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2章 相思出事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梁雨柔瞳孔收紧,再次从后视镜看了眼战曜和盛秀竹,没再多问,发动车子,打转方向盘掉头,朝逸合医院的方向驶去。

    翟司默最近刚杀青一部电影,定档在暑假,近来除了偶尔出席电影宣传的路演,其余时间基本都宅在家里。

    中午,翟司默突然想吃火锅,但火锅这个东西吧,一个人吃着忒没劲,所以他就想到了战廷深徐长洋几人。

    楚郁自从年前将他弟弟楚陵揍了一顿,遭到楚家上上下下的鄙视,更是郁闷。

    楚郁这人睚眦必报,饶是对自己家人也如此,所以全家越是看他不惯,他越是要在一家人面前晃悠,也就快速处理好国外的生意,回国了。

    听因为有楚郁在,楚家最近的家庭氛围都太不好。

    翟司默知道后,简直要乐死了。

    有一次他本来想借此寒碜下楚郁,哪知他一,他竟然坦荡荡的,他就是故意的,一句话把“好好的聊天”给聊死了。

    翟司默今儿运气好,在微信群里吼了声有没有人要吃火锅,他翟爷请,群里的人,个个都响应了,这在之前前所未有啊。

    于是一行人约到盛乐吃火锅。

    这些人都是极为守时之人,约好十二点到盛乐,所有人都在十二点之前赶到了盛乐包房。

    因为其中战廷深闻青城和徐长洋都不怎么吃辣,所以点的鸳鸯锅。

    点菜的责任自然而然落在了最的翟司默身上。

    翟司默按照惯例胡乱点了一通,原则就是,总有一个菜能符合某些人刁钻的口味。

    “出来吃饭,怎么皱着个眉头?”楚郁喝了口茶,许是觉得这茶不和他口味,楚郁凤眸微眯,将茶杯放到桌上,从手指弹远了。

    楚郁也没看着谁。

    但他话一落,所有人却默契的将目光落到了面庞严峻的战廷深身上。

    战廷深淡扫了眼众人,菲薄的唇轻抿,“没事。”

    “廷深,你是不是担心相思?”翟司默问他。

    战廷深沉默。

    从今早离开老宅,他便一直处在莫名烦躁中,这股烦闷,偏偏还是无迹可寻。

    “我吃完火锅,下午去老宅看相思。反正我最近闲着也是闲着。”翟司默。

    徐长洋一根手指轻敲着茶杯,斜了眼战廷深,“相思在老宅有老爷子护着,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过廷深,相思怀孕初期,你把她一个人放在老宅,就放心?”楚郁挑眉,睨着战廷深。

    战廷深眉心敛得更深,盯着楚郁。

    他怎么可能放心得了,如若真放心,他昨晚也不会三更半夜爬窗去见她。

    他昨天之所以同意聂相思去老宅。

    一来是聂相思坚持,他不忍心拂她的意;二来便是因为战曜,战曜如今认定是他强迫聂相思,对相思的愧疚更深浓了些,自然会将她照顾周全,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老四,你这不是废话么?你看廷深那样,像是放心?”翟司默看了眼楚郁,。

    楚郁撇撇嘴,正要话。

    旁边闻青城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

    闻青城垂眸朝桌面上的手机看了眼,见是医院那边打来的,清泠的双眸微眯了眯,拿起手机接听。

    闻青城接听手机后,便未开口。

    也不知手机那端了什么,闻青城脸倏地黑沉,抬眸凝向战廷深。

    所有人见状,面色皆是一整。

    战廷深放在桌面上的一只手不动声色的握紧,黑深的眼眸直盯着闻青城。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闻青城完,将手机挂断,人也随之从位置上起身。

    战廷深眼阔缩紧,看着闻青城。

    闻青城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面容严肃,看着战廷深,缓缓道,“相思出事了。”

    “……”

    哗——

    翟司默楚郁以及徐长洋还在怔忪间,战廷深猛然起身,挥开身后的椅子,已朝包房外疾步而去。

    翟司默吸气,看了眼战廷深放到椅背上挂着的外套,轻眨了下眼,亦随之快速起身,抓起他和战廷深的外套,也朝外冲了出去。

    闻青城随后。

    楚郁和徐长洋脸色严肃,彼此看了眼,纷纷起身,拿着外套快步往外走。

    ……

    逸合医院,vip病房。

    院长林淮亲自给聂相思做的检查,确定聂相思是因为头部受伤,脸部受到重创时应也有伤到头部,加之情绪太过紧绷导致大脑缺氧而陷入昏迷。

    因为知道聂相思身体特殊,所以林淮让护士给聂相思输的水也十分注意。

    离开病房前,林淮没敢多言,只再三叮嘱战曜和盛秀竹,聂相思身体虚弱得很,不能再经受任何打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聂相思近期必须保持良好的心情。

