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3章 思思,三叔错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翟司默黑线,紧忙几个大步冲到自己的跑车旁,跳了进去,驶追而出。

    g-tr的马力本就比一般跑车大,所以翟司默等人将速度加到最大都还是被战廷深甩出好远。

    战家老宅。

    战廷深将车滑停到大门前,扯开身上的安全带,裹挟着一身煞气掷开车门下车,劲实的长腿往大门迈去时,猎猎生风。

    彼时。

    战津刚带着战瑾玟从医院回来,正扶着战瑾玟走到楼梯中央,战廷深便走进了堂屋。

    听到从堂屋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战津和战瑾玟讶异的停下脚步,朝门口望去。

    当看到走进来的是战廷深时,战瑾玟双眸微亮,原本还“虚弱”要战津搀扶,这会儿忽然就精神抖擞浑身有劲的挣开战津扶着她的手,朝楼下跑了去,跑到战廷深面前,一把抱住战廷深的手臂,楚楚可怜的看着战廷深,“三哥,聂相思她打我,你看我的脸,都被她打肿了。她还推我,害我撞到椅子上,腹都撞青了。三哥,你要替我……”

    不等战瑾玟完,战廷深猛力拂开战瑾玟,抬眸,阴森的盯着站在楼梯中央往下看的战津。

    “啊……三哥。”

    战瑾玟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身体,吸气,惊惶的看向战廷深。

    这才注意到,战廷深脸上超乎寻常的阴冷坚厉。

    战瑾玟握紧手,瑟缩的站在原地,不敢再靠近战廷深半步。

    战津冷硬皱眉,看了眼脸颊轻抖,眼带畏惧盯着战廷深的战瑾玟,抿唇,严厉道,“廷深,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亲妹妹的?”

    “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我战廷深的妹妹!”战廷深的嗓音不带丁点温度,阴凉得像是从地底下传来的般。

    “三哥……”

    “别叫我!”战廷深厉喝。

    “……”战瑾玟肩膀缩紧,红着眼眶委屈又恐惧的看着战廷深。

    她从来没见过如此冷酷残凉且狠绝的战廷深

    “战廷深,别以为你现在是战氏的掌权者,你就可以在家里为所欲为,对家里人呼来喝去!”战津盯着战廷深,怒道。

    “战先生,你没资格教训我!”战廷深阴翳的看着战津,字字冰冷道。

    战先生?

    战津怒得瞳孔扩散,瞪着战廷深,“你叫我什么?”

    “战先生!”战廷深薄唇抿成决然的直线。

    早在二十多年,他就想这么叫他!

    “你……不孝子!”战津绷着脸呵斥。

    “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从今天起,你我再不是父子!”战廷深面容坚毅冷寒,盯着气得发抖的战津道。

    “三哥,你,你要跟爸爸断绝父子关系?”战瑾玟红着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战廷深。

    “还有你战瑾玟,你再不是我战廷深的妹妹!”战廷深冷盯着战瑾玟。

    “……”战瑾玟心尖冷得直颤,双腿不受控制的往后退,摇着头伤心的看着战廷深,“三哥,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是你的家人啊。你到底为什么?”

    “你们既然如此容不下思思,那么思思从今往后再不会踏足这里半步!战瑾玟,以后若是思思再有何差池,我一律算在你头上!”

    战廷深神情严厉,语气阴狠。

    “又是聂相思!又是她!三哥,你到底还要维护她聂相思到什么地步?今天是她聂相思先动手打的我!你看不见么?你看我的脸,你看啊!”

    战瑾玟受不了,受不了战廷深总是无条件的帮着聂相思。

    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因为聂相思指责她,骂她,现在甚至要因为她聂相思,连亲生父亲和亲妹妹都不要!

    “三哥,你因为聂相思,已经丧心病狂,失去理智了!”

    战瑾玟指着自己的脸,“我再一次,这次是聂相思先动的手,是她先打的我!她现在不管怎样,都是她自找的!”

    “我看丧心病狂的是你战瑾玟!”战廷深沉吼。

    “三哥!我要被你逼疯了你知道么?”战瑾玟像是真的被战廷深逼到极致,蓦地抬手用力抓自己的头发,大吼大哭,“我不明白她聂相思有什么好?你和爷爷都护着她!她聂相思心思深沉,居心叵测!她就是看重我们战家的权势和财势,舍不得离开我们战家,所以她手段用尽爬上你的床,还怀上了野种!她聂相思就是个卑鄙无耻的贱人,她骨子里都是脏的,恶心的,啊……”

    战瑾玟发泄的话还没完,就见战廷深凶神恶煞的朝她走来。

    战瑾玟抓着头发的双手一滞,吓得不能的大叫出声,快速往后退。

    “三哥,你要干么?你要打我么三哥,啊……爸爸,爸爸救我……”

    战瑾玟话时,战廷深猛地加快步伐,吓得战瑾玟哇哇大叫,朝战津跑。

    “廷深,战廷深,你给停下,停下!”

