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5章 喜不自禁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盛秀竹心口微重,紧吸了口气,轻手轻脚的关上门,提着打包来的食物上前,放到床头桌上,犹豫的看向战廷深,“廷深,你,吃饭了么?”

    “我不饿。”战廷深道。

    “噢。”盛秀竹一只手捉着另一只手,双眼还是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轻眯眸,“有事?”

    “噢。没什么。”盛秀竹摇头,在房间里看了圈,没有看到战曜,疑惑的声道,“你爷爷呢?”

    “……”战廷深垂下眼睫,“隔壁病房。”

    隔壁,病房?

    盛秀竹惊,“你爷爷他怎么了?”

    战廷深抿紧嘴角,不话。

    盛秀竹皱眉,咬咬牙,转身朝门口走。

    战廷深看了眼盛秀竹,旋即又将眼眸低低垂下,看着聂相思。

    ……

    战曜昏睡了近三个时才醒来,醒来恢复意识,第一时间便是让盛秀竹送他回老宅,且态度非常的坚定。

    盛秀竹无可奈何,只好叫来赵铭开车。

    盛秀竹和战曜回到老宅时,傍晚近六点。

    此时,战津和战瑾玟正在餐厅用晚餐。

    战曜一走进堂屋,脸色铁青,虎眸盛着怒火在堂屋扫视了圈,最后落在亮着灯的餐厅的方向。

    战曜咬紧后牙槽,拂开盛秀竹托着他胳膊的手,上半身往前大弧度倾斜,踉步朝餐厅走。

    盛秀竹暗惊,心口高高悬着,快步跟过去。

    餐厅里。

    战津将一盘剥好的蟹肉放到战瑾玟面前,“多吃点。”

    战瑾玟眼睛有些肿,因为从下午战廷深来过之后一直哭到现在的缘故。

    看到眼前的一盘蟹肉,战瑾玟皱眉,用手推开,“我不想吃,您吃吧。”

    战津微顿,没强求她,拿起一只干净的碗欲给她盛碗鸡汤。

    只是伸出的手还没碰到汤勺,战曜便气势汹汹的朝餐厅门口走了进来。

    战津怔住,讶然的看着战曜。

    战瑾玟亦是惊讶的望着直直朝她这边走来的战曜,“爷爷,啊,爷爷,你干什么?“

    没等战瑾玟完,战曜一把抓住战瑾玟的胳膊,愣是将她从椅子上拽起,往餐厅外拖。

    “爸,您这是干什么?”

    战津吸气,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握住战瑾玟另一只胳膊,拧压着双眉,不满的盯着战曜。

    “爸。”

    盛秀竹此时也走进餐厅,看到眼前僵持的画面,吓得脸发白,赶紧走到战曜身边,焦急的看着战曜,“爸,您别这样,有话好好,您吓着孩子了。”

    战曜已经不想再跟盛秀竹和战津废话。

    没必要!

    “今天这是,你们俩谁都不许插手,否则,都给我滚出战家!我战曜就当没儿子儿媳妇!”

    战曜沉沉吼道。

    “爸……”

    “战津!”

    战曜赤目瞪着战津,眼眸里的严厉和决然,叫战津脸都绷紧了。

    深呼吸了两口,战津缓和了语气,“爸,您要是想替相思抱不平,您冲着我来。是我出手打了相思,跟瑾玟没关系。不管如何,瑾玟是您的亲孙女。”

    “你的账我待会儿再找你算!”

    战曜蓦地用力,将战瑾玟往前拽了拽。

    “爷爷……”

    “闭嘴!

    战曜感受到了阻力,瞪了眼战瑾玟,随即凛凛看向不肯撒手的战津,“战津,你放不放手?”

    战津眉头拢紧,看着战瑾玟吓得缩紧肩膀的模样,心头微疼,盯向战曜,出口的声音已然喑哑,“爸,就当儿子求您了,对瑾玟宽容些,行么?她不论如何,都是我的亲生女儿,您的亲孙女。”

    他,战瑾玟是他的亲生女儿,是战曜的亲孙女,却只字不提盛秀竹。

    咋一听貌似也没毛病。

    所以盛秀竹倒是没听出里面有什么玄机,见战津都这么服软了,自己身为母亲,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于是伸手握住战曜的胳膊,哀求,“爸,这次瑾玟虽然有错,但先动手的是相思,您也看到了。您别误会,我现在没有指责相思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件事,相思和瑾玟都有错。您不能因为相思现在医院,就把责任全扣到瑾玟头上。”

    “是啊爷爷,是聂相思先对我动的手,您看我的脸。”战瑾玟红着眼委屈的看着战曜。

    “你少在我面前装可怜、装无辜!相思为什么打你,你心里不清楚么?战瑾玟,我以前只觉得你任性不懂事,本心是无害。可是你现在竟然把念头动到了相思肚子里的孩子身上,战瑾玟,你怎么能这么歹毒,跟你……”

    “爸!”

    战津往前一步,恳求的看着战曜。

    战曜闭了闭猩红的双眼,到底还是将滑到喉头的话咽了回去。

    “爸,您,您什么?相思,肚子里的孩子?”盛秀竹惊愕至极的盯着战曜。

    “爷爷,您知道了?”

