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9章 我是真的喜欢三叔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可就在这时,聂相思又突然睁开了眼睛,战廷深轻扯嘴角的动作便被聂相思看了个正着。

    战廷深唇角颤了下,在聂相思做出反应前,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聂相思眼阔缩紧,继而虚眯起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心跳不争气的加快,再加快。

    战廷深在聂相思柔软馥香的唇上厮磨了会儿,见聂相思始终睁着一双单纯无害的大眼盯着他,在心里轻叹了声,缓缓退离她的唇,往上,轻碰了碰她的眉心,哑声道,“乖,闭上眼睛睡觉。”

    “三叔,你该多笑笑。”

    聂相思红着脸完,便闭上了眼睛,羞涩的把脸往战廷深胸口藏。

    战廷深微深,凝着使劲往他怀里缩的女人,右眉扬高。

    翌日,聂相思醒来时,某人已经离开。

    她也不知何时被某人塞进了床上,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聂相思睁着眼睛怔怔望着眼前的帐顶,一抹怅然若失在她心尖潆潆绕绕,挥之不去。

    在床上躺了会儿,聂相思起床,去洗浴室洗漱,出来后,走到衣柜前,打开,从衣柜里挑了件半高领九分袖的蛋黄色针织薄毛衣和一件牛仔背带长裤换上,便离开卧室,打算去看盛秀竹好些了没。

    不料,她还没走到盛秀竹的房间,一串上楼的脚步声便从后传来。

    聂相思顿住,偏转过身子朝楼梯上望。

    当看到上楼来的人是谁时,聂相思瞳孔微缩。

    “怎么?看到我很惊讶?”

    战瑾玟边上楼边用眼角瞥楼上走廊站着的聂相思。

    聂相思抿抿唇,看着她没话。

    战瑾玟走上楼,在楼梯口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才朝聂相思这边走来。

    聂相思垂了垂眼,又才盯向她。

    战瑾玟走到聂相思跟前停下,与聂相思之间的距离不到两步。

    战瑾玟抱着胸,目光若有似无的掠过聂相思的腹,嘴角阴冷轻勾,挑眼盯着聂相思,“我搬回来了。”

    聂相思眉毛动了动,对此没什么好的。

    这里是她家,她想搬走搬回是她的自由。

    “聂相思,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战瑾玟着,竟然伸手戳了戳聂相思的肩胛。

    聂相思皱眉,没客气,当即拂开了战瑾玟的手,冷下脸看着她。

    “哟,你是金做的还是银做的,碰都不能碰了?”战瑾玟咬牙讥笑。

    聂相思抿紧唇,盯着战瑾玟看了几秒,什么都没,便要从她身边离开。

    “站住!”战瑾玟忽然喝道。

    聂相思闭了闭眼,停下,转头盯着她,大眼压着不耐,“战瑾玟,我自问从未主动找过你不痛快,也请你不要找我的茬。你不喜欢我,我也同样不喜欢你,既然咱们彼此不待见,我希望我们能井水不犯河水。”

    “你倒是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你没有主动找过我的茬?真是笑话!聂相思,从你进战家的第一天开始,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找我的不痛快!就因为你的到来,我战瑾玟没有哪一天过得顺心!聂相思,你就是我的克星,只要有你在,我就永远不会快乐!”战瑾玟阴沉着脸,看着聂相思咬牙切齿道,那痛恨聂相思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聂相思对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

    “你不开心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自己。”聂相思冷静道。

    聂相思从来没想过要与战瑾玟作对,更不愿意每次和她见面都弄得跟仇敌般水火不容。

    但这个世界所有的战争,不会因为你的隐忍退让而平息。

    相反的,你的步步退让,只会让对手得寸进尺,认为你好欺负,软骨头!

    在这一点上,聂相思感触颇深。

    战瑾玟看着聂相思平静的脸,恨得直咬牙,“聂相思,你脸皮真厚!出了这样的事,还有脸住在我们战家,我都替你觉得羞耻!”

    “替我?”聂相思盯着战瑾玟,“你不必替我感到羞耻,毕竟你跟我,还没有好到这个份上。我可不可耻就不劳你费心了!”

    “聂相思,你现在这么嚣张,无非是仗着我三哥和爷爷在背后给你撑腰!可你不要忘了,我才是我三哥的亲妹妹,我爷爷的亲孙女,一旦你跟我出了什么事,我三哥和爷爷肯定选择我!你等着看吧!”

