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4章 我跟思思已经领证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亦在此时,缓缓将目光从聂相思脸上移开,盯着战曜。“思思不可能没有理由就对战瑾玟动手。”

    战曜微怔,皱着眉头回想了片刻,看向战廷深道,“你知道瑾玟的性子,嘴上不饶人,思思大概是受够了瑾玟的咄咄逼人,所以一时气愤之下才动的手。”

    “不可能!”战廷深道。

    “……”战曜抿唇。

    “战瑾玟以前没少打压思思,思思若是想出手,何必等到今天。”战廷深看着战曜。

    更何况现在他们的情况特殊,若非被逼急了,聂相思绝对不可能出手。

    这……

    战曜眉头皱得更紧,沉吟半响,喃喃自语道,“来也奇怪。瑾玟今日竟主动让美芸专程给相思做了一桌子菜,是想与相思和好。”

    完,战曜看向战廷深。

    除却这些,战瑾玟好似也没做其他的事了。

    战廷深冷眸微厉,“什么菜?”

    呃……

    战曜看了眼聂相思,,“无非是相思平时爱吃的,虾,螃蟹,甲鱼之类的。”

    “螃蟹,甲鱼?”

    战廷深一只拳头骤然攥紧,抵靠到病床上,声线沉、厉。

    “……”战曜不明就以,点头。

    战廷深深冷的眼眸刮起一阵阴风,面庞冷翳森寒,“该死!”

    战曜一骇,拧紧眉看着战廷深,“……怎么?那些菜有什么问题?”

    “螃蟹和甲鱼,性寒,都有导致流产的功效。”翟司默冷冷。

    徐长洋几人讶异的看向翟司默。

    几人眼中都冒着问号,这货连这个都知道?

    翟司默白了几人一眼。

    他关心相思不可以啊!

    “流产?”战曜愣住。

    战廷深脸色阴冷,盯了眼战曜,“别思思打她,若我在当场,我也会动手!”

    战曜,“……”惊瞪着战廷深。

    一颗心陡然慌得不行,脑子里也一阵一阵的闪着令人晕眩的白光。

    “你,你不会想,思思,思思怀孕了吧?”战曜一颗心已然慌蹦到了嗓子眼,紧紧盯着战廷深道。

    看着战曜大弧度抽抖的脸,战廷深眉心微敛,好一会儿过去,才低“嗯”了声。

    战曜一双眼往上翻,整个上半身因为吸气往后仰。

    徐长洋离老爷子最近,见此,忙上前,伸手撑住战曜的背,皱眉,关切的看着战曜,“老爷子,您还好么?”

    “好?好?”

    战曜大喘息,脸色青紫,瞪着战廷深,“你,你……”

    “爷爷,孙儿本不想这么早告诉您。本意是打算等您接受我跟思思,再将一切告诉您。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思思怀孕了,我的孩子!并且,我跟思思已经领证了……”

    “老爷子!!”

    战廷深还没完,战曜一个白眼翻上去,直接倒晕到了徐长洋怀里。

    众人,“……”

    徐长洋提口气,看了眼闻青城。

    闻青城拿出手机,给林淮打电话。

    没一会儿,林淮便带着一众医生护士赶来了,将战曜送去了隔壁病房救治。

    徐长洋和闻青城跟了过去。

    翟司默和楚郁留在病房里。

    楚郁瞟了眼战廷深。

    战廷深面容沉鹜,没有一丝温度。

    楚郁知道,战廷深这次是被逼急了,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孤注一掷,破釜沉舟。

    楚郁眯紧眼。

    以前他只觉得他们家的破事多,现在他觉得,战廷深他们家也差不多。

    这几人中,论好命,估计就翟司默一人。

    三代单传,翟家上上下下的宝贝,在翟家,翟司默就是横着走,也没人管他,有的只是围在他身边叫好的人。

    啧!

    这么想着,楚郁心里有了那么点不平衡,借着出去抽烟的功夫,走到翟司默身后,抬脚就给了他屁股一脚。

    “啊……”

    翟司默完全没防备,楚郁这一脚落下来,惊得翟司默捂住屁股,一蹦三尺高,并且附带着尖叫。

    “滚出去!”

    战廷深皱眉,厉盯了眼翟司默。

    翟司默瘪嘴,妈的,好委屈!

    于是,翟司默被楚郁莫名其妙踹了一脚不,还被战廷深嫌弃喝止,悲催的抱着自己的屁股,以别扭的姿势朝病房外走了出去。

    战廷深看着翟司默朝门口走,皱眉盯了眼站在门口挑着凤眼笑的楚郁,眯了眯眼,收回了视线,疼惜的凝着病床上昏睡的女人。

    ……

    盛秀竹和梁雨柔买饭回来,在走廊上看到了靠着玻璃面站着的翟司默几人,愣了愣。

    “姨。”翟司默先看到盛秀竹,立马规矩站好,对盛秀竹道。

    随后,徐长洋闻青城等人也看向盛秀竹,纷纷问好。

    盛秀竹一一点头,和梁雨柔朝几人走,“你们几个怎么都来了?”

