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05章 你的亲亲小宝贝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他整个人看上去,透着潦倒和颓败,往日雷霆万钧,雷厉风行,令人闻风丧胆的战氏集团总裁形象,已然不复存在。

    被徐长洋忽然抓住,战廷深皱眉,偏头盯着他,眼眸沉黑,照不进一点光亮,而他周身萦绕的气息,死沉,没有半分活人该有的气息。

    徐长洋拧紧眉盯着他,哑然缓缓道,“廷深,该醒了。”

    “你要有事,我自己去。”

    战廷深拂开徐长洋的手,随手拿过一边的黑色西装外套穿上,走到床边的床头柜打开,拿出里面的黑色手枪,轻撩起西装后摆,将枪别到裤腰后。

    徐长洋见此,眉头拢得更深,两步上前,再次抓住战廷深的胳膊,将他扯转面对他,沉沉道,“已经一个多月了,你还要疯到什么时候?!”

    战廷深这次,直接话都不,掷开徐长洋的手,眯紧眼时,眼底快速掠过一抹阴光,大跨步朝门口走。

    “战廷深!”

    徐长洋攥紧手,抿直唇瞪着他的背脊,“相思已经死了,你还要骗自己多久?你想让相思死不瞑目,嗯……”

    徐长洋话还没完,左脸便挨了一拳。

    这一拳,徐长洋大可在战廷深猛然凶厉回身,朝他这边走来时,便做好准备闪躲。

    可他并没有这么做,硬生生受下了这一拳。

    他知道。

    战廷深内心深处也是清楚的。

    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回不来了。

    可他无法接受,他在逃避!亦在,隐忍!

    “我再一遍,思思没死!以后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我们再不是兄弟!”

    战廷深狠厉完,转身又要往外走。

    “你就忍心把相思一个人扔在那冰冷冷的地方不闻不问么?她有多怕孤独,你不知道么?你听不到么战廷深,相思在哭,在等你去接她回家!”

    徐长洋从地上爬起来,抬手狠狠擦了擦嘴角的血,红着眼盯着战廷深骤然顿停的背脊,字字喑哑道。

    战廷深攥紧双拳,整个人站得笔直,宛若一把拉直的弓箭。

    徐长洋忍着心头漫涌的悲痛,赤目看着战廷深的背,“廷深,你快振作起来吧。那些绑架相思害相思惨死的人还等着你收拾。你得替相思报仇!”

    “……不。思思她没死。”战廷深转头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眼角潮润,快步走到战廷深面前,探臂抱住他,“廷深,相思在等你去接她。”

    掌心微凉。

    战廷深修长的指颤了下,继而缓缓收紧五指。

    徐长洋松开他,离开了房间。

    徐长洋离开房间后的半时,战廷深依旧保持着徐长洋离开时的姿势站立在原地。

    掌心的微凉已经被他掌心的温度暖化。

    战廷深用指腹一遍遍的摩挲着那抹光洁。

    每一下。

    心脏就好似被人用利刃切割下了一片,在他心口,形成千百倍的痛楚。

    战廷深缓慢的抬起捏紧的手掌,潮红的双眸垂下,一点点打开手掌。

    一枚用银色项链串联的乳白色水晶泪石出现在他眼前。

    当战廷深殷红的眼球印出这枚的水晶泪石的一瞬,一滴泪,猛然从他右眼砸下,滴落在他掌心的水晶泪石上。

    这时,聂相思十八岁生辰,他送她的礼物。

    从他送给她开始,她便一直佩戴着,从未取下过。

    战廷深盯着那枚泪石,视线逐渐模糊,到最后,几乎看不清泪石的模样。

    他沉峻的面庞剧烈的颤动着,猩热的液体,一滴接着一滴从他双眼不停的往下砸。

    他的喉咙始终梗着一口气,压制着内心汹涌快要将他整个摧毁的剧痛。

    战廷深甚至都没有发出一点悲痛的声音。

    这样无声的悲痛,最是让人肝肠寸断。

    离开房间的徐长洋并未走远,就站在门外一侧的走廊。

    他贴着墙壁而站,转眸盯着战廷深所在房门的方向,眼底的红润,久久不散。

    聂相思是战廷深的命。

    聂相思若亡,活着的战廷深,不过一具行尸走肉。

    现在,除却让他回归现实,接受相思的离世外,还需要一个让他在没有聂相思的现实里活下去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就是找到绑架聂相思的歹徒。

