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87章 他的手掌温暖有力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看到聂相思手背的青紫,黑眸迅速转冷,绷直薄唇盯着温如烟。

    温如烟之前并未察觉自己有多用力,这会儿看到聂相思手都被她捏紫了才惊觉过来,赶紧松开了手,“思思,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

    聂相思收回手,用另一只手覆上,摇头。

    而后快速起身,走到战廷深边上。

    她真的不想在这里留宿。

    一切的一切都太陌生了,她难以适应。

    温如烟看到聂相思的反应,心里一痛,难过的看着聂相思。

    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用手包裹住的手,眉心轻敛,“走吧。”

    “妈,我先走了。”

    “思思……”

    “战先生,请。”

    在温如烟开口的一瞬,谢毅阳适时截断温如烟的话,朝门口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咬咬唇,狠心从温如烟身上收回目光,低着头朝前走。

    战廷深随后跟上。

    “思思,思思。”

    温如烟看着一行人送战廷深和聂相思朝门外走,急得就要从沙发里起身,却被谢青荛及时拉住了。

    “大嫂,您今天可有些失态了。”谢青荛盯着温如烟。

    温如烟闭眼,她们怎么可能明白此刻她心里的痛和苦。

    谢青荛见她这般,有些诧异,看向谢青瑗。

    谢青瑗对她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谢青荛微眯眼,也没什么。

    ……

    g-tr在驶出别墅约五分钟,蓦地在路边停了下来。

    聂相思来不及疑惑,手便被一只干燥温暖的大掌拿起。

    聂相思呼吸轻屏,转头看过去。

    “疼不疼?”

    战廷深拢紧长眉,两片唇抿成直线,看着聂相思,轻声问。

    聂相思望见他眼底浓浓的疼惜,粉唇轻扯,摇头,“不疼。”

    战廷深面色沉着,垂眸盯着聂相思的手看了半响,忽地低头,薄薄温温的嘴唇,轻印在了聂相思的手背上。

    他的唇,柔软,却又奇异的有力。聂相思几乎能听到自己左心口,心脏突突跳动的声响。

    战廷深的唇一点点在聂相思手背上摩挲。聂相思看得眼角发热,身体像是突然通上了电,电流滋滋迅速蔓延到了她的全身。

    “三,三叔。”聂相思声音抖得厉害,手害羞的外后抽。

    战廷深却握得紧紧的,轻抬起那双幽沉深谙的眼眸不动声色欔着聂相思。聂相思却觉得脑子要炸开了般,身体禁不住发抖。

    突地,眼前一黑。

    他的唇不知何时从她手背上离开,蓦地欺上,吻住了她的唇。

    聂相思惊喘一声,十只手指猛然扣紧,双眼也在他的唇落下的瞬间,紧紧闭上。

    战廷深深凝着聂相思紧闭往上卷翘的睫毛,呼吸粗了粗。

    直接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彻底欺了过去。

    车子已经从刚才暂时停靠的地方往前行驶了快二十分钟了。

    聂相思的脑子一直处于混沌缺氧的状态,身上仿佛还能感受到他的手掌烙下的力度,是那样的有力炙热,让人心悸。

    手机震动声从战廷深裤兜里传出。

    聂相思脸对向车窗口,听到手机震动声,透过车窗玻璃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眸光深谙,从后视镜看了眼聂相思,方从车中暗格里拿出蓝牙耳机别再右耳上,接听。

    “廷深,思思呢?回家了么?”

    手机一接通,便传来战曜迫急的嗓音。

    战廷深眯眸,“思思现在跟我在一起。”

    “……那就好那就好。”战曜闻言,吸了好几口气,才放松道。

    “嗯。”战廷深。

    “思思还好么?”战曜语气担忧。

    战廷深从后视镜看聂相思,只能看到她透着粉红的颈项和侧脸,以及一只红透的耳尖。

    薄唇微扯动了下,“嗯。”

    战曜又长长吐了口气。

    ”还有事么?“战廷深道。

    “没事了,没事了。挂了吧。”

    战曜,声音听着很是疲累。

    战廷深眉宇轻蹙,“您早点休息。”

    战曜微不可闻的叹息了声,而后便将电话挂断了。

    战廷深薄唇轻抿,眸光盯着前方好几秒,才腾出一只手取下了右耳的蓝牙耳机,随手扔进了暗格里。

    聂相思从车窗玻璃看到战廷深微绷着的下颚,睫毛微闪,转过身,背部靠在椅背上,看向战廷深,“三叔,是太爷爷么?“

    战廷深从后视镜盯着聂相思,“嗯。”

    “……太爷爷他怎么样?”聂相思声问。

    战廷深微顿了顿,才轻声,“爷爷见多识广,许多事看得清也想得明白,没事。”

    聂相思却皱紧眉。

    战廷深盯着她,眼波动了下,伸出右手摸了下她的脑袋,“别多想。”

    聂相思吸气,勉强对他勾了下嘴角。

    战廷深眼眸快速缩动了下,收回手,专注开车,没再话。

    ……

    谢家,已是深夜。

    一道惊骇的叫声蓦地划破寂静深暗的房间。

    “啊……”

    谢毅阳一下睁开眼,抬手啪的一下将床头灯打开,上半身轻抬起,看向躺在他身边,双眼惊恐圆瞪,一张脸煞白,满头是汗的温如烟。

    因为温如烟那道惊叫声紧绷的心脏缓和了分。

    谢毅阳凝神道,“做恶梦了?”

