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6章 你必须跟我在一起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在这个过程中,谁也没看,就盯着聂相思,这会儿见她终于看向自己,遂将手里的水杯往她唇边递过去,“喝水。”

    聂相思嘴角弧度的抽了下,伸手便要接过水杯自己喝。

    可她的手还没碰到水杯,他就将水杯拿离了些,不让她碰。

    聂相思,“……”

    “就这么喝。”战廷深。

    “……”聂相思耳尖是红的,可一张脸却白了一层,去看战曜和盛秀竹。

    战曜和盛秀竹也不知咋想的,在聂相思看过去时,竟是齐齐把眼睛撇开了。

    像是还怕聂相思不自在,这个举动后,战曜和盛秀竹彼此看了眼,这下换他们俩别扭不自在了。

    他们干么要躲?

    聂相思见战曜和盛秀竹没看自己,方张开嘴,含住了水杯中的吸管。

    聂相思渴坏了,一口气便将大半杯水全喝光了。

    战廷深见此,问,“还喝么?”

    聂相思轻轻摇头,又去看战曜和盛秀竹,那模样,别提多,嗯……媳妇。

    战曜和盛秀竹这会儿都清了清喉管,把别开的目光转了回来,看向战廷深和聂相思。

    “太爷爷,奶奶。”

    聂相思立刻声喊了句。

    战曜点点头,盛秀竹看着聂相思殷殷望着自己的翼翼双眸,脑袋像是被施了法给定住了,愣是点不下去那个头。

    但脸色这回始终是拉不下去。

    毕竟现在她已经知道,一切都是她那个儿子逼迫的,虽然她不愿意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比起之前的愤怒和恨恼,盛秀竹这时对聂相思就只剩下歉疚和……疼惜。

    到底,盛秀竹以往对聂相思的不喜,也不过是基于战瑾玟对聂相思的不喜。

    盛秀竹本人至多也就最开始战廷深将聂相思领养回战家时,对战廷深有些不满。

    如今回想起聂相思在战家这十几年,饶是她苛刻了她,倒也没见她对自己有过任何的不尊重,反而每次见她,都奶奶奶奶的叫。

    盛秀竹这般想着,眼角撇过战廷深,一声叹息,不由自主便在心头响起。

    这一家子人,就没有让她省心的!

    她盛秀竹上辈子到底欠了他们战家多少,这辈子要这么刁难她磋磨她!

    ……

    早上十点过,医生来给聂相思和战曜检查时,翟司默和徐长洋才闻讯赶来了医院。

    到达病房,翟司默和徐长洋见聂相思和战曜住在一间病房,微微愣了下,扫向在一旁清泠站在的战廷深。

    战廷深冷眸轻眯了下,见医生在给战曜做检查,便转身朝外走去。

    翟司默和徐长洋盯了眼朝他们看来的聂相思,拧眉,跟着战廷深走了出去。

    “啥情况?”翟司默一出去,迫不及待问战廷深道。

    战廷深浅蹙眉,“爷爷知道了。”

    呃……

    翟司默和徐长洋默了,就盯着战廷深。

    知道他跟聂相思的事,翟司默便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不过倒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快。

    不过……

    “……相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不会是老爷子一怒之下对相思动了手吧?”翟司默到聂相思时,俊脸绷了绷。

    徐长洋也皱紧了眉。

    依老爷子那暴脾气,动手也不是没可能!

    “爷爷想动的是我,思思替我挡了。”

    战廷深出口的声线蓦地哑了分。

    翟司默和徐长洋都注意到他眼眸中骤然涌现的浓浓懊恼和心疼。

    翟司默和徐长洋在心里叹了声。

    “相思没什么大碍吧?”翟司默歪头朝病房里的聂相思看,见医生在给她检查,又收回了头,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抿紧唇,没出声,双眸凝向在给聂相思做检查的医生。

    很快,医生检查结束,从病房里出来。

    战廷深盯着医生。

    医生的视线在对上战廷深的眼眸时有些闪烁,主要是,太冷,太犀利。

    本来他们无冤无仇的,可一被他盯上,就有种自己好像得罪得他很深沉的错觉。

    “……病人和伤者都没什么大碍,如果想出院,现在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不过出院以后,需静养些时日。”医生完,顿了顿,才捧着手里的病历本快速瞄了眼战廷深,走了。

    战廷深抿唇,看了眼翟司默。

    翟司默伸了伸手,从未有过的积极,“我去办理出院手续。”

    “我跟你一起吧。”徐长洋主要是怕待在这儿被殃及。

    相思和战廷深的事,老爷子不可能没想到他们都知道,可他们都瞒着他,这会儿老爷子若是看到他们,准没个好脸子,能避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战廷深点头,便朝病房里走了去。

    一进去,聂相思的视线便落了过来。

    战廷深面庞的冷硬少了分,,“医生可以出院了。”

    聂相思眼睛亮了亮,偏头看战曜,“太爷爷呢?”

