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81章 我跟三叔两情相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而温如烟却早在看到战津此刻狰狞的脸时,瞳眸扩张,怔住了。

    “你给我闭嘴!”

    战曜猛地上前,手掌抵在战津胸膛,狠力推了他一把,怒中着双眼瞪着他,“你给我滚进去!”

    战津面色阴凉得仿佛能滴出冰水来,被战曜掷退后几步站稳后,绷着唇,用极冷的目光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看着战津,已经可以肯定。

    在战津心目中,恐怕她已经被他视为眼中钉了。

    一抹温暖忽然从后贴近她的背。

    聂相思眨动睫毛,悬在她睫毛尖儿上的晶莹泪珠,随之滑落。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被温暖包裹着,那样的坚定和保护的握着。

    聂相思鼻尖发酸,微垂眼,看着那只蜷握着她手的大手。

    “思思,思思……”

    温如烟忽然语调仓皇颤动的叫聂相思。

    聂相思一怔,看过去。

    当看到温如烟青白惶然的侧脸时,聂相思倒吸口冷气,下意识抽回了被战廷深包裹着的手,走到温如烟身边。

    而她刚走进,温如烟便一把抓住了聂相思的手。

    嘶……

    聂相思暗抽气。

    只因温如烟这一下握得极重。

    聂相思看了眼自己的手,手背竟一下透出青紫……

    “妈。”

    聂相思眼眸一润,只以为温如烟是听到战瑾玟她勾引她家三叔以及怀孕的事受到了刺激。

    “思思,你送,你送送妈妈。嗯?”

    温如烟抬起眼,哀请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望着她猩红的眼睛,心尖难过的揪紧,点头。

    “走,我们走。”

    温如烟竟是没看任何人,抓紧聂相思的手,双腿虚晃的朝石阶下匆忙的走。

    “思思。”

    战廷深敛眉,及时从后擒住聂相思另一只手,俊颜轻绷着,沉沉盯着聂相思。

    感受到阻力。

    温如烟猝停下脚步,但身体往前倾着,并未回头。

    聂相思红着眼回头,声音虽极力隐忍可仍然泄露出几许哽咽,“三叔,我先,送我妈妈回去。待会儿,我,我自己打车回别墅。好么?”

    战廷深紧盯着聂相思,不撒手。

    聂相思眼泪几乎滑到了眼角,哀求,“三叔……”

    战廷深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攥紧到骨节发白。

    用力咬了口牙关,才缓缓松开了聂相思的手。

    战廷深刚松手,温如烟便拖着聂相思步履匆匆的朝车子的方向走。

    不等司机下车开门,温如烟拉开车门,竟是迫切的轻推着聂相思的背,将她推进了后车座。

    在聂相思坐进去后,温如烟便也一刻不留的上车,砰的关上车门。

    不消三秒。

    车子便在战廷深眼前,疾驶而出。

    看着聂相思所乘的车在自己面前一点点远去,直至再也看不见,战廷深的心,忽然犹如被重重砸了几记闷拳。

    战廷深猛然转身,黑眸森冷犀利盯向仍坐在地上哭个不停的战瑾玟。

    齿关因为极度用力的咬合,以至于他嘴角两边的脸部肌肉绷颤的弧度很大。

    感受到前方射来的幽冷目光,战瑾玟颤抖的曲起双腿,抱住,大声的抽噎,肿着两只眼睛委屈幽怨的看着战廷深。

    “战瑾玟,我给过你机会!”

    战廷深冷声道。

    “哇呜……三哥,你别总对我这么凶。我那么做,我那么做也是为你好。你也不想因为孩子娶聂相思那样的女人吧。她根本配不上你,能配得上你的人,是雨柔姐。就算不是雨柔姐,也绝不能是聂相思。”

    “战瑾玟!”战廷深冷眸阴翳到极致,盯着战瑾玟,“从这一刻开始,你名下的所有信用卡和银行卡将会被冻结。我倒也要看看,没了战家,你算个什么?!”

    狠然扔下这句话,战廷深转身,不管战津和战瑾玟在他身后如何的斥责、大吼大叫大哭,头也不回的走到车旁,拉开车门上车,急速飙驶离开。

    “啊……三哥,三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好狠的心,你好狠心啦!”

