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86章 三叔带你回家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陆正国见此,心头不由咯噔一跳。

    微垂下眼皮,陆正国心事重重的抿了口红酒。

    饭桌上的众人都将战廷深的反应看在眼底,彼此面面相觑了会儿,一时之间都谁都不敢找战廷深话敬酒,生怕碰壁遭拒。

    没过一会儿,陆兆年和谢云溪回到餐厅。

    陆兆年在谢云溪之前,走进餐厅看到战廷深,眼阔微缩,难掩意外。

    战廷深挑眉看了眼陆兆年,面容端方没有异色。

    “兆年。”谢青瑗心疼的看着陆兆年。

    陆兆年抿唇,视线从战廷深身上抽出,看向谢青瑗。

    ”快坐。“谢青瑗。

    陆兆年点头,星眸在温如烟身边的聂相思身上定格了两秒,旋即轻垂下眼皮,朝温如烟右侧的位置走去。

    谢云溪仿佛有心事,双眼盯着地面,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

    “兆年,战先生你也见过,还不快敬战先生一杯。”陆正国不死心的看着陆兆年。

    陆兆年却是先朝聂相思看了眼,而后才站起身,端起手边的红酒杯,看向对面的战廷深,态度恭谦,“三叔,兆年敬您。”

    三叔……

    众人听到陆兆年对战廷深的称谓,各个表情都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原本垂首的聂相思亦在这是微微抬起头,看着斜对的战廷深。

    战廷深眸光在聂相思脸上凝了片刻,幽深的瞳眸便才轻转到陆兆年身上,右眉轻挑了下,举起酒杯。

    见此。

    陆兆年屏息,竟是就那杯红酒,仰头一饮而尽了。

    “三叔,您随意。”陆兆年举了举手里空空的红酒杯,嗓音一下沙哑了,对战廷深。

    谢青瑗皱紧眉,心里担心得不得了。

    这孩子,怎么喝得这么猛?!

    战廷深倒也还真随意,抿了口便将酒杯放到了桌面上。

    看着战廷深喝下,陆正国这才微吐了口气。

    聂相思盯着战廷深,眼神儿里情愫满满。

    战廷深斜睨了眼聂相思,薄润的唇角几不可见的上扬。

    “啊。”

    忽地,聂相思低呼了声。

    战廷深嘴角的弧倏地下沉,沉眸凝向聂相思。

    聂相思被温如烟抓着的手发抖,面对众人朝她这边投射而来的好奇目光,脸上尽量保持平常,,“筷子,筷子差点掉了。”

    听话,众人方从她身上移开目光。

    战廷深轻压着眉,黑眸淡扫过温如烟一副如临大敌绷着的脸,眼底快速掠过什么。

    聂相思不敢再去看战廷深,细咬了咬下唇,心去看身边的温如烟。

    温如烟面上褪去一贯的温婉,有些冷漠。

    她轻提了口气,对聂相思,“吃饭吧。”

    聂相思看着她此刻冷漠的表情,心头不可避免的有些难过。

    “相思。”

    突然,陆兆年再次从位置上站起。

    聂相思眼皮一跳,抬眼迷惑看向陆兆年。

    一直垂头的谢云溪此刻也幽幽抬起头,目光藏掩起几分哀戚,盯着那面颊带着薄红的少年。

    “今天的晚宴是专门为了欢迎你准备的欢迎宴。我敬你一杯。恭喜你和母亲相认,欢迎你成为我们家族的成员。”陆兆年哑然完,眼圈已经通红。

    沉痛的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他突地仰头,再次将他酒杯中的红酒,一口饮尽。

    谢云溪放在腿上的一只手,指节被她一点点蜷进掌心里。

    萧景衍看到陆兆年的反应,电光火石间,仿佛明白了什么。

    不久前,他貌似跟他提过,他有了喜欢的女生。

    莫不是……

    萧景衍轻吸气,震愕的盯向聂相思。

    这,这是不是太太太狗血了?!

    “兆年,你你喝得这么急干什么?你明天还要上学呢?”

    谢青瑗喉头堵塞,着赶紧让李妈准备蜂蜜水。

    陆兆年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酒渍,带着痛意的星眸定定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骑虎难下,看向温如烟。

    温如烟轻皱着眉,松开聂相思的手。

    聂相思只好从位置上站起。

    战廷深见此,眉心拢紧了,眸光沉深盯着聂相思。

    “兆年,相思不会喝酒,就让她以茶代酒可好?“温如烟扯唇,看着陆兆年。

    陆兆年点头。

    聂相思松了口气,接过温如烟递来的茶杯,低头喝了口,然后放下了,抬眼看向陆兆年,“谢谢你。”

    陆兆年握了握拳心,嘴唇绷出隐忍的弧,坐下。

    有了陆兆年的带头,其余人纷纷排着队对聂相思表示欢迎。

    聂相思就是一次喝一口茶水,也喝了不少。

    除却晚餐开始前的寒暄,以及欢迎聂相思时场面热闹了分,一顿饭吃下来,也是相当的安静。

    不知道是不是有某人“坐镇”的缘故!