    “嗯。”战廷深。

    嗯什么鬼?

    战曜不满的瞪了瞪战廷深。

    ……

    翟司默和徐长洋办了出院手续,近十一点,一行人才从病房离开。

    医院大门口,战廷深目光掠过战曜和盛秀竹,对翟司默和徐长洋,“替我送下。”

    翟司默和徐长洋都还没来得及回话。

    战曜愠怒浑厚的声音便响起,“你不会开车,不能送?”

    这……

    翟司默和徐长洋同情的看着战廷深。

    盛秀竹只是淡淡看了眼战廷深,什么都没。

    “……三叔,你送太爷爷和奶奶吧。我让徐叔和翟叔送我回去就行。”聂相思轻扯了扯战廷深的袖口,声。

    “回去?回哪儿去?”战曜严肃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

    “过来,跟太爷爷回老宅,以后都跟太爷爷住。”

    战曜见聂相思脸又白了,微微吸了口气,声音缓了分,。

    其实他不是生气聂相思,是气战廷深。

    但口气吧,有时切换起来有些困难。

    只是让战曜没想到的是,他这话一出,聂相思的脸更白了。

    战曜拧紧眉,望着聂相思的虎目快速闪过什么,随即严厉的看向战廷深,目光里多了道审视和探究。

    战廷深坦然面对战曜探究的视线,语气淡静,“思思跟我回珊瑚水榭。”

    “放屁!”战曜怒。

    众人,“……”

    战廷深停了停,道,“等思思头上的伤好了,我再带她回老宅看您。”

    完,战廷深牵着聂相思的手就要朝他的车走。

    “战廷深,你今天要是想带思思走,就从我身上碾过去!”

    战曜更夸张,直接蹬蹬蹬的走到战廷深的车头前,回头瞪着战廷深道。

    众人,“……”

    战廷深眉头皱紧的折痕比战曜眼角堆叠的纹路还要多,抿直唇盯着战曜。

    翟司默和徐长洋默契的把视线别开,假装没看到。

    想必到这儿,大家已经看明白了,在整个战家,论难搞,战曜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连战廷深都得给战曜让道!

    “……爸,您,您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盛秀竹愁死了,走到战曜身边,伸手拉他。

    “我看谁敢笑话我!”

    战曜脸一沉,盯向徐长洋和翟司默,好悬两人都没看那边,否则准得挨两“枪”。

    聂相思看到战曜这样,大眼微暗,低头看向战廷深牵着她手的大手,而后,用力,一点一点抽了出来。

    战廷深,“……”凛目盯向聂相思。

    聂相思勉强对他扯了唇角,声音略显沙哑,“三叔,我跟太爷爷回老宅。”

    “不行!”

    “由不得你!”

    “你必须跟我在一起!”

    “思思不可能再跟你单独待在一块!”

    “手给我!”

    战廷深着就要去拉聂相思的手,却被聂相思躲开,将双手背到了身后。

    战廷深眼眸迸出一道猩红,抿紧唇,上前便要抱聂相思。

    聂相思心尖狠狠一疼,快速往后退了几步,眼眶红润,哀求,同时也坚持的看着战廷深。

    对于现在的结果,聂相思已经很庆幸很满意。

    太爷爷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讨厌她,仍然接纳她,关心她。

    她真的不想在这时再什么惹他难过伤心的事。

    如果现在她跟太爷爷回老宅,能让太爷爷心里得到安慰,她就跟他回去便是。

    而且。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

    要让太爷爷他们接受他和她在一起的事实,并非一朝一夕。

    聂相思既然已经决定跟他在一起,那么她便不会在这时退缩。

    她只是希望这件事带来的伤害能少些,如果靠他们的努力,能让战曜等人慢慢接受他们,祝福他们,在聂相思看来,才是最好的结果。

    而不是像现在,弄得一家人两败俱伤,谁心里都不好过。

    最终,还是战廷深妥协了。

    面对聂相思,他的原则和坚持,总能轻易被打破。

    ……

    战廷深开车载聂相思,战曜以及盛秀竹回老宅,翟司默和徐长洋则开着车跟在战廷深车后。

    约四十分钟,车子停在老宅大门前。

    盛秀竹和战曜率先下车,站在车外盯着车内的战廷深和聂相思。

    聂相思坐在副驾座,一双白嫩纤细的手揪着她腿上的牛仔裤,她低垂着脑袋,不然战廷深看到她涩红的眼角,压低声音,“三叔,开车回去的路上心。”

    战廷深放在方向盘的双手握紧,两道长眉沉沉压着,从后视镜凛凛盯着聂相思。

    “你,照顾好自己。”聂相思嗓音明显哑了。

    战廷深薄唇绷直,胸膛压抑着起伏,那股,想不顾一切载着她回珊瑚水榭的念头,一路上从未减少过丝毫。

    但他知道,不能!

    磨紧牙根,战廷深沉哑着嗓音道,“下车!”

    她再不下车,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什么都不顾,立刻掉头带她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