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8章 他真的叫自己伯母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温如烟回搂着聂相思的背,双手在她背上轻轻拍,可视线却落在聂相思头上的药纱处,心尖揪紧,紧声道,“思思,你头上的伤,怎么弄的?”

    聂相思眼眸微滞,很快笑道,“不心摔的。”

    聂相思着,从她怀里退开,弯着大眼不好意思的笑。

    “摔的?严不严重啊?”温如烟伸手,心疼的轻抚聂相思头上的伤。

    聂相思看着温如烟紧蹙的眉,轻轻摇头,拉着温如烟的手坐到沙发里,自然的转开话题,“妈,您今天怎么来了?”

    温如烟低叹,另一只手握了握聂相思的手背,“这几日我一直联系不上你,去你学校找你,你那个好朋友告诉我,你请假了。我担心你,就打听了战先生的住处,过来了。”

    “嗯,我就是因为头摔伤了,所以请的假。对不起妈妈,我应该跟您一声的,害您担心了。”

    聂相思歉疚道。

    温如烟温柔抚了抚聂相思的脸,“母亲担心子女,天经地义,没什么好抱歉的。现在看你……唉,肯定很疼吧?”

    温如烟着,又不放心的去看聂相思的伤。

    “真的没事,医生只要等一个礼拜,一个礼拜药纱就可以拆除了。”聂相思把头靠在温如烟肩上,吴侬软语的撒娇。

    温如烟揉了揉她的手,虽然聂相思这般了,可她脸上仍挂着一丝愁容。

    微微吐息了口,温如烟去看战廷深,“战先生,思思打就皮,这些年没少让您操心吧。”

    聂相思吐吐舌头,头靠在温如烟肩上,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战廷深,“三叔,我皮么?”

    战廷深右眉几不可见的上挑,黑眸里含着暖煦的柔光,扫过聂相思白净无瑕的脸,落在温如烟身上,浅声,“思思很乖,很听话,从没让我操过心。”

    聂相思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她听话,偷着乐,转头冲温如烟眨眨眼,“妈妈,您听到了吧?我可听话了,一点也不用人操心。”

    “你呀。”温如烟无奈。

    其实从跟战廷深短短的接触和交流中。

    温如烟便能感觉到战廷深对聂相思的包容和出自真心的爱护。

    所以温如烟对战廷深,此刻也抱着真心的感激和感谢。

    聂相思弯起眉眼笑,眼波里竟是纯碎欢愉的清光,眨巴着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轻凝着聂相思,薄润的唇角亦挂着浅柔的弧。

    “思思,你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温如烟低头看聂相思时,忽然又看到聂相思眼角的青淤,暗惊了惊,握着聂相思的肩头将她托起,皱紧眉盯着她的眼睛。

    太过突然,聂相思脸上的表情有些僵,讷讷的看着温如烟急切怀疑的脸。

    战廷深嘴角的弧亦随之沉抿了下来,长眉轻敛,目光深邃望着温如烟和聂相思。

    “思思,你……”

    温如烟着,竟是看了眼战廷深。

    战廷深眉心折痕愈深,沉然开口,“伯母,是我对思思保护不周。”

    温如烟,“……”

    所以,她可不可以理解为,思思头上和眼角的伤,并非摔伤那么简单。

    温如烟心口揪疼,握紧了紧聂相思的肩,急切的看着她,“思思,你跟妈妈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妈,您太紧张了。真的是我自己不心摔的。”聂相思不动声色吸气,脸上却摆出哭笑不得的模样看着温如烟。

    温如烟狐疑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表情逼真,所以温如烟一时又有些分不清了。

    “思思,真的是摔的?”温如烟道。

    “真的,比钻石还真。”聂相思笑嘻嘻拉下温如烟紧握在她肩上的双手,放到自己腿上。

    温如烟皱着眉,看着聂相思的双眼浮着忧虑。

    温如烟只在别墅待了一个时,便要离开。

    聂相思和战廷深送温如烟出门。

    站在别墅大门口的石阶上。

    聂相思不舍的拉着温如烟的手,“妈,您真的不留下来吃午饭么?”

    “下次吧。”温如烟含笑摸摸她不高兴的脸。

    聂相思皱眉。

    温如烟笑容满面看着聂相思,“那妈妈走了。”

    聂相思吸气,点头,“您路上心。”

    “好。”温如烟着,去看站在聂相思身后的战廷深,“战先生,告辞。”

    “您慢走。”战廷深。

    您?

    温如烟眉头跳动了下。

    松开聂相思的手,便要朝停在别墅门前的车走。

    刚迈下石阶,温如烟忽而停了下来。

    聂相思一怔,忙迈下台阶,站在温如烟面前,“妈,怎么了?”

    温如烟抿了抿唇,伸手握住聂相思的手,“思思,战老先生那边,你看我什么时候能过去拜访?”

