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98章 又是这混小子搞出来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而今晚,于战家众人而言,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近夜里十一点,战家老宅却已然灯火通明。

    客厅里,战津和盛秀竹的四个子女都被盛秀竹一通电话召回了老宅。

    此时,战曜垂首坐在主位沙发里,战瑾瑶扶着仿佛几日便衰老数岁的盛秀竹坐在战曜对面的沙发,战廷脩和战廷深,战津与战瑾玟则分明坐在战曜两侧的沙发里。

    “秀竹,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现在孩子们都长大成人,有些事,能放下么?”

    战曜开口,声音里却尽是叹息。

    盛秀竹低着头,脸色几分臃肿,几分苍白,“爸,您别再了,我心意已决。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我跟战津,不是一路人。正因为孩子们都大了,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主意,不需要我操心,所以剩下的时间,我想为我自己而活。”

    “妈,我们几个还都没成家呢,谁不需要您操心。”

    战瑾瑶心疼的握住盛秀竹越发瘦削的胳膊,哽声道。

    盛秀竹还是低着头,“当年发生那件事,除了瑾玟,你们兄妹,姐弟三人都知事了,也清楚事情的始末。我咬牙全部忍下来,也是因为瑾玟当年年纪尚,我不忍心让她有爹没妈,有妈没爹。瑾玟现在快二十一岁了,我放心了。”

    “妈,我真不明白,好好儿的您为什么坚持非要跟我爸离婚不可呢?大晚上一家人陪您闹,现在都快凌晨了,您能不能……”

    “瑾玟!”

    战廷脩压低眉,斥责盯着战瑾玟不耐烦的脸,“注意你的教养!”

    “大哥,不是我不尊重妈妈,可是你看呀,我们一家人从吃完饭到现在都快四个时了,我妈咬牙非要跟我爸离婚,连个理由都没有。还净一些我听不懂的。你们难道不觉得妈妈莫名其妙,很不可理喻么?”战瑾玟郁闷道。

    “你要待不住,自己上楼去,没人留你。”战瑾瑶没看她,冷声道。

    战瑾玟翻白眼,“二姐,你要这么针对我到几时?不就是上次我不心提了……”

    “战瑾玟,你要再继续下去,信不信我现在就撕烂你的嘴?!”战瑾瑶猛地盯向战瑾玟,眼神犀利。

    “……”战瑾玟脸颤了两下,不服气的盯着战瑾瑶,不过倒也没再下去。

    毕竟战瑾瑶的“泼辣”可是出了名的。

    要是她真了,今晚指不定两人真能打一架。

    听到战瑾瑶威胁的话,战津皱眉盯了眼战瑾瑶。

    战瑾瑶嘴角冷勾,转开了目光。

    “这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不管你们能不能理解,我都坚持。”

    盛秀竹眼神哀凉,看向战津,“战津,关于离婚,我想你没有意见吧?”

    毕竟,早在二十多年前,战津已经无数次的跟她提过“离婚”两个字。

    就是,她在怀战瑾玟期间,他都毫不顾忌的提过几次。

    当时婚没离成,一是老爷子极力反对;二是她自己也咽不下去那口气。

    而最主要的原因,是舍不下她的几个孩子。

    所以她忍到现在。

    “如今你我都快七十的人了,还离什么婚?传不去不怕笑话么?你以为离婚是儿戏么?”

    战津严厉盯着盛秀竹,语气平淡,却又仿佛处处透着压制。

    “还不到七十,你战津就得了健忘症是么?当年你为了那个女人跟我提离婚时怎么不怕被笑话,怎么不婚姻不是儿戏?”盛秀竹声音很冷静,只不过看着战津的双眼愤摡已经将那抹哀凉覆盖。

    女人?

    战瑾玟愣了下,盯向战津。

    难道……

    察觉到战瑾玟惊异的目光,战津脸一沉,锐利的盯着盛秀竹,“都过去那么多年的事了,你现在再来提有意义么?我们现在能跟当年相提并论?当年你我还都年轻,离婚算得了什么。现在你我都快七十了,若是普通人家,旁人笑话笑话也就罢了。可你我身为战家的人,我们离婚的消息若是传播出去,你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对战氏,对廷深,甚至是瑾瑶的声誉会带来多大的影响你想过么?口口声声为了孩子隐忍,现在呢,又不忍了是么?漂亮话谁都会。”

    “战津,你这话自己不心虚么?你第一次跟我提离婚,廷深才不到十一岁,瑾瑶和廷脩也都还,那时你怎么没有顾及几个孩子心理上会不会因为我们离婚而受到伤害,执意要跟我离婚呢?我盛秀竹行得正坐得端,不怕人笑话。倒是你战津,你自己做的那些亏心事,恶心人的肮脏事,你不觉得羞耻么?“

