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7章 岳母大人、老公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紧张到憋气的样子,禁不住轻然卷了唇角。

    白祁在一个半时后带着用保温盒装着的食物赶到了医院,虽然晚了半时,但看在他准备的菜品丰盛且富有营养的份上,战廷深很大度的没有计较。

    白祁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坐在病床上,跟老鼠似的吃着东西的聂相思,目光有些直。

    当然,他肯定是不敢觊觎聂相思的美色的,他主要是奇怪聂相思头上和脸上的伤……太严重了。

    聂相思饿坏了,是以没管白祁落在她身上的探究眼光,专注吃东西。

    而她刚吃到一半,病房门忽地从外推开。

    聂相思一愣,从碗里抬眼朝门口看。

    当看到穿着病号服的战曜……偷偷摸摸的从病房门口进来时,聂相思倒抽口冷气,手里的勺子险些没拿稳。

    战曜不料聂相思已经醒了,站在门口也是微怔。

    “老爷子。”白祁看到战曜,惊了惊,赶紧从椅子上站起,快步上前扶他。

    战曜看了眼白祁,清了清喉管,被白祁扶着往前走。

    战廷深和聂相思皆盯着战曜。

    白祁将战曜扶到病床边的椅子坐下,自己则跟保镖似的站在战曜身后。

    战曜面对聂相思有那么一丢丢的尴尬,于是两人大眼瞪眼,看了好一会儿。

    聂相思转了转眼珠子,捧起面前的碗朝战曜递过去,“太爷爷,您吃么?白特助做的,很好吃的。”

    “咳咳,太爷爷不吃了,思思吃吧,啊。”战曜悻悻。

    “……噢。”聂相思抿住嘴巴,慢吞吞放下碗,大眼晶莹,仍是看着战曜。

    战曜提气,摆了摆手,“别看着太爷爷了,快吃吧,回头冷了吃了不好。”

    聂相思乖巧点头,握紧勺子,舀了团米饭喂进嘴里,猫眼边瞄着战曜边弧度的咀嚼,内心忐忑。

    虽然刚某人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战曜知道她怀孕后,态度急转,目前已经不反对两人在一起。

    但未经过她自己验证,聂相思始终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太希望是真的,所以才不敢轻易相信。

    看到聂相思这般,战曜心里那股心酸劲儿又冒了出来,皱皱眉,疼惜的看着聂相思,“你这孩子,专心吃饭,看我干么?”

    “……”聂相思脸微热,刷的收回视线,埋头吃饭。

    战曜叹息的看着,“别光吃白饭,吃菜。”

    “嗯。”聂相思点头,笑眯眯的看战曜,舀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

    战曜又心酸又乐,“好吃么?”

    “好吃。太爷爷,你也吃点。”聂相思舀了一块剔了骨头的排骨给战曜。

    “哎呀,我不吃,你自己吃。”战曜红了老脸,不好意思的。

    聂相思呵呵笑,“太爷爷,喏。”

    “真是。”战曜拗不过聂相思,只好张嘴吃下了。

    实话实,他也一天没吃东西了,早就饿了。

    吃了聂相思喂过来的排骨,非但没有安慰到他的味蕾,反而激起了他的馋虫。

    于是,接下来,白祁去医院找来碗筷。

    聂相思和战曜一起吃了起来。

    爷孙俩吃得不亦乐乎,气氛不要太其乐融融。

    也因为这样,聂相思才相信,某人没有哄她,战曜是真的已经接受了她和她三叔在一起的事。

    确定事实,聂相思从跟战廷深在一起开始最大的担心,便也放下了。

    ……

    三日后,聂相思右脸才消了肿,只不过眼角处仍有些青。

    头上的伤还没好,换了药纱,还需一个礼拜才能拆。

    不过聂相思现在已经可以出院。

    出院当天,翟司默等人都来了。

    整这架势,还怪让聂相思不好意思的。

    而战曜果真也没再强势坚持让聂相思跟他回老宅,默许了战廷深接聂相思回别墅。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医院出来。

    吸睛力惊人!

    即便聂相思现在的状态有点锉,可在她身边的几个男人长得实在太出类拔萃,个个都臭美得不行不行的,打扮得一个比一个挺俊帅气,想不吸引人注意都不行。

    经过一番波折,聂相思终于回到了珊瑚水榭。

    张惠在看到聂相思的一刻,眼泪跟坏了的水龙头似的哗哗往下掉。

    聂相思牵着她上楼,哄了好一会儿,张惠才慢慢止住了眼泪。

    听到聂相思战曜已经同意她和战廷深的事,张惠由衷的高兴,喜笑颜开的握着聂相思的手好一会儿,才欢喜的下楼给聂相思熬营养汤去了。

    在医院呆了几天,聂相思都没能洗澡,身上有些黏糊。

    所以张惠出去后,聂相思便光上门,拿着干净的衣服去了洗浴室,准备洗个澡再下楼。

    担心打湿头上的药纱,所以聂相思并没有选择淋浴,而是泡澡。

    只是聂相思刚将热水放好,脱了衣服坐进浴缸里。

    洗浴室的房门蓦地从外推开了。

    “……”

