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70章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跪在门前,看着战曜严酷的背影,贝齿死死咬着下嘴唇,心疼得像是被最锋利的刀剜去了一大块般。

    刘美芸准备好早餐,出来叫聂相思用餐,不料却看见聂相思直直跪在大门口前。

    刘美芸心惊,忙快步下台阶,疾步走到聂相思身边,伸手扶住聂相思的胳膊,“姐,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聂相思咬咬唇,在刘美芸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姐……”

    刘美芸叹息,似是想安抚聂相思几句,但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

    聂相思垂下湿润的长睫,抬腿跨进了院子。

    刘美芸扶着她。

    走进堂屋。

    聂相思看了眼客厅,只见战津和战瑾玟并排坐在一张沙发,没见战曜。

    聂相思喉口发苦,抬起眼皮看了眼战曜的书房,放垂下眼皮朝餐厅走。

    走到餐厅,聂相思坐在餐桌边。

    刘美芸从粥锅里盛了碗粥递给聂相思。

    聂相思沉默的接过,放到面前,拿起了搁放在盘子边的银勺。

    刘美芸站在聂相思身边看了她一会儿,才叹着气离开了餐厅。

    只是刘美芸刚走出餐厅,眼角便扫见从客厅沙发里站起的战瑾玟正朝她招手。

    刘美芸微怔,朝客厅沙发走去。

    战瑾玟也从沙发出来,朝刘美芸走。

    两人走进,战瑾玟停下脚步,歪头朝餐厅看,压低声音,“聂相思吃了么?”

    “……”刘美芸一愣,疑惑的看着战瑾玟。

    战瑾玟有些急,“早餐。”

    刘美芸心头暗疑,还是如实道,“姐正吃呢。”

    “你看到她吃了?”战瑾玟问得仔细。

    刘美芸盯着战瑾玟,“姐,您怎么突然关心起姐来了?”

    为什么这么,因为刘美芸之前在厨房给聂相思准备早餐时,从不进厨房的战瑾玟却出现了。

    并且特意吩咐她给聂相思煲粥和准备了几样下粥的菜。

    战瑾玟脸蓦地一僵,极其不自然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她到底是我的侄女,我关心她很奇怪么?”

    刘美芸眯了眯眼,看着她没出声。

    战瑾玟见此,抿紧了嘴角,也不好再继续追问,朝餐厅的方向看了遍,便悻悻的转身,走回了客厅沙发,坐到了战津身边。

    刘美芸迷惑的盯着战瑾玟看了几秒,垂了垂眼,朝堂屋外走了出去。

    餐厅。

    聂相思没什么食欲,拿着银勺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碗里的粥。

    好一会儿过去,聂相思才垂下眼,舀起一勺粥往嘴里喂。

    可一口粥还没喂到嘴里,聂相思忽然顿住了。

    聂相思双眼缩紧,直直盯着银勺里的粥,竟然是海鲜粥……

    聂相思屏息,将银勺里的粥放回碗里,又拿着银勺在碗里搅拌。

    是海鲜粥,粥里却大部分都是蟹肉。

    聂相思脸色微白,站起身,去看粥锅里的粥。

    发现粥里面竟有许多大闸蟹的蟹爪以及蟹肉……

    “……”聂相思想了想,目光扫到餐桌上的几盘菜。

    在落到桌面上的凉拌木耳以及炒马齿苋菜这两盘菜时,聂相思瞳仁儿不受控制的颤抖。

    怎么会……

    聂相思扣紧手指。

    因为先前梁雨柔的桂圆和龙眼事件,聂相思便专门上网差了孕妇该忌食哪些。

    所以知道螃蟹和马齿苋以及黑木耳,都有导致孕妇堕胎的功效。

    尤其是蟹爪……

    聂相思盯着桌上的菜和粥,脸色止不住的发白。

    ……

    聂相思隔了半时才从餐厅出来,只是她走得有些慢,因为她现在,手脚冰凉。

    战瑾玟看到聂相思从餐厅出来,双眼眯了眯。

    聂相思垂着眼,没看客厅坐着的战津和战瑾玟,穿过客厅朝楼上走。

    战瑾玟靠坐在沙发里,盯着聂相思的眼眸掠过一闪而过的阴毒。

    不过这次,战瑾玟没找聂相思的麻烦,而是看着她上了楼。

    直到聂相思进了房间,将房门关上,战瑾玟才讥讽的哼了哼。

    战津听到,拿下眼前的书籍,偏头温蔼的看战瑾玟,语调温和,“又在打什么算盘?”

    战瑾玟看向战津,抬高下巴,自信满满,“爸爸,您就等着看吧。”

    战津,“……”

    战瑾玟阴冷眯眼。

    聂相思,你给我等着!

