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85章 战廷深背后的水深得吓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陆兆年眼眸狠狠一红,忽然握着聂相思的双肩,猛力将她带进怀里,用尽全力抱紧。

    聂相思心口狠凸,本能的挣扎,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从他怀里挣开,身子反而被他越箍越紧。

    “陆兆年,你干什么?快松手!”聂相思慌了,声音急颤道。

    “相思,相思……”陆兆年将脸埋进聂相思的颈间,呼吸粗重,情绪很激动。

    他的呼吸洒到她颈边,聂相思只觉得颈部那片肌肤全部发毛了。

    “陆兆年,你快放开我!”

    聂相思头皮绷着,边卯足了劲儿挣扎边喘息道。

    “你别动相思,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陆兆年声音酸涩,脸从她颈边轻抬起,红着目看着聂相思因为挣扎和慌乱而涨红的侧脸。

    “陆兆年,我不想讨厌你,请你立刻松手!“聂相思嗓音紧绷,却极其严肃认真。

    陆兆年沉沉闭上眼,俊逸的面庞染上从未有过的挫败和痛苦。

    他缓慢的松开聂相思,颀长的身姿颓然的往后退了两步,眼神暗淡,哀伤的看着聂相思在他松手的瞬间,急忙往后退的动作。

    虽然他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他一厢情愿的喜欢着她。

    可是当她得知他和她竟是表兄弟的关系时,在面对他如此冷静淡然的态度,还是刺痛了他。

    陆兆年攥紧双拳,眼眶暗红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退站与陆兆年保持安全的距离的位置,才轻喘的抬眼望向陆兆年。

    原本她是愤怒的。

    可看到陆兆年脸上的痛楚时,聂相思滑到喉头的怒语,却到底还是没能出口,到最后,聂相思握着双手,只淡淡道,“回去吧。长辈们会担心的。”

    完,聂相思收回视线,没再看陆兆年,转身便要朝别墅的方向走。

    “相思,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陆兆年嘶哑的嗓音从后传来。

    聂相思恍若未闻,继续往前走。

    虽然她没有斥责他,但不代表她对他刚才的举动不生气。

    急促的脚步声蓦地从后逼近。

    聂相思呼吸一滞,握紧的双手捏得更紧。

    几秒后,聂相思被陆兆年拦住,不得不停下来。

    聂相思脸色控制不住的沉下,在夕阳昏黄的余晖下的双眼,晕动几许愠怒。

    也因为这份愠怒,将她的双眸映衬得越发晶亮清明。

    陆兆年喉头发苦,难过也抱歉的看着聂相思,“我为我刚才莽撞的行为给你道歉。对不起。”

    聂相思皱眉,粉润的双唇抿得紧紧的,没出声。

    “相思,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问完我就放你走。”陆兆年。

    聂相思盯着他。

    他的意思是,她若是不回答他,他就不放她走?!

    陆兆年提气,“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聂相思,“……”她是该高兴他的坦诚,还是生气?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陆兆年深凝着聂相思,醇朗的声线每一个字便哑一寸,“哪怕一点点,一点点。”

    ”没有!“

    聂相思果决道。

    陆兆年英俊的面庞在刹那迅速苍白。

    聂相思没有一丝一毫,干干脆脆的回答他的话,锐利得像一把刀,直往他心窝里捅。

    聂相思微垂眼,不去看陆兆年苍白受伤的脸,语气平静,“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聂相思直接从陆兆年身边擦过,与她拒绝他时的干净利落一样,同样没有丝毫停留的离开了。

    独留下的陆兆年,如一块僵硬的石头杵站在原地,周身滚热的血脉,仿佛也在顷刻间冻结成冰。

    这是陆兆年活了十八年,第一次对心痛有了这么深的体会,好似呼吸,都带着疼。

    ……

    聂相思走到半途,忽地停了停,看着站在前方不远,昏黄光线下的纤细身影。

    “相思。”

    女人带了丝轻颤的嗓音从前传来。

    聂相思眯了下眼,重新迈步往前。

    走近了,聂相思看清女人的脸,有些苍白的脸。

    “相思,兆年呢?”谢云溪双手在腹前绞紧,眸光盈盈看着聂相思问。

    “在后面。”聂相思。

    谢云溪点点头,“你先回去吧。我去找他。”

    “嗯。”

    聂相思着,错开她往前。

    “相思。”

    谢云溪又忽地叫着聂相思。

    聂相思脚下一顿,微偏头看着谢云溪。

    谢云溪提了口气,走到聂相思面前,盯着聂相思道,“这些话本不该由我来。但我是你姐姐,思来想去都该提醒你一下。你现在跟兆年是表兄妹的关系,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两家人牵扯到一起,有些东西是不能僭越的。所以,你跟兆年从今往后必须得保持距离。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聂相思耐着性子听谢云溪完,才开口道,”以前我跟陆兆年是同学关系,以后是表兄妹的关系,仅此而已。所以云溪姐不用刻意提醒我。我懂。“