    战瑾玟捶打着地面,大哭着冲战廷深开车离开的房间嘶吼尖叫。

    盛秀竹看着战瑾玟因为激动涨红的脸和脖子上蹦出的青筋,闭了闭眼,狠心,转身朝院子里走了进去,没再管她。

    战曜亦是失望的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停留和犹豫,也朝院子里跨了进去。

    战瑾玟眼角扫到盛秀竹和战曜离开。

    心头越是崩溃,“啊……你们一个个为了聂相思要逼死我才甘心么?我才是你们亲生的,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啊……”

    “瑾玟。”战津上前,蹲在战瑾玟身边,心疼的拿起她砸红的双手。

    “啊……”战瑾玟伤心欲绝的靠在战津身上大哭,“爸爸,爸爸,我还不如死了呢,我还不如死了。”

    “别胡。”战津吸气,伸手搂住战瑾玟,疼惜的吻了吻她的发心,哑声道,“你还有爸爸。就算所有人都不管你,不心疼你,爸爸管,爸爸心疼。”

    “呜呜……我就是讨厌聂相思,我讨厌她!就因为她,从到大,我三哥,爷爷,大哥和二姐,都偏爱她。现在连妈妈也偏向聂相思。跟聂相思比起来,我才是捡的。”

    到伤心难过处,战瑾玟转头,将双眼抵在战津的肩上,嚎啕大哭。

    战津心都被她哭碎了。

    而战瑾玟每因为聂相思所受的委屈和不公待遇,都让战津对聂相思的不喜和厌恶更添了分。

    “爸爸,你帮我赶走聂相思,你帮我赶走她吧。我再也不想看到她,我要她从我的生活里消失。她一天在我眼皮子底下晃,我就痛苦一天。只要有她在一天。我在战家永远是受忽略的那个。”战瑾玟揪着自己的胸口,哭着哀求战津。

    “别哭了孩子。”战津心碎的替战瑾玟擦眼泪,“爸爸心疼。”

    “爸爸,你帮帮我吧,我好痛苦。”战瑾玟抱住战津,嗓子眼都哭哑了。

    “好,爸爸帮你。爸爸绝不容许聂相思继续留在我们战家。”战津双眸骤然一狠,咬牙道。

    “……真的?”

    听话,战瑾玟从他肩上抬起头,肿着一双眼睛盯着战津。

    战津轻握着战瑾玟的肩,点头,“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

    “爸爸,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战瑾玟再次抱住战津,哑声道。

    战津的手从战瑾玟肩头滑下,怜惜的轻拍她的背,看着战瑾玟的双眼带着无限的宠溺和纵容,“你是老天留给爸爸最珍贵的礼物,看到你,爸爸就像看到你妈妈……”

    “别提她。”

    战瑾玟以为战津的是盛秀竹,反感的皱眉,道。

    战津一顿,微眯眼,没再继续下去。

    ……

    约四十分钟,车子停在谢家别墅前。

    聂相思看着司机下车,跑到后车座将靠近温如烟那边的车门打开。

    “我想在车里坐会儿,你不用管我们。”温如烟话时,目光呆滞的看着车头,声音沙哑。

    司机微怔,旋即点点头,离开了。

    聂相思看着司机跑着走远,双眼心的望向温如烟,“妈。”

    “是真的么?”

    温如烟缓慢转头,望着聂相思的双眸里,浮着难以言喻的殇然。

    聂相思眼角湿润,缓缓移到温如烟身边,双手试探且心翼翼的握住温如烟的手臂,过了几秒,见温如烟没有抽开,聂相思才抬起眼看着温如烟,哑声道,“妈,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可是我跟我三叔是彼此情投意合,两情相愿。并不像战瑾玟的那样,是我勾引我三叔。妈,你相信我。”

    温如烟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握紧,盯着聂相思哀求的双眼,颤声道,“那怀孕呢?不是真的,对吧?”

    “……”聂相思用力咬了口苍白的下唇,声线哽塞,“是,真的。”

    温如烟呼吸明显粗急了起来。

    聂相思紧张的看着她蓦然攥紧的双手,以及战抖的身体,手足无措,“妈妈,对不起……”

    “不,不。不是你的错。”

    温如烟声音哑得厉害,眼角隐忍的泪,不停的滑落,“是妈的错,妈没有早一点去找你,没有早一点跟你相认,接你到妈妈身边。如果我早点去找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是妈妈对不起你。思思,我的孩子,是妈妈害了你,你受苦了。”

    温如烟颤抖的伸手轻抚聂相思稚气未脱的脸,看着聂相思的双眼满满的悔恨和自责。

    “不是的。”聂相思摇头,握住温如烟在她脸上的手,“妈,我跟三叔是真心相爱……”

    “相爱?你才多大,嗯?你才十八,知道什么是爱么?你不知道孩子。你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不能因为别人给了你一些零星的关心就误认为那是爱。”

    温如烟心疼的看着聂相思。

    “三叔他不是别人。”聂相思红着眼极力想要解释。

    可这时的温如烟根本听不进去,制止聂相思道,“思思,妈妈知道错了,妈妈以后会尽全力补偿你。以后,你不要再回战家了,你在战家的东西也不要了。那些都是战家的,我们不要。嗯?”

    聂相思眼角还挂着泪,震惊,“妈,您怎么了?”

    温如烟捉住聂相思的手贴到自己胸口,眼眸赤红,流着泪,痛苦万分的看着聂相思,“思思,妈妈想你爸爸了,好想,好想。”

    “妈……”

    温如烟脸色蜡白,悔恨的闭上眼。

    多可笑啊!

    她竟然,竟然会把战家当成恩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