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97章 已经烙进了心上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谢云溪盯着梁雨柔,眸子明亮,可却淌动着无法掩藏的恐惧。

    “我觉得他应该是某种人格缺陷吧。”

    梁雨柔轻眯眼,看向谢云溪,”听当时福利院一共32个女孩,平均年龄越就三四岁,全都被他猥亵过,方式令人发指。都快二十年的事了。“

    “……根本,根本不是这样的。”谢云溪握着筷子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发抖,一张脸骤然惨白。

    不是这样?

    梁雨柔看着她,“警察调查取证,在一个刚被侵犯的女孩身上找到了他的dna,这还有假?”

    ”他是被人陷害的。“谢云溪一双眼直直盯着梁雨柔,一字一字。

    “陷害?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

    “因为你什么?”梁雨柔紧盯着她。

    谢云溪闭上眼,脸上因为极致的隐忍而犯青,太阳穴两边的青筋根根凸起。

    梁雨柔皱紧眉,在谢云溪闭上双眼,快速闪过一道疑光。

    许久。

    谢云溪打开双眼,看着梁雨柔,除却眼角有些红以外,情绪已然平复了不少,“雨柔姐,你跟我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当你是好姐妹,好朋友。跟我,你不需要拐弯抹角。”

    顿了顿,谢云溪提气道,“没错,我的确不是我父亲亲生的孩子,父亲在我三岁时领养的我。”

    梁雨柔,“……”

    “雨柔姐,你何必浪费力气去调查我呢,你若想知道,问我就是,对你,我不会隐瞒。”谢云溪道。

    “……云溪。”

    “没想到,我一心视为姐妹的人,竟然暗中调查我,想想,我自己也挺可笑的。”谢云溪自嘲。

    梁雨柔抿唇,盯着谢云溪,“云溪,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偶尔听到这样的流言,以为只是某些有心人恶意捏造的,我去调查,也只是想证明那人的是假的,让她再不能利用这点造你的遥,诽谤你,伤害你。”

    “真的么?”谢云溪看着梁雨柔,表情似乎没那么冷硬凄凉了,眼神里透着犹豫和几缕不确定的动容。

    梁雨柔双眼快速闪了闪,伸手握住谢云溪的手,笑道,“当然是真的。你当我是姐妹,在我心里,你又何尝不是呢。”

    谢云溪轻皱眉,“可你现在知道我是领养的,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真心拿你当朋友的。”梁雨柔。

    “真好。雨柔姐,能有你这样为我费心尽力的朋友,我真的很幸运。”谢云溪感到道。

    梁雨柔垂眼,微微勾唇笑了笑。

    “不其他的了,我们吃饭吧。”谢云溪。

    梁雨柔脸微僵,点点头。

    “对了雨柔姐,你跟相思很熟吧?”谢云溪吃着,突然。

    梁雨柔一顿,看向谢云溪,“嗯。相思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她一直叫我梁阿姨。”

    “那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咯?”谢云溪笑道。

    “……嗯。”梁雨柔硬着头皮道。

    “明天我打算带相思去寺庙祈福,雨柔姐要是有空,我们一起去吧。谢云溪邀请。

    梁雨柔微怔,“寺庙?哪座寺庙?”

    “当然是潼市最灵的那座观音庙。”谢云溪。

    “……你是,求子最灵的哪座观音庙?”梁雨柔眯眼。

    谢云溪只笑,不话。

    梁雨柔放在桌下腿上的一只手早已扣紧,盯着谢云溪的侧脸看了半响,,“我明天还有事,恐怕不能陪你。下次吧。”

    谢云溪点头,“没事,工作要紧。那明天上午只好我带相思一起过去了。”

    上午……

    梁雨柔眯眸,“嗯。”

    “快吃吧雨柔姐,还挺不错的。”

    谢云溪亲热的给梁雨柔夹菜。

    梁雨柔低头看着碗里多出的鸡肉,眼眸却有些定住了。

    她今天邀约谢云溪来,本是想用“领养”的秘密,与她做个交易,结果却……

    梁雨柔抿唇,转眸看向谢云溪。

    谢云溪察觉到,偏头看着梁雨柔,眸光清澈坦然,“雨柔姐,你干么这么看着我?快吃啊。”

    梁雨柔皱眉,想着许是自己想多了,笑道,“你也多吃点。”

    谢云溪笑笑,那笑却不达眼底。

    ……

    梁雨柔和谢云溪吃完饭从饭馆出来,寒暄两句便各自开车离开了。

    谢云溪回到谢家别墅,不过八点半的样子。

    走到客厅,发现只有谢毅阳坐在沙发里看抗战剧,不见温如烟和聂相思。

    谢云溪走过去,坐到谢毅阳身边,双眼往楼上扫了眼,问,“爸,妈和相思呢?”

    谢毅阳温和看了眼谢云溪,“你妈和你妹妹去房间体己话去了。你呢,晚饭吃了没?”

