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91章 思思,我要定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听话,眉心倏然紧凝。

    温如烟双眼微闪,虽然很想立刻就带聂相思走。

    而带走聂相思最快的办法,就是告诉聂相思那件事。

    但温如烟也深知若将这件事告诉聂相思,聂相思除了只会跟她一样,一辈子背负着仇恨的痛苦外,对她没有半点好处。

    而且。

    聂相思现在怀着孩子,刚又经受了那么大的刺激。

    她要是选择在这时候告诉聂相思,她根本不敢保证她能否承受得住。

    所以尽管恨。

    温如烟却做不到连自己女儿的安危都不顾。

    所以,温如烟并未回答聂相思的话,而是看着战廷深道,“战先生,我们单独谈谈吧。”

    “妈。”

    聂相思皱紧眉,忐忑的盯着温如烟。

    温如烟见聂相思这样紧张,心头又酸又苦,怜惜的伸手抚了抚聂相思的脸,哑声,“这里是战先生的地盘,我能对他怎么样呢?”

    聂相思,“……”

    战廷深垂了垂眼,敛眸看了眼聂相思,对温如烟道,“去书房如何?”

    “可以。”温如烟。

    战廷深退站到一边,给温如烟让路。

    温如烟握紧了紧聂相思的手,而后才松开手,深吸口气站起身,从战廷深面前擦过。

    “书房在二楼。”战廷深抬眸看向二楼书房。

    温如烟步伐微顿,转动脚尖朝楼梯的方向走。

    战廷深看着温如烟挺得笔直的背影,黑眸轻缩。

    “三叔。”

    聂相思不放心的起身,走到战廷深身边,伸手轻握着他的胳膊,满眼焦虑。

    战廷深垂眸,掩下眼眸里的深讳,温柔的看着聂相思,浅声,“没事。嗯?”

    聂相思眉尖拧着,还想什么。

    战廷深却已将她的手从他手臂上轻拂下,转身朝二楼走了去。

    温如烟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冷冷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上楼,朝书房的方向指了指,“请。”

    温如烟朝楼下担忧望着两人的聂相思看了眼,抿唇,走向书房。

    战廷深亦扫了眼楼下的聂相思,方跟了过去。

    聂相思望着两人前后走进书房,接着,书房门在她面前关上,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

    书房。

    温如烟看着战廷深关上房门,没有废话,直截了当道,“我必须带走思思!”

    战廷深冷眸隐晦盯着温如烟,,“您先坐。”

    “不必了!战先生,您直吧,要怎样才肯放过我女儿?”温如烟捏紧手指,。

    战廷深见温如烟固执不肯坐,也没强求,站在离她大概有四五步的距离处,眸光静沉看着她,“伯母,我实话跟您吧。我没打算把思思还给您。思思,我要定了!”

    “你们战家别欺人太甚!狗急了还会咬人。”温如烟瞪着战廷深,冷叱。

    战廷深抿了口薄唇,道,“我对思思是认真的。我爱她。”

    “你要是真的爱她,会让她现在就怀孕么?战廷深,思思她才十八岁,人生刚刚开始。你却让她现在就怀孕,她的未来怎么办?思思年纪单纯容易蒙骗,但我不蠢。你们战家之所以大发善心收养思思,无非就是心虚。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跟思思的父亲都在那场车祸中身亡,就没人知道你父亲战津干的好事?!”

    温如烟话到这儿,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你们收养思思,让思思对你们战家每个人都心怀感激。可你们战家每个人都在伤害她,绑架她。利用思思对你们的感恩,一次一次的原谅你们。你们不觉得很无耻么?上一次,思思受伤一定也是出自你们战家某些人之手吧?你们战家人做到这个份儿上,真的就不怕报应不爽?”

    战廷深看着激动的温如烟,缓停了片刻,才,“刚开始我收养思思,的确是因为我父亲。但是,我对思思的心意,却没有掺杂半点虚情假意。”

    “谎言!全是谎言!若是你们真心收养思思,想赎罪,他战津会这样对思思么?你若是真的疼爱思思,为什么不能多等几年,偏偏要这个时候让思思怀孕?我看,你们个个对思思,都是虚情假意!”温如烟压低声音吼道。

    战廷深皱眉,“如果我,我父亲并不知晓自己当年犯的错呢?”

    “不知晓?”温如烟讥笑,“你这话不觉得可笑么?他战津害死了人,他自己不知晓?那他多痛快啊活得!他凭什么呢?!”

    战廷深微顿,语调仍是平缓冷静,“当年我父亲是醉酒开车失误……”

    “哈哈……醉酒?哈哈哈。”温如烟揪着心口大笑,眼泪却在眼角肆意飞洒,“好完美的借口啊!哈哈哈……”

    战廷深沉默。

    温如烟笑得越大声,心里却越痛。

    所以最后,她不笑了。

    她紧紧抓着自己的心口,低低埋下头,痛苦的哽咽,“醉酒?那他腿上坐着的女人呢?是我看花了眼么?”

