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8章 三叔抱着你睡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盛秀竹眼泪疯狂的从眼角滚落,她瞪大眼,双眸残红,死死盯着战津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震痛的心脏渐渐被厚厚的寒冰裹上,直到心脏冷得麻木,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盛秀竹原来抬到半空欲去抓战津扼着她脖子的手的手,忽然颓然放了下来,圆瞪的双眼缓缓闭上。

    心死,大约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战津看着盛秀竹闭上的双眼以及从眼角滚掷而出的液体,心头狠震,摁在她脖子上的手猛地一抖,倏地收回。

    在他的手离开她脖子的刹那,盛秀竹本能的张开唇,大口喘息。

    战津盯着盛秀竹,一双猩红的眼眸竟也露出浓浓的伤感和悲凉,出口的声调也透着历经世事的沧桑,“人已经没了,你又何必再揪着不放。她在世时被骂,现在死了,你还不肯放过她么?她有何错?错的,一直是我!”

    完,战津便起身,微佝着身躯,一步一步朝门外走。

    听到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响,盛秀竹终是忍不住,抓起被子捂住自己的嘴,恸哭出声。

    她柳絮姿没错。

    那她呢,她又错在哪儿了?

    ……

    锦城别墅,是战瑾玟十八岁生辰,战廷深送给她的成人礼。

    且因为是送给自家妹妹的,所以锦城别墅的规格一切按照珊瑚水榭的格局建成。

    战瑾玟看不起这别墅,觉得战廷深不重视她这个妹妹,实则大错特错。

    这套别墅早在战瑾玟十六岁时,战廷深便选好了建筑别墅的地皮,请的也是资深的设计师设计的,整整用了一年半才竣工。

    加之装修等等,也就在战瑾玟十八岁生日前几日刚刚完成。

    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滑停至别墅门前,不一会儿,车门被打开,身着黑色抹胸洋裙,外披铁锈色西装的梁雨柔从车内下来,匆匆朝别墅门口走。

    刚走进别墅,就听到一阵嘤嘤的哭声从客厅的方向飘来。

    梁雨柔半眯眼,蹭掉脚上的细高跟鞋,赤脚朝客厅快走而去。

    战瑾玟坐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地毯上,上半身趴在茶几上,茶几以及她身边的地毯上,全是歪歪斜斜的红酒瓶以及啤酒罐。

    拂进鼻息的浓烈酒气,让梁雨柔眉头皱了皱。

    走到战瑾玟身畔,梁雨柔蹲下身,一只手柔柔搭上她的胳膊,双眼温柔而担心的看着她。

    战瑾玟睁开哭得红肿的双眼,委屈的哽咽,“雨柔姐。”

    “唉。”梁雨柔叹息,握着她的胳膊将她轻轻往她怀里扯,柔柔的将她抱在怀里,一只手轻拍她抽泣战栗的背脊。

    “雨柔姐,呜呜……我才是我爷爷的亲孙女,我三哥的亲妹妹,他们怎么能这么对我呢?不是血脉亲情是世上最割舍不断的么?为什么我搬走了,他们一个都没挽留我?我一点都不重要,我一点都不重要。我好难过,好难过。”

    战瑾玟把头抵在梁雨柔胸口,呜呜的哭。

    梁雨柔低头看向战瑾玟,“瑾玟,你你这是何必呢?你明知道相思对你爷爷和三哥有多重要,你还跟着她作对,不是自讨苦吃么?我心疼你啊。”

    “呜呜……雨柔姐……呜呜……”战瑾玟紧紧抱住她,俨然已经将梁雨柔当成除了战津以外,她最信任依赖的人。

    否则她也不会打电话跟她倾诉委屈。

    且战瑾玟觉得梁雨柔是真的拿她当亲妹妹在对待,不然这么晚了,她也不会因为担心她,而匆匆赶过来陪她。

    “瑾玟,雨柔姐劝你,跟雨柔姐学学,试着放下吧。这个世界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饶是相思做了那样的事,你三哥为了她,宁愿背负强迫的罪名,也不肯出是相思……而你爷爷呢,他自然是知道你三哥的性子不可能做出那样大逆不道违背伦理的事,可你三哥那么了,你爷爷就信了,还反过来帮相思打抱不平。从这两点就可看出,我们跟相思比不了。而且你今天也了,伯母貌似也被相思俘虏,跟她站到了一起。我看长此以往,伯父不定也……”

    “不可能,我爸爸最疼我,他绝不可能跟我妈妈一样背叛我!我相信他!”

    战瑾玟抬起泪迹斑斑的脸,着急看着梁雨柔道。

    梁雨柔扯唇,伸手给她擦脸上的泪水,柔声,“瑾玟,我知道伯父很疼爱你,可是作为姐姐,我不得不提醒你,以前伯母也同样很宠爱你,可是你看,这才过了多久,伯母就……现在你又搬了出来,跟伯父离得那么远,老宅发生了什么,你也不知道。我担心久而久之……唉,这也只是我的担忧。也许不会成真的。”

    战瑾玟却怔住了,含泪的双眼一动不动盯着梁雨柔。

    梁雨柔毫不意外从她眼睛里看到了恐惧和浓浓的不安,眼阔轻缩,一只手捧着她的脸,“瑾玟,还有件事,我觉得很可疑,但因为只是怀疑,所以我一直不敢轻易出来。”

    “……”战瑾玟提气,双眼快速的眨动,勉强将眼中的惶恐和慌乱压下,看着梁雨柔,哑声道,“什么事?”

