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00章 ,不要害怕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之后,司机便载着三人往路的方向去了。

    车里,聂相思三人都坐在后车座,聂相思坐在中间,温如烟和谢云溪坐两边。

    司机走路,倒也是真的窄,而且是泥巴路,两车交汇时,都担心彼此过不去。

    不过也因为是路,所以车辆和行人都非常少。

    一路上聂相思也没在路上看到几个人,车子更是一辆也没碰上。

    差不多过去半时,车子越行越偏僻。

    聂相思除却偶尔独自出门和夏云舒逛逛街,几乎没有单独去过别的地方。

    旅行,度假等,都是有某人作陪,而且从来没去过偏僻的山野或是农村。

    不过司机行驶的这条路线,真有些像聂相思看真人秀时,那些明星去农村拍摄的路况。

    道路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林,阳光都被堵截在上层的密林里,近地时却有些昏昏暗暗的。

    并且车轮驶过凹凸不平的地面时,整个车子都抖得厉害。

    聂相思心里有些不安,轻皱眉,看向司机。

    本是想询问还有多久能驶出这段路,不想却看到司机耳鬓滑下的大滴大滴汗珠。

    聂相思心狠狠一沉,双手也猛地捏紧了。

    “怎么了相思?”

    谢云溪最先察觉到聂相思的不对劲,关切的看着她,询问。

    聂相思紧紧盯着司机,“刘叔,您不舒服么?”

    司机目光直视前方,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有些紧,嘴唇发干,整张脸很是紧绷。

    他没有回答聂相思的话,像是太过专注,对周围的事感知不到。

    温如烟和谢云溪听到聂相思的话,纷纷看向司机,两人这下都看到了司机侧脸和脖子上的汗水。

    谢云溪眯紧眸。

    温如烟心口也是一紧,坐直身,盯着司机,“老刘,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

    听到温如烟叫他的名字,司机竟是痉挛似的狠狠一抖,瞪大眼从后视镜万分惊惶紧张的看着温如烟,声音哆嗦,“没,没事,”

    温如烟被他的模样吓到,“老刘,你要是不舒服赶紧把车停到路边,换云溪开。”

    谢云溪双眼快速一闪,皱眉对老刘道,“是啊刘叔,我可以开的。您不用逞强,安全第一。”

    老刘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温如烟和谢云溪,双手在方向盘上忐忑抓紧上下滑动,目光在车头左右两盘的密林里扫视。

    隔了半响,他才喘息的点头,“好,好。”

    而后,老刘便将车停在了路边,双手哆哆嗦嗦的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

    谢云溪垂眼,也解开自己身前的安全带,便要去开车门。

    “别动!”

    聂相思却在这时忽然抓住谢云溪的手,力气极大。

    谢云溪一顿,有些吃疼的看向聂相思,“相思,你怎么了?”

    “刘叔呢?”

    聂相思左右看,声线紧绷。

    温如烟和谢云溪心口激跳,两边快速朝车窗外看去,却发现不过一会会儿的功夫,司机已然消失无踪。

    温如烟惶然瞪大眼,伸手也要去开车门,打算下车查看。

    “妈!”

    “啊……”

    聂相思忙挽紧温如烟的胳膊,不让她下车。

    也就在这时。

    谢云溪突然惊叫了声。

    聂相思心口猛地一凸。

    根本来不及去看谢云溪。

    就见自车头不远的两边密林里,忽然窜出几个用黑头套套住脑袋,只露出眼鼻口的壮汉。

    “啊……”

    温如烟吓得大叫,单薄的身子往聂相思这边贴。

    害怕么?

    答案是肯定的。

    聂相思也害怕,也恐惧。

    可是看到身边的温如烟和谢云溪都怕得往她身边贴靠,内心深处反而激涌了些许勇气和不能不维持的镇定。

    因为司机下车时,没锁门。

    那几人上前轻而易举的便将车门打开。

    “啊……”

    “啊……”

    温如烟和谢云溪都大声惊叫起来,浑身颤抖的拼命往聂相思这边靠。

    聂相思放在膝盖上攥紧的双拳也在微不可见的发抖,脸因为隐忍战抖而有些发青,一双眼睛却分外黑亮晶莹,盯着一下坐进驾驶座的魁梧男人。

    而其余几名壮汉则围在车身四周。

    “啊……你们要干什么?”谢云溪哭着道。

    “我只要她。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逃命。”

    坐在驾驶座的男人开口。

    想是带着变声器,所以他发出的声音,竟是与他形象截然相反的萝莉音。

    有点滑稽,却也格外的诡异惊悚。

    因为他这样,更像是……变态!

    “你,你要谁?”