    盛秀竹没有遇到过比战津和那个女人三观更不正的人。

    每每这般交谈一次,她的三观就被刷新一次。

    盛秀竹已经被战津那番话激得气都喘不上来。

    战瑾瑶赶紧给她抚背,皱紧眉看向战津,“爸,您就不能跟我妈服个软么?当年的事,本身就是你的错。虽然事情是过去了,但你不能总事事都要压我妈一头,你这样,跟欺凌我妈有什么两样。”

    “现在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我知道,你们母女四人是一伙的,个个都对我不满意,抱有意见。也罢。我战津就当没生过你们!”战津咬牙哼道。

    “爸,你……”

    “是,没有你就没有廷脩廷深和瑾瑶。可是战津,你扪心自问,这三个孩子长这么大,你主动关心过他们么?哪怕一次。若是廷深他们三个不认你,我也觉得不为过!”盛秀竹压抑不住的低吼。

    “还没离婚就开始撺掇几个孩子不认自己的父亲。盛秀竹,你的城府可真够深的。”战津冷哼。

    盛秀竹呼吸不畅,胸脯急剧起伏,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妈,您冷静点。”

    战瑾瑶忙伸手抚盛秀竹的胸口,急得声音都哑了。

    “爸,是男人,就少几句。”

    战廷脩蹙眉,冷沉沉盯着战津,开口。

    战津眯眼。

    战瑾玟扫了眼盛秀竹喘不上气来的模样,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未起身过去安抚一二。

    待盛秀竹气顺了些,一直没开口的战廷深,在这时幽幽然开了口,,“妈,您的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今晚您突然提出离婚,不会没有源头。”

    “源头?源头……”

    盛秀竹上半身佝偻着,喃喃出声时,眼泪大滴大滴从她眼角滑落。

    “妈。”

    战瑾瑶心疼的低呼。

    盛秀竹缓缓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盯着战津,“战津,我问你,十三年前发生的那起车祸,你跟那个女人在车上做什么?你敢么?你敢当着孩子们的面么?!”

    车祸……

    众人闻言,齐齐朝战津看了去。

    战瑾玟只知十三年前聂相思父母出了车祸,并不知晓,战津也在当年出了车祸,而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战瑾玟迷惑的盯着战津。

    战曜紧提口气,在盯着战津看了几秒后,倏地转眸,看向战廷深。

    在这几人中,唯有战廷深一人轻掩着眼皮,没看战津,一副置身事外的“超然”状态。

    见他这般。

    战曜恨得咬了口牙。

    铁定又是这混子搞出来的!

    这臭子是不想一家人有好日子过了是吧?!混球!

    战曜恨得不行,可这会儿又只得隐忍不发。

    战津一听到车祸二字,脸已经彻底沉冷了下来,双眸瞪大如牛眼,狠辣的盯着盛秀竹,“我跟你过,不许再提那件事!”

    “我提了又如何?战津,你在高速路上做那样的事,害得相思一家家破人亡,你这几年怎么睡得踏实?可笑我还以为你跟她柳絮姿爱得多深多疯狂一心殉情呢。没想到你们在高速路上干那种恶心人的事!战津,你龌蹉恶心得让我刮目相看!”

    盛秀竹忍无可忍,反正他战津跟柳絮姿的事在这个家根本就不是秘密。

    既然他战津这么咄咄逼人,那她为何不能出来,当着全家人的面!

    害得相思一家,家破人亡……

    战曜闻言,当即颤抖的闭上了双眼。

    而除了战曜和战廷深以外,包括战津自己在内的其余四人,皆是震惊。

    战瑾瑶和战廷脩快速对看了眼。

    没想到相思一家当年的车祸,竟是因为……

    战瑾玟更是错愕,怎么也没料到,害得聂相思从成为孤儿的罪魁祸首,竟是她的父亲。

    “……你,你在胡八道什么?”战津深吸气,青白着脸盯着盛秀竹道。

    “胡八道?要我现在就把当年那段高速路上的监控视频拿给你看,拿给全家人看么?看看你战津在车里和柳絮姿做的好事!你们到底有饥饿,多等不及,在高速路上就……”

    “儿媳妇。”

    战曜语气轻颤,哀然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声音一顿,捏紧双拳盯着战曜。

    在看到战曜凄凉无力的脸庞时,盛秀竹喉咙溢出一道低泣,继而狠狠将头别到一边,没再继续下去。

    她知道当着孩子的面,自己不应该这些。

    可是,她真是受不了了。

    她恨啊。

    这些年,她心里的这些委屈,谁知道?

    战津木然坐在沙发里。

    自从当年柳絮姿在那场车祸中“离世”,他一直悲痛至今,是以根本不愿回想当年的事。

    且那日,他跟柳絮姿都喝了不少酒,本也是抱着死在一块的念头开车上的高速。

    可最后,他活了下来,而他最心爱的女人,却永久离开了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