    ……

    中午。

    刘美芸准备好午餐,叫众人去餐厅吃饭。

    聂相思才从自己房间出来。

    战曜也在书房里待了一上午出来了。

    就连盛秀竹也拖着病弱的身子从房间出来。

    聂相思看着站在书房门口的战曜,双眼不由自主的发红。

    战曜亦盯着聂相思,可到最后,他都没有叫聂相思一声,自己下了楼。

    聂相思将双唇含紧到发白。

    望着战曜和盛秀竹下了楼,自己才挪动僵硬的双腿朝楼梯口走。

    从楼梯口往楼下走,聂相思下完楼,战曜等人已经进了餐厅。

    聂相思深呼吸了口,朝餐厅走去。

    走到餐厅餐桌旁,聂相思看到餐桌上的菜时,脑子骤然一胀,整个人险些没站稳。

    餐桌上有一屉大闸蟹,鲜虾,甲鱼,汤是海带汤,海带汤里放杏仁,菜同样炒马齿苋菜,以及一盘卤猪肝。

    因为今天的主菜是大闸蟹,所以菜没有弄很多。

    聂相思看着这一桌子菜,一张脸血色全无。

    因为这一桌子菜,几乎都是孕妇忌食的食物。

    如果早餐是一次意外,那么中午……还是意外,巧合么?

    众人见聂相思单单薄薄的站在餐桌边,也不坐。

    除却战瑾玟,其余三人都是一脸的奇怪。

    “相思,吃饭了,你站着干什么?坐啊。”

    战瑾玟似笑非笑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睫毛轻颤,抬眼看向战瑾玟,眼圈涌出一层干红。

    是战瑾玟故意弄的吧?

    她知道她怀孕了,所以……

    战瑾玟欣赏的看着聂相思摇摇欲坠的模样,嘴角卷得更高,“相思,你看着我干么?我又不是饭,看我还能看饱了?快坐吧,听你喜欢吃海鲜,所以我特意让刘姨给你做得大闸蟹,虾,还有鱼。喏,连汤都是海鲜汤。”

    聂相思眉心忍耐的战栗,看向战曜,哑然,“太爷爷,我不饿,你们吃吧。”

    完,聂相思便要走。

    战瑾玟却在这时迅速从位置上站起,绕过长桌,走到聂相思面前,将她拦住。

    战曜见此,皱紧了眉。

    但这次他并未什么。

    盛秀竹身体虚弱,整个人都透着无力,也懒得管。

    战曜和盛秀竹都不管,而战廷深又不在,战津见战瑾玟这般,自然也就由她去了。

    “聂相思,你什么意思?”战瑾玟直接握住聂相思一只手臂,眯眼冷嘲的盯着她道,“看不起我是么?到都到餐厅了,你却突然不饿,不想吃了谁信啊?我看你是听我,是我专程让刘姨给你做的,才突然不想吃的吧?聂相思,我有意跟你和睦相处,借此希望跟你化干戈为玉帛,你却不领情。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战瑾玟,你这么做的目的别人不知道,可你我心知肚明!”聂相思怒屏气,盯着战瑾玟的双眼,是从未有过的冰冷和凌厉。

    战瑾玟眉头颤了下,咬牙,“你的意思是我这么做别有目的是吧?那你倒是当着爷爷的面啊,我到底有什么别的目的。如果你不出来,那就是看不起我!”

    聂相思看了眼战曜。

    早上她才刚跟战曜坦白,她跟某人彼此情投意合,她是心甘情愿跟某人在一起的。

    他此时本就在气头上,她要是这会儿她已经怀孕了,她真不敢想他会如何?!

    所以,聂相思肯定不能在这时出她已经怀孕的事!

    而战瑾玟也是笃定她不敢,所以才如此明目张胆!

    战瑾玟盯着聂相思隐忍憋气的脸,得意的挑眉。

    她还是第一次见聂相思在她面前这么憋屈,真是爽!

    “聂相思,你不是我别有目的么?那你倒是啊。”战瑾玟声音一下拔高了好几度,逼迫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咬紧牙关,忍到一张脸涨红。

    聂相思的性子本也不是受了委屈一昧忍让的,除了战廷深战曜和几个长辈,她从不做委屈自己的事。

    所以看到战瑾玟如此咄咄逼人洋洋得意的模样,聂相思真是恨不得给她几巴掌!

    聂相思憋屈的模样,极大的愉悦了战瑾玟。

    也让战瑾玟越发得意起来,,“聂相思,你是不是觉得在这个家有爷爷和我三哥给你撑腰,你就可以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现在是我,之后便是我爸妈,而后就是我爷爷了。噢,也是,现在你攀上我三哥了,当然这些你都可以不顾。毕竟,你这么有本事。”

    “战瑾玟,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聂相思眼角红如犹如被浓艳的红墨漂染,攥紧拳头盯着战瑾玟道。

    战瑾玟闻言,反而笑起来,抱胸,不以为意的盯着聂相思,“聂相思,你的忍耐到了极限又怎样?你打我啊。”

    “你以为我不敢么?”聂相思脸绷紧到不能再紧。

    从早上给她准备的“流产”大餐,到中午又给她安排的一桌子“堕胎”大餐,再到现在的步步紧逼,聂相思也早已忍耐到了极限。

    “那你打……”

    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