    谢云溪双眼含着泪珠,看着那人,颤巍巍道。

    那人慢慢抬起头,一双阴凉的眼睛直盯向聂相思。

    谢云溪倒吸口冷气,缓慢转头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就只盯着那男人,握紧的拳头一点点松开,不动声色的往上,试图去拿她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机。

    然而,她的指尖刚触碰到上衣冰冷的布料,男人忽地冷叱了声,“别白费力气了,这段路根本没有信号。你们还有两分钟的时间。若两分钟你们还不走,那我这帮兄弟,可就不客气了。毕竟,这位姐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那位虽然上了点年纪,不过还可以用用。”

    “不要啊,不要……”

    谢云溪吓得一下抱紧自己的胸口,颤着嗓音哭。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钱么?我有,我通通都给你们。还有这辆车。只要你们放我们走,这些都是你们的。”温如烟一张脸抖得厉害,边边将包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了出来,赤红着双眼道。

    “少他妈废话!老子要的是人!想活命就快给老子滚!”

    男人忽地暴躁,猛地一拳砸在椅背上,回头,呲着牙狠厉瞪着温如烟道。

    温如烟吓得噤声,面容惨白的看着那男人。

    “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聂相思声音很冷静,可天知道她内心正承受着怎样的惊怕。

    男人靠在车椅上,眯眼从后视镜冷盯着聂相思,“还能为什么?更多的钱!听你可是四大家族之首战廷深最宝贝的女人,绑了你,哥们儿我就发财了。”

    “我,我们也有钱,你要多少,我们都给你。”

    谢云溪着着又要哭了。

    “你们有钱?你们的钱有战氏集团的总裁多么?”

    男人话到这儿,突然顿了下,目发精光盯着谢云溪,“不如这样,你留下来,陪我们哥几个爽一爽,我今儿就不劫人了,放她俩走?”

    “不,不……”

    谢云溪面无血色,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

    “还有三十秒。”

    男人忽然道。

    谢云溪瞪大眼,呆愣了数秒,旋即猛地下了车,仓皇的跑到另一边,拉住温如烟的手往外拖。

    温如烟没有防备,谢云溪一扯,她就下去了。

    温如烟下车的瞬间,聂相思积攒的勇气,像是饱胀的气球,一下被戳破了,一点点消散。

    聂相思缓缓转头看向温如烟。

    温如烟和谢云溪站在车外,都看着她,那样的呆滞,恐惧,惊惶。

    聂相思抿紧唇,双眸猩红,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却倔犟的怎么也不肯落下。

    车外站在的几名壮汉,在谢云溪和温如烟下车的瞬间,纷纷跨坐进了车里。

    共有五六人。

    两人挤在副驾座,剩下的三人则跟聂相思挤在一块。

    原本并不狭窄的车厢空间,一下变得拥挤无比。

    聂相思被挤压在中间的一刻,巴掌大的脸蓦地一慌,眼泪顿时掉了下来。

    车子轰然启动的瞬间,聂相思喉咙压着哽咽,慌忙回头看站在路边的温如烟和谢云溪,“妈妈。”

    聂相思哽咽喃语,一双手紧紧护着肚子。

    到这时。

    其实聂相思并不绝望。

    因为绑匪的目的是钱。

    她相信,只要三叔接到绑匪索要赎金的电话,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她的。

    而温如烟和谢云溪在此时,抛下她离开。

    她也并非不能理解。

    毕竟求生,是人的本能。

    更何况。

    绑匪的目标很明确,是她!

    只是。

    聂相思还是很难过。

    如果三叔在,他肯定不会抛下她的……

    聂相思缩紧身子,垂着头,浸泡着清水里的双眼盯着自己的肚子。

    宝贝,不要害怕,爸爸会来救我们的!一定会!

    不要害怕,聂相思,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聂相思死死咬紧下唇,硬生生将眼眶里漫涌而上的泪水给逼了回去。

    ……

    看到车子驶出眼帘,温如烟仿佛才惊醒了般,她蓦地骇叫出声,一把拂开谢云溪挽着她的手,疯了般朝车子驶出的方向跑去。

    “啊……思思,思思,思思……”

    温如烟撕心裂肺的叫聂相思的名。

    穿着高跟鞋在凹凸不平的泥土公路上往前奔。

    “思思,思思,我的思思,啊……”

    谢云溪木然站在原地,看着温如烟不过跑出了十米不到,就摔了三四次。

    可她依然锲而不舍的从地上爬起来,朝前冲。

    而整个公路,都弥漫着温如烟凄惶崩溃叫着聂相思名的声音。

    谢云溪安静的看着温如烟发疯,并没有上前安慰或是搀扶的打算。

    她从包里摸出一把纸巾,抽出一张纸,慢慢的擦着眼角的泪,擦着擦着,她轻抿着的嘴角,一点一点上扬。

    “思思,思思,思思啊……啊……”

    温如烟最后一次摔到在公路上,再也没有爬起来过。

    谢云溪抬眸看了眼,眼眸里没有一丝情绪,慢步走了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