    战瑾玟惶惑的看着战曜,呼吸很轻。

    战曜怒哼,“战瑾玟,从现在开始,给我去书房跪着,面壁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起来!还有。”

    战曜严冷盯着战津,“不准任何人进出书房探望!否则,一律给我滚出战家!”

    战曜完,抓着战瑾玟的手,猛地用力往前一拽。

    “啊……”

    战瑾玟手险些被战曜扯断。

    抿紧唇,战瑾玟怨怨的看着战曜。

    “战津!”

    战曜板沉着脸威严的看着战津,“你确定现在要跟我对着干?”

    战津压低眉,咬牙看了看战瑾玟,还是将手松开了。

    “爸爸。”战瑾玟不敢相信的看着战津。

    战津心疼,哑声,“去吧,等你爷爷消气了就放你出来。”

    “爸爸,我不想……”

    “不想是么?我不强迫你!”战曜狞笑,扬声道,“赵铭,给南星设的媒体打电话,就我战曜不日将举行记者大会。”

    “爷爷,您,您要什么?”战瑾玟惶恐。

    “记者大会上,我会告诉世人,你战瑾玟跟我战曜,以及整个战家,再无瓜葛!从此以后,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战曜愤然甩了甩手,朝餐厅外跨步走出。

    “爷爷,爷爷,您别,您别,我去书房面壁思过,我面壁还不行么爷爷。”

    战瑾玟哭着追出去,拉着战曜的手道。

    战曜冷冷看着她。

    “我现在就去书房跪下,我现在就去。”战瑾玟抬手,用力擦了擦眼睛,朝楼上快走了去。

    战曜凛然看着战瑾玟上楼,走进书房,虎眸微眯,,“美芸。”

    不知所措和赵铭站在门口的刘美芸听话,赶紧看向战曜,“老爷子。”

    “上楼给我看着她!如果在没有我允许的情况下起来了,就让赵铭打电话给我!”战曜声线肃穆,不容置疑。

    刘美芸心颤,不敢不应,点点头,便朝楼上走了去。

    战曜微吸气,这一通大火发泄之后,他脸上慢慢呈现出一抹不正常的苍白。

    “老爷子,我送您回医院吧。您需要休养。”赵铭见状,上前,搀着战曜。

    战曜想到医院里的聂相思,心头陡生一股子急切,委顿而下的面色,再次强撑起精神,对赵铭道,“快。”

    “诶。”赵铭应了声,扶着战曜朝外走。

    战津和盛秀竹站在餐厅外,看着战曜和赵铭走出堂屋。

    随后,战津微眯眸,朝二楼望去。

    没理会身边的盛秀竹,皱紧眉往楼上走。

    盛秀竹气色很差,脸和唇色苍白没有血色,身体一阵冷一阵热,很不舒服。

    哀凉的望着战津上楼,盛秀竹双手握紧了紧,嘴角划开一道憔悴苦涩的弧。

    不过很快,盛秀竹似是想起了什么,蓦地提了口气,双眼微亮,也朝堂屋外走了去。

    ……

    战曜赶到医院时,翟司默等人已经离开,聂相思仍在昏睡中没有醒来。

    战曜许是走得急,走进聂相思病房时,还在喘。

    战廷深看到他,黑眸微缩,轻放下聂相思的手就要起身。

    战曜却对他摆摆手,自己几个大步走了过来,站在聂相思病床边,瞪大一双眼睛直直盯着聂相思的肚子。

    战廷深,“……”

    战曜也不话,盯着聂相思肚子看了会儿,又坐到了床沿,继续盯着看。

    “……爷爷,您刚不是出院了么?”战廷深眯眼。

    “嗯,我回去了趟。”战曜。

    战廷深抿唇,看着战曜。

    大约是有些意外战曜此时的“温和”。

    毕竟他以为告诉他,他和相思领证并且聂相思已经怀孕,会让战曜有一段时间缓不过来。

    所以……是他低估了老爷子的承压力?

    “我已经教训了通战瑾玟,罚她在书房跪下,面壁思过。”战曜道。

    战廷深,“……”

    “思思这两日被折腾得厉害,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战曜皱眉,焦虑的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双眼微闪,“我问过医生,孩子暂时没事。不过这样的事若是再发生几次,就保不准了。”

    “放心,有我老头子在,绝不可能再让这样的事发生。”战曜严肃道。

    战廷深轻挑眉,“我能相信您?”

    战曜嘴角轻抽,瞪战廷深,“当,当然!我老头子一言九鼎!”

    战廷深抿唇,没再什么。

    战曜想了想,眼珠子又瞄向了聂相思的肚子,“那个,思思怀孕多久了?”

    “快三个月了。”战廷深。

    “噢噢。”战曜笑呵呵应。

    战曜这般,又不禁让战廷深扬了眉峰。

    看着战曜喜不自禁的模样,战廷深也微牵了嘴角。

    早知道告诉老爷子相思怀孕的事,能让老爷子态度太转变,他就该在得知思思怀孕时,便将这个消息告诉老爷子,也省得让思思遭这些罪。

    这般想着,战廷深牵起的薄唇瞬间收了回来,沉压着长眉,凝向聂相思,眼眸里尽是疼惜爱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