笑,“明叔叔出差这段时间,想明叔了没?”

    “你出差了么?”

    聂时聿眯眯眼,盯着明西城,天真无邪的问。

    明西城,“……”一脸受伤的看着聂时聿。

    聂时聿便挑挑眉毛。

    明西城无奈,抬眼去看站在楼梯下的聂禾欢,双眸里的波光渐渐印出几分灼热。

    聂禾欢长睫轻闪,上前,柔柔看着聂时聿和聂时勤,“明叔叔同时抱你们两个很累的,下来好么?”

    明西城没什么,低头温温看着聂时聿和聂时勤。

    “明叔,你放我们下去吧。”聂时勤。

    明西城挑眉,“好。”

    明西城刚将聂时聿和聂时勤放到地上,便倏地朝聂禾欢迈了一步,探臂勾住她的背,将她带进了怀里,轻拥住。

    聂禾欢背脊微僵,反应过来想退开时,明西城忽然加重了拥着她的力道,在她耳边,“我想你了。”

    聂禾欢呼吸一重,在他怀里挣扎,“明西城,你松手。”

    “ok。听你的。”

    明西城话间,嘴唇转向聂禾欢耳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退开时,从她白莹的耳垂擦过。

    聂禾欢眉头一下锁死,没有犹豫,推开他,往后退了两步。

    明亮的双眼尤带几分愠怒的盯着明西城。

    明西城冲她眨眨眼,一脸的无害。

    聂禾欢,“……”

    容甄嬿坐在沙发里,看着明西城和聂禾欢,稍显浑浊的双眼轻轻一眯,旋即从沙发里站起,淡笑,“晚饭已经准备好,有一会儿了。我也饿了。一起去餐厅用餐吧。”

    明西城在聂禾欢愠然的盯视下舔了舔下唇,再次微弯下身,将聂时聿和聂时勤抱起,脾气好的对聂禾欢笑,“走吧,吃饭。”

    聂禾欢暗咬了咬牙关。

    ……

    晚餐吃得较晚,吃完已经快八点半。

    聂时聿和聂时勤吃完饭闲不住的跑到三楼游戏房玩去了。

    聂禾欢,容甄嬿以及明西城坐在客厅里。

    全程聂禾欢都没怎么话,几乎都是容甄嬿和明西城在。

    饭后约半时,佣人端着一碗深棕色的汤汁放到聂禾欢面前,“姐,该吃药了。”

    聂禾欢闻到那股药味,心里就止不住反胃。

    像这种药汁,她已经整整喝了三年。

    容甄嬿看着聂禾欢皱着的眉,眼底露出心疼,“欢欢,再坚持一段时间。医生,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大有好转,只要再坚持喝一段时间的药,身体就能完全恢复了。”

    聂禾欢握了握手指,勉强扯了扯苍白的唇,看了眼容甄嬿,没什么,端起茶几上的药碗,喂到嘴边,仰头,一口喝了下去。

    “给。”

    聂禾欢喝完药,明西城变戏法似的递给聂禾欢一枚夹心糖。

    聂禾欢眉头皱得很紧,实在是这药,太苦,而且,太难喝。

    没接明西城递来的糖,聂禾欢起身,朝楼上卧房走了去。

    明西城看着聂禾欢朝楼上走的纤瘦背脊,桃花眼掠过一丝疼惜,不过稍纵即逝,剩下的,便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深暗,让人无法从他眼神里看出丝毫的情绪波动。

    容甄嬿扫了眼明西城手里的糖,微微垂了眼,什么都没。

    ……

    卧室洗浴室。

    聂禾欢连漱了三次口,口中那股让她反胃的汤药味才消散了开。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聂禾欢低头吸了口气,转身离开洗浴室。

    却不想聂禾欢刚走出洗浴室,就看到一抹挺拔修长的身形矗立在她的卧房中央。

    聂禾欢眉头拧死,站在门口盯着他。

    “好点了么?”

    明西城慢步朝聂禾欢走来。

    “明西城,随随便便进出一个女人的卧房,你觉得合适么?”聂禾欢声音冷静,眼底的不悦明显。

    “你脸色很苍白。”明西城站在聂禾欢面前,垂眸盯着她巴掌大的脸,低声。

    聂禾欢抿紧唇,皱眉看着明西城的样子,既倔犟又冷硬。

    明西城略显挫败的耸耸肩,费解的盯着聂禾欢,“禾欢,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拒我于千里之外?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或是伤害你的事么?”

    聂禾欢一顿,贝齿轻咬下唇,盯着明西城。

    明西城眼底潜藏着一抹受伤,头一次这样深沉严谨的看着聂禾欢,“还是,就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觉得不管你对我多么冷漠,不近人情,我都没关系?”

    聂禾欢眉心轻颤,长得过分的睫毛低低垂下,“我不会喜欢任何人。所以,任何人对我的喜欢都会让我觉得是负担。尤其是你。”

    明西城眼阔缩紧,“为什么?”

    聂禾欢掀起睫毛,眼眸清澈,“明家在榕城是名门贵族,你身为明家的二少爷,身份矜贵,容貌出众,又是商界新贵,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呢,我现在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残花败柳而已。我知道我自己的斤两。”

    停了停,聂禾欢,“与其你喜欢的是我,不如,是我身后的聂家。”

    明西城双瞳骤然深陷,凝视着聂禾欢,“我听明白了。你觉得我喜欢的不是你,而是聂家能带给我的利益。”

    聂禾欢不话。

    明西城冷扯唇,蓦地朝聂禾欢跨了一步。

    禾欢心口微缩,忙往后退了一步。

    明西城却在这时快速捉住聂禾欢的一只手,重重摁在自己的左心口。

    掌心里猛然感受到的剧烈震动,让禾欢不禁轻吸了口气,瞠大眼盯着明西城。

    明西城眼眸灼暗盯着聂禾欢,醇朗的嗓音此时几分喑哑,“的话可能是假,但心,总骗不了人。”

    聂禾欢心尖虚颤,用力抽手。

    可明西城死死摁着,就是不放。

    而与此同时。

    聂禾欢分明感觉到他的心跳越来越快,震动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聂禾欢慌得用力咬了口下唇,盯着他,“明西城……”

    明西城望着聂禾欢急红的脸,只觉得好看至极,俊逸的面庞顷刻散去严肃,重新换上那层好似什么都不在乎的纨绔,邪佞勾唇,“还怀疑么?”

    “你,你无聊!”聂禾欢恼怒。

    “哼。”明西城轻哼,深盯着聂禾欢,“你你信我了,我就松手。”

    “你别过分!”聂禾欢瞪他。

    “啧啧,我就喜欢你这幅只对我凶巴巴的样子。有时候,会让我觉得,我在你心里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是特殊的存在。这样一想,我就开心极了。”明西城俯低身,桃花眼淌着滟滟的笑,眸光确如猎豹看着猎物般犀利精锐的逮着聂禾欢。

    “你想太多了!”

    聂禾欢气得声音都发起抖来了,大眼喷着火瞪着明西城。

    “禾欢……”

    “欢欢,我有个东西找不到了,你快来帮我找找。”

    明西城刚开口,容甄嬿的声音便从外传了进来。

    明西城微怔,随即眯紧眼盯着聂禾欢,几秒后,才笑着松开了聂禾欢的手。

    而就在他松手的瞬间,聂禾欢便立刻从他身侧擦过,往门外疾走了出去。

    明西城垂下眼,盯着自己刚握过聂禾欢手的手,到现在,他仿佛还能感觉到她手上滑腻和绵软。

    倏地,明西城握紧了那只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