    ……

    吃完晚饭。

    众人移步到客厅。

    陆正国萧应恒以及谢毅阳三人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与战廷深搭话闲聊。

    战廷深表情不冷不淡,问到他时,他也会简短的回。

    可他气场太冷,饶是嘴角勾着,也让人觉得他像是在冷笑。

    所以陆正国几分找话聊也是找得非常辛苦,而且real尴尬。

    温如烟始终拉着聂相思坐在她边上,像是生怕她跑掉般,一只手紧紧的握着聂相思的手。

    因为温如烟全程表现出的对战廷深的排斥和谨慎,以及对她的谨防死守,让聂相思非常压抑。

    谢青荛拉着谢云溪聊天,萧景衍坐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插话,偶尔往聂相思这边瞄一眼。

    谢青瑗则陪在陆兆年身边。

    陆兆年在饭桌上喝了不少红酒。

    此刻一张年轻的脸上红彤彤的,星眸里全是醉意。

    可他坐得笔直,双手端正的放在膝盖上,薄薄的唇紧紧抿着,极力表现出一副他没醉的模样。

    谢青瑗看得又心疼又生气。

    恨不得打他两下,可又,不舍得。

    反正整个客厅的局面就是。

    战廷深虽然在跟陆正国几人闲聊,可眼角却始终在看聂相思。

    聂相思虽被温如烟拉着,可心在战廷深身上。

    谢云溪和谢青荛聊着天,双眼却总是一转一转的落在陆兆年那边。

    陆兆年似是在听谢青瑗絮絮叨叨的在他耳边教训他,可心神都在聂相思那儿。

    整个场面,可谓是“玄机”暗藏。

    “兆年,兆年,你,你是不是想吐?”

    谢青瑗紧张担忧的话,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吸引了过去。

    聂相思看向陆兆年,见他脸庞涨红,一副想吐却尽量隐忍的模样,眉头便微微拧起了。

    “兆年……”

    谢云溪刚站起来,陆兆年猛地起身,朝客厅洗手间的方向冲了去。

    谢青瑗一顿,便要跟上去。

    “姑,我去吧。”

    谢云溪忙道,而后便紧步朝洗手间走了去。

    谢青瑗坐立不安,满眼的焦虑。

    聂相思垂了下眼,感受到对面投来的目光,睫毛轻颤了颤,掀起眼皮看了过去。

    四目相对的刹那,聂相思心尖一晃,两抹嫣红悄然浮上了两腮。

    战廷深见状,眸光倏暗。

    旋即看向谢毅阳道,“谢先生,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您公事繁重,谢某也不便久留您。那么,谢某送您出去吧。“谢毅阳站起。

    “既然要送,那就一道吧。”陆正国也站了起来。

    谢毅阳和陆正国都站了起来,其余人也只好跟着站起。

    当然,这其余人中,并不包括温如烟。

    聂相思被温如烟抓着手,想站也站不起来。

    但又怕战廷深就这么一个人走了。

    所以聂相思心里有些着急,望着战廷深的双眼也红了一圈,显得她可怜又无辜。

    战廷深在心里低叹了声。

    这傻丫头。

    他即是要走,又岂会留她一个人在这儿。

    战廷深微眯眸,直直盯着聂相思,“还不快起来,刚认了亲人,就不想认我这个叔叔了?”

    谢毅阳眉头轻跳,忙堆着笑看向聂相思,“相思,别愣着了,快起来跟我们一块送送你三叔。”

    “谢先生这话,是不打算让思思跟我一起回家了?”战廷深几乎立刻接话,语气淡淡。

    可谢毅阳听着却不是那么回事。

    呼吸当即缓慢了几拍,有些摸不透战廷深意思的看着他。

    战廷深没看任何人,只盯着聂相思,“走吧,回家吧。”

    “……嗯。”聂相思点头,就要起来,可身子刚动,又被温如烟强拽着手扯了回去。

    聂相思脸微白,哀求的看向温如烟。

    听到战廷深这话,谢毅阳便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看来战家那边,还并未同意让聂相思搬到这边住。

    战廷深今日突然到访,想必也是想亲自接聂相思回去。

    这般一琢磨,谢毅阳轻皱眉,朝温如烟望去,“如烟,我知道你舍不得女儿,不过咱们两家离得不远,以后大不了我经常陪你过去看相思。今天时候也不早了,就让相思先回去吧。明天还要上学呢,别耽误孩子学习。”

    温如烟脸绷得厉害,抓着聂相思手的手也越发紧了。

    “妈。”聂相思看到温如烟眼眶里的涩红,心尖轻揪着。

    “大嫂,您这是干什么呢?”谢青荛不经意扫到温如烟抓着聂相思的手,见聂相思的手都被她抓得青紫了,吓乐一跳,赶紧上前,握住温如烟那只手的手臂,“快松手大嫂,您看您把相思的手捏成什么样了。”

    战廷深看到聂相思手背的青紫,黑眸迅速转冷,绷直薄唇盯着温如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