    “来看相思。”徐长洋。

    “……噢。”盛秀竹脸色有些不自然,毕竟聂相思之所以住院,还是因为战津出手太重。

    梁雨柔看了看翟司默几人,睫毛低垂,对向盛秀竹,“伯母,我先走了。”

    “好,路上开车慢点啊。”盛秀竹握了握梁雨柔的手,叮嘱。

    刚在回来的路上,梁雨柔接到一个电话,是外省的分公司临时出现问题,需要她立即赶过去处理。

    那种情况,她早该走了。

    但她不放心她一个人回来,坚持将她送到了医院。

    梁雨柔的这份贴心,在此时盛秀竹的心境来看,无疑是最受用的。

    而对梁雨柔,盛秀竹无疑又多了分怜惜。

    “我知道了。伯母,您和爷爷也要注意身体。我出差大约要两三天的时候,等我出差回来再去看您和爷爷。”梁雨柔。

    “好。”

    盛秀竹笑笑。

    梁雨柔点头,将手里打包的食物递给盛秀竹。

    盛秀竹接过,含笑看着她,“快去吧,别耽误了你。”

    “那我走了。”梁雨柔着,对翟司默几人点了点头,转身,背影匆匆的朝电梯里走。

    盛秀竹见状,在心里叹了口气,分公司的事,看来很着急需要解决,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匆忙。

    翟司默几人都没太注意梁雨柔,对她的突然出现再突然离开,没任何感觉。

    盛秀竹看着梁雨柔走进电梯,电梯门在她眼前阖上,她方转身,看向几人,“都别在外站着了,进去吧。”

    “嘿。”翟司默干笑,“我们就不进去了,怕打扰相思休养。那个啥,廷深不让我们进去。”

    翟司默这话完,屁股又挨了一脚。

    翟司默眼珠子一瞪,瞥向楚郁,“你丫还来劲儿了,信不信劳资弄死你!”

    “就你?”楚郁双手插兜,似笑非笑的看着翟司默,“不是兄弟看不起你,而是真心觉得你不行。朋友,我劝你还是找个师傅多练几年拳脚上的功夫,再来找兄弟较量。不定等我老了,你就打得过我了。”

    握草!

    翟司默抡起拳头朝楚郁扑了上去。

    楚郁眼睛都没眨一下,在翟司默即将扑向他时,挑唇,抬起一条长腿把翟司默给踹开了。

    翟司默往后退了几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哈哈。”

    楚郁毫不客气的嘲笑。

    翟司默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重创,并且到了难以愈合的地步。

    于是,他干脆自暴自弃,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老四,过了啊。”徐长洋抿唇,走向翟司默,伸手扶住他的胳膊,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

    楚郁见翟司默那媳妇趴在徐长洋肩头的样,忍不住乐,上前,抬手拍了拍翟司默的肩,“好了好了,多大点事,我注意着分寸呢。”

    “老徐,我觉得我明天要上头条。”翟司默忧愁的。

    徐长洋没憋住,笑了。

    “哈哈哈……”

    楚郁脑袋往下靠,抵在顾言的胳膊上,快要笑晕了!

    闻青城站在三人对面,也禁不住勾起了嘴角。

    翟司默是知名导演,去哪儿身边总跟着几个狗仔。

    这些年他被楚郁“欺负”,没少上头条。

    也因此,他跟楚氏集团的总裁楚郁之间的恩怨纠葛一直是广大网民津津乐道的话题。

    最开始翟司默被楚郁“打”,被狗仔看到,引起了轩然大波。

    后来被“打”的次数多了,广大网民除了看个乐子,便是对两人相爱相杀的关系各种揣度。

    之前有段时间宣传翟司默好男色。

    广大网民团结就是力量,众志成城的发散思维,终于让他们对楚郁总“打”翟司默找出了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一时之间,楚郁爱而不得,因爱生恨的各种言论在网络疯传。

    楚郁这人长得好看,翟司默人也生得漂亮,所以那段时间,众网友纷纷到翟司默的微博评论,让他从了楚郁。

    这件事,差点没笑死他们几个。

    当然,除了翟司默本人。

    而楚郁呢,饶是几十年的兄弟,他们到现在都不太明白,楚郁看重的到底是什么。

    他好似什么都不在乎,又好似什么都在乎。

    等几人从玩笑中回过神来时,却发现不知何时,盛秀竹已经离开了走廊。

    ……

    聂相思病房里。

    盛秀竹开门进去时,动作格外的轻柔,饶是这般,还是惊动到战廷深。

    战廷深从聂相思脸上收回目光,淡然朝门口看,当看到盛秀竹时,战廷深眼阔微深,却并未错开眼。

    盛秀竹心口微重,紧吸了口气,轻手轻脚的关上门,提着打包来的食物上前,放到床头桌上,犹豫的看向战廷深,“廷深,你,吃饭了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