    谢云溪想到那个饭馆,眉头便皱了皱。

    在那种地方吃饭,她吃得饱才怪!

    在饭馆时,她根本就没怎么吃。

    但谢云溪还是,“吃过了。”

    完,谢云溪拿起包朝楼上走。

    谢毅阳看了眼谢云溪,没什么,继续看剧。

    ……

    谢云溪回到自己房间,将包嘭的下扔进了她卧室里桃红色的懒人沙发里。

    而后走进衣帽间,一下子将一排衣服全挥到了地上,抓起一件崭新的白衬衣开始撕扯,原是秀丽的脸上此刻尽是狰狞的疯狂,一双眸子惨红。

    她没有嘶吼发泄,而是将手里的衬衫扯成一条一条的,最后将整齐的衣帽间弄得一片狼藉,她才从衣帽间出来,走进了洗浴室。

    ……

    聂相思房间。

    聂相思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温如烟则坐在床沿,微笑的拉着聂相思的手,“你时候就调皮得紧,你爸爸宠爱你,你把自己弄得跟只花似的,我想你两句,你爸爸都不让,直心疼。”

    聂相思对聂韩煜的印象已经不那么清晰,但被聂韩煜疼爱的感觉,却仿佛已经烙进了心上。

    所以听到温如烟这么,聂相思嘴角翘高,明亮的眼眸里却是有些伤感的。

    如果爸爸还在世,多好啊。

    叩叩——

    这时,敲门声响起。

    温如烟和聂相思几乎同时朝门口看去。

    “相思,是我,姐姐。我进来么?”

    谢云溪柔软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聂相思还没来得及话,温如烟已经松开聂相思的手,起身朝门口走了去。

    聂相思看到温如烟脸上的急切,眼阔微缩。

    温如烟打开房门,就看到谢云溪穿着真丝睡裙站在门口,许是刚洗过澡,她披散在肩上的头发有些潮湿。

    “云溪,你回来了。”

    温如烟看着谢云溪的双眼带着些些心和讨好。

    谢云溪眼波快速一闪,随即脸上堆起笑,伸手亲昵的挽住温如烟的胳膊,“妈妈也在啊。”

    温如烟,“……”

    谢云溪挽着温如烟的手臂进屋,用另一只手将房门关上了。

    温如烟抿唇看着谢云溪,眼神却是迷惑且惶然的。

    毕竟,现在的谢云溪,跟下午出门时的谢云溪,简直判若两人。

    “相思,你好点了没?”

    谢云溪没看温如烟,或者,她并不关心此刻温如烟是否惊讶或是疑惑,挽着温如烟朝聂相思走了过去。

    “好多了。”聂相思。

    谢云溪勾着温如烟的手臂一同坐在了床沿。

    随即,谢云溪松开温如烟的手臂,改而握住聂相思放在床上的一只手,“我下午看你吐得厉害,一直担心呢。”

    “我现在已经好多了。”

    刚聂相思吃了点叶酸片,孕吐的现象暂时缓解了不少。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对了,我特意推掉了明天的活动,打算带你去观音庙走走。你现在怀着孩子,身体也不好,去拜拜菩萨,让菩萨保佑你。”

    谢云溪道。

    拜菩萨?

    聂相思轻锁眉,“不用了吧。孕吐是正常现象,过段时间应该就好了。”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鬼啊神啊之类的,但求个心安嘛。”

    谢云溪着,转头看温如烟,“妈,您是不是?”

    温如烟微愣,看着谢云溪。

    想着谢云溪也是出于一片好意,而且拜拜菩萨也没什么不好的,便对聂相思,“既然你姐姐都为了陪你推掉了工作,不如就去吧。权当散散心,走走。行么?”

    聂相思抿紧唇,见谢云溪和温如烟都殷殷的盯着她。

    自己若是坚持不肯去,岂不是太不懂事了。

    这般想着,聂相思对谢云溪道,“那好吧。”

    谢云溪闻言,眼眸急速缩动了下,笑着道,“那就这么定了。”

    “……嗯。”

    之后,谢云溪和温如烟在聂相思房间待了会儿,便各自回房了。

    两人一走。

    聂相思靠坐在床头,一只手轻抚着肚子,跟肚子里的土豆话,“你们的爸爸对你们一点都不上心,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你们可真可怜!”(某双胞胎:(⊙﹏⊙))

    “哼,你们爸爸不给你们打,我们也不给他打。我们人多力量大,看谁坚持不住。”

    聂相思嘟囔着,从床上下来,准备去洗浴室洗漱。

    可走到了一般,聂相思又折了回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朝洗浴室走,边走边声嘀咕,“万一你们的爸爸打来了没接到怎么办?”(某双胞胎满后脑勺的黑线:要这样式儿的坚持,还不如不坚持。)

    然。

    聂相思磨磨蹭蹭洗漱完,拿着手机从洗浴室出来,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蝉蛹,在被子里一直盯着手机。

    可等到聂相思撑不住睡着,战廷深的电话都没打来。

    而今晚,于战家众人而言,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