    自从徐长洋将泪石交给战廷深后,战廷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足不出户一个礼拜。

    这一个礼拜,他几乎是在酒缸里跑着。

    就在徐长洋等人看不下去他如此折磨自己,打算强行将他从房间里带出时。

    战廷深从房间里出来了。

    并且。

    出来的战廷深,不再如一个礼拜前的不修边幅。

    他自己剪了头发,刮了胡子,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服。

    黑色衬衣,黑色西装外套,以及黑色西裤。

    徐长洋等人站在别墅楼下看着他,双眼里皆闪过意外,但意外之余,却是满怀的殇楚。

    而当战廷深出去接聂相思回家时,翟司默死死抿紧薄唇,眼泪却一下从眼角淌了下来,止都止不住。

    战廷深在出接聂相思回家时,整个人很冷静。

    甚至在警察局停尸房看到那具烧焦的女尸时,他都依然保持着超然的冷静。

    虽然尸体已是烧焦,但还是人形,只是碰不得。

    于是,将焦尸从停尸房接走后,便径直去了火葬场,进行最后的火化。

    一般进行火化都需要复杂的程序,但战廷深等人特殊,抵达火葬场时,相关负责人便立即着手安排了。

    众人到达火化间,看着那具焦尸入炉的瞬间,战廷深还是失控了,他整个人狠狠的发起抖来,翟司默都能听到他肌肉绷紧痉挛的声音。

    众人微骇,忙拽住战廷深,生怕他在这时做出什么难以预计的事来。

    战廷深浑身肌肉绷紧得硬邦邦的,像是一块块的石头镶嵌在他的身体里。

    他上半身前倾,双目浓血般猩红,死死盯着负责火化的职工,缓慢将“聂相思”一点点推进炉火中。

    当“聂相思”彻底推入火炉中的刹那,战廷深喉咙深处蓦地溢出一声压抑的嘶吼,盯着火炉的双眼,眼球似是被狠狠捅了两刀,碎红一片。

    战廷深猛然睁开翟司默等人的桎梏,双手重重抵在他面前推着尸体入炉的银质担架上。

    战廷深咬紧牙关,紧紧盯着炉火间,他只觉得全身的每根骨头都在剧烈的灼痛,仿似那团炉火烧得不是“聂相思”,而是他!

    思思,等三叔……

    战廷深的双眸在这瞬间迸射而出的残狠和决绝,让徐长洋眉心猛地激跳了两下。

    ……

    四年时间,不过白驹过隙,眨眼的事。

    在榕城,冬季和夏季时间短暂,多数是不冷不热的秋季和春季。

    所以新年刚过,榕城的气温便已开始回暖。

    身着乳白色宽松长款毛衣和黑色打底裤,身形纤细窈窕的女人站在窗台边,自然的直发,扎着半丸子头,手里捧着一杯热奶茶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那颗老槐树。

    这时一道急哄哄的嗓音从外传来。

    “禾欢,别发呆了,总监找你呢。”

    “知道了。”

    站在窗前的聂禾欢听到总监找她,忙低头嘬了口奶茶,转身将被子放到茶水间的桌子上,便匆匆朝总监办公室走了去。

    走到办公室门口,聂禾欢轻吸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感觉没什么好挑剔的,太抬手轻敲了敲办公室房门。

    “进。”

    聂禾欢开门走了进去,看到坐在旋转大班椅上背对着她的总监时,粉润的唇轻抿了下,动作轻柔的将办公室房门关上,走到办公桌前,黑琉璃般漂亮的大眼看着总监的背,“总监,您找我?”

    聂禾欢话音一落,总监蓦地转过大班椅,面对聂禾欢。

    聂禾欢嘴角微不可见的颤了下,站得毕恭毕敬。

    “你进公司多久了?”

    总监推了推鼻梁上的银边眼睛,双手合十,盯着聂禾欢问。

    “快三年。”聂禾欢。

    总监点点头,“你之前一直在杂志社负责美食版块,有没有想法做做其他的?”

    其他的?

    聂禾欢微怔,看着他,“做什么?”

    “李悦不久前采访认识了一个富二代,富二代前几天跟她求婚了。”总监道。

    “李姐的事我也听了些。”

    只是,干她什么事?

    “那你也应该知道李悦为了结婚,已经辞掉了主编的位置吧?”总监。

    “……这个我不清楚。总监应该比我知道得多。”聂禾欢。

    总监指了下聂禾欢,那样子仿佛在聂禾欢精明,不过倒并不反感,,“禾欢,好好干,我看好你。”

    聂禾欢,“……”

    “从明天开始,李悦的工作就交给你负责。”总监又。

    “我?”聂禾欢惊讶。

    总监挑眉,“怎么?无法胜任?”

    “没有,绝对没有。我一定好好干,不负总监的厚望!”

    开玩笑,这赤果果的升职机会啊,她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不能胜任么?

    她又不蠢!

    ……

    聂禾欢从总监办公室出来,整个人有点飘飘然。

    等她走回自己的办公位置,才发现偌大的办公室,这么一会会儿功夫,竟然一个人影都瞧不见了。

    聂禾欢抽了抽嘴角,抬手看了眼右手手腕的表,才发现已经快下午六点了。

    难怪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

    聂禾欢微吸气,赶紧收拾收拾也下班了。

    乘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库,聂禾欢拿出车钥匙开了车门,刚坐进车里,包里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欢欢,是我啦,你的亲亲宝贝儿,快接快接~~”

    聂禾欢听到这个铃音,嘴角便禁不住温柔上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