    这……

    聂相思下意识的抬眼看向某人。

    战廷深垂了下黑睫,走下台阶,看着温如烟道,“我已经跟爷爷提过此事。伯母若是得闲,我们一道过去便是。”

    伯母?

    温如烟脸色微变。

    这次,她保证自己没听错。

    他真的叫自己伯母?

    温如烟眼角抽搐的看着战廷深,心下觉得怪异,可又不好什么,道,“我随时都有空。战老先生若是方便,我想越快越好,拜访老先生。”

    越快越好……

    战廷深眼阔轻缩,,“我先问过爷爷,再告诉您时间。”

    “……好的。告辞。”温如烟完,而后匆匆从战廷深脸上别开目光,对聂相思快速,“妈妈走了。你安分些,好好养伤知道么?”

    “我知道啦。”聂相思牵着温如烟朝车的方向走。

    司机已然下车,拉开后车座的车门。

    温如烟柔柔看了会儿聂相思,才弯身坐进了车里。

    司机关上车门,快步走到驾驶座,坐进去。

    聂相思往后退了几步,目光紧紧锁着后车座的温如烟,莹净的眼眸竟是依赖。

    温如烟坐在车里看着聂相思,心口又酸又暖。

    在司机启动车子前,温如烟滑下车窗,看着聂相思道,“思思,等妈妈。”

    聂相思微楞,刚要开口什么,司机便发动车子,掉头,朝别墅外驶了出去。

    聂相思看着车子逐渐远去,最后连车尾巴都看不见,她方慢慢闭上了轻张的唇。

    深呼吸了口,聂相思转身看战廷深,见战廷深垂掩着黑睫,神色静默,也不知在想什么。

    聂相思猫眼眯了下,上前,站在战廷深面前,歪着脑袋看战廷深。

    就在这时战廷深忽地掀起眼眸,沉黑的眼珠定定盯着聂相思。

    这一下,吓得聂相思倒吸了口气,双脚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战廷深却撩唇,探指敲了下聂相思的额头,霸道的捉住她一直手,牵着她朝屋里走。

    聂相思,“……”

    所以,刚刚某人是故意吓她的么?

    (⊙﹏⊙)好幼稚!

    ……

    出院后,一切仿佛回到了什么都还没发生之前的日子。

    聂相思又恢复了规律的作息,每天除了休息复习便是吃。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礼拜。

    周日。

    是温如烟和战曜预约的上门拜访的时间。

    就跟聂相思没想到当初她与温如烟相认,战廷深爽快的态度一样。

    战曜也超乎聂相思想象的轻易便答应了温如烟上门拜访的要求,并且听某人,老爷子知道温如烟想去拜访他,貌似还十分开心。

    聂相思虽然看不懂,但战曜和战廷深能够坦然接受温如烟和她的关系,聂相思打心底的感动。

    上门拜访的时间定在周日中午。

    因为温如烟是从谢家出发,和珊瑚水榭不在一个方向。

    所以聂相思和温如烟约在战家老宅门前回合。

    上午十一点,聂相思和战廷深准时从别墅出发。

    实话,若非温如烟坚持亲自登门拜访以显诚意,战廷深是绝不会带聂相思回老宅的。

    十一点四十,聂相思和战廷深抵达老宅门前。

    温如烟在聂相思和战廷深到达前五分钟赶到。

    见聂相思和战廷深从车内下来,温如烟方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温如烟今日一身端庄的宝蓝色束腰连衣裙,裙摆是花苞的样式,不会太紧,但很修身。

    “思思。”

    温如烟走过来,一把握住了聂相思的手,眉眼有些紧张,“你来了就好了,你不来我都好紧张。”

    聂相思看着温如烟松气的样子,笑道,“别紧张,太爷爷很和蔼的。”

    温如烟吸气,又握了握聂相思的手,才,“我买了些礼品,你过来。”

    聂相思被温如烟牵着朝她的车走。

    打开后车座,温如烟从里拎出了好几个袋子,有上好的茶叶,也有保健品和一些其他的。

    聂相思忙接过。

    “我知道战老爷子什么都不缺,但这些是我的心意。”温如烟。

    聂相思对她笑笑。

    “走吧。”

    温如烟又吸了口气,道。

    聂相思点头。

    战廷深伸手朝前,对温如烟做了个请的动作。

    温如烟对战廷深轻颔首,迈步朝门口走去。

    战廷深走向聂相思,将她手里的袋子接过,伸手习惯性的去牵她的手。

    不料聂相思却避开了。

    战廷深蹙眉,黑眸冷盯着她。

    聂相思黑线,朝温如烟看了眼。

    战廷深眯眼,扫了眼温如烟,薄唇凉凉抿着。

    聂相思轻耸耸肩头,伸手拉了把战廷深的胳膊,自己便往温如烟身后走去了。

    战廷深站在原地,轻压着眉,凝视着聂相思看了几秒,方抬步迈了上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