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03章 三叔最疼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刘美芸没理她,径直走到书房门前,没有敲门,直接拧开门疾走了进去。

    战瑾玟身形狠狠一晃,呆杵在原地。

    刘美芸进去不消三分钟,战曜便从书房出来了。

    战瑾玟看到战曜青黑的脸,呼吸都没了。

    战曜下楼时,一步恨不得跨三级楼梯。

    看着战曜凶厉同时紧张的朝她这边走来,战瑾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战曜走近,呼吸粗重,虎眸赤红盯着战瑾玟。

    他没有话,但看着她的眼神,却比什么话来得都让战瑾玟由心而发的战栗。

    刘美芸将电话线插好,红着眼看着战曜,“老爷子。”

    战曜二话不,走过去,拿起电话就刚才打来的号码,回拨了过去。

    然而,拨过去时,对方手机提示已关机。

    战曜虎目圆瞪,紧咬着后牙槽,连续拨了好几次。

    可每次的结果,都是对方手机已关机的提示音。

    战曜闭眼,心脏几乎已经到了承重的极限。

    几秒后,战曜打开双眼,拨出了战廷深的号码。

    战廷深那端很快接听,“爷爷。”

    “救思思。”

    战曜抓紧沙发真皮,瞪大的双眼被密密的红血丝覆盖,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爷爷,什么意思?”

    战廷深那端的声音陡然一狠。

    “思思,被绑架了。现在,现在对方手机不通。你快去救思思,快去。”

    战廷深那端一下没了声音。

    战曜急不可耐,“战廷深,一定要把思思给我带回来,平安带回来!”

    “手机号给我!”战廷深再次传来的声音,阴翳到极点。

    战曜喘气,快速在座机上将刚才的号码翻出来,报给战廷深。

    刚念完号码,战廷深那边便挂了电话。

    “廷深,廷深……”

    笃笃笃……

    战曜抓着座机发抖,全身上下不同程度的痉挛战栗。

    战瑾玟害怕的站在一边,哆哆嗦嗦的看着战曜,“爷……”

    战瑾玟一个字还没完,凌狠的视线骤然朝她射了过去。

    “……”战瑾玟慌得差点一屁股坐在茶几上。

    战曜猛然从沙发里站起身,走上前,抬手扇了战瑾玟一巴掌。

    “啊……”

    战曜一点没省力。

    也是战瑾玟出生至今,战曜第一次对她动手。

    战瑾玟被一巴掌扇得整个人往一侧踉跄了两步,捂着脸,满眼恐惧哭着看向战曜。

    “你,你果然跟你那个母亲一样恶毒!我就,我就不该对你抱有期待!战瑾玟,我告诉你,思思这次若是回不来,你也别想活下去!”

    战曜眼眸血红,饱胀的愤怒让他太阳穴和脖子的青筋都蹦了出来,狠声嘶吼。

    “呜呜……”

    战瑾玟没注意战曜什么,她现在整个被后怕充斥着,恐惧灌满了她的双眼。

    要是,要是三哥知道……

    她该怎么办?

    战瑾玟双眼一晃,噗通一下跪在了战曜面前,双手用力抓住了战曜的裤管。

    ……

    同一时间,加油站内超市储货间。

    “我他妈还真以为你在战家是个宝呢,没想到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浪费老子时间。”

    男人面容阴狠,着猛地把手机往地上一摔。

    啪。

    手机当即四分五裂。

    而与此同时,聂相思的脖子也被男人凶狠掐住。

    “嗯……”

    聂相思呼吸受阻,一张红肿的脸,痛苦的皱紧,眼泪染湿了她眼前的黑布。

    “老子现在就特么弄死你!”

    男人蓦地收紧手掌。

    “嗯……”聂相思张开双唇,大口的喘息,被捆绑在后的双手掐紧,艰难道,“你们要的是钱,现在没拿到钱,你们甘心么?”

    “老子是想拿钱,但你就是个赔钱货,老子千辛万苦绑你来,一分钱拿不到,老子现在很生气你知道么?”

    “……刚,你,你先松手,刚才,刚才那个人不是我三叔对不对?我三叔不会不管我……”聂相思泣哑着声音道。

    “事实就是如此!你那个所谓的三叔,根本没把你这个养女放在心上,平素传出的,对你这个养女的好恐怕也是做做样子的吧?你在他们战家不过就是个为他们战家博取名声的工具,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是!而且,我有必要骗你么?我要的是钱!”

    男人边边收紧手掌。

    “唔……不,不会的,不会……三叔,不会……”

    聂相思咬紧牙关呜咽。

    她绝不相信三叔会这种话,绝不相信。

    可绑匪绑她,是为了索要赎金。

    如果刚才接电话的不是三叔,他又为什么要骗她呢?

