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9章 不想跟三叔分开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站在原地,轻压着眉,凝视着聂相思看了几秒,方抬步迈了上前。

    “先生,姐。”

    刘美芸从堂屋出来,看到战廷深几人进来,见战廷深手里提着东西,忙上前,从战廷深手里接过东西。

    而在堂屋客厅听到刘美芸声音的战曜和盛秀竹也走到了门口。

    战曜和盛秀竹皆先看了看温如烟,随后才看向聂相思和战廷深。

    “思思,还不快领你妈妈进屋,让你妈妈站在院子里像什么话。”战曜慈爱的看着聂相思。

    “诶。”聂相思欢快答应,而后挽住温如烟的胳膊,“妈妈,我们进去吧。”

    温如烟脸色有些紧绷,闻言,点了点头。

    战曜和盛秀竹便站到一旁。

    聂相思挽着温如烟进屋时,温如烟停了下来,有些拘谨的看向战曜,“您先请。”

    “别客气,都是自家人,没有那么多规矩。”战曜爽快笑道。

    温如烟便为难的看了眼聂相思。

    聂相思会意,对战曜和盛秀竹道,“太爷爷,奶奶,咱们一块走吧。”

    战曜看了看温如烟,知晓她放不开,便含笑点头,在盛秀竹的搀扶下,朝客厅里走。

    战曜和盛秀竹在前,聂相思和温如烟才跟上,战廷深在最后。

    “相思妈妈,快请坐。”盛秀竹扶着战曜坐到主位沙发,随即看着温如烟得体招呼道。

    温如烟温婉颔首,于聂相思做在一侧沙发。

    盛秀竹看向将温如烟带来的东西放到桌上的刘美芸,“美芸,上茶。”

    “好的,夫人。”刘美芸应道。

    吩咐完,盛秀竹便也坐到了与聂相思和温如烟相对的沙发上。

    战廷深看了看盛秀竹那边的位置,又看了眼聂相思这边的,薄唇抿了下,最终还是走到了盛秀竹身畔的位置坐下。

    聂相思看到,乌黑的眼珠子转过一抹笑意。

    战廷深则眯眯眼,暗哼了哼。

    “思思妈妈……”

    “老爷子,您叫我如烟就好。您是我们聂家的恩人,您对思思的恩情,如烟没齿难忘。”温如烟眼眶湿润,着,竟是站起了身,走到战曜面前,一下子跪到了战曜面前。

    温如烟此举下,众人皆是吃了一惊。

    聂相思蓦地从沙发里站起。

    “哎哟,你看你这是……哎呀,思思,还不快把你妈妈扶起来。”战曜急道。

    聂相思快步上前,正要伸手扶温如烟,却不想倒被她拉着手,一同跪了下来。

    战廷深坐直了声,长眉蹙紧,盯向战曜。

    感受到战廷深投射而来的视线,战曜更着急了。

    思思这还怀着孩子呢……

    “老爷子,若非战家当年收养思思,思思现在还不知会如何。我跟思思无以为报,下半生,我跟思思当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

    温如烟是发自内心的感恩战家对聂相思的收养。

    聂相思是她和她最爱的男人唯一的血脉,是她在这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而战家不计较聂相思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养女,将她养育得这么好,别是下跪,就是把她这条命给战家,她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望着温如烟脸上的真挚和含泪的双眼,战曜心头却沉甸甸的,蹙压着眉头,“自从收养思思,思思带给我的快乐,远胜于我对思思做的。所以思思妈妈,你千万别再这么。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为彼此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恩情,就太见外了。”

    “是啊如烟,你快和相思起来吧,地上凉。”

    其实地上铺着地毯。

    盛秀竹起身,上前,亲自将温如烟扶了起来。

    温如烟起来后,聂相思才跟着站了起来。

    “快坐快坐。”战曜忙招呼。

    温如烟轻垂颈,又和聂相思坐回了沙发。

    战廷深凝压的长眉这才松缓了几分。

    盛秀竹刚走到战廷深身边的沙发位置坐下,就听到温如烟,“老爷子,如烟有个不情之请。”

    盛秀竹看向温如烟。

    战曜双手放在膝盖上,似乎是想表达他对聂相思母亲的尊重,虎眸炯炯的看着温如烟,“你。”

    温如烟握住聂相思的手,“现在我已经跟相思相认了。我丈夫和继女也都已经知道相思的存在,他们的意思是,想接相思回家。一家人团聚。”

    战曜脸一抖,刷地望向战廷深,“这个……廷深,你怎么看?”

    战廷深冷眸幽深,面上却没什么表情,轻眯眸看了眼战曜,而后直直凝向聂相思,“我尊重思思的意愿。”

    呃……

    聂相思脸悻悻的。

    既然尊重她的意愿,可盯着她的双眼里却满满都是警告是几个意思?