    战瑾玟恼红着脸低吼完,狠狠退了把聂相思,便朝盛秀竹的房间怒冲冲的走了去。

    聂相思被她推得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子,双手下意识的扶住肚子,敛紧眉,也有些动了怒意盯着战瑾玟离开的方向。

    而这时的聂相思,并未注意到战瑾玟那句“一旦你跟我出了什么事,我三哥和爷爷肯定选择我”有何深意,只以为是她泄愤时的话。

    因为战瑾玟去了盛秀竹房间,聂相思自然不能再选择这时去看盛秀竹。

    在走廊站了会儿,聂相思朝楼下走了去。

    而聂相思走到楼下时,才注意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战津。

    战津面色一贯的严冷,端正的坐着,手里拿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书籍看着。

    聂相思看到他,双手微微握了握。

    刚才她跟战瑾玟在楼上的争吵,想必战津都听在耳里,可他并没有管,冷眼旁观。

    聂相思暗吸了口气,还是对战津,“爷爷,早上好。”

    战津拿着书,看都没看聂相思一眼,更别提回应她了。

    聂相思指尖扣着指甲盖,在原地僵站了几秒,才僵硬的转动身子,朝堂屋门口走。

    聂相思跨出堂屋门槛,看到战曜坐在大门口高高的门槛上,背对着她,腰杆挺得很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聂相思眨了眨眼,迈下台阶,穿过院子,朝门口的战曜走。

    聂相思走到战曜身后,还没开口话,就听战曜,“思思,起来了。”

    聂相思怔了下,“嗯。”

    “吃早餐了没有?”战曜问她。

    “……还没呢。”聂相思。

    战曜停了停,突地转头过来,提高声量道,“赵铭,给姐热早餐,快点!”

    赵铭是老宅的管事,也是战曜的贴身司机。

    赵铭的夫人刘美芸亦在战家工作,主要负责全家上下一日三餐伙食。

    “好嘞。”赵铭不知在哪应了声。

    聂相思抿唇,回头望院子里瞧了瞧,就见赵铭火急火燎的朝后院跑。

    “思思,来,陪太爷爷在这儿坐会儿。”

    战曜。

    聂相思收回视线,跨过门槛,坐到战曜旁边,习惯性的伸手挽着战曜一只胳膊,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

    战曜偏头看了看聂相思,嘴角扯了下,“你看。”

    战曜指向门前路边的一颗大树。

    聂相思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了大树高处树枝间的鸟窝,几只嫩鸟从鸟窝里探出嫩呼呼的脑袋,偶尔轻声叫两下。

    不一会儿,一只喜鹊扑闪着翅膀飞到鸟窝边站着,嘴里叼着食物喂给鸟窝里的几只嫩鸟。

    聂相思看到这里,一只手轻轻放到肚子上,嘴角也露出温柔的笑。

    “思思,从你五岁,你三叔将你领到我跟前,你在我心里,就是我亲生的曾孙女。”

    战曜缓缓。

    聂相思眼波轻动,转头看向战曜。

    战曜依然盯着树上的鸟窝,“你三叔性子清冷,我还总担心他照顾不好你,所以让张惠住过去,帮忙照顾你。可是我没想到,你三叔不仅事无巨细的将你照顾妥帖,还把你教育得这么懂事体贴有礼貌。这真的是我想不到的。我以为你三叔那人,充其量就管个饭,放养你。”

    聂相思咬着下唇,“太爷爷,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傻孩子,听不出太爷爷是在夸你?”战曜含笑低头看聂相思。

    聂相思看着战曜,突地深吸了口气,,“太爷爷,我是心甘情愿的。”

    “……”战曜对着聂相思的脸色,就那么慢慢沉冷了下来。

    聂相思心尖激跳,一张脸苍白,可她并没有退缩。

    她不能让她三叔,一个人背负这些指责。

    “太爷爷,我知道我跟我三叔的事,很难让人理解和接受。您觉得我们违背伦常,甚至,甚至龌蹉,我都全部理解。可是太爷爷,我是真的喜欢三叔,三叔也是真的喜欢我,我们想在一起。求太爷爷成全。”聂相思着,起身,噗通跪到了战曜面前。

    战曜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捏紧,脸庞因为隐忍而有些发青。

    虎眸严厉的紧紧盯着聂相思含泪却坚定不退缩的眼睛,嘶哑着嗓音低吼,“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

    聂相思眼泪一下下来了,可她依然挺直背脊,定定看着战曜,声线颤抖且沙哑,“太爷爷觉得我不自重,不自爱,我也都接受。可是因为是三叔,所以,值得!而我,不后悔!”

    “你,你……”战曜心痛的看着聂相思,眼角亦卡着一抹猩红的泪液,“你太让我失望了!”

    聂相思扣紧手指,脸白如纸,“我,我知道。我,我无话可。”

    “好一个无话可!”战曜气怒得猛然从门槛上站起,虎目饱含失望和痛心,凛然盯着跪在他面前的聂相思,声音是面对聂相思时从未有过的肃穆威严,“这样的话,我今天就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以后也不许再!”

    完,战曜铁青着脸转身,迈着凌凌的步伐离开了。

    聂相思跪在门前,看着战曜严酷的背影,贝齿死死咬着下嘴唇,心疼得像是被最锋利的刀剜去了一大块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