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90章 不哭了,好不好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温如烟狠提口气,正要冲上前时,一道身影比她更快,疾冲了过去。

    战廷深几步上前,骨节分明的手掌往战津手臂上一握。

    看着就真的只是握了下,甚至都看不出用了力。

    战津拽着聂相思胳膊的手却突地一个痉挛,猛地松开了手。

    几乎立刻的,聂相思扑进了战廷深的怀里。

    战廷深亦在同一时间搂紧聂相思战栗不止的背,冷眸残凉盯着战津,“我过,之后思思若是有任何差池,所有的账我都算在战瑾玟头上!”

    战津一条手臂微不可见的抖动。

    手肘到肩头的一截胳膊痛得像是手臂下的经络在搅动般难以承受。

    战津呼吸粗重瞪着战廷深,“我是你父亲,战廷深,你敢对我动手?!”

    “早在你动手打思思那次,你我就不再是父子!战先生,这次看在我母亲的份上,我让你走。倘若再有下一次,对你,我绝不手软!”战廷深已是怒到极致。

    战津倒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盯着战廷深狰狞阴沉的脸看了几秒,冷哼了声,看向司机,“我们走!”

    司机巴不得快点走。

    闻言,赶紧爬上车。

    “站住!”

    温如烟捏紧双拳,疾步走上前,仇恨的盯着战津,“战津,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女儿?你会遭报应的!”

    战津皱紧眉,冷看着温如烟,“报应?我的确是遭到了报应。因为收养了这么个白眼狼,恶心人的东西!”

    “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战津,我诅咒你不得善终!”温如烟气得浑身发抖。

    战津恨怒咬牙,“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骨子里都留着粗鄙的血。”

    战津着,猛地伸手关上车门,沉盯着司机,“开车!”

    司机诚惶诚恐的点头,赶紧启动车子,打转方向盘,在众人面前缓缓驶出。

    温如烟双眼血红盯着战津的车远去,全身不规律的发抖。

    浓浓的仇恨,此刻塞满了她全身每一个细胞。

    他害死了煜哥不,现在又来害她的女儿。

    战津,你不得好死!

    “思思,没事了,没事了,乖。”战廷深搂紧聂相思,双手不停的搓抚着聂相思颤抖不止的背脊。

    聂相思是真的被吓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战津竟然会强迫她去打胎。

    在扑进战廷深怀里的一刻。

    聂相思除了害怕,还有浓浓的委屈,以至于她此时的状态有些失控。

    张惠松口气的同时,抬手抹了抹眼泪,心疼的看着聂相思,哑声道,“姐该是吓坏了。也不知道大少爷怎么想的,竟然狠心拉姐去医院堕胎。”

    “你什么?”

    温如烟双眼从战津离开的方向收回,惊盯着张惠道。

    张惠微怔,看着温如烟。

    “你,战津他刚才是准备带思思去堕胎?”温如烟双眼似是滴出了红墨水,愤怒和痛恨将她双眼填得满满当当。

    上次温如烟上门,张惠便已知晓温如烟是聂相思生母的事。

    看到她这般。

    张惠一下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遂不敢再多什么,垂下了头。

    张惠虽没回答。

    但沉默就是默认。

    温如烟心口被狠狠撕开一道口子,一瞬间,心疼,愤恨,怒火,如山洪般从那条口子涌进心脏。

    温如烟咬紧牙根,忽地疯了似的走到聂相思和战廷深面前,伸手欲将紧拥的两人分开。

    战廷深拧紧眉,在温如烟伸出手的瞬间,抱起聂相思,冷眸幽深盯了眼情绪分崩离析的温如烟,“思思现在情绪不稳,需要休息,我先带她回房。张姨,替我接待谢太太。”

    话毕。

    战廷深没做任何停留,阔步朝别墅内走。

    温如烟攥紧双手,几乎将牙根咬出血。

    ……

    二楼,主卧。

    战廷深抱着聂相思进屋,反手关上门,并落了锁。

    随后大步走到床边坐下,将聂相思安置在他腿上,垂眸疼惜的盯着她。

    聂相思双眼紧闭,根根分明的睫毛却在发抖。

    战廷深心尖刺痛,伸手,用指腹轻碾着聂相思眼角的湿润,“没事了,嗯?”

    “呜……”

    聂相思突然呜咽出声,脸紧紧贴在战廷深胸口,两片唇瘪成了一条直线。

    “不哭,好不好?”