    “懂就好。”谢云溪白着脸,伸手握了握聂相思的手,勉强扯了扯嘴角,“那你先回去吧。”

    聂相思微点头,抽出被谢云溪握着的手,头也不回的朝前走。

    谢云溪站在原地,望着聂相思走远,方皱眉,快步朝陆兆年所在的方向走。

    ……

    聂相思回到别墅,在玄関口站了会儿,才朝餐厅的方向走了去。

    刚走到餐厅入口,一道灼然精深的眸光蓦地便朝她这边射了过来。

    聂相思身形一停,眉心狠狠一跳,霍然抬眸朝视线射来的方向看去。

    当看到那张熟悉沉峻的面庞时,聂相思嘴轻张,一双乌润的大眼便再也无法从他脸上挪开。

    “相思,快进来坐啊,就等你们了。对了兆年和云溪呢,你们三不是在一块么?”

    谢青荛看着聂相思,疑惑道。

    “……她们,还在后面。”

    聂相思听到谢青荛的话,声回道,但目光仍是没从那张脸上移开。

    谢青荛点点头,见聂相思还站在门口,笑道,“你这孩子,干么傻站在门口,快进来啊。”

    “噢。”

    聂相思讷讷的点头,双脚机械的往里跨进,本能的朝某人所在的方位走。

    “相思。”

    温如烟微提高的音量从另一边洒来。

    聂相思睫毛颤了颤,停下脚步,一双眼这才慢慢从战廷深身上转开,朝温如烟望去。

    温如烟表情有些压抑,看得出来她在极力隐忍,“跟妈妈坐一起吧。”

    聂相思皱皱眉毛,看向战廷深,眼神抑郁。

    战廷深轻眯眼,轻挑右眉,对聂相思点了下头。

    聂相思心口窒闷,却不得不转身,朝温如烟所在的位置走。

    “坐这里。”温如烟看了眼她右边的座位。

    聂相思的目光从她左边的座位扫过,温如烟左边的位置,正对着战廷深那边。

    可最终,聂相思还是乖乖坐到了温如烟右手边的空位。

    “现在相思也就坐了,咱们就不等云溪和兆年了,用餐吧。”

    这话不是身为一家之主的谢毅阳的,而是陆正国。

    “是是,不等了不等了。待会儿他们来了坐下吃就行。”谢青荛看了眼战廷深,。

    战廷深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淡笑,一双幽深似海的眼眸看似缥缈谁也没看,实则一直黏在聂相思身上没挪开。

    聂相思自然能感觉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脸飞快飘过一抹粉红,轻轻垂着两道磨扇般的长睫毛。

    温如烟看到聂相思脸上的红晕,眉头沉沉皱着。

    “战先生,真是没想到您会来,谢某敬战先生一杯,以示欢迎。”

    谢毅阳端起面前的红酒杯,看着战廷深道。

    一个“您”字,一个“敬”字。

    一下子便将两人的身份拉开到不同的阶层。

    实则也是。

    若非聂相思的缘故,谢毅阳这一生恐怕都没机会接触到战廷深。

    倒不是谢毅阳的社会地位低,而是两人确实属于不同的圈子。

    并且,战廷深背后的水深得吓人,像他这样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随便动动手指头,便能轻易让一个人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谢毅阳几乎是处于本能的,对战廷深抱有一份敬畏。

    “您客气了。”战廷深端起酒杯,朝谢毅阳轻举了下,旋即将红酒杯放到唇边,轻抿红酒时,幽邃的黑眸紧紧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压根不敢再看他。

    只因为,温如烟的一只手在桌下紧紧拽着她的一只手。

    “战总裁日理万机,时间分秒珍贵,之前陆某人可是约了战总裁多次,都被战总裁以公事繁忙婉拒了。没曾想会在今日凑巧的与战总裁同坐在一张餐桌上。不得不是缘分。陆某人也借花献佛,敬战总裁一杯。”

    陆正国亦端起酒杯,含笑看着战廷深道。

    战廷深仿佛没听到陆正国前半句话,端起酒杯同样与陆正国喝了一个。

    目前潼市市长调任,上头并不打算从其他省市调配人选坐潼市的市长之位,而是打算在本市遴选一位优秀的市级领导上位。

    而身为也有希望坐上市长之位的陆正国,近来也没少在各处走动。

    他对谁坐上市长之位并不感兴趣。

    换言之,无论谁坐上市长之位,都对他没什么影响。

    是以,他何必摊这趟浑水。

    也因此,他才让特助多次婉拒陆正国的邀约。

    只是,他倒也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

    战廷深微眯眸,两根长指轻捏着红酒杯摇晃了两下,没喝,就放下了。

    陆正国见此,心头不由咯噔一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