    梁雨柔眉心倏地皱紧,脸上布满了犹疑,“我,我不知道该不该,万一要是我怀疑有错呢。”

    战瑾玟盯着梁雨柔,缓缓问,“跟聂相思有关么?”

    “……”梁雨柔纠结的含住下唇,点头,“嗯。”

    “什么事?”

    一听到跟聂相思有关,战瑾玟像是突然被灌满了鸡血,登时来了劲,直勾勾看着梁雨柔,紧声问。

    梁雨柔神秘兮兮的往别墅四周看。

    战瑾玟脸抽了两下,,“雨柔姐,你放心吧,别墅只有我一个人,没别人,你放心。”

    梁雨柔含紧唇看着战瑾玟,半响,才慢慢点了点头,还是压低了声音,,“你过来点。”

    战瑾玟于是更紧的凑了过去。

    梁雨柔伏到她耳边。

    不知道梁雨柔对她了什么,战瑾玟一双眼猛然瞪大,一对瞳仁都在剧烈的发抖。

    ……

    战家老宅,近凌晨。

    聂相思穿着粉色卡通睡衣靠坐在床头,下腹以下有丝绒被覆盖着,一只手隔着丝绒被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腹。

    虽已是深夜,可聂相思一双眼始终圆瞪,一眨不眨的盯着窗口的方向。

    头上的伤偶尔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聂相思也只是皱皱眉,并未管。

    到凌晨一点,聂相思瞪大的眼睛开始扛不住一搭一搭的往下垂。

    她暗掐了下自己的大腿,便觉清醒些了,可撑不到两三分钟,她一双眼又往下一点点垂下,直到彻底闭上。

    聂相思就这么靠在床头,坐着睡着了过去。

    时钟嗒嗒的转到凌晨三点。

    窗口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没一会儿,咚一道闷响,一抹颀长的黑色身影出现在了窗口前的地板上。

    战廷深一身黑,跟夜间出没的大盗似的,幽深的眼潭凝向靠坐在床头睡着的女人,清俊的面庞轻绷了下。

    战廷深往前走,皮鞋踩到地板上发出的声音有些响,他顿住,直接将皮鞋蹭掉,赤足朝聂相思走去。

    走到床前,战廷深将要弯身抱聂相思,手刚伸出,原本闭眼熟睡的女人,却在这时倏然睁开了双眼。

    战廷深手一停,眼眸深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也看着他,只是慢慢的,眼眶续上了一圈薄薄的水汽,鼻尖也慢慢红了。

    战廷深蹙眉,侧身坐到床沿,握住聂相思放到被子外的一只手,触手的冰凉叫战廷深心尖微颤,英逸的眉宇拢了个紧。

    将聂相思的手用两只掌心捧着,轻柔的揉搓,待到她的手没那么凉了,战廷深方把她的手塞进了被窝里。

    可是刚把手放进去,聂相思便赌气般的拿了出来。

    战廷深微顿,抬眼盯着聂相思,眸光里有印着淡淡的无奈。

    聂相思瘪了瘪嘴,拿出的那只手抬起,扯住战廷深的袖口,将他往她这边扯动。

    战廷深眯眼,倾身过去。

    聂相思便将另一只手也抽出,抱住他的脖子,凉凉的脸窝陷进他温暖的颈窝,猫儿似的蹭动。

    战廷深垂眸看着聂相思,大掌从后轻抚着聂相思铺散在后背的长发,轻叹道,“不是你非要跟爷爷回来的么?觉得委屈了?”

    “……”她不是委屈,她只是,想他,很想。

    战廷深另一只手将聂相思身上的丝绒被往上提了提,隔着被子搂紧她的身子,温声,“快睡吧,三叔抱着你睡。”

    “……嗯。”聂相思撅着嘴,软哼哼的应了声。

    战廷深不觉笑,低头亲亲她的脑袋,直接将她抱起,放到他腿上,横抱着。

    聂相思搂着他的脖子,脸贴靠着他结实宽阔的胸膛,睁着眼睛从下往上看战廷深刀削斧刻般深刻立体的轮廓,耳边是他沉稳跳动的心跳声,一声一声拂进她耳朵里,令她无比安心,眷恋。

    “闭眼!”

    战廷深低头看她,轻声。

    聂相思脸颊浮出两团红晕,大眼亮晶晶的看着战廷深,声,“三叔,很快就会好的对不对?”

    “嗯。”战廷深深盯着聂相思,肯定道。

    聂相思扯开嘴角,安心的闭上了双眼。

    战廷深见状,躁郁了一整日的心,才有了丝缓和,薄薄的唇角因此有了点弧度。

    可就在这时,聂相思又突然睁开了眼睛,战廷深轻扯嘴角的动作便被聂相思看了个正着。

    战廷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