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7章 三叔,我等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她再不下车,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什么都不顾,立刻掉头带她走!

    聂相思低掩的睫毛轻颤,用力咬了口下唇,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而就在她双脚着地的瞬间,车子便猛地从她背后擦过。

    聂相思双腿虚软,险些没站住。

    战廷深已然将车驶向前,掉头飙离了老宅。

    聂相思听着汽车轮胎划过地面的声响越来越远,眼泪终究没忍住,大滴从眼眶里狠狠砸落。

    三叔,我等你。

    ……

    战津和战瑾玟昨晚离开医院后,便未在回到医院。

    不过在出院时,盛秀竹给战津打了电话,告诉她,他们出院回来的事。

    所以。

    聂相思挽着战曜,和盛秀竹一同跨进老宅大门时,战津和战瑾玟已然站在堂屋外的台阶上,看着他们。

    聂相思眼角还残留着红润,看到战瑾玟冰冷投递而来的视线,眉心拧了拧。

    放在战曜胳膊上的手,手背突地被轻轻拍抚了下。

    聂相思眼皮轻跳,抬眼看向战曜。

    战曜对她点点头,“别怕,太爷爷在,没人敢对你怎么样。”

    聂相思刚压下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太爷爷。”

    “可不兴总哭的。”战曜佯怒的瞪她。

    聂相思便立刻抬手抹了抹眼睛,摇头,“我不哭。”

    战曜笑,心尖却淌过淡淡的酸苦。

    “聂相思,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战曜三人还没走进,战瑾玟抱着胸,厌恶的盯着聂相思讥讽道。

    聂相思含住下唇,只看了眼战瑾玟,并不想与她作口舌之争。

    “这里是思思的家,她想回来就回来!”

    战曜严声道。

    “呵……”战瑾玟禁不住的冷笑,压着怨气看着战曜,“爷爷,我真不明白您现在是什么心理。自己的孙女孙子不顾,偏偏把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外人宝贝得不行!”

    “我就宝贝思思了,你想怎样?”战曜皱眉。

    “我就是看不惯……”

    “看不惯你也给我忍着!否则就从这里搬出去!”战曜嗓音蓦地一厉,威严瞪着战瑾玟高声道。

    “爷爷!”

    战瑾玟气得要死,“我到底是不是您的亲孙女?为什么您总帮聂相思不帮我?从到大,我做什么事您都看不惯,我就这么不讨您喜欢么?”

    战曜冷哼,“与其指责我,倒不如反省反省自己,有没有做什么让我看得惯的事!一昧要求旁人宠着你,纵着你,不合你意就撒泼胡闹!自私无礼!这样的人,放到哪儿都不会有人喜欢!”

    “爷爷……”

    战瑾玟突然哭起来,“我在您心里就这么一无是处么?”

    战瑾玟愤摡的指向聂相思,“她就什么都好么?就算她引诱我三哥,害我三哥为她神魂颠倒,理智全无,她就好么?您就不怕这样的丑事传出去,毁了我们战家的声誉?”

    “到现在你还睁着眼睛瞎话!”战曜也怒了,“这件事,思思才是受害者!是被你三哥逼迫的!战瑾玟,你再这样黑白不分无理取闹,你就真的给我从家里搬出去!省得我看了心烦!”

    “不用您我自己也会搬出去!从您执意将聂相思带回家里来,就没想我留在家里吧!因为您知道,只要聂相思回来,我肯定不会在待在家里。同时,我这两天才算看清楚一件事,我在这个家就是多余的。除了爸爸,你们谁都嫌弃我讨厌我。与其继续留在这里招你们厌烦,我不如自己识趣些,卷铺盖走人!”

    战瑾玟哭着完这通话,回头冲进屋里。

    没一会儿,咚咚上楼的声响便从堂屋里传出。

    战津脸色很不好看,眸光残冷盯了眼聂相思,转身也朝屋里走了去。

    聂相思唇色发白,因为战津临走前看她一眼。

    那一眼,充满了憎恶和冷漠。

    战曜握紧双拳,喘着大气,怒目瞪着堂屋门口,“逆子!”

    盛秀竹怔怔看着堂屋的方向,眼眸里,渐渐浮现一抹悲凉和苍茫。

    ……

    聂相思和盛秀竹一左一右扶着战曜进屋,三人还没走到客厅。

    战瑾玟便提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了。

    见状,盛秀竹当即松开战曜的手,急忙上前,“瑾玟,你怎么还当真了?”

    战瑾玟看着盛秀竹,嘴角也挂着一丝冷笑。

    盛秀竹心头一痛,双眼暗了层。

    “从今天开始,这个家,有聂相思,就没有我战瑾玟!只要聂相思在一天,我战瑾玟绝不回来!”

