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01章 这个男人,她是真的爱过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某高速路段人迹罕至的服务区加油站内。

    加油站内设超市,聂相思被蒙眼径直带进了超市内的储货间。

    因为聂相思看不见,只能靠声音感知。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后,聂相思的肩膀猛地被一股大力握住,重重往下一摁,坐到冰凉的凳子上。

    聂相思惊白了脸,抿紧唇压着慌乱的喘息。

    “电话。”

    那道诡异的萝莉音再次响起。

    聂相思汗毛直立,“什么电话?”

    “少他妈跟老子装傻!老子告诉你,老子只打算在这里停留三天,三天内我要是看不到钱,我他妈就找人轮了你,然后分尸!”

    男人阴狠道。

    “……”聂相思轻颤的抿了口下唇,,“我三叔从不接不认识的号码打去的电话。”

    “所以,你是想告诉老子,老子现在就可以把你奸杀了你是吧?”

    “……你,你用我的手机打吧。手机在我上衣口袋里。”聂相思。

    男人对站在聂相思身后的男人示意了下。。

    那男人点点头,俯身便要去翻聂相思的口袋。

    “左边。”聂相思道。

    男人一顿,盯了眼聂相思,走到左边,从她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直接打开手机,“密码。”

    “0708.”

    七月八号,是战廷深的生日。

    男人解锁。

    “通讯录第一个就是我三叔的号码。”聂相思尤其配合。

    男人点开通讯录,看了眼第一个联系人——。

    因为通讯录自动按英文字母排序的。所以聂相思在战廷深备注前加了个“a”。

    “老大,现在打么?”那男人看着坐在聂相思对面不远的男人。

    男人眯眼,哂笑,冲那男人使了个眼色,“打呗。”

    那男人勾勾嘴角,拇指指腹在战廷深的备注上停了几秒,挪开了。

    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出通讯录,挑了个已经注销的号码拨出去。

    随后,男人打开免提。

    “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聂相思,“……”

    “空号,怎么可能?不可能啊。”聂相思轻提气,沙哑着嗓音道。

    那男人眯眼,看向聂相思对面的男人。

    男人阴森扯唇,忽然站起身,走到聂相思面前,一把抓住聂相思的头发,“臭婊子,你他妈敢耍老子?!”

    聂相思头皮被他揪得生疼,冷汗一下冒了出来,白着唇道,“我没有耍你,那的确是我三叔的号码。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拨出去是空号。你,你先给我松绑,我来打。”

    “你的意思是,我他妈两个电话都不会打是么?”男人着,揪着聂相思头发的力度更大。

    “嗯……”

    聂相思闭紧眼,痛到眼泪都出来了,“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如果你们没有弄错,那确实是我三叔的号码,我没骗你。”

    男人呲笑,松开聂相思的头发,“我姑且信你一次。既然你三叔联系不上,那就想个你能联系上的联系方式。”

    聂相思想了想,了珊瑚水榭别墅的座机。

    却不想,虽不是空话,这次却是无人接听。

    “怎么会,啊……”

    聂相思还没完,左脸便重重挨了一巴掌。

    聂相思不备,痛得当时就叫出了声。

    “你mlgb,你耍着老子玩儿呢?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男人抓着聂相思的脖子,狠狠道。

    聂相思被那一巴掌扇得,好一会儿才缓过气,肿着左脸,眼睛转向那男人的方向,嘶哑着嗓子道,“事到如今我何必骗你们。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敢在你们面前撒谎,我不怕死么?”

    男人眯眼,低哼一声松开聂相思的脖子,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若是再联系不到人,哼,老子就把你大卸八块了喂狗!”

    聂相思双唇轻微的颤抖。

    除却战廷深和珊瑚别墅的联系方式她记得以外,就只得老宅的座机号。

    可是,如果打到老宅,太爷爷势必会知道。

    太爷爷一把年纪,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聂相思想到战曜,想到战廷深,眼泪便有些控制不住,不一会儿,便将她眼前蒙着的黑布浸湿了。

    “老子没时间跟你耗,快!”

    男人狠厉催促。

    聂相思毫无办法,她总不能将希望期翼与这些凶狠的歹徒最后会良心发现放过她。

    所以聂相思现在除了将老宅的联系方式告诉他们,她没有办法保护自己和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

