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99章 不后悔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可最后,他活了下来,而他最心爱的女人,却永久离开了他……

    这场“闹剧”至凌晨两点多才算彻底结束。

    战瑾瑶扶着盛秀竹回了她的房间,战廷脩虽不放心家里如今的状况,但却……不得不连夜离开。

    战曜让战廷深跟他去了书房。

    而偌大的客厅,便只剩下战津和战瑾玟。

    战瑾玟坐在战津身边,看着他瞬息萎靡的脸,也不知道该什么。

    所以便一直安静的坐在战津身边。

    虽她对战津做的事也觉得挺丢脸的,可现如今整个战家就只有战津一人维护她,疼爱她,她不能失去战津的宠爱。

    ……

    书房里。

    战曜率先走进书房,战廷深随后。

    战廷深关上房门的一瞬,就听战曜厉喝道,“跪下!”

    战廷深沉峻的面庞轻绷,回身看着战曜因为盛怒而铁青的脸。

    “跪下!“

    战曜再次道。

    战廷深自知这次是真的惹怒了战曜,于是走到书房中央,跪了下来。

    战曜虎目喷着火,低头瞪着战廷深,“为什么这么做?嫌我们战家最近还不够乱,事不够多是不是?”

    战廷深抿直薄唇,不话。

    “话!”

    战曜话,抬腿给了战廷深的手臂一脚,怒道。

    战曜那一脚不轻,可战廷深愣是纹丝未动。

    战廷深紧蹙着眉,声线硬邦邦的,“这件事早该出来让他知道。”

    “好一个早该出来,早该出来!”

    战曜怒极,沉绷着脸,咬牙切齿的边边抬腿连连踹战廷深好几脚。

    战廷深都硬生生受了下来。

    不受能怎么办呢?又不能回踹出去。

    毕竟,以战曜现在的身体状况,怕是承受不起他的一脚。

    战曜踹了战廷深几脚,呼吸已是喘到不行。

    人有时候,是不得不服老的。

    现在的战曜,就深有体会。

    战曜站在战廷深面前喘息,一双虎目仍是圆瞪。

    战廷深皱紧眉,听到战曜呼吸顺畅了些,才开口道,“我不能再让思思受到任何伤害。”

    战曜眉心轻动,面上的怒意却不减,“愚蠢!你现在把事情捅破,难保相思不会知道当年的事,倘若她知道当年的车祸是你父亲害的,你以为她还会继续待在战家,跟你在一起?”

    “……我没打算再瞒她!纸包不住火。”战廷深道。

    “你,你准备告诉思思?”战曜微愕。

    战廷深微微沉默,就要站起来。

    “我让你起来了么?”

    战曜眼珠子一瞪,道。

    战廷深,“……”

    只好继续跪着。

    缓了几秒,才开口,“相思的母亲已经知道当年车祸的真相。若非她,我也不会知道战津和那个女人在高速路上做的事。”

    战津?

    战曜拧紧眉,盯了他一眼,倒也没他。

    “伯母痛恨我们战家人,现在不跟思思道明真相,无非是因为思思有了身孕,担心她受不了这个刺激而让她和孩子受到伤害。但她暂时的隐忍,却不保险。”

    话到这儿,战廷深微顿,漆深的黑眸掠过一道冷翳的芒光,,“伯母昨天亲眼见战津执意拉着思思去医院堕胎,对战津的恨意,已经到了无法消解的地步。若是哪一日,战津又对思思不利,恐怕伯母便怎么也忍不了不了。”

    与其让聂相思从旁人口中得知真相,倒不如他亲口跟她,那么到时候,主动权还在他自己手里。

    战曜听他这番话,就只抓住了一句,“你你爸爸昨天去别墅,强行拉着思思去医院堕胎?”

    战曜声音有些低,因为不确定,所以语气里就只有疑惑。

    战廷深目光轻闪,“嗯。”

    “畜生!猪狗不如的东西!”

    战曜一个惊喘,怒到极致,连带着身体动作都失控了。

    他怒吼时,一只脚重重的踩着地板,仿佛他踩着的不是地板,而是战津。

    战廷深看到,冷眸眯紧了,淡声继续,“伯母得没错,战津应该知道当年的真相。她和思思承受着丈夫和父亲惨死的悲痛,而战津却一无所知,快活度日。这不公平。“

    战曜盯着战廷深。

    “现在他既然知道是他的原因害得思思一家骨肉分离,若再为难伤害思思,那他就真的,不配为人!”战廷深这话时,牙根紧咬着。

    “……”战曜蹙眉,虽以理解了战廷深这么做的原因,但心理上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你就不怕你母亲真的伤心,与你父亲离婚么?我们这个家散了,也无妨?”战曜这话,不可谓不凄凉。

    活到他这把年纪,也没别的愿望,就只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儿孙绕膝,享几年的天伦之乐。

    而最不愿看到的,大抵也是如今战家的情况。

    “如果我真的想让这个家散,我妈今天知道的消息,就不再是当年车祸的真相,而是……”

    “你敢!”

