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96章 怕,为什么怕?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是!”

    “……”谢云溪背脊骤然一震,一颗心,仿佛被人用双手猛地从中间残忍撕裂开,痛得她整个人禁不住发起抖来。

    他竟然是……

    他是……

    他们从到大的情分,竟然比不过一个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女人!

    谢云溪眼角狠狠一颤,眼泪一下滚了出来,出口的声音哽哑得厉害,”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重要的……亲人。可是我没想到,在你心里,我竟然如此不重要。看来,我今天是来错了。“

    谢云溪是哭着走的。

    谢云溪走时,谢青瑗正坐在沙发里,让保姆帮她摁肩,而她自己则抚着额头,实在是从昨晚开始,她就一直在头疼陆兆年。

    陆兆年从到大从未这样任性过,听话,懂事,体贴,谦逊。几乎没有让她操心的时候。

    所以一向懂事听话的孩子,突然之间变了,变得谁的话都不听,谁也不顾。这样巨大的落差,换作谁也接受不了。

    谢青瑗既烦躁郁闷,又心疼陆兆年遭遇的打击。

    谢云溪哭着从陆兆年房间出来,神色从未有过的狼狈,是以她连招呼都没跟谢青瑗打,直接就离开了。

    谢青瑗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看去时,只看到谢云溪走出公寓房门时的一截衣角。

    谢青瑗怔住,隔了几秒,才猛地推开保姆的手,从沙发里站起,脚步匆忙朝陆兆年房间走。

    走到陆兆年门口,谢青瑗就见陆兆年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清俊的面庞挂着苍白和郁躁,英逸的眉峰拧得死死的,两片唇亦是绷直,惯来阳光的眼眸此刻竟是一片阴翳。

    谢青瑗眉头一跳,走了进去。

    而就在她走进房门的一刻。

    陆兆年忽地从床上下来了,径直朝洗浴室走了去。

    谢青瑗,“……”楞在当场,瞪大眼盯着陆兆年的背影。

    他这是恢复了,还是更严重了?!

    ……

    谢家别墅,聂相思吃了点东西,便去楼上房间休息了。

    温如烟则在楼下跟李妈叮嘱些需要注意的事宜,比如孕妇忌食,家里环境的要求等等。

    待温如烟事无巨细交待完,正要上楼去看聂相思时,一阵汽车引擎声忽地从门外传来。

    温如烟一怔,因为不知道谢云溪出门了,便以为是谢毅阳从话剧社回来了,于是站在原地没动,看着门口。

    然而,等来的却不是谢毅阳,而是谢云溪。

    温如烟吃惊,走过去,“云溪,你出去了?”

    “嗯。”

    谢云溪没看她,脸色苍白得很,眼圈四周都是红的,想是从陆兆年家出来时哭了一阵的缘故。

    温如烟盯着她的脸,“云溪,你没事吧?”

    “没事。”

    谢云溪语气有些坚硬,换完鞋,拧着眉从温如烟面前走过,朝二楼走。

    温如烟跟过去,“真的没事?”

    谢云溪没答话。

    “云溪。”

    温如烟不放心,伸手拉了下她的手。

    不料刚碰到她的手,便被她用力拂开,“现在能不能别管我?”

    谢云溪扭头瞪着温如烟,阴冷绷着脸低吼。

    温如烟,“……”

    “你不知道你很假么?”谢云溪咬牙扔下这句话,转头,快速跑上楼,打开自己的房间进去,狠狠摔伤了门。

    嘭——

    犹如一记惊雷敲击在温如烟的脑海里。

    温如烟脸色微白,双手轻颤的握紧,缓缓抬眼怔忪的看着谢云溪卧室的房门。

    ……

    温如烟简单收拾心情,去了聂相思房间。

    聂相思已经睡着,不过睡得并不安稳,眉头始终皱着。

    温如烟坐在聂相思床边,伸手轻抚聂相思的眉头,然,每抚平一次,没过一会儿,她的眉便重又皱了起来。

    温如烟在心里叹气,低头握着聂相思一只手,低喃,“你爸爸那么疼爱你,要是泉下有知,你十八岁就怀了孩子,不知道你爸爸得多心疼。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啊。”

    温如烟在聂相思床边叹了无数声气,才替聂相思捏了捏被角,起身离开了聂相思的房间。

    而温如烟从聂相思房间出来,刚将房门带上,隔壁谢云溪的房门忽地打开。

    温如烟身形定住,轻拢眉看向隔壁。

    谢云溪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看到温如烟站在聂相思门口,眼眸里快速闪过一道冷光,蹙着眉,什么都没,关上门便从温如烟面前走过,朝楼下走。

    温如烟双眼快速一闪,紧步跟过去,压低声音,语气里带了丝心,“云溪,你又要出去么?”

    谢云溪没答话,咚咚咚朝楼下走。

    温如烟抿唇,跟下去,“李妈在准备晚饭了,你爸爸也快回家,你不在家里吃晚餐么?”