    之后的话,林淮没有言明。

    林淮和护士离开病房后,盛秀竹扶着四肢仍在发抖的战曜坐到病床的边沿,自己也拉过椅子,坐到病床边,看着聂相思青肿隐见薄薄皮肤下的血丝的右脸。

    这让她想到了之前战瑾玟用光盘划伤聂相思脸的事。

    盛秀竹双眼浮出歉疚和怜悯,对聂相思也由此多了份不出的情感。

    吱扭——

    病房门忽地被从外拧开。

    盛秀竹吸了吸鼻子,转头朝门口看去。

    然而。

    当看到出现在病房门口的男人时,盛秀竹惊得蓦地从椅子上站起,双手也在一瞬间绞握在腹部,双眸带着易见的慌张盯着男人。

    战曜看到盛秀竹的反应,衰败的脸颤抖了几下,没有回头。

    因为他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谁。

    沉然的脚步声从后靠近,一步一步似是踩在盛秀竹的心尖尖上,让她慌疼到了极点。

    “廷深……”盛秀竹双唇颤嗫,眼眸殷红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没有看盛秀竹,他的双眼从打开病房门的一霎,便黏在了悄无声息躺在病床的女人身上。

    若非,若非她那半张完好的脸,和头上未拆的药纱,他是怎么也不认出,她就是那个被他放在心尖疼宠着的女人。

    他自己都舍不得动一根头发丝的宝贝,竟然被人打成这样,欺负成这样……

    战廷深胸腔的愤怒仿佛火山般爆发,他没有再走近聂相思,犹如缀着毒汁的冷眸猩红射向盛秀竹。

    那一眼,盯得盛秀竹心口发寒,手心止不住的冒冷汗,“廷深……”

    “谁干的?”战廷深的声音又冷,又狠!

    “……”盛秀竹含紧双唇,看着战廷深的双眼,眼泪都快出来了。

    “谁干的!”

    战廷深此时,尤似恶魔附体,沉铸的面盘青黑,脸上每一根线条都似寒冰裹挟着,没有丁点温度。

    “廷深……”盛秀竹垂颈,哀戚的落泪。

    战廷深一双冷眸凶悍的瞠大,骨节攥得吱吱作响的声音,在病房里可怖的回荡着。

    “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思思,你要怪,就怪我老头子吧。你母亲……别逼她。”战曜仍是背对战廷深,声线苍老,哑沉。

    “好,那您告诉我,是谁干的?”战廷深用最后一点忍耐力盯着战曜的背,道。

    “我了要怪就怪我。”战曜转头看向战廷深。

    那张脸,沧桑,衰老,悲冷。

    战廷深整个人紧绷得似一根拉直的弓,“是不是战瑾玟?”

    “不是,不是她,不是你妹妹。”盛秀竹慌忙摇头,流着眼泪道。

    “不是她?”战廷深面容冷翳,阴测测的扯唇,“那就是我亲爱的父亲了?”

    “亲爱的”三个字,从战廷深齿缝间溢出,充满了嘲讽。

    盛秀竹张唇,看着战廷深阴鸷的脸,无法反驳。

    战廷深见此,颔首。

    血红的双眼最后看了眼病床上的聂相思,战廷深凌厉转身,便要离开病房。

    “廷深,你要干什么?”

    盛秀竹狠狠一慌,顾不上其他,急切的冲上前,一把握住战廷深的胳膊,殷殷看着战廷深的双眼全是泪。

    战廷深眯紧眼,却只是看了眼盛秀竹,便将她的手拂开,继续朝门口走。

    “廷深,廷深……”

    盛秀竹被战廷深那么一拂,整个人有些站不稳的微微倾斜。

    实则战廷深并未怎么用力,只是盛秀竹身体不适,又经历了今天这样的变故,身心俱疲,以至她现在的身体很虚弱。

    眼看着战廷深走到门口,盛秀竹内心悲痛无措,求助的去看战曜。

    战曜虎目瞪圆,眼眸里的情绪同样悲凉无力。

    见战曜无动于衷,盛秀竹不禁又落下泪来,咬咬牙,朝门外追去。

    只是,战廷深手长脚长,盛秀竹追出病房时,整条走廊空荡荡的,哪还有战廷深半点影子。

    盛秀竹僵硬站在走廊中,一时之间,泪如雨下。

    ……

    医院地下停车场,电梯叮的声打开。

    战廷深为首的一行五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为什么是五人?

    因为战廷深要离开时,翟司默四人正好乘电梯上行,电梯打开的瞬间,战廷深正好就站在电梯外。

    于是,几人便又随战廷深乘电梯下行到停车库。

    战廷深径直坐进了那辆g-tr。

    翟司默四人站在停车库,面面相觑。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聂相思现在如何,且在电梯里见到战廷深开始,他就一个字都没。

    翟司默抿了口下唇,便要朝战廷深的车走,询问。

    不料,他刚往车子迈了两步,那辆车便如箭般,从他眼前飙驶出了停车库。

    翟司默,“……”

    杵在当场。

    直到,一辆车,两辆车,三辆车,接二连三的从他面前驶出。

    翟司默才猛地吸了口气,慢慢转头朝后看。

    而现在,整个车库,除了他自己,人毛都没一个。

    翟司默黑线,紧忙几个大步冲到自己的跑车旁,跳了进去,驶追了而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