    于是。

    聂相思用力咬了口下唇,那一下,几乎将她的下唇咬出血。

    ……

    彼时,战宅。

    梁雨柔一早便过来了。

    梁雨柔过来时,战廷深在书房跪了一宿刚从书房出来,两人还打了个照面。

    事实上。

    自从战廷深主动约她之后,除却这次,两人几乎没碰过面。

    看到战廷深时,梁雨柔内心澎湃,全是对他的痴迷和爱恋。

    可面上,她却保持着端庄和冷静,仿佛,她真的已经放下了对战廷深执念。

    战廷深看到她,冷眸内没有半分波动,甚至招呼都没跟她打。

    梁雨柔只能装作毫不在意。

    随后。

    战廷深陪战曜去了老宅花园,许是有事商量。

    战津以及在战瑾瑶房间里的盛秀竹和战瑾瑶一直没出来。

    战瑾玟也是知道梁雨柔来了,她才从自己房间出来,下楼到了客厅。

    战瑾玟心情不好,所以梁雨柔一直在耐心开导她,关心她。

    直到九点过。

    战瑾瑶方搀扶着憔悴的盛秀竹从房间出来,下了楼。

    两人下楼后不久,战津也从房间出来了。

    盛秀竹看了眼战津,眼眸里一汪死水。

    五人在客厅里坐了片刻,谁都没开口。

    作为外人的梁雨柔自然也不好什么。

    气氛有些凝窒。

    进十点,战曜和战廷深回到堂屋。

    战曜看到沙发里坐着的,神色坚冷的盛秀竹,双眼便是闭了闭。

    战廷深和战曜坐在沙发的一刻。

    盛秀竹哑声开了口,“爸,我想早点把这件事办了。”

    战津双眼浮动,盯向盛秀竹。

    战曜也看着盛秀竹,不过没话。

    “……您不话,我就当您同意了。”盛秀竹微微沉默,道。

    战曜低下头,周身透着一抹衰败。

    与盛秀竹呆了一夜,战瑾瑶什么话都尽了,可盛秀竹心意已决,所以这会儿,战瑾瑶除了叹息,已经不知道该什么好。

    盛秀竹吸气,看向战津,“走吧。”

    战津捏紧双拳,一双眼慢慢瞪大,盯着盛秀竹。

    盛秀竹将他眼底的愤恨和怒意看得真真的,嘴角不由划过一抹冷笑。

    这个男人,她是真的爱过,深爱过。

    而他呢。

    也不是没有对她好过,也不是,没有像对柳絮姿那样热情过。

    现在的盛秀竹,只叹,男儿心易变。

    直到现在,盛秀竹才明白。

    一个男人曾对你很好很好过,但并不代表,他不会狠狠伤害你,用你想象不到的残忍方式。

    盛秀竹对战津的心冷了。

    她不恨他,因为恨只会让她活得狭隘痛苦。

    但她,也绝没有办法继续跟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盛秀竹从来没对离开战津这件事如此迫切,渴望过。

    哪怕。

    因为跟他离婚,她净身而出,这个婚,她也离定了!

    经常看到一句话。

    人的心不是慢慢变冷的,而是突然就变冷了。

    而一个决定,也不是慢慢决定的,而是突然,就决定了。

    且,永不会回头,不会后悔!

    “你确定么?”战津声线沉哑,晕着止不住的怒火。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跟你笑么?我有那么闲?”盛秀竹道。

    战津便一下子冷笑出声,“好,好,离婚是么?那就离!我不信我战津没了你盛秀竹活不下去!”

    “祝你越过越好,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盛秀竹淡淡。

    战津,“……”

    恐怕心里已经被盛秀竹这句话气得吐血了。

    “妈,你真的决定要跟我爸离婚?”

    战瑾玟直直盯着盛秀竹,眼神认真。

    盛秀竹看向战瑾玟,冷漠的眼眸转过一抹不舍,“嗯。”

    战瑾玟想了想,,“既然这样,你跟我爸离婚后,我跟我爸。”

    盛秀竹,“……”脸刷地白了!

    “战瑾玟!”战瑾瑶万万没想到,战瑾玟会在这个时候出这样的话,她没心肝么!?

    战廷深亦是蹙了眉。

    战曜深深闭上双眼,牙龈咬死了。

    战瑾玟低哼,毫不在意,嘟囔,“反正她也不在乎我。如果真要离婚,我就跟我爸。”

    盛秀竹双唇含紧到发白,盯着战瑾玟的双眼通红。

    她提出跟战津离婚,便已然想得很清楚。

    战家的孩子她一个都带不走,而且,她也没想带走。

    毕竟孩子们都大了,都有各自的事业,又非嗷嗷待哺的婴孩,这几个孩子跟谁都无所谓,只要偶尔去看看她就行。

    却不想……

    盛秀竹这几日哭得多,这会儿看着战瑾玟的脸,竟是一滴泪都没有。

    她没什么,起身,朝堂屋外走去。

    战瑾瑶狠瞪了眼战瑾玟,忙起身追了出去。

    战曜在这时哑声开口,“廷深,既然你母亲已经决定了,你便去安排吧。”

    “……嗯。”

    战廷深攥紧了紧拳,旋即松开,最后看了眼战津,拿出手机朝堂屋外走。

    战廷深到院子里打电话时,战曜扶着沙发把手起身,朝二楼走了去。

    战廷深亲自出马,不到半时,便安排好了一切。

    随后,战廷深和战瑾瑶送战津和盛秀竹去了民政局。

    战曜则去了二楼书房,再未出来过。

    整个客厅,便只剩下战瑾玟和梁雨柔两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