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80章 赖一辈子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不止是她,战廷深轻拢的眉宇也随之舒展开了。

    “老爷子,今天就不叨扰了,改天再来看望您。”温如烟谦卑看着战曜,。

    战曜笑眯眯的摆摆手,“一家人不两家话。以后多多来往。”

    “是。”温如烟笑。

    “儿媳妇,替我老头子送送。”战曜道。

    盛秀竹颔首。

    于是。

    除却战曜,一行人便随温如烟朝门口走。

    跨出大门,温如烟站定,看着盛秀竹,眼眸里的感激明显,“我在思思五岁时便与她分别,我想在思思眼里,您不仅是奶奶,更是母亲一样的存在。我真的,很感谢您对思思的照顾和关怀。”

    闻言。

    盛秀竹心口却微凸,双眼复杂的看了看聂相思,对温如烟,“你别这么,我受之有愧。”

    “是夫人和老爷子仁厚,不想我跟思思有负担,我明白的。”温如烟动容道。

    盛秀竹嘴角勉力扯了扯,没再什么。

    温如烟见此,担心自己越越让她觉得见外,遂也没再继续,对战廷深点点头,便要朝门外停着的车子走。

    “妈,我送你过去。”聂相思忙走到温如烟身边,挽住她的胳膊。

    温如烟闻言,温暖的看着聂相思笑了笑,握着她放在她臂弯上的手,母女俩便要朝门外路边停靠的车子走去。

    不想,两人还没来得及迈出,一阵汽车的引擎声忽地由远及近驶了过来。

    温如烟和聂相思同时一顿。

    就见一辆兰博基尼停在了那辆g-tr车之后的位置。

    紧跟着,战瑾玟和战津从驾驶座和副驾座走了下来。

    盛秀竹看到战津和战瑾玟,脸色微变,下意识的看了眼战廷深。

    战廷深眼波幽冷,视线仅从战津和战瑾玟两人身上淡扫了眼,便再未看两人。

    战瑾玟和战津也不料一下车就看到战廷深聂相思几人站在大门口,两人微怔了怔。

    “这两位是?”

    温如烟从战津和战瑾玟身上转过目光,疑惑的看着聂相思问。

    聂相思轻垂了下眼睫,未免温如烟看出什么来,嘴角扯了扯,,“是我三哥的爸爸和妹妹。”

    “原来是战先生和战四姐。”

    温如烟轻吸气,再次望向战津和战瑾玟时,眼中多了分特别的尊重。

    在温如烟看来。

    战家收养了聂相思,战家所有人就是她的恩人。

    战瑾玟一愣之后,视线便黏在了战廷深身上。

    见战廷深一副冷若冰霜压根没看到她的冷酷模样,心头拧疼得厉害。

    “走吧。”

    战津温和看着战瑾玟憋闷的脸,。

    战瑾玟抿紧唇,点点头。

    两人便朝门口这边走了过来。

    看着两人步上台阶,温如烟忙面站向战津和战瑾玟,“战先生,战姐。”

    战津和战瑾玟步伐微顿,看向温如烟,两人眼中都带着丝丝不解和陌生。

    温如烟上前一步,主动道,“我是思思的母亲。”

    战津微愕。

    战瑾玟双眼直接一瞪,盯着温如烟,“你你是谁?”

    “……我是思思的母亲。”见战瑾玟惊愕的模样,温如烟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他们还不知道她跟思思已经相认的事?

    战津和战瑾玟的确不知。

    因为没人告诉他们。

    并且,他们一心以为,聂相思的双亲已经不在人世。

    所以咋一听温如烟自称是聂相思的母亲,战津和战瑾玟才会表现得如此震惊和讶异。

    “你是聂相思的母亲?”战瑾玟音量猛地拔高了n度。

    温如烟,“……”

    表情微讪,却还是轻轻点头,“是。”

    “你们是亲生的?”战瑾玟指了指温如烟和聂相思。

    盛秀竹看到战瑾玟指着温如烟的手指,眉头轻拧,“瑾玟。”

    战瑾玟没理盛秀竹,一双眼瞪到最大,只盯着温如烟。

    “……是。”温如烟奇怪的看着战瑾玟,点头。

    “可是你不是出车祸死了……”

    “瑾玟!”

    盛秀竹严厉盯着战瑾玟,低喝。

    战瑾玟啧了下,不耐烦的看了眼盛秀竹,“我不就问问么?我怎么了我?”

    “你……”

    “不碍的。”温如烟忙走到盛秀竹身侧,轻握着她一只胳膊,轻轻摇头,示意自己并不介意。

    盛秀竹闭了闭眼,看着战瑾玟傲慢无礼的样子,只觉得全身的血脉都在加速倒流。

    战瑾玟觉得盛秀竹题大做,心下也是郁闷,挑眼看着聂相思,“既然你母亲没有出车祸,那你什么时候搬出我们战家?”

    温如烟,“……”讷讷的望向战瑾玟。

    “战瑾玟,你少在那儿满嘴胡言乱语!”

    战曜青着脸从院子里走出,虎眸厉害的瞪着战瑾玟,“战家就是思思的家,你要她搬去哪儿?不会话就给我闭嘴!”