    谢云溪眉头越皱越紧,脸上的不耐烦也越来越明显,走到玄关,换了鞋子,便朝门外快步走。

    “云溪。”

    温如烟追了出去,在谢云溪下台阶前,握住谢云溪的胳膊。

    谢云溪不得不停下来,回头,冷冷盯着温如烟。

    温如烟心尖轻颤,道,“云溪,是不是妈妈做错了什么?”

    “你觉得你做错了什么?”谢云溪冷笑。

    “……我,是不是我带相思回家住,你,你不愿意?”温如烟盯着谢云溪。

    “怎么会呢?相思是我妹妹,我的家自然也是她的家,她回自己家住,我有什么好不愿意的。没有的事。”谢云溪眯眼。

    温如烟皱眉,“那,那是为什么?”

    “你自己想吧。”

    谢云溪甩开温如烟的手,冷漠的转身,走下台阶,朝她的座驾走去。

    温如烟捏紧双手,眉头拧得紧紧的,盯着谢云溪,双眼里晕着迷惑和纠结。

    谢云溪坐在车里,启动车子前,朝温如烟看了眼,那一眼,格外的森冷。

    温如烟轻吸气,抬步下意识的往台阶下走。

    可是,没等她下完台阶,谢云溪已经开车,驶了出去。

    温如烟吊着一口气,凝目盯着谢云溪开车离开的方向,一股不安,油然而生。

    ……

    近六点。潼市老城区地段相对偏僻的某川菜馆。

    谢云溪赶到时,被服务员领着去了梁雨柔订的包房。

    谢云溪一走进包房,梁雨柔便热情的包房沙发里起身,迎上前亲热的握住了谢云溪的手,“你可来了,我还怕你找不着地方呢。”

    ”我正想呢,雨柔姐你约的地方可让我好找。是这家店的味道很好么?“

    梁雨柔和谢云溪坐到餐桌边,谢云溪扫了眼餐桌上没擦净的油渍,眉心几不可见的皱了下,对梁雨柔道。

    “……应该是不错的。我一个朋友曾带我来这里吃过。”梁雨柔双眼轻闪,。

    “朋友?雨柔姐还有这样的朋友?”谢云溪带着笑意。

    梁雨柔悻笑,“其实也不是我的朋友,是瑾玟的一个好朋友。家庭条件嘛……”

    梁雨柔没下去,但那表情已经明一切。

    也是。

    若是条件好,怎么也不可能到这样的地方吃饭。

    菜的味道好不好还是其次,只是这环境实在是让人……无话可。

    “战四姐有这样的朋友倒是让我挺意外的。”谢云溪轻低着头,。

    梁雨柔眯了眯眼,“我们点菜吧,味道还是不错的这里。”

    “嗯。”谢云溪点头。

    梁雨柔和谢云溪其实都没怎么翻菜单,本来是要翻的,可一看菜单上的黑印和油腻,两人谁都伸不出手。

    就梁雨柔硬着头皮翻了两页,便干脆对服务员,让他们来几个招牌菜就行。

    随后,梁雨柔拉着谢云溪聊了些有的没的。

    等菜陆续上齐,服务员都出去了,梁雨柔从包里拿出干净的纸巾擦筷子和婉。

    擦好一副,梁雨柔递给谢云溪。

    谢云溪倒也没客气,接过了。

    梁雨柔接着擦第二幅时,突然,“之前我不知道听谁胡八道的,竟然跟我,你也是领养的,三岁以前在宁安福利院……”

    谢云溪垂着眼,端着空碗的五根手指却握得有些紧,没话。

    梁雨柔擦完,给自己添了一勺米饭,看着谢云溪,“我帮你盛饭。”

    谢云溪笑笑,将手里的碗递给她,“谢谢雨柔姐。”

    “不客气。”梁雨柔拍了拍她的手,才接过她手里的碗,“不过潼市并没有一所叫宁安的福利院,所以我知道她是在散播谣言。”

    梁雨柔将饭碗递给谢云溪,含笑,“放心,雨柔姐已经帮你教训过了。”

    谢云溪还是笑,接过米饭,“其实不必要,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如何如何便是。”

    “不愧是老艺术家的亲生女儿,大度。雨柔姐佩服你。”梁雨柔笑。

    谢云溪嘴角到底僵了下,随即又才笑起来,捻了一片青菜放到嘴里,细嚼后,对梁雨柔,”雨柔姐,别这家菜馆的味道还真挺不错的。“

    “是吧。”

    梁雨柔拿起筷子,捻了一片青菜放在碗里,突然,“我倒是听榕城有一家叫宁安的福利院。”

    谢云溪拿着筷子的手骤然捏紧。

    梁雨柔扫了眼她的手,转过头,挑了一粒米饭放在嘴里,笑着道,“院长好像是叫陈,陈,陈什么来着,嗨,看我这记性。当时新闻闹得那么大,因为这个院长,好几年我看到姓陈的男人都怕。”

    “……怕?为什么怕?”

    谢云溪盯着梁雨柔,眸子明亮,可却淌动着无法掩藏的恐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