    温如烟张着唇喘息不已,额头上的汗珠大滴大滴往下滚。

    谢毅阳抿唇,躺进温如烟身边,伸手抱住她。

    手臂落到她身体时,才发现温如烟身体绷得像块僵硬的石头。

    谢毅阳皱紧眉,看着温如烟,“好了,没事了,梦而已。”

    温如烟骤然闭上眼,眼泪顷刻,如断了线的珠子从她眼角源源不断的滑出,苍白干燥的嘴唇喃语着什么,神情非常痛苦。

    谢毅阳眼皮轻跳,耳朵朝温如烟的唇靠近。

    “煜哥哥,煜哥……”

    听到温如烟唇间反复呢喃的名字。

    谢毅阳双眼猛地缩紧,缓缓抬头盯着温如烟饱满悲痛的脸,温润尔雅的面庞撕开了一抹阴狠。

    聂韩煜!!

    ……

    翌日。

    谷丽华按例上门给聂相思做辅导。

    可自两人进书房开始,聂相思便不停的跑洗手间吐,每吐一次,聂相思的脸便苍白难看一分。

    次数多了。

    谷丽华实在看不过去了,简单收拾了收拾,对聂相思,“我看今天就别复习了吧,你赶紧去医院看看。眼看着离高考不到一个月了,除了抓紧复习,身体也要注意。若是高考时身体不适,那问题就大了。”

    “我没事,可以坚持的。”聂相思深呼吸,看着谷丽华道。

    谷丽华摇摇头,“你这样不行。身体不适,学习质量也不可能好。还是尽早去医院看看,把身体调养好。我明天再来。”

    聂相思实在也觉得不舒服得很,便也没强求。

    送谷丽华出门时,谷丽华还再三叮嘱聂相思一定要去医院看。

    谷丽华走后,聂相思回到客厅,又去洗手间吐了两次,特别难受。

    张惠见状,又是倒水又是给聂相思洗水果,想让她喝点水或是点水果压一压,缓解一下。

    聂相思就勉强喝了点水,水果直接吃不下了。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啊?都过三个月了,怎么反应反而越来越大了?”

    张惠忧心忡忡道。

    聂相思前三个月孕早期反应几乎没有,当时她还替她高兴。

    没曾想都过孕早期的十二周了,她的孕吐反应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聂相思摇头,“我没事张阿姨,我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

    昨天她虽然跟战廷深回来了,可往上躺在床上,眼前全是温如烟含泪看着她,她想她爸爸的模样,怎么也睡不着。

    直到凌晨四五点才勉强睡了会儿。

    “哎唷。我看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比较放心。我这就给先生打电话。”张惠是知道战廷深对聂相思肚子里的孩子有多重视的,是以不敢掉以轻心,道。

    聂相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为了以防万一,所以也没阻止张惠。

    张惠便走到座机旁,拿起电话正要拨战廷深的号码。

    聂相思的手机,忽地在茶几上震动了起来。

    张惠一顿,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扶着肚子,在沙发里坐直,朝茶几上放着的手机看了眼,见是夏云舒打来的。

    聂相思微疑。

    这个点,她不是应该在学校么?

    想着,聂相思拿过手机,接听,“云舒。”

    “相思,你干么呢?”夏云舒吸了吸鼻子。

    “我没干么呀。你怎么了?感冒了?”聂相思声音有些虚弱。

    “没感冒。就是今天突然想给自己放个假。相思,我能过去找你么?”夏云舒。

    这么紧张的复习时刻,她怎么会突然想给自己放个假,恐怕是遇到什么特别糟心烦心的事了吧。

    聂相思抿唇,目光掠过拿着电话还没拨的张惠,眼睫轻闪,,“我正打算去医院,不如你陪我去吧。”

    “医院?你怎么了?”夏云舒紧张道。

    “别一惊一乍的。我要怎么了,谁跟你讲的电话?我没事,就是突然吐得厉害,想去医院看看。”聂相思抿了抿微白的唇,。

    “……那好吧。”

    “你告诉我你的位置,我待会儿让张叔载我去接你。”聂相思。

    之后,夏云舒跟她了地址,聂相思便挂了电话,让张惠不用再给战廷深打电话,待会儿夏云舒会陪她去医院。

    张惠是知道夏云舒的,有夏云舒陪着,又有张政接送,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便没再坚持给战廷深打。

    随后,聂相思上楼换了身衣服,便挎着包出了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