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6章 三叔,我打人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这般想着,战廷深牵起的薄唇瞬间收了回来,沉压着长眉,凝向聂相思,眼眸里尽是疼惜爱怜。

    战曜来了没一会儿,盛秀竹也来了。

    盛秀竹由衷觉得,自己这几天的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一颗心总也落不回原位。

    看着病床上脸色憔悴的聂相思,盛秀竹只觉心头似是压着一块沉沉的大石头。

    分明就还是孩子的模样,可却已经……快要当妈妈了。

    比起刚听到这个消息的震惊,盛秀竹这会儿的心情复杂多了。

    ……

    战曜又想故技重施让医院搬张病床,跟聂相思住一间,不料却被战廷深坚决拒绝。

    战曜郁闷,但想到自己保护聂相思保护不周,这会儿话也没底气,也就没跟战廷深坚持,由盛秀竹扶着去了隔壁病房。

    护士给战曜输上水便离开了病房。

    盛秀竹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皱着眉走回到战曜病床边,心事重重的看着战曜。

    战曜此刻的脸部表情只能用眉飞色舞来形容,眼角觑见盛秀竹忧心忡忡的模样,挑挑眉,,“你回去吧,我这会儿没事,不用你留下来照顾。”

    盛秀竹锁紧眉,拉过椅子坐下,“爸,相思如今怀孕了,您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你就要有孙子了,你不高兴啊。”战曜抿嘴乐。

    盛秀竹,“……”

    “……爸,您怎么不分轻重啊?整个潼市都知道相思是廷深的侄女,是我的孙女,您的曾孙女。如今她怀了廷深的孩子,这辈分全乱了。这要传出去,我们战家……”

    “哎呀,这个你就别操心了。你儿子的能耐你又不是不晓得的。相信他,啊。”战曜完全不在意的。

    盛秀竹,“……”爸,您这态度还敢变得再快点么?

    “啧,诶,儿媳妇,你廷深和思思的孩子,以后生下来更像谁?”战曜眯着眼睛,眼角都溜出了光芒,乐滋滋的。

    盛秀竹,“……”

    “我跟你,三个月,快三个月了。”战曜笑得合不拢嘴。

    盛秀竹,“……”

    “以前我总担心思思以后嫁人了过得不好,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了。我绝对相信廷深,他一定会对思思好的。再,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廷深他敢不对思思想!”战曜笑哼道。

    盛秀竹闭眼。

    “儿媳妇……”

    “爸!”

    盛秀竹崩溃,睁开眼,微提高音量道。

    战曜,“……”愣了愣,看向盛秀竹,见她一脸忍耐无语的样子,微翻了个白眼,那模样貌似还有点怪罪盛秀竹扫他的兴致似的。

    盛秀竹,“……”

    完全待不下去了。

    郁闷的起身,离开了病房。

    战曜看着盛秀竹出去,嘭的将房门摔上,微撇了撇嘴,嘟囔,“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道理都不懂,白活这么大把年纪!”

    因为得知聂相思怀孕,战曜仿佛一下子从阴云密布过渡到了柳暗花明。

    之前纠结的所有事,如今在他这儿都不算事。

    ……

    聂相思是在下半夜才醒来,堪动着卷黑的睫毛缓缓睁开双眼时,入目的,是头顶上亮得令人眩晕的白炽灯。

    聂相思深吸气,眼睛微微眯着,视线一点点往下,落在握紧着她一只手,将额头抵在她手背上的黑乎乎的脑袋。

    聂相思抿了口干燥的下唇,慢慢张唇,哑声道,“三叔……”

    聂相思声音其实很轻,加之沙哑,实际传出的声音,非常微弱。

    可战廷深还是在聂相思开口的第一瞬间便睁开了双眼,抬起头,冷眸精锐紧张的盯向聂相思。

    当看到聂相思一双乌润眼眸正睁着对着他时,战廷深轻吸了口气,蓦地从椅子上起身,坐到床沿,伸手抚聂相思的额头。

    入夜后,聂相思便开始发烧。

    因为怀孕,又是早期的缘故,退烧针也没敢打,只进行了物理降温,以及服用了对孕妇副作用的退热药。

    他开始担心她久烧不退会对自己和胎儿有影响,好在她现在已经退烧了。

    战廷深悬紧的心脏松缓了分,低压着长眉,凝着直勾勾看着他的聂相思。

    聂相思仍是虚弱,加之她高肿的右脸,整个人看上去很糟糕。

    战廷深俯下身,在她眉心吻了吻,黑眸柔软看着她,声音温柔得不能再温柔,仿佛怕声音大点就吓着她般,“感觉怎么样?”