    战津亦慌得不轻,赶紧朝楼下跑,一把扯过战瑾玟护在身后,铁青着脸瞪着面庞凶狠的战廷深,“战廷深,你是冷血动物么?瑾玟她是你亲妹妹,你……”

    “亲妹妹?你确定?”

    战廷深抿直唇,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盯着战津的双眸冷到冰点。

    战津,“……”骤然提气,瞪着战廷深,忽然一个字不出来。

    战廷深眸光幽冷望着战津,那模样真的就像某种没有感情异常凶野危险的野兽,仿佛稍有不慎,他便会亮出利齿,将所有侵犯到他的人,全部撕裂。

    战津呼吸凌乱,看着战廷深的目光透着一抹不安和危耸。

    战廷深冷冽扯唇,最后盯了眼战津和躲在他身后只拿一只眼睛偷偷看他的战瑾玟,凛凛转身,朝堂屋外走。

    “三哥……”

    战瑾玟看着战廷深的背影,哭着喃喃叫道。

    战津偏头,朝后看了眼战瑾玟,眼眸缩紧。

    战廷深走到堂屋门口,扫了眼站在院子里的翟司默几人,微眯眼,什么都没,迈过门槛,朝大门口走。

    翟司默几人朝堂屋看了眼,再彼此看了看,跟着离开了。

    ……

    逸合医院。

    聂相思所在的vip病房。

    梁雨柔看着病床上昏睡的聂相思,双眼快速闪了下,遂看向战曜和一脸憔悴的盛秀竹,压低声音道,“爷爷,伯母,你们中午吃饭了么?”

    盛秀竹抬了抬眼皮,看着战曜,“爸,要不我去给您买点吃的回来吧?”

    梁雨柔听此,便知两人还没吃午饭,便道,“还是我去吧。”

    “雨柔,今天你一直在为我们跑来跑去的,也没能歇会儿,你坐这儿歇歇吧,我去。”

    从中午让梁雨柔送他们到医院来,梁雨柔便和赵铭一起跑上跑下替聂相思办理入院手续,拿药。知道聂相思许是要在医院住院,便又出去买了些日用品回来。

    而刚才战廷深来时,梁雨柔正好外出买日用品,所以两人没撞着。

    “伯母,我不累。而且这些都是我该做的。相思毕竟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梁雨柔伸手握了握盛秀竹的手,善解人意。

    盛秀竹听到梁雨柔这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毕竟梁雨柔喜欢战廷深,在战家不是什么秘密。

    且她有意让梁雨柔当她的儿媳妇,可如今廷深因为相思,恐怕梁雨柔要想嫁进战家给她当儿媳妇是不可能的事了。

    她现在为了相思,心甘情愿的跑上跑下,大概也还是为了廷深吧。

    盛秀竹怜惜的看着梁雨柔,一心以为梁雨柔对战廷深和聂相思的事并不知情,所以见梁雨柔这般,才越是疼惜。

    在心里轻声叹息了口,盛秀竹,“我跟你一起吧,正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气。”

    “可是您脸色不是很好,可以么?”梁雨柔关切的揉了揉盛秀竹的手,。

    盛秀竹勉强笑笑,点头,“可以,走吧。”

    盛秀竹起身,看了看战曜,方跟梁雨柔一同离开病房。

    而梁雨柔和盛秀竹离开没一会儿,战廷深几人便赶到了病房。

    翟司默几人之前没看到聂相思的情况,如今看到,皆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她伤得这么重!

    翟司默心尖当即就拧了起来。

    徐长洋闻青城以及战廷深都是情绪内敛之人,可看到病床上的聂相思,徐长洋和闻青城皆明显沉了目。

    楚郁面上蒙上一层阴气。

    这战津下手可真够狠的!

    战廷深坐到聂相思病床的另一边,双眸一寸一寸盯着聂相思的脸看,她脸上每一厘的肿幅都像是在他心脏的位置也用重拳砸了一个包。

    战廷深伸手,握住聂相思一只插着针管的冰凉手,用力攥紧在掌心里,深邃的眼眸猝然浮上浓稠的红。

    思思,三叔错了。

    此次以后,三叔不会再将你交给别人照顾,绝不再让你离开我身边半步。

    看着战廷深赤红的眼角,战曜放在腿上的双手缓缓握紧,慢慢垂掩下的混沌眼眸里,印着明显的愧疚。

    这已然是第二次,相思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伤!

    他知道,他这个孙子,怕是已对他失望透顶。

    可他怪不了他,是他,辜负了他对他的信任!

    也辜负了相思对他的信任。

    战廷深沉默的望着聂相思过了半时,才哑声开口,“爷爷,我要知道今天在思思身上发生了什么。”

    战曜轻怔,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亦在此时,缓缓将目光从聂相思脸上移开,盯着战曜。“思思不可能没有理由就对战瑾玟动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