    战曜脸色惊变,绷着脸瞪着战廷深,“这件事被你妈知晓,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离婚。可若是那件事……你妈她,根本就活不下去!”

    战廷深菲薄的双唇抿出一道白痕,“我自然清楚那件事对我妈的打击。”

    若非清楚这个,战廷深怎么可能只让盛秀竹知晓当年车祸的真相。

    看着战廷深坚硬的轮廓,战曜闭了闭眼,重重一叹,“罢了。事已至此。你母亲不知晓也知晓了。以你母亲的性子,他们夫妻,怕是过不下去了。你母亲这些年,委屈太多。若她执意离婚,我不会再反对。”

    战廷深垂着眼,没出声。

    气氛莫名沉寂下来。

    好半响,又听战曜叹息了声,垂眸看着战廷深,“虽然你这么做是为了思思,但这件事还是不能就这么轻易过去。不然,谁保证你日后不会再做出更出格的事!今晚你就给我跪在这儿,天不亮,不许起来!”

    完,战曜便离开了书房。

    听到书房门关上的声响,战廷深拢紧眉,双手撑在两只大腿上,挺括的背脊挺得笔直,直视前方的冷眸,透着几分阴厉和沉锐。

    但他并没有在战曜离开书房便起身,而是真的就这么跪了一整夜。

    毕竟,若是盛秀竹和战津真的离婚,他确有逃脱不了的责任。

    就是跪一夜,也是他该。

    但他,不后悔!

    ……

    翌日。

    聂相思醒来后第一时间便是找手机,最后手机在她被窝里找到。

    等她急急忙忙打开手机,却发现连一条短息,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

    聂相思失望之余,郁闷得不得了。

    她要到这里住几日时,某人什么都不肯,送她过来时,还一脸的不高兴。

    她还以为他多舍不得她呢,现在看来,哼!

    聂相思气咻咻的把手机扔到床上,噘嘴走进洗浴室,恨恨的拿起牙刷和牙膏,往牙刷上挤牙膏的动作,用力得像是在捏某人。

    真是气死她了。

    一天一夜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有这么忙么?

    她看,她就是住在这里不回去了,他也没什么感觉。

    聂相思刷完牙,捧着温水敷衍的往脸上冲了冲,就算洗脸了,拿出干净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渍。

    随即将毛巾随手挂到架子上,低头就盯着肚子气鼓鼓的喋喋不休,“你们的爸爸就是一块硬邦邦的大石头,没良心,到现在都不知道给我们母女三儿打个电话,我看他不仅心里没有你们,连我也没有!”(某双胞胎:母女?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某妈咪:……啥意思?)

    聂相思嘴不停的数落着某人不在乎她们,边朝床边走,话时还把手机也拿起来了,不仅如此,她已经将电话簿翻出,细白的指尖停在了她口口声声数落的某人的联系方式上。

    可就在她的手指正要落下时,房门在这时被敲响。

    聂相思一顿,握住手机,转头朝门口看。

    “相思,你醒了么?“

    是谢云溪。

    聂相思抿抿唇,看了眼手里的手机,只好暂时放下“某人不给她打她就主动打过去”的念头,把手机放到了床头桌上,继而走进卧室房门,将房门打开了。

    房门一打开,出现在聂相思面前的,已是整装待发的谢云溪。

    聂相思见状,微怔。

    谢云溪已经走了进来,握住她的手,“你已经起来了就好,我还担心你起不来呢。今天我们要去观音庙,没忘记吧?”

    “……”聂相思嘴角几不可见的轻抽,摇头。

    “那就好。快去换衣服吧。李妈已经准备好早餐。你换了衣服就赶紧下来吃早餐吧。”谢云溪道。

    聂相思点头,“嗯。”

    “我去楼下等你。”谢云溪握紧了紧聂相思的手,。

    “好。”

    谢云溪离开房间后,聂相思站了会儿,才去换了衣服。

    ……

    吃完早餐,约九点。

    聂相思,温如烟以及谢云溪三人带着司机出门,前往观音庙。

    从谢家出发到观音庙约一个半时的车程。

    若是按常规路线走,恐怕会堵车。

    所以司机提议,可以走路,且只要一个时。

    “走路?”谢云溪蹙眉,盯着司机,“你知道怎么走么?”

    司机从后视镜看谢云溪,目光落在谢云溪脸上时,闪了下,道,“当然,我走过好几次。”

    “噢。那就走路吧?”

    谢云溪看向聂相思和温如烟,征求她们的意见。

    司机在谢家干了近五年,平时温如烟出门都是司机包接送,所以对司机,温如烟比较信任,也就同意了。

    聂相思见温如烟都可以,自己也就没什么。

    之后,司机便载着三人往路的方向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