    听到战廷深这么,盛秀竹都瞥了眼战廷深。

    战曜谨慎的看着聂相思。

    他当然是不希望聂相思搬去跟温如烟一家子住。

    她现在怀着孩子,就是她现在跟战廷深住在珊瑚水榭他都不太放心,每天打n个电话询问聂相思的情况,更别她现在搬去跟温如烟住。

    但是温如烟这么提了。

    他当然不好直接拒绝她,所以他把这个难题抛给战廷深。

    哪里晓得这子会看聂相思的意思。

    他以为以他的性子,会直接:不行!

    哼!

    在未来丈母娘面前,知道怂,不敢放肆了吧!

    温如烟便也望向聂相思,眸含期待,“思思,你愿意么?”

    “……”聂相思舔了口下唇,眼角往战廷深瞟。

    就在聂相思眼角余光扫过去的一秒,战廷深抿直的嘴角弧度冷测测勾了勾。

    聂相思倏地将视线收了回来,两边唇角干干的挽起一抹弧度,大眼清清莹莹的看着温如烟,“妈妈,我当然愿意跟您一块住……”

    “嗯嗯,咳咳咳。”

    战曜忽然咳嗽了起来。

    聂相思声音一顿,抿唇嘴巴,大眼含笑望向战曜。

    战曜立刻抬起一只手对聂相思摆了摆,“我没事,不用管我,你们你们的。”

    聂相思低了低脑袋,忍笑。

    “唉,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吧,总感觉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战曜似自言自语的。

    “老爷子身体不适?”温如烟闻言,关切道。

    “老了老了。身体不中用。”战曜。

    “老爷子,我认识一个医术不错的老中医。不如我介绍给您看看吧?”温如烟。

    战曜混沌的眼眸闪了两下,表现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望向温如烟,“是么?”

    “真的。被他治好的疑难杂症不胜枚举。”温如烟良心推荐。

    “噢?具体有哪些?”战曜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趋势。

    温如烟也没起疑,耐心且仔细的给战曜讲述被那名老中医医治好的病例。

    然后,聂相思就被“冷落”了。

    聂相思意兴阑珊的靠在沙发里。

    大眼刻意不去看对面冷飕飕冲她放冷箭的某人,慢吞吞在二楼扫视。

    她今天来老宅之前,还担心会碰到战津……

    来时,在客厅没有看到战津和战瑾玟,聂相思微感意外。

    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

    兴许是战津和战瑾玟不想看到她,知道她要来,便避开了吧。

    也好。

    省得气氛沉闷,尴尬,让温如烟看出什么来。

    温如烟没想到战曜对中医颇有“兴趣”。

    问题一个接一个的问个不停。

    温如烟性子温和,战曜感兴趣,她自然不会敷衍回答。

    战曜所问的每一个问题,她都思虑着回答,相当认真。

    所以直到午饭好,温如烟都没机会再提让聂相思搬去跟她一起住的话题。

    在餐厅就餐时。

    温如烟想起她来的目的,正想开口。

    可见战曜和盛秀竹等人皆是垂头专注用餐。

    温如烟担心这是战家用餐的规矩,便也没再开口。

    吃完饭。

    一行人去老宅后的花园散步。

    盛秀竹和温如烟站在战曜两边搀扶着,聂相思和战廷深则在三人后。

    在花园来回走了两圈,再折回堂屋前的院子,战曜一直在跟温如烟将聂相思时候的趣事。

    温如烟在听战曜起时,眼眶始终润润的。

    几人在院子里站了会儿,温如烟突然又提起先前在客厅里提及的事,牵着聂相思的手,伤感道,“思思,妈妈已经错过了很多陪伴你的时间,所以妈妈不想再错过。思思,你愿意搬来跟妈妈一起住么?”

    听到温如烟的话,战曜面容微整,他现在可以再提几个有关中医的问题其实。

    战廷深脸庞清泠,黑眸紧凝着聂相思。

    聂相思看了眼战廷深,心口微重。

    她当然很想跟温如烟住一起,可她更不想跟她家三叔分开。

    聂相思轻垂下长黑的睫毛,反手握住温如烟的手,“妈,我……”

    “如烟。”

    盛秀竹这时忽然开口。

    聂相思怔了下,抬眼看向朝她和温如烟这边走来的盛秀竹,眸光微讶。

    盛秀竹目光带过聂相思,看着温如烟,“相思现在正是高考的关键时期,而高考也是目前最要紧的事。如今你跟相思已经相认,大家又都住在同一个城市,交通方便,想见什么时候都能见到。依我看,让相思般到你那儿住,一来是有些麻烦;二来相思到一个新的环境,也需要时间融入和适应,我担心会因此影响到相思学习。你看,不如等相思高考结束后,再,行么?”

    “……”温如烟皱眉,盯着聂相思微微沉吟后,对盛秀竹淡笑道,“还是您想得周全。”

    闻言。

    聂相思当即松了口气。

    不止是她,战廷深轻拢的眉宇也随之舒展开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