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89章 脸皮比城墙还厚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津凛然抬起眼皮凌厉的盯着聂相思,冷扯唇,“受不起。”

    聂相思皱眉。

    “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出去?”战津,语气冷硬。

    聂相思捏紧手指,看着战津,“搬出去?我为什么要搬出去?”

    “也是。在战家娇生惯养当了十多年的千金姐,别是你,就是其他人也舍不得离开。”战津轻嘲道。

    聂相思看着战津脸上浮现的优越感和高高在上,总算知道平日战瑾玟面对她时盛气凌人是为什么了。

    聂相思自问对战津从来尊敬,从未顶撞过他。

    他维护自己的女儿无可厚非,但维护得这么是非不分毫无道理盲目也是罕见了。

    从上次扇她一巴掌,就算她死了也不可惜,到现在欲将她赶出战家,除了明战津对战瑾玟的宠爱外,也让聂相思明白。

    她在战津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就是她真的死了,战津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对于这样的“长辈”,聂相思已经找不到让她继续“尊重”他的理由。

    聂相思微眯眼,不卑不亢的看着战津,声音冷静,“随便你怎么以为,我是绝对不会从这里搬出去的!”

    战津冷笑盯着聂相思,“脸皮比城墙还厚!”

    聂相思面无表情,“您要是没别的事,我上楼了。”

    着,聂相思就要离开客厅。

    “开条件吧!”战津。

    聂相思蹙紧眉,看向战津。

    “开出你的条件。要怎样,你才肯搬出去,远离战家。”战津像是一个站在高处的施舍者般,虽然坐着,可却像是在俯视聂相思般,语气里难掩鄙夷。

    聂相思心里到底是动了怒,不过她没表现出来,看着战津,“想让我从这里搬出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三叔亲自开口让我走。否则,谁都别想我让我离开。”

    “五千万。”

    战津。

    聂相思握紧双手。

    “我给你五千万,远离战家。五千万,加上这十多年,战家上下每个人给你买的珠宝首饰,逢年过节给的红包。只要你不过度挥霍,足够你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战津盯着聂相思,那眼神儿,就好似笃定聂相思不会拒绝他这么诱惑的条件般。

    聂相思突然就笑了。

    她一下明白一个道理。

    原来人心真的可以凉薄如战津。

    就算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可到底有十三年的情分在。

    这番精打细算的话,他竟面不改色的了出来。

    战津看着聂相思脸上的笑,严冷的脸皱了皱,“我劝你不要太贪心,见好就收。否则最后连这五千万都没有!”

    “我不稀罕!”

    聂相思脸上的笑一点点收敛,眼眸定定的盯着战津,声音在这时倏地转冷,“您不用再白费唇舌了,不管您如何,我都不会离开。如若您真的容不下我,您大可在我三叔身上下功夫。只要三叔赶我,我二话不就离开。”

    “聂相思,你不要不识好歹!”

    战津见聂相思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到底怒了,猛地沉下脸,冷厉的盯着聂相思道。

    聂相思吸气,“我想您现在也不想看到我。我上楼了。”

    聂相思着就要转身离开。

    可就在这时,战津突地从后抓住她一只胳膊。

    聂相思大惊,白着脸惊惶的转头看战津。

    “聂相思,你现在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战津厉斥。

    有了上次的扇耳光事件,所以聂相思现在看到战津,本能的忍不住紧张。

    更何况,她肚子里现在还是两个……

    聂相思牙龈打颤,不敢话,担心自己无论什么都会惹他更怒。

    “大少爷,有话好好。”

    张惠在厨房听到不对劲,赶紧跑出去,就见战津凶神恶煞的抓着聂相思的胳膊,当即吓得脸一白,慌张跑过去,站到聂相思一边,惶然看着战津道,“姐现在还怀着孩子。”

    “一个孽种而已!”

    战津狠厉盯了眼聂相思的肚子,冷哼道。

    张惠眼阔瞪大,万万没想到战津竟会出这样的话。

    聂相思牙根紧咬,眼圈红得厉害,盯着战津,“战先生,你可以瞧不起我,贬低我,鄙夷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孩子!”

    维护自己的骨血,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

    聂相思绝不容许有人在她面前羞辱她的孩子,而自己却只能干忍着,什么都不能做!

    “这个孩子也不过是你设计得来的,我们战家不需要这样的骨血。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绝不能留!”战津阴狠盯着聂相思,“廷深现在是因为受了你的蛊惑,所以一时没看清你的真面目。我是廷深的父亲,我有责任替他清理像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使劲手段妄图攀高他的女人!”