    聂相思将十根手指攥紧,掐进掌心。

    五岁时,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感,如山洪般铺天盖地涌来。

    “不,不会……三叔,不……唔……”

    男人看着聂相思崩溃痛楚的脸颊,嘴角反是勾出痛快的笑,“去死吧。”

    男人阴硬出这句话,放在聂相思脖颈上的手猛地便要用力。

    就在这时。

    另一个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

    男人手一顿,警惕的松手,盯着那男人。

    男人拿出手机看了眼,目光轻闪,抿唇将手机递给他。

    男人眯眸,接过手机,视线在手机屏幕上扫视了眼,接听,“宝贝儿~~”

    聂相思垂着头喘气。

    刚才,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他的手里。

    不知道那边了什么,男人忽地低头盯向聂相思,双眼泛出阴森的绿光,“明白。”

    男人出这两个字,便将手机挂断了。

    随即,男人退后一步,拉过椅子与聂相思面对面坐着,架起腿凝着聂相思,“我现在总算知道战家为什么不肯拿赎金救你了。”

    聂相思一怔,慢慢抬头。

    男人冷冷笑了声,蓦地倾身,一把捏住聂相思的下巴,指腹带着几分下流摩挲着,“想知道战家为什么收养你么?”

    聂相思现在很狼狈,而且,她隐隐感觉到腹传来阵阵刺痛。

    意识也因为刚才男人残狠掐她的脖子有些恍惚,甚至于,她现在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听到男人的话,聂相思根本没有力气回答。

    而男人压根也不想听聂相思什么,继续,“在决定绑架你之前,我的人做了一套绑架你的方案,各个细节,一环一环的计划下来,整整有十几页纸,天衣无缝。目的就是想通过绑架你从战氏集团捞点钱,然后收山。可是没想到,我们的一番心血,全白费了。这一切的错,都是你!”

    男人着,松开聂相思的下巴,用手掌拍聂相思的脸。

    聂相思脸刚被挨了两巴掌,本就肿着,饶是他这样轻拍,也疼。

    看着聂相思不受控制发抖的脸,男人反是被愉悦了般,笑出了声,“我的人一直在调查你的身世,刚才总算是查出来了。你们一家当年出了车祸,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是意外?”

    “……你,你想什么?”聂相思哑声道,喉咙里还带着水声。

    “啧啧啧,看看这脸蛋,嗓音,多招人疼啊。呵呵。”男人着,却是猛地用力狠掐了把聂相思的脸。

    “……”嗯。

    聂相思隐忍闷哼,白皙的脖颈忍到涨红。

    “不如这样吧,我留你一命,以后你就负责伺候我,把我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我一高兴不定就娶你做我的老婆。哈哈哈。”

    男人猖獗的笑。

    可通过变音发出来的萝莉音,听着却格外的滑稽变态。

    聂相思没有跟他呈口舌之快,他愿意便。

    “我不相信刚才接电话的是我三叔,我要自己给他打!你们要的是钱,而且听你这么,你们也确是为了绑架我花了不少心思,我相信你们也不想这番努力白费。不如给我点时间,让我联系我三叔……”

    “啧。我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呢?你那个三叔不会浪费钱救你的。在他心里,你根本什么都不是。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当年撞死你父亲的人,就是你现在口口声声叫爷爷的人!你三叔的亲生父亲!你真可怜,认贼作父!哈哈哈……”

    “你什么?!”

    聂相思身形陡然一颤,倏地在凳子上坐直,若不是双肩被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摁住,聂相思不定已经撞到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面庞闪过不悦,不过这时没跟聂相思计较,冷凝着聂相思激动的脸,“我,当年的车祸,就是你三叔的父亲造成的!他害得你从变成孤儿,害你们一家骨肉分离,阴阳两隔。可笑你还把他们战家当成至亲,如此信赖他们。我一个人怎么会可怜到你这个份儿上?呵呵。”

    “……不。”

    聂相思摇头,“不可能。怎么可能是……绝不可能!不会是爷爷害死了我爸爸,不会啊,不会。三叔……三叔。我要给我三叔打电话,我要给他打……你们不是要钱么?我给三叔打,三叔最疼我,他一定会给的。呜……”

    聂相思着,死死咬紧牙关,憋着气死命忍住滑到喉咙的震痛。

    她不相信。

    当年的车祸……怎么可能是战津……

    “……不会,不可能,啊……”

    腹突然传来一阵绞痛,聂相思惊叫出声,身子当即弓了下去。

    感觉到腿间的湿润,聂相思一张脸瞬间由涨红到煞白。

    她猛地咬紧下唇,黑布下的双眼早已猩红。

    聂相思,聂相思,冷静,冷静,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一定要……坚强。

    可是,聂相思越是在心里想让冷静,腹传来的疼意便越剧烈。

    最后,聂相思在一阵剧痛中,身体猛地一颤,失去了意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