    战瑾玟厌憎的盯着聂相思,一字一字。

    聂相思放在战曜胳膊上的双手不觉握紧,抿紧的双唇越来越白。

    战曜胸口起伏烈烈,但他只瞪着战瑾玟,一个字都没。

    “走吧。”

    战津接过战瑾玟的行李箱,“爸爸送你去你的别墅那边。”

    盛秀竹眼眸烧红,盯着战津。

    战津眯眼,看了眼盛秀竹,一手提着战瑾玟的行李箱,一手牵着她的手,毫不迟疑的朝堂屋门口走。

    “战津!”

    盛秀竹侧身盯着战津。

    战津步伐微停,回头看着盛秀竹,眼神里的光,阴凉,“不管你怎么想,在我心里,瑾玟才是我的女儿,我最应该在乎和重视的人,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盛秀竹忍泪,因为用力扣紧双手,以至于她整个身体都在发着抖。

    内心的悲怆和无力,让盛秀竹无法开口一个字。

    战津无情回头,带着战瑾玟走出了堂屋。

    盛秀竹看着两人离开她的视线,缓缓垂下双眼,脸上透着一抹死寂般的苍白。

    “奶奶……”聂相思担心的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没抬头,转身,“我累了。”

    完,盛秀竹步履蹒跚,朝楼上走了去。

    战曜望着盛秀竹的背影,眼神深沉复杂。

    ……

    盛秀竹在当天病倒了,一下子,战家多了两个病号加一个伤患。

    战津将战瑾玟送到她十八岁成人礼时,战廷深给她买的那套别墅后,下午便回来了。

    战津回来时,李恩刚给盛秀竹输上水离开。

    吃了药,盛秀竹困乏得厉害。

    所以战津上楼走进卧室,盛秀竹只是看了他一眼,便闭上眼睛准备休息。

    只是,战津却不打算放她好好休息。

    战津走到床边,站在床沿居高临下盯着床上面容憔悴的盛秀竹。

    盛秀竹如今已是六十多,近七十的人。

    容颜再不复年轻时的美艳靓丽,平时无病无灾时,因为刻意保养和打扮,看上去也就四十多的。

    可现在生病了,再加之近几天发生的事,让她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一定的打击,且她现在没有化妆,时光在她脸上雕刻下的痕迹逐一显露。

    此刻的盛秀竹,看上去苍老且委顿。

    战津皱紧了眉,不知是因为发现了盛秀竹的老,还是其他。

    战津转身,坐到床沿,双手撑在腿上,偏头看着床上的盛秀竹,,“瑾玟很伤心。”

    盛秀竹闭掩的双眸动了动,不过没睁开。

    “你以前很疼瑾玟,为何现在忽然变了?”战津眉头拧得更紧,。

    忽然变了?

    她现在只恨自己变得太晚!

    盛秀竹垂掩的睫毛染上一层水光。

    从来没有哪一刻,让盛秀竹这么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失败。

    年轻时管不住自己的丈夫,让丈夫……

    现在呢,也管不好自己的儿女。

    这世上,还有比她更悲哀更可笑的人么?

    战津盯着她睫毛上的水雾,微微沉默,道,“关于相思和廷深的事,你怎么看?”

    听到战津问这个,盛秀竹才慢慢打开双眼,望向战津,“昨晚廷深已经得很清楚,并非相思勾引蛊惑他,而是他强迫的相思。战津,你扪心自问,你真的觉得这件事还是相思的错么?相思她不是受害者?”

    战津眼波微凉,“受害者?我们战家收养她十二年,如果不是廷深将她从警察局领养回来,相思还能活下来还未可知!”

    “战家是收养了她,可也掩饰不了她是受害者的事实!一码归一码!”盛秀竹因为压着怒火,所以出口的声音有些抖。

    “你如何肯定不是她蓄意勾引,欲擒故纵,引廷深上钩?廷深之所以对相思产生那样的情愫,相思就一点责任没有?平时就见她对廷深黏糊得很,若是她注意些,兴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

    “战津,你以为天下所有的女人都跟她柳絮姿一样会玩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勾引男人么?”

    盛秀竹忍无可忍,怒吼道。

    “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提起姿姿?”

    战津一双眼在盛秀竹出“柳絮姿”这三个字时,骤然瞪大赤红,脑门上涨红的青筋骇人的一突一突额头皮肤表层外蹦。

    姿姿?

    盛秀竹指尖掐进掌心里,指甲划破掌心皮肤,嵌进肉里,都不及她此刻半分心痛,“战津,直到今天你还觉得自己没有错对么?我提一下柳絮姿怎么了?她柳絮姿这三个字有多不见得光,你不让我提?她柳絮姿就是一个可耻的三,试图破坏别人家庭婚姻的贱人,嗯……”

    盛秀竹话还没完,战津的手掌便朝她的脖子压了过来,力道之大,一下子让盛秀竹长大了嘴,一个字都不出来。

    盛秀竹眼泪疯狂的从眼角滚落,她瞪大眼,双眸残红,死死盯着战津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震痛的心脏渐渐被厚厚的寒冰裹上,直到心脏冷得麻木,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疼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