    “爷爷,你凶我干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因为聂相思的父母车祸身亡,怜悯她一个人孤苦伶仃才收养的她,如今她的母亲还活着,难道不应该放她跟她母亲团圆么?我们战家又不是做慈善的。难不成她聂相思自己有家,还要赖着我们战家一辈子?!”

    战瑾玟完,还是怕的。

    一下子站到了战津身后,寻求保护的抱着战津的胳膊。

    她不否认,她就是故意当着温如烟的面这么的。

    只要能将聂相思赶出战家,让她从此以后都看不到聂相思这个人,她不介意再多点!

    而且,像把聂相思赶走这样的事,就不能拖,就得趁热打铁!

    温如烟听到这些话,脸已经慢慢白了下来,缓缓看向聂相思,眼神心疼。

    在没见到战津和战瑾玟之前,温如烟一心觉得有战曜和战廷深疼护着,又有盛秀竹这样知书达理的奶奶,聂相思在战家这些年应是过得很好。

    可现在……

    “战瑾玟,你找死么?”战曜大怒,如果他现在手里有东西,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扔向战瑾玟。

    他战曜没有她这样蛮不讲理自私跋扈的孙女!

    战瑾玟吓得肩头缩颤,更是握紧了战津的胳膊,却没打算就这么罢手。

    眸光轻颤的在战曜盛怒青黑的脸上定了一秒,旋即盯向温如烟道,“聂相思把我们战家搅得鸡犬不宁,乌烟瘴气,我早就想让她远离我们战家!如今你出现了正好,赶紧把她带走吧!省得她留下来继续不要脸的勾引我三哥,现在孩子也怀了,啊……”

    天旋地转间,战瑾玟被拽着一只胳膊猛地掷出好远,厚厚重重撞到门框边的石墙上,而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的变故,让战瑾玟有些没反应过来,几秒后,她才感觉到后背以及臀部猛烈袭来的痛感。

    “哇啊……好痛!三哥,你干么啊?我是你妹妹!”

    战瑾玟坐在地板上,疼得根本爬不来,刷白着脸颤抖的看着面庞阴狠的战廷深,哇哇大哭。

    战廷深仿佛从地狱一路厮杀而来的魔鬼,一双冷然的眼仁透着猩红,残凉的盯着战瑾玟,“我没有妹妹!”

    战瑾玟一怔,旋即哭得更大声。

    战津等人听到战瑾玟骤然放大的哭声,才从这一变故中缓过神来。

    战曜绷着脸,只沉沉盯着战瑾玟。

    盛秀竹看着坐在地上大哭的战瑾玟,既心疼又忍不住愤怒,咬咬牙,快步走到战瑾玟身边,弯身握住她的胳膊,想将她从地上扶起来。

    可双手刚握住她的胳膊,便被战瑾玟狠狠甩开。

    盛秀竹微楞,眉心拧得更紧,看着大哭大叫的战瑾玟,耐着性子道,“瑾玟,别再任性惹你三哥生气了。地上冷,快起来吧。”

    “滚开,不要你管!你去管聂相思吧。她马上就要做你的儿媳妇了,要给你生大胖孙子了,我这个女儿对你来还重要么?你还在乎么?别再假惺惺的假装你很关心我!”

    战瑾玟多日累积的情绪爆发,大哭着朝盛秀竹咆哮。

    盛秀竹身体僵住。

    看着战瑾玟的双眼不出的难过和失望。

    她怀胎十月,疼宠着长大的女儿,竟然让她“滚”!

    她生养了四个孩子,这是第一次,她的孩子叫她“滚”!

    盛秀竹盯着战瑾玟,眼泪大滴大滴从眼中涌出。

    整个身子更是无法自控的瑟瑟发抖。

    而此刻的聂相思,却根本顾不上战瑾玟,她白着脸,看着直直盯着她的温如烟。

    温如烟眼里的不可置信和询问,都像刀子一样,扎在聂相思身上。

    勾引,怀孕……

    这两个字在温如烟脑海里,此刻就像随时会被引爆的炸弹。

    温如烟突然吸气,蓦地迈进聂相思,一把抓住她的手,双眼殷红期盼的盯着聂相思,“思思,思思,你告诉妈妈,她的不是真的对不对?你没有勾引你三叔,也没有怀孕对么?你快告诉妈妈,你……”

    “现在你满意了?”

    却不等温如烟回答,一道阴凉至极的嗓音蓦地传来。

    温如烟一滞,抬起苍白的脸看过去。

    聂相思一张脸弧度的颤抖,抿紧冰冷的嘴唇,缓慢抬起眼皮看向战津。

    战津此刻的脸,因为愤怒和憎恨,有些扭曲和狰狞,而盯着聂相思的双眼,满是厌恶和狠绝。

    “亲兄妹因为你聂相思反目成仇,家不像家。你满意了么?”战津突地劈手指向聂相思,陡然提到音量厉喝。

    “……”聂相思双手猛地握紧,一滴泪滑到睫毛尖上,却倔犟得始终不肯落下。

    而温如烟却早在看到战津此刻狰狞的脸时,瞳眸扩张,怔住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