    战津着,冷冷一哼,“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拿掉你肚子里的野种!”

    什么?!

    聂相思全身发冷,“你要干什么?”

    战津咬牙,扣紧聂相思的手臂,强行拖着聂相思往门口走。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去……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张阿姨,张阿姨……”

    聂相思身体本就虚弱,战津虽然年近七十,可力气却很大。

    加之他态度坚决,所以根本不容许聂相思挣扎,双手抓着聂相思的胳膊往外拖。

    聂相思根本没办法挣脱。

    “大少爷……”

    张惠听到聂相思慌张叫她的声音,这才醒过神来,明白战津要拉着聂相思去做什么。

    骇得她赶紧跑上去,顾不上其他,一把抓住战津拖拽着聂相思的双手,战战兢兢道,“大少爷,您别这样,姐怀的到底是先生的孩子,您的孙子,您怎么忍心让姐打掉呢?”

    “廷深若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抢着给他生!聂相思肚子里的是野种,就算生下来也名不正言不顺,遭世人耻笑,还不如现在就打掉。”

    战津厉厉的盯着张惠,“还不给我松手!张惠,注意自己的身份!”

    “大少爷,您不能啊。先生那么重视姐肚子里的孩子,要是让他知道您强行带姐去打胎,先生会疯的。”张惠急得直掉眼泪。

    怎么会这样?

    姐怀了孩子,大少爷他马上就要当爷爷了,他怎么狠得下心杀掉自己的亲孙子呢?!

    “让开!”

    战津耐心尽失,大力拂开张惠,抓着聂相思往外拖拽。

    “大少爷,大少爷……”

    张惠被战津掷出好远,好不容易站稳,战津已经强行拖着聂相思出去了。

    张惠急不可耐的追出去,可刚到玄关,她突然想到什么,又赶紧擦着眼泪跑到客厅,拿起座机,拨出了战廷深的号码。

    张惠心里清楚,光靠她是阻止不了战津的。

    所以,现在只有战廷深能阻止战津。

    电话一接通。

    张惠便哭着道,“先生,您赶紧回来吧,出事了。大少爷,大少爷非得拉着姐去医院堕胎。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先生,您快点来吧,再晚就来不及了先生。”

    “马上!”

    战廷深紧凝的嗓音传来。

    张惠捂着嘴,“先生……”

    笃笃笃……

    张惠还要什么,那端已经将通话截断。

    张惠微愣了两秒。

    随后赶紧放下电话,转身朝门外跑。

    张惠走出别墅,就见战津站在车里,强迫的拽着聂相思的手臂往车上拖。

    聂相思一只手死死抓着车门,怎么也不肯放手。

    张惠心揪紧了,慌忙跑下去,握住聂相思被战津蛮力拽着的手臂。

    聂相思太瘦了。

    战津又那么用力的拽扯她的手。

    张惠禁不住担心,聂相思的手臂会被战津硬生生给扯下来。

    “我不去医院,我也不会打掉我的孩子,我不要去,我不要去……”

    聂相思崩溃的朝战津大吼,脸煞白,可盯着战津的双眼却血红。

    这一刻。

    聂相思真是恨死了战津!

    上次他那一巴掌下来,聂相思只是心冷。

    而现在。

    她恨他!

    他凭什么以为他自己能决定她孩子的生死?

    他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杀掉她的孩子?!

    他凭什么?

    到底凭什么?!

    “除非我死,否则,我绝对不会跟你去医院!”

    聂相思轻呲着牙,瞪着战津嘶吼。

    “嘴硬!”

    战津眼底骤然一阴,咬牙低喝一声,扭头便对前排坐着的司机道,“下去,把姐给我抓到车上来。”

    司机,“……”

    “快点!”

    司机犹疑,“大少爷,这,这不好吧。”

    “废话少!要么现在就给我下车帮忙,要么就给我滚。”战津像是也被聂相思的倔犟和坚持逼急了,沉沉喝道。

    司机皱紧眉,只好下车。

    也就在司机下车的瞬间。

    两辆车先后驶了过来。

    司机一顿,没再动。

    张惠听到汽车引擎声,双眼一亮,看过去。

    就在这时,前后停下的两辆车里,几乎同时走下一个人。

    一个是战廷深,一个则是……温如烟。

    温如烟下车,看到聂相思以那样惨烈而决绝的姿态出现在她眼前,心底的震撼可想而知。

    而目光扫到站在车里,面容残狠拽着聂相思胳膊的战津时。

    愤怒的火焰,迅速在她胸腔点燃,熊熊燃烧。

    温如烟狠提口气,正要冲上前时,一道身影比她更快,疾冲了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