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06章 憋到内伤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禾欢听到这个铃音,嘴角便禁不住温柔上扬。

    聂禾欢背脊放松靠在椅背上,将手机放到耳边,接听,“宝贝儿。”

    “欢欢,你下班了没?”软糯糯又带着丝慵懒的嗓通过手机话筒拂进聂禾欢的耳朵。

    聂禾欢嘴角的弧度越是明显,温柔,“下啦。现在正准备回家呢。”

    “那回来之前你还有别的事要做么?”

    聂禾欢禁不住笑,“我还有别的……什么事?”

    “哼。你果然是忘了。”软绵绵的嗓音夹杂着气愤,传进聂禾欢耳朵里,聂禾欢除了觉得萌萌哒,丝毫没有惹怒家伙的自觉,轻轻笑出声。

    “我都生气啦。”家伙抗议道。

    “为什么呀?”聂禾欢乐。

    “欢欢,我现在才发现我在你心里一点都不重要,我感觉我受伤了。”家伙叹息着。

    聂禾欢挑眉,正要开口,另一道一板一眼的嗓音传了过来,“聂时聿,你什么时候能懂事一点,你这样一直,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挂电话!”

    “嘿嘿。”

    这道声音完,便又传来一道老人的笑声。

    聂禾欢双眼弯成月牙,没话,将蓝牙耳机拿出别到右耳上,扣上安全带,发动车子缓慢驶出地下停车库。

    “懒得理你!”聂时聿傲娇的哼哼。

    “我还不想理你呢。”

    “那你别跟我话啊?”

    “你以为我想跟你话?”

    “那还。”

    “……”

    聂禾欢无声笑了会儿,,“聿,不许欺负哥哥。”

    “知道啦。”聂时聿懒洋洋的回。

    “我不欺负他就好了。”聂时勤顿了会儿,嘀咕。

    聂禾欢笑,“今天你和弟弟在幼儿园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哼。”聂时勤哼了哼,“如果把人揍一顿硬逼人吃土也算有趣的事的话,那倒是有一件。”

    “欢欢,人是我揍的,不过土是哥哥喂的哟。”聂时聿好心的补充。

    聂时勤,“……”

    “你们在幼儿园还打架了?”

    刚一直在电话那头乐呵呵笑的老太太惊道。

    聂时聿和聂时勤同时噤声。

    半响,许是没听到聂禾欢这边话。

    聂时聿声,“妈妈……”

    “等我回来!”

    聂禾欢轻皱眉,完这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聂时聿、聂时勤,“……”

    ……

    青水湾独栋别墅。

    从公司回别墅需要四十分钟的车程,聂禾欢却花了一个时才到达。

    车子刚停下,便有守卫在别墅大门前的两名着同样黑色西装的男人上前,恭敬的打开车门。

    聂禾欢下车,将车钥匙递给其中一人,便朝别墅内走了去。

    聂禾欢在玄关换了鞋,快步走了进去。

    一双乌黑清莹的双眸往客厅一扫,却并没有看到两个家伙,眉心浅皱了起来。

    “欢欢,快过来。”

    年约八十的老太太坐在沙发里,冲聂禾欢笑眯眯的招手。

    聂禾欢将手里的包递给迎上前的佣人,自己手里则提着一只纸袋朝沙发边走了过去。

    将手里的纸袋放到茶几上,聂禾欢抬眸朝楼上看了眼,随即才将目光落在老太太身上,“奶奶,时聿和时勤呢?”

    “来,坐到奶奶边上来。”容甄嬿拍了拍身边的座位,。

    聂禾欢坐过去。

    容甄嬿拉住聂禾欢的一只手,将她上下打量了遍,“你每次出去上班我都提心吊胆的,你好好儿的回来了,我这颗心才算落了地。”

    聂禾欢感动的看着容甄嬿,“奶奶,是您太紧张我了。”

    “不是奶奶太心,而是……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了。”容甄嬿。

    聂禾欢眼波微暗,但还是对她笑了笑。

    “时聿和时勤在幼儿园发生的事,我都了解过了。错不在他们。”容甄嬿道。

    聂禾欢轻皱眉,疑惑的看着容甄嬿。

    容甄嬿微叹了声,“有几个家伙,成天见着时聿就指着他……他没爸。时聿忍无可忍,才动人打了人。时勤心里头大约也是憋了口气,就喂了带头的家伙吃了点特别的东西……”

    土……的确是特别的东西。

    聂禾欢看了眼容甄嬿,什么都没。

    容甄嬿见聂禾欢虽没话,可眼角眉梢却蒙上了一层郁色,心尖一刺,忙更紧的握住她的手,“欢欢,你有奶奶,任何事,都有奶奶帮你撑着。以前,奶奶没能保护好你父亲,害你父亲那么年轻就……”

    “奶奶,您别了。我爸爸的事,跟您无关。”聂禾欢看着容甄嬿发红光的眼,轻声。

    容甄嬿摇头,望着聂禾欢的双眼充满了愧疚。

    当年的许多事,都与她无法言。因为,太复杂。

    知道多了,于她也没有好处。

    是以,容甄嬿没再继续下去。

    聂禾欢顿了顿,,“奶奶,我去看时聿和时勤。”

