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95章 我就是喜欢她,舍不得她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谢云溪瞪大眼,屏息,惊恐又惊愕的盯着聂相思。

    “唔……”

    聂相思在这时忽然捂住嘴,转身冲回洗手台。

    “呕……”

    温如烟眉心一跳,顾不上谢云溪,连忙走到聂相思身边,伸手轻拍她的背。

    谢云溪愣了几秒,忽地紧紧呼吸了两口,道,“李妈,快倒杯温水来。”

    “诶。”

    李妈在厨房里应了声。

    没一会儿便端着一杯温水走了出来。

    谢云溪紧走两步接过,走进洗手间,也伸出一只手帮忙轻抚聂相思的背,“相思,你喝点水吧。你这么吐不行,得补充水分,否则会脱水的。”

    聂相思闭上眼缓了会儿,慢慢站直身,看向谢云溪,“谢谢。”

    谢云溪摇头,把水递给她。

    聂相思接过,勉强喝了几口。

    “好些了么?”温如烟担忧的看着她。

    聂相思点头,对温如烟和谢云溪道,“我们出去吧。”

    温如烟和谢云溪便一左一右各扶着聂相思一只胳膊朝外走。

    走出洗手间,温如烟道,“你刚没吃多少东西,再去吃点行么?”

    聂相思轻皱眉,低头看了看肚子。

    虽然她现在真是一点东西也不想吃,但她不吃,肚子里的两个家伙哪来的营养?

    这般想着,聂相思点了点头。

    于是温如烟便扶着聂相思去了餐厅,谢云溪没有再跟过去。

    站在原地看着聂相思和温如烟走进餐厅,谢云溪转身走到沙发处,拿起她之前放到沙发里的包,快步朝楼上走了去。

    ……

    谢云溪上楼,刚走进自己房间,将房门关上,手机铃声便从她手里的包中传了出来。

    谢云溪一顿,走到梳妆台,将包放到上面,打开,从里拿出手机。

    双眼扫过手机屏幕,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提醒,让谢云溪双眼微眯了眯,接听。

    “云溪,是我。”

    手机一接通,一道轻柔的女声便透过手机传了过来。

    谢云溪坐到梳妆凳上,面无表情,可出口的声音却含着浅浅的笑意,“雨柔姐,你去外省出差回来了?”

    “是啊,刚到。”梁雨柔,“云溪,你下午有空么?”

    谢云溪垂下眼,停顿了数秒,才笑着道,“下午恐怕不行,我妹妹来了,我得陪她。”

    谢云溪这话一出。

    轮到梁雨柔那边沉默了。

    谢云溪冷笑,“雨柔姐,你有要紧事么?如果有事,我晚饭后可以出来。”

    “呵。没事,你晚饭后出来也行。那咱们晚上见?”梁雨柔。

    “好啊。”谢云溪眯眼。

    “……云溪,你有妹妹啊,我怎么一直没听你提起过?”梁雨柔柔笑着道。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噢。那,你妹妹是?”

    “雨柔姐,我妹妹你应该认识,而且,很熟。嘿,不过你一点都不知道么?”谢云溪。

    梁雨柔那端又是一听,笑道,“知道什么?”

    “嗨,我妹妹就是相思啊,聂相思。”

    “什么?相思是你妹妹?”梁雨柔惊讶。

    但,至于是不是真的“惊讶”,就不得而知了。

    谢云溪哂笑,隔了几秒,“对呀。雨柔姐,您跟战四姐情同姐妹,梁家和战家又一直交好,怎么这件事,你之前一直不知道么?”

    “……我,我这几天不是在外地出差么,刚回来,还没去找过瑾玟,也没去老宅拜访,所以并不知道。”梁雨柔这么。

    “原来如此。”谢云溪动动眉毛,道,“雨柔姐,那我们晚上见?“

    “……好,晚上见。”

    谢云溪挂了电话。

    垂下头,谢云溪握着手机做了片刻,倐而又拿起手机,快速拨出了一个号码。

    直到接通铃音快要结束,那端才接起。

    谢云溪面上一喜,柔声道,“兆年,我没有打扰你学习吧?”

    “是我云溪,姑。”

    手机里传来的,却是谢青瑗的声音。

    谢云溪面上的喜色随即暗淡,“是姑啊。兆年他的手机怎么在您这儿啊?”