    腿上“坐”着的女人?

    战廷深蹙紧眉。

    温如烟缓缓抬起头,凝着战廷深的一双眼仁像是在红色的染料里漂染过,盯着他,“你父亲战津的脸,和那个女人的脸,我死都忘不掉!”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啊。

    而且。

    只要她和相思在车里,聂韩煜开车总是万分心,生怕出差池。

    可他们呢?

    竟然在高速路上堂而皇之……

    车子在高速路上,完全不讲交通规则,横冲直撞,肆意抢道,且速度极快,根本不给聂韩煜反应的时间。

    车子就那么硬生生的撞了过来。

    她忘不了战津那张狰狞涨红的脸,也忘不了那女人坐在他腿上的模样……

    她恨他们!

    就因为他们的恣意妄为,害得他们一家人骨肉分离,家破人亡。

    一句他战津什么都不记得了,就想摆脱所有责任么?

    她死去的丈夫,她在日本痛苦的两年,以及相思在他们战家所受的种种委屈怎么算?

    “凭什么?凭什么不是他死?他那种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就该死!”

    温如烟咬牙切齿,满眼彻骨恨意。

    战廷深冷眸里闪现一道猩红。

    当年。

    战津撞上了聂韩煜的车时,因为车子的规格不同,以及战津又处于主动,是以只是车头撞损凹陷,车子并没有大问题。

    后来战津开车那辆破损的车到逸合医院,将浑身是血的柳絮姿送到医院……

    之后一家人收到医院的消息赶到医院时。

    战津抱着头蹲坐在地上,与他隔着两三米远的距离都能嗅到他身上浓浓的酒气。

    所以,他只以为是因为酒驾才出的车祸,不曾想竟是……

    战廷深沉沉咬牙,看着温如烟,“很抱歉。”

    “我现在不想听抱歉之类的话,因为只会让我觉得虚伪和恶心。我只要我的女儿跟我走。”温如烟喑哑着嗓音道。

    “不可能!”

    一听她提到这个,战廷深的语气总是坚决,不容置喙。

    温如烟望着战廷深冷毅的脸庞,只觉得心里的怒火止不住的往上涌,“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父亲已经害死了相思的父亲,现在又打算对相思出手!你们不害死我们一家不罢手是不是?我们聂家到底对你们战家做了什么,要被你们战家这么欺负霸凌!”

    “伯母……”

    “不要叫我伯母!”温如烟哑声低吼。

    战廷深攥紧拳,“不管您相信与否,我对思思是认真的。而且……我跟思思已经结婚了。”

    结婚?!

    温如烟眼阔急速缩紧,悲愤的泪水卡在眼角,木然盯着战廷深,“你,你再一遍!”

    “我跟思思结婚了。”战廷深肃然看着温如烟,字字清晰。

    温如烟呼吸滞停,无法接受的看着战廷深,“你们,你们怎么会……思思,她才十八岁啊,你们怎么可能……结婚?”

    战廷深没有过多解释。

    俊脸挂着严肃,迈腿走到书桌后,打开书桌下的一格抽屉,从里取出一本结婚证,重又走到温如烟面前,将结婚证递给她。

    温如烟惶恐,因为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所以在战廷深递给她结婚证时,她没有伸手接。

    约几十秒过去,温如烟才倒吸口冷气,颤抖的伸出手,接过了战廷深手中捏着的结婚证。

    打开。但看到证件内,两张一寸登记照,以及照片上印着的刚戳时,温如烟将一口牙紧紧咬住。

    她结了两次婚,领了两次结婚证件,自然能分辨真假。

    而她手里的结婚证,无疑,如假包换。

    所以。

    他们真的……结婚了!

    温如烟不想相信,可事实摆在她眼前,她却,不得不信。

    温如烟内心悲伤难言,眼泪在这时根本忍不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战廷深静默的盯着眼泪汹涌的温如烟看了会儿,方从西装口袋里摸出手帕,递给温如烟。

    温如烟自然不会接战廷深的这份“好意”。

    在温如烟看来,战廷深跟他父亲战津,谁也不比谁好。

    战津在高速路上都能做出那样的事……他儿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温如烟只是难过。

    难道,她的女儿这辈子都无法摆脱战家了么?

    ……

    楼下。

    聂相思因为忐忑紧张,到洗手间吐了好几次。

    煎熬了快两个时,楼上才传来了开门声。

    聂相思几乎立刻从沙发里站起,抬眸紧盯向书房门口。

    就在她望上去的瞬间,战廷深从书房走了出来。

    且他一出来,便将书房关上了。而温如烟,并未跟他一同出来。

    聂相思皱紧眉,大眼里疑惑重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