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04章 战廷深的疯狂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最后,聂相思在一阵剧痛中,身体猛地一颤,失去了意识。

    接到战曜的电话,战廷深立即将绑匪的号码给了徐长洋,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通过手机号调查出绑匪所在的位置,也就是最后一次绑匪拨出号码的位置。

    而他自己第一时间赶去了谢家别墅。

    谢毅阳今日没有去话剧社,从他那儿得知,温如烟和谢云溪早上带着聂相思去了观音庙。知道温如烟和谢云溪也很可能被绑架,谢毅阳大骇,忙拨了温如烟和谢云溪的号码,然而结果都是无法接通。

    战廷深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因为刚得知聂相思被绑架,他便拨了聂相思的号码,同样是无法接通。

    在谢毅阳这里是得不到什么有利用价值的信息,战廷深火速离开了谢家老宅。

    而与此同时,翟司默楚郁闻青城也纷纷知晓聂相思被绑架的消息,已然各自利用各自的人脉网和势力展开搜寻。

    战廷深离开谢家别墅没几分钟,徐长洋便将电话打来。

    告诉战廷深,绑匪最后的那通电话是在某高速路段的服务区打出,他与翟司默等人已在赶往服务区的路上。

    战廷深什么都没,因为他现在,满腔都是对聂相思的担忧,紧张,以及恨不得将那群不知死活的杂碎跺个粉碎的狂怒。

    战廷深拔下耳边的蓝牙耳机,将车速飙到最高,急速往服务区赶去。

    ……

    徐长洋等人先出发,可战廷深是第一个赶到服务区。

    战廷深夹带着满身戾气,黑眸里折射而出的波光,仿似冻结锐利的冰箭,他从车上下来,迈步便朝服务区走。

    因为这个服务区很少人来往,周边的设施,仅有一个加油站以及加油站旁边的饭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十分简陋。

    战廷深刚往前走没几步。

    徐长洋和闻青城等人便到了。

    看到往服务区里走的战廷深,徐长洋拧眉,“廷深。”

    战廷深凌厉压低眉,回眸看了眼徐长洋,便朝加油站内迈去。

    徐长洋咬牙,下车,迈动长腿直接朝战廷深跑去,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紧跟着,战廷深手里多了把黑色手枪。

    战廷深眯眼,握紧手里的抢,上膛。

    此时,翟司默等人也赶了上来。

    多年的兄弟,彼此默契十足,几人快速对视了眼,握着枪,翟司默和楚郁沿着超市左侧,徐长洋和闻青城则往右侧,战廷深眯紧黑眸,将抢往后别在皮带里,堂而皇之的朝超市入口走去。

    等到战廷深走到门口,翟司默等人也分别从两边靠近了入口。

    战廷深敛眸,抬步便要跨进去。

    “等等。”

    楚郁忽然开口。

    战廷深身形微顿,凝向楚郁。

    楚郁英美的面庞紧绷,“你们听。”

    众人一怔,凝神。

    滴,滴,滴……

    “这声音……”

    翟司默瞠目。

    楚郁原在翟司默后。

    这时忽然一把抓住翟司默的后衣领,将他扯到了他身后,他自己则先一步跨进超市。

    战廷深皱紧眉,盯着楚郁。

    楚郁眯紧凤眸,双眼在超市内快速扫视了便,收回目光时,眼角猛地扫到了靠近储货间外的货架顶层的一枚……定时炸弹器。

    并且,定时炸弹器上闪烁红色分秒针,已不足十秒。

    “快跑!”

    楚郁沉吼了声,回身二话不,拽着他身后的战廷深,朝加油站外冲。

    徐长洋等人这会儿已经意味过来。

    听到楚郁的吼声,徐长洋和闻青城也一并上前,从另一侧拽着战廷深,朝加油站外狂奔。

    “五,跟上……”

    徐长洋冲翟司默大吼。

    翟司默这才反应过来,拔腿朝外冲。

    几人跑出加油站大约一百米。

    突然,嘭一声,万丈火光猛地从加油站内喷射而出,犹如巨形火柱般涌上天际。

    徐长洋等人心一沉,忙拽着战廷深扑到了地面,这才免受了从加油站内迸发而出的火势波及。

    不过几人仍或多或少被火石伤到。

    刚扑到地面,徐长洋便感觉到战廷深的挣动,于是和楚郁加重力度摁住他。

    徐长洋粗喘,转头盯着浑身肌肉暴凸的战廷深。

    当看到他太阳穴,侧脸以及脖颈根根如蛇般蜿蜒弹跳的筋鮥时,心脏猛地一震,张了张嘴想什么,却正当开口时,却什么话都不出来。

    约十几秒过去。

    “啊……”

    战廷深蓦地发出如狼啸般的嘶吼,猛力挣开楚郁和徐长洋的桎梏,从地上跃然而起,转身便仍是火光熊熊的服务区跑。

    “廷深!”