    “你……”

    “您放心吧。”

    知道老太太担心什么,聂禾欢挽唇,从她手中抽出手,在她手背上握了握。

    容甄嬿见此,也就笑了,,“两个家伙怕你责备,躲到三楼的游戏房去了。”

    聂禾欢点点头,起身,拿起茶几上的纸袋,朝楼梯走了去。

    三楼游戏房外。

    聂禾欢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咔嚓一声,房门从里打开的声响。

    聂禾欢一顿,快速站到门一侧。

    不一会儿,聂禾欢看到两只脑袋先后从门缝里探了出来。

    聂禾欢紧贴到墙壁,嘴角轻抖,忍俊不禁。

    “其实我觉得,妈不会忍心责罚我们的。”聂时勤。

    “天真!你忘了欢欢过,她不喜欢我们打架。”

    “我又没打。”

    聂时聿,“……”可你喂人家吃土了,情节比他打人更严重好不好?

    “弟弟。”

    “啥?”

    “有句俗语,叫做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听过没。”

    “……”没听过!

    “现在是你打人了,你应该主动跟妈承认错误,这才是男子汉。”

    “……”不干!

    “弟弟。”

    “老哥,你别白费口舌了。咱们是双胞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聂时勤想了想,,“我可以不当你哥。”

    “弟。”

    聂时勤,“……”

    聂时聿哼哼,“我叫你一声弟弟,你敢答应么?”

    聂时勤,“……”

    聂禾欢憋到内伤。

    这两家伙独处时,要不要这么逗,这么欢乐?

    这要怎么气得起来啊我天!

    “啊。”

    突然聂时聿脑袋一转,一下就看到了贴着墙壁站着的聂禾欢,当即惊得捂着嘴哇哇大叫。

    “噗……”

    聂禾欢没忍住,捂着肚子转身,把脑门贴到墙壁上,笑得两只肩膀抖个没完。

    聂时聿和聂时勤这会儿看到聂禾欢就跟老鼠看到猫似的,叫着一溜烟跑进了游戏房里。

    聂禾欢笑够了。

    转身,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清了清喉咙,一脸严肃正经的走进了游戏房。

    ……

    聂禾欢进游戏房半时。

    沙发前白色的地毯上,母子三人盘腿坐着,三人中间摆着一只玻璃果盘,里面放着一些板栗和板栗壳。

    聂禾欢剥三颗板栗自己吃一颗,剩下的两颗分给两个家伙,反复这般。

    因为是双胞胎。

    所以买衣服时,聂禾欢总是买同样的。

    只是,聂时聿和聂时勤虽是双胞胎,可审美却大不相同。

    聂时聿喜欢花里胡哨的衣服,聂时勤则偏向简洁舒适的。

    两兄弟为了配合聂禾欢不知道什么心理,所以商量着,一天穿聂时勤喜欢的,一天则穿聂时聿爱穿的。

    而今儿,两家伙穿着跟聂禾欢身上的白色毛衣相似的白色针织毛衣,毛衣里带着墨蓝色的纯色衬衫,裤子亦是墨蓝色的休闲裤。

    加之两家伙身体倍棒,盘腿坐在沙发里,就跟两尊弥勒佛似的,软软嫩嫩的两人儿。

    直到最后一颗板栗被消灭,聂禾欢牵着两个家伙去洗手间洗了手,出来,母子三人坐到沙发里。

    聂禾欢才言归正传提到打人事件,“聿,妈妈问你啊,打人对不对?”

    聂时聿吃到自己爱吃的板栗,这会儿正慵慵懒懒的靠在沙发里回味呢。

    咋一听聂禾欢提到“打人”两字,蹭的下就从沙发里坐直了,瞪大一双黑黢黢的眼睛盯着聂禾欢,“肯定不对啊,打人怎么可能对?”

    聂时勤嘴角抽搐,带了那么点不屑瞥了眼聂时聿。

    聂时聿抿抿粉粉的嘴,被聂时勤那一眼瞄得耳尖发红。

    “既然知道不对。那聿有没有什么想跟妈妈的?”

    聂禾欢看着聂时聿。

    呃……

    聂时聿想了想,,“欢欢……”

    “嗯?”

    “……妈。”聂时聿眼角一抽,快速改口。

    聂禾欢眼底划过一缕笑,“嗯。”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随便打人了。”嗯,谁要是再敢在他面前那些话,他就认真打!

    “还有呢?”

    “我明天就去幼儿园跟黄同学道歉。”才怪!

    聂禾欢挑眉,“真的?”

    “真!”聂时聿郑重点头。

    聂禾欢看着聂时聿,在心里叹息。

    老实讲,家伙现在讲的每句话,她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不过自己的儿子,聂禾欢还是很有信心,家伙是绝不可能无故便动手打人。

    但是身为男孩子,受了委屈和羞辱,若叫他一昧隐忍,肯定是行不通的,毕竟谁还没点血性和脾气。

    所以聂禾欢一直不遗余力的跟两个家伙灌输正确的是非观。

    她也相信,在两个家伙心里也是清楚,打人是不对的。

    否则,两个家伙也不会怕她责怪,躲到游戏房里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