    战廷深眼角一热,低头,薄唇轻贴着她的耳畔,哑声低哄。

    “呜呜,我好怕,我好怕三叔……”聂相思眼泪开始大滴从她眼角沁出。

    战廷深喉头堵塞,一时竟是什么话都不出。

    唇,轻移到聂相思眼角,一点点吻着她的泪。

    不知道是不是战廷深的吻起了作用。

    渐渐的,聂相思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虽然脸色仍是苍白,可到底没再哭了。

    战廷深看着她湿润的睫毛,和轻轻耸动的鼻尖,心脏闷疼。

    抱起她,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

    战廷深一手握着她的腰,一手轻抚着她的脸。

    聂相思缓缓掀起睫毛,眼眶红润看着战廷深。

    “是三叔不好,让思思担惊受怕。相信三叔,这次,三叔绝不会就此罢休。有些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战廷深声线低沉,却够阴翳。

    聂相思喉咙轻哽,“他是你父亲。”

    战廷深冷勾唇,“可他并没有为人父的自觉!他如今都想对我的孩子下手,我若再不做点什么,将来我如何面对我的孩子?”

    聂相思湿润的睫毛闪了两下,看着战廷深,“那你,也别没分寸。”

    她可以不计较战津打她,但她不能心大的,连战津想打掉她的孩子也不计较。

    而且。

    以她对战津的了解。

    讲道理和好好,在他身上根本不起作用。

    毕竟。

    他连他自己的亲孙子都不顾,不惜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将她赶出战家。

    可想而知,他为了战瑾玟想将她赶出战家的决心有多坚定。

    战廷深眯紧眼,眼底一道冷光一闪而过,并未接聂相思的话。

    两人在楼上待了快四十分钟,才手牵着手从楼上下来。

    温如烟早已等不及,看到两人终于出现,忙从沙发里站了起身,神色焦灼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看到温如烟脸上的担忧,心头微暖。

    将手从战廷深手掌中抽出,走到温如烟面前,“妈。”

    温如烟握住聂相思的手,眼泪就那么掉了下来。

    聂相思双眼涩痛,伸手轻轻抚温如烟脸上的泪,努力笑道,“您这是干什么啊?我又没事。”

    “……思思,你就跟妈妈走吧,妈妈求你了还不行么?”

    温如烟泪眼婆娑,哀求的看着聂相思,“妈妈真受不了你过这样的日子。他战津根本不是人。”

    聂相思摸了摸温如烟微肿的眼睛,牵着她坐在沙发里,侧身对着她,低头看着温如烟紧抓着她手的手,哑声,“妈,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你是因为心疼我,不舍得我受委屈。这些我都明白。可是……”

    聂相思到这儿,抬起头,双眼润红,认真盯着温如烟,“我不能离开他。”

    这个“他”,温如烟当然知道指的是谁。

    “思思,我的傻女儿啊。”

    温如烟痛心疾首,“你知不知道,他们战家人对你根本就没安好心?战津那么对你。你还这么,他就舍得……舍得这么对你,他根本就不爱你,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伯母,我很爱相思,自认为这个世上,没有谁比我更爱她。包括您!”

    战廷深在这时开口,声线低沉,坚定。

    “你别叫我伯母,我听着恶心!”

    温如烟没看战廷深,只含泪心痛的看着聂相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战家安的什么心。你们这些有钱有势的人,在乎的只有利益。为了利益,你们什么事做不出来!”

    战廷深压低眉。

    “妈,三叔不是您想的那样,三叔是真的对我好,您误会他了。”聂相思急道,不想温如烟误会他。

    温如烟摇头,“思思,你现在被他蛊惑了,我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妈妈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们这些人,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妈。”聂相思很无力。

    “思思,跟我走,行么?”温如烟凄然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难过,“妈,您是不是觉得我跟我三叔在一起,有悖伦常,丢人,所以您接受不了我跟三叔在一起,才这么反对我们么?”

    “思思,在你眼里,妈妈是那种为了自己的颜面,不顾自己女儿幸福的人么?”温如烟苦笑。

    聂相思咬唇,“那是为什么?您为什么这么坚决的反对我跟三叔在一起?”

    “因为……”

    “伯母!”

    温如烟这下刚开口,便被战廷深沉声打断。

    聂相思微楞,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对上聂相思看过来的目光,邃然的眼眸快速掠过什么。

    “怎么?这么怕我出事实么?”温如烟禁不住冷笑涟涟,恨恨的盯着战廷深,“你们战家所有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你父亲和你!”

    一个害死她的丈夫。

    一个又来祸害她的女儿!

    看来。

    在温如烟眼底,战廷深俨然已经被温如烟贴上了“禽兽”的标签。

    或许,没有那件事,温如烟此刻对战廷深的看法也不会这么的极端和片面。

    但是,有了那件事。

    他对聂相思所做的每一件事,在温如烟看来,都是别有用心。

    “事实?什么事实?”

    就在温如烟和战廷深目光对峙时,聂相思不解的分别看了看温如烟和战廷深,声问。

    战廷深听话,眉心倏然紧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