    聂相思吃了一惊,抱着胸口,慌忙将身子往水下缩,瞪大水辘辘的眼睛朝门口看。

    战廷深身姿笔挺站在洗浴室门口,深邃的眸轻扫了眼聂相思光洁细嫩的身子,喉头不动声色的滚动,走了进来。

    看着他将房门关上,朝她这边走来。

    聂相思一张脸羞得爆红,在浴缸里蜷起双腿,身子往下缩得,水已经淹到了她的脖子。

    战廷深仿佛看不到聂相思的羞窘,径直走过去,坐到浴缸边沿,骨节分明的大手放进浴缸里试了试水温,而后才将手轻放到了聂相思月光般白洁漂亮的肩头,五根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握紧。

    聂相思心跳爆表,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脖子根,轻低下头,压着急促的呼吸声,“三叔,你不去陪翟叔他们么?”

    “走了。”战廷深从她脖子处往下看。

    聂相思年纪归年纪,瘦归瘦。可身上该有料的部位也一点含糊,她纤细的两条胳膊,根本就挡不住,白嫩的细软若有似无的溢出,别具诱惑

    战廷深眸色加深,在她肩头的大手,顺着她的胳膊慢慢抚下。

    “三叔……”

    聂相思禁不住哆嗦,身子颤抖的往浴缸一边挪,含着水汽的大眼怨怨的瞅着他,“你出去。”

    战廷深盯着她,“我帮你洗。”

    “我自己有手。”聂相思红着脸道。

    “我帮你搓背。”战廷深不放弃。

    聂相思黑线,抑郁的拉下眼角,“谢谢你的好意,但是真的不用!”

    聂相思把“好意”两个字咬得重了重。

    战廷深遗憾的舔了口下唇,从浴缸边站了起来,居高临下俯瞰聂相思。

    聂相思把自己抱得更紧,肩膀也耸高了,防范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皱眉,“真的不用?”

    “不、用!”聂相思道。

    战廷深点头,忽地俯身。

    聂相思完全没反应过来,便被他一根手指挑起下巴,强势且霸道的堵住了双唇。

    聂相思吓得屏息,身子不停的往后缩,而他的唇则紧追不舍。

    直到聂相思的背被逼退贴到靠近墙壁,退无可退,他的一只手蓦地伸进水里,几分强迫的拂开聂相思的两只手臂,欺上。

    聂相思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聂相思只觉大脑缺氧,胸口疼,他才放过了她,临离开她身上时,在她耳边哑哑的了句什么。

    距某人离开洗浴室起码过了五分钟,意识才慢慢涌出聂相思空白迟钝的大脑。

    抬手捂住脸,聂相思轻轻垂下湿润的眼睫,张着粉唇一口一口的吐气。

    缓了好一会儿,聂相思才赶紧清洗了身子从浴缸里起身,披着浴袍朝外走。

    衣帽间。

    聂相思取了套宽松棉麻质地的白色家居服换上。

    站在镜子前,聂相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秀眉浅蹙,还是觉得有点疼。

    不满的轻撅了下嘴,聂相思转身便要离开衣帽间。

    可人还没走出衣帽间。

    聂相思双腿蓦地一顿,停了下来。

    某人先前离开洗浴室时,在她耳边的话,在这一刻,猛然清晰。

    分明是:岳母大人亲自上门,老公先去接待,你快点来。

    岳母大人,老公……

    天啦噜~~~

    聂相思脸热得似是被放在火烧焚烤般,又是轻轻拍脸,又是慌忙朝外走的,整个人不要太凌乱。

    ……

    聂相思匆匆忙忙走出卧室,朝楼下走时,战廷深正与温如烟交谈着什么,两人脸上都挂着浅淡的笑意,倒是和谐。

    要知道,除了聂相思和战廷深比较看重的几人外,旁人平时要想从某人脸上看到个笑意,可真是千难万难。

    由此明,战廷深对温如烟,是给了十分的尊重了。

    听到咚咚咚的下楼声。

    战廷深微锁了眉头,朝楼梯处看。

    而聂相思像是提前有了感知般,在战廷深望向她的瞬间,她的步伐一下缓了下来。

    战廷深轻摇了摇头。

    聂相思红着脸吐吐舌头,大眼亮晶晶的看向温如烟,“妈妈。”

    “诶。”温如烟从沙发里起身,虽应了聂相思,可看着聂相思的双眼却透着迷惑和担忧。

    聂相思下楼,快步走到温如烟面前,一把抱住了温如烟,“妈,您怎么来了?”

    温如烟回搂着聂相思的背,双手在她背上轻轻拍,可视线却落在聂相思头上的药纱处,心尖揪紧,紧声道,“思思,你头上的伤,怎么弄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