    聂相思长睫孱弱垂了下,动了动被战廷深包裹在掌心里的手。

    战廷深低头看了眼,松开了她的手。

    聂相思缓慢抬起手,轻轻握住他的胳膊,往下拉。

    战廷深双眼轻闪,伏低上身。

    聂相思将战廷深拉到足够低,才抬起下巴,将下巴轻搁在战廷深的肩头,握着他胳膊的手伸向后,抱住他的背,随即慢慢闭上双眼,将头靠在他的头侧,细细的呼吸。

    战廷深嗅着她头上的药水味,眼眶像是这药水味刺激到般,刺刺的疼。

    抬起手臂,战廷深轻抚着聂相思鬓边的头发,薄唇偏贴到她的耳畔,声线沉哑道,“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

    聂相思没睁眼,眼角却有晶莹的液体滑落。

    ……

    “还喝么?”战廷深看了眼手里空空的水杯,伸手摸动物似的摸了摸聂相思的耳朵。

    聂相思靠坐在床头,轻轻摇头。

    战廷深便将手里的水杯放到桌上,牵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浅浅的细啄。

    聂相思苍白的脸颊浮现一抹红晕,乌沉沉的大眼清清亮亮的看着他,“三叔,我一天都没吃东西,好饿,他也饿。”

    聂相思俏皮的摸摸自己的肚子。

    一天没吃?

    战廷深沉压着双眉,凉薄的嘴唇抿直,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视线闪烁,嘴角勉强扯动,,“我现在饿得可以吞下一头牛。”

    战廷深倾身,吻住她的唇。

    聂相思怔住,瞪大眼睛盯着战廷深忽而凑近的俊颜,心脏怦怦跳快了两拍。

    战廷深很快从她唇上退开,伸手从后揉了揉她的后脑勺,坐直身,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拨出了白祁的号码,

    “总裁。”

    不一会儿,手机里传来白祁惺忪的声音,不过已经听得出是调整过的。

    “嗯。给你一个时,送些吃的到逸合医院来。”战廷深道。

    “……现在?”总裁大人,现在是凌晨三点多啊喂!他去哪儿找吃的?

    “嗯。”战廷深完,就把电话挂了。

    白祁,“……”求他的心理阴影面积。

    “三叔,现在几点啊?”聂相思看了眼他的手机,不过没看到时间。

    战廷深将手机放回裤兜里,抬眼睨着聂相思,“凌晨三点多。”

    啊?

    聂相思黑线,“那个,三叔,我其实还可以忍忍。”

    她睡迷糊了,根本不晓得现在已经这么晚了。

    这个点让白祁去找吃的,不是太为难他了么?

    “没事,白特助以前是学厨的。”战廷深。

    聂相思,“……”三叔,你要安慰我也不用这么安慰吧?白祁是米国哈弗毕业的高材生好吧!

    不然也不可能给您老当特助啊!

    战廷深见聂相思一脸怀疑的样,扯唇,“没骗你,他学过厨,还考了三星级厨师资格证书。”

    好吧。

    聂相思对他们这些人身自带的技能表示叹服。

    “疼么?”

    战廷深伸手,轻抚聂相思的右脸,声音沉凉了分。

    聂相思大眼纯亮看着他,笑着,“你不问我都忘了。不疼。一点都不疼。”

    战廷深蹙紧眉。

    聂相思眼皮低垂下,一只手的拇指指甲有一下没一下的掐食指。

    战廷深见状,伸手拿过她的手,揉进掌心里,温和的望着她,“怎么了?”

    “……三叔,我,我打人了。”聂相思声音得不能再。

    战廷深眯眸,“嗯。”

    “……我打的是,是姑……”聂相思嗓音细如蚊蚋。

    “嗯。”战廷深道。

    聂相思轻皱眉,抬起眼皮一角看向战廷深,大眼夹着丝丝迷惑,“你,不我么?”

    战廷深想了想,,“打得好!”

    聂相思,“……”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一秒怔傻了的脸,眸光深谙,“思思,做人不需要太隐忍,被欺负了,要懂得反击,否则,别人只会将你的一昧忍让视为怯弱好欺。因此,他们非但不会见好就收,反而得寸进尺得意洋洋。所以绝对不要给那些心怀叵测的人第二次伤害你的机会,因为他们,没资格得到你的宽容。知道么?”

    聂相思盯着战廷深,好几秒后,重重点头,“我知道。”

    “乖女孩。”战廷深嘴角这才重又有了丝弧度。

    聂相思见状,大眼弯成月牙。

    战廷深抚了抚聂相思完好的左脸,温柔道,“等你好了,三叔就接你回珊瑚水榭。”

    “……”聂相思含住下唇,大眼浮现犹豫。

    战廷深见她这般,便知她在想什么,冷眸轻眯了眯,缓缓,“我想爷爷这次不会再反对。”

    聂相思双眼瞠大,疑惑的看着他。

    战廷深握紧聂相思的手,,“爷爷已经知道我们领证的事。”

    “……”!!!

    聂相思倏地一下坐直身体,脸煞白,大眼惊惶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皱眉,一只大手轻握住聂相思一侧肩头,将她轻摁回床头靠着,望着聂相思慌里慌张的模样,无奈扯唇,盯着她道,“而且,爷爷也已知晓你怀孕的事。”

    聂相思,“……”有点呼吸不畅!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紧张到憋气的样子,禁不住轻然卷了唇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