    闻青城在楚郁和徐长洋之后,见状,迅速从地上站起,从后用双臂捆缚住战廷深,“冷静点廷深!”

    徐长洋三人亦纷纷站起身,走到战廷深四周。

    “松手!”

    战廷深脑门的青筋几乎要爆裂,声音沉噶,犹如老者嘶厉的哑吼。

    徐长洋盯着战廷深猩红的双眸,眼角同样赤红,伸手握住战廷深绷得坚硬的肩头,“廷深,也许相思并不在里面。你冷静点好么?”

    “放手,放手,放手!”

    战廷深厉声狂吼,他此时的眼眸里,除了那片猩红的火光,再无其他。

    “放手!!”

    闻青城几乎抱不住他。

    楚郁和翟司默见状,凝重的对看了眼,站在战廷深两边,拽住他的手臂。

    “啊……”

    战廷深如困兽般一声声的嘶吼。

    翟司默看着战廷深手臂上的肌肉,几乎将他的衬衣衣袖撑破。

    眼眸赤红,翟司默咬紧齿关,猩热的泪光在他眼眸里闪烁。

    他缓缓看向那片火光。

    相思,你不在那里面,一定不在那里面,对么?对么……

    ……

    那场火足足烧了两个时。

    警方和消防队才赶来,将火势浇灭。

    最终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不过是一片发黑的废墟。

    因为是加油站,可想而知一旦发生爆炸所带来的损毁。

    加油站周围几乎都被炸平,炸黑了。

    一眼望去,什么都没有。

    战廷深几人虽死里逃生,可各自身上都带着些伤。

    只是这时,几人都无暇管这些伤口。

    警方赶来一个时,从那片废墟中,找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从尸体脖子上挂着的那枚已然有些发黑的水晶泪石,警方片段,死者是一名女性。

    除此之外,警方无法从一具烧焦的尸体得知更多的信息。

    从警方处得知找到了一具烧焦的女性尸体时。

    翟司默面色灰白,许久一个字都不出来。

    徐长洋扣紧双拳,一口牙险些咬碎。

    楚郁和闻青城默然看着坐在车里的战廷深,眼眸干涩,喉咙胀痛,根本不知道该什么好。

    战廷深长久的弓着上半身,一双手搭在精健的大腿上,死亡般的沉寂。

    不知道这样坐了多久。

    战廷深忽然动了下。

    楚郁和闻青城眸光一紧,盯着他,楚郁道,“廷深。”

    战廷深站起身,冷静的看了眼众人,出口的嗓音却暗哑至极,“不是思思,回吧。”

    楚郁,“……”

    翟司默看着战廷深,想什么,却仍然如其他几人般,不出口。

    随即。

    几人看着战廷深跨上了他那辆g-tr。

    不消片刻,便开车驶离了服务区。

    “我也不相信,不相信是相思。”

    翟司默红着眼,看着徐长洋,哑声道。

    徐长洋闭眼。

    半响,才缓缓睁开双目,道,“我不放心廷深,你们跟过去看看,我留下来。”

    翟司默双唇轻抖,“……好。”

    闻青城看了眼徐长洋,“我留下来陪你。”

    徐长洋没什么。

    之后。

    楚郁和翟司默开车去追战廷深。

    剩下的闻青城和徐长洋在原地站了会儿,方去找警方了解死者情况。

    他们也都不相信是……聂相思!

    她才十八岁,而且,还怀着孩子……

    所以,绝不能是她!

    如果相思和孩子没了。

    战廷深这一生,也基本完了!

    ……

    之后的一个月,战廷深赐重金全世界各地的找聂相思。

    而潼市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的,被他翻了个底朝天。

    然,都没有聂相思的任何消息。

    战曜在服务区爆炸那日后,便一病不起。

    同样一病不起的,还有温如烟。

    因为聂相思突然出事,盛秀竹和战津离婚的事,反倒搁置下了。

    战瑾玟在第二天便出了国,除了战津,没人知道战瑾玟去了哪个国家。

    整个潼市的新闻,在连续一个月内,几乎都围绕着战家养女被绑匪绑架,惨遭撕票的消息,以及战廷深为了一个“已死”之人,种种疯狂的行径方面的报道。

    因为战廷深始终不肯接受聂相思“已死”的事实,聂相思的丧失也一再搁置。

    就连那具烧焦的女尸至今仍在警察局的停尸房,没人敢动。

    这天,战廷深又接到一个自称在某个地方看到聂相思的匿名电话,当即便要启程去找。

    徐长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在战廷深出门前,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战廷深这一个月来几乎没怎么休息,连惯来注意的形象也无暇顾及,他身上穿的衬衣,还是一个月前聂相思出事时穿的那件,头发在这一个月来也未打理,长了不少。

    他整个人看上去,透着潦倒和颓败,往日雷霆万钧,雷厉风行,令人闻风丧胆的战氏集团总裁形象,已然不复存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