    “唉。”

    谢青瑗听到谢云溪的话,便是重重一叹。

    “怎么了姑?”谢云溪心头微紧,坐直身道。

    “还不是兆年的事。遇到的这叫什么事啊。我们家兆年好容易喜欢一个女孩儿,满心的热忱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别是兆年,就是我也心塞。”

    谢青瑗。

    去年过年时,陆兆年还曾亲自上门给战老爷子拜年,虽然她那时还没见过聂相思,但她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他喜欢的姑娘,绝不会差。

    所以打心底里,谢青瑗已经把聂相思当成未来儿媳妇了。

    而且当时战老爷子也是中意兆年的,相当于两家就算是默认了。

    哪里晓得,聂相思竟然是她大嫂的女儿,兆年的表妹……

    谢青瑗也是郁闷到了极点。

    谢云溪不想听这些,她只关心陆兆年现在如何了。

    “姑,兆年他怎么了?”谢云溪紧声道。

    谢青瑗又是重重一叹,,“从昨晚喝醉回来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也不去上,门也不出,饭也不吃,我这都快急死了。”

    “从昨晚回去就一直没有出来过?”谢云溪猛地从梳妆凳上站起,道。

    “是啊。现在你姑父还不知道兆年没去上学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要是你姑父知道,以他对兆年的严苛程度,兆年可就惨了!”谢青瑗又是叹气又是焦急。

    “姑,兆年该不会是出事了吧?您进去看过没?别是感冒了。”谢云溪边边又将放到梳妆台上的包拿起,便要出门。

    “门没反锁,人在他房间里躺着,我看了,人也好好的,没发烧也没生病,就是不理人。”谢青瑗。

    听到陆兆年没病,谢云溪当即松了口气,“姑,您别着急,我现在就过去。”

    “你过来也好。你跟兆年从关系就要好,兆年跟你亲近,由你劝劝他,兴许能管用。”谢青瑗道。

    谢云溪微牵唇,“嗯。”

    谢云溪挂了电话,便急匆匆的开门朝楼下走。

    她下楼时,聂相思和温如烟仍在餐厅里。

    路过客厅,谢云溪朝餐厅的方向看了眼,便径直离开了。

    ……

    由于陆正国从政,又一向是以清正廉明的形象示人,所以陆家至今在潼市只有一处房产,且只是一套约一百平米的公寓。

    当然,这些都只是表面的。

    陆家实际的财力,无法明。

    谢云溪赶到公寓,是住家保姆开的门。

    谢云溪将手里的包递给保姆,匆匆换了鞋,朝陆兆年的房间走去。

    陆兆年的房间只是虚掩着,谢云溪走过去,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谢青瑗正半蹲在陆兆年床前,满脸担忧的看着他。

    听到开门声响,谢青瑗抬头看去,见是谢云溪,连忙起身走向她,语气焦急道,“云溪,你快帮姑劝劝兆年吧,姑实在是拿他没办法了。”

    “交给我。”

    谢云溪自信满满的伸手握了握谢青瑗的手,道。

    谢青瑗叹气,“那我先出去了。”

    “嗯。”

    谢云溪点点头。

    谢青瑗最后看了眼陆兆年,才朝门外走了出去,出去时,顺带将房门带上了。

    谢云溪忙走到床边,坐在床沿,手放在陆兆年的肩上,皱眉看着陆兆年紧闭双眼,双唇抿直的模样,低柔着嗓音道,“兆年,你别这样,多让人担心啊。”

    陆兆年没反应。

    谢云溪眉头皱得更紧,“就因为这个,你就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值得么?”

    陆兆年纹丝不动。

    谢云溪抿紧唇,盯着陆兆年的双眼闪过一丝怨怼,咬咬牙道,“只因为喜欢的人变成了自己的表妹,你就这样。那要是你知道相思拒绝你的原因,你岂不是更疯狂?”

    陆兆年依旧是那副一动不动的模样。

    谢云溪见此,到底控制不住心底压抑的火气,道,“兆年,你醒醒吧,她根本不值得你这么为她伤害你自己。”

    “值不值得我自己心里清楚,不需要旁人指指点点!”

    陆兆年突然开口,声线喑哑得几乎听不出是他本来的声音。

    可他终于开口话了,谢云溪却更怒,“就因为一个聂相思,你就谁也不认了是么?我们从一起长大的情意,就因为我了句她聂相思不值得,在你陆兆年眼底,我就是旁人,外人了是么?”

    陆兆年抿直唇,又不话了。

    “你话啊,是么?”

    谢云溪推了推他的肩。

    陆兆年皱眉,俊脸露出几分躁郁,猛地翻了个身,抓起被子,直接将自己从头到脚蒙了个彻底。

    谢云溪一怔,清秀的脸刷地青了,盯着陆兆年哽声道,“在你心里,是不是所有人都比不上聂相思?”

    陆兆年不吭声。

    “陆兆年,你话呀。是不是所有人都没法跟聂相思比?”

    谢云溪激动的从床沿站起,红着眼盯着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的陆兆年。

    “是!我就是喜欢她,就是舍不下她!”

    陆兆年沉闷压抑的嗓音从被子底下传出,光是听着这道声音,就能想象到他是以何种心痛的心情出的。

    谢云溪捏紧双手,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我呢?我也比不上她么?”

    谢云溪问完这话,陆兆年好一会儿都没出声。

    谢云溪以为在他心里,自己和聂相思地位相当,所以他才没有回答她。

    悲伤的情绪得到了些微纾解。

    可还不等她欣慰,被子里陆兆年的声音再次传出。

    “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