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5章 让他心疼到极点的小丫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严肃盯着盛秀竹,缓缓。

    盛秀竹,“……”看着战廷深肃穆冷静的脸,平缓跳动的心脏忽地加快,难道,难道真的是他强迫的相思……

    “三哥,就算你要替聂相思话,也不用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吧!”战瑾玟双手捏紧,轻屏息望着战廷深。

    她绝不相信,绝不相信,是她三哥强迫的聂相思!

    聂相思有什么好?她不过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她哪点比得上完美的梁雨柔?

    她家三哥不喜欢梁雨柔也就算了,可他怎么也不能喜欢聂相思吧?

    她聂相思跟梁雨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三哥。”

    战瑾玟冲到战廷深面前,殷切握住战廷深的胳膊,“我知道聂相思是你带大的,可你不能轻重不分是非不分啊。聂相思对你有那样不能为天下知的可耻念头,你怎么还能若无其事的帮她话?难道你想你自己的声誉毁在她聂相思手里么?若是传出去,我们战家的脸往哪儿放?”

    战廷深冷然拂开战瑾玟的手,眸光深冷盯着战瑾玟,“我喜欢思思。从一开始便是我在强迫她。她为了躲避我,方才找陆公子假扮她男朋友,试图让我们的关系回到叔侄的位置。”

    战廷深话到这儿,嗓音蓦地一凛,“我最后一次,思思没有勾引我,若再让我听到一句侮辱她诬蔑她的话,不论是谁,我绝不轻饶!”

    “……”战瑾玟心尖骤然发寒,不可置信的看着战廷深阴森的脸,“三哥,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喜欢聂相思这种人?她算什么?她不过是我们战家收养的一个卑微的养女,她哪点配得上你的喜欢?”

    “她在我心里,便是这世上最好,最珍贵的东西都无法比拟。”战廷深声线坚定。

    “三哥……”

    “包括你!”

    战廷深沉冷盯着战瑾玟,“所以,不要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一句对思思不好的话,否则,就别怪我不顾兄妹之情!”

    “啊!!!”

    战瑾玟被虎得一愣,旋即崩溃的抱头,用力的抓刨着自己的头发,感觉自己再不离开,自己真的会疯。

    战瑾玟抓狂愤吼了声,转身跑出了病房。

    战津见状,眉峰微皱,看了眼战廷深和床上的战曜,抿唇追了出去。

    盛秀竹整个人还处于震惊到木然的状态。

    战廷深轻抿唇,看着盛秀竹,当看到她脸上惊骇的苍白时,冷眸轻缩,顿了顿,,“妈,我势必要跟思思在一起。”

    战廷深将他的态度端了出来。

    他必须跟聂相思在一起,她们若是支持,那自然再好不过。

    若是不支持,也不会改变任何结果!

    “……”盛秀竹缓缓盯向战廷深,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廷深,你,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有违伦常的事,相思是你侄女,是你从带到大的啊!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你还是我的儿子么?”

    其实。

    若是聂相思主动勾搭的战廷深,盛秀竹或许还好接受些,因为战廷深处在被动的位置。

    而现在盛秀竹得知是自己的儿子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强迫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盛秀竹便不仅仅是愤怒,更多的是痛心和失望,以及无力。

    “我看,他就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战曜一直冷冷听着,直到这会儿,才瞟着战廷深,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

    战廷深,“……”

    “……”

    盛秀竹闭上眼,眼泪不停的掉,只觉心力交瘁。

    ……

    逸合医院外停驻的黑色宾利车里。

    战瑾玟趴在战津胳膊上边抽泣边道,“爸,你我三哥他是不是疯了?他堂堂战氏集团的总裁,竟然喜欢上自己领养的养女,传出去不是给人当笑柄谈资么?我三哥他到底怎么想的?他怎么就偏偏喜欢聂相思呢?偏偏是她聂相思?!”

    战瑾玟比盛秀竹更接受不了战廷深喜欢聂相思这件事。

    只要一想到刚才战廷深笃定是他强迫聂相思的画面,战瑾玟心里就跟有只利爪在抓她的心肝脾肺肾般难受。

    战津微微沉默,轻抚她的脑袋,,“放心吧,你三哥如今身为潼市四大家族居首的战家掌权人,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战家和战氏,这也明,你三哥做事必然不能随心所欲,他就算喜欢相思,也绝不可能娶相思进我们战家的门!你三哥将来要去的也必定是与我们战家家世匹配,能在各方面帮助你三哥的女人。惶不论相思现在还是我们战家的养女,就算相思不是,她的身份也配不上你三哥。所以你无需忧虑。”

    “可是三哥他办事不按常理出牌,他要是认准了聂相思,非娶她不可怎么办?要是这样,我以后还要不要出门了?出门肯定也是被人指指点点,三道四的!爸,我还没嫁人呢?若是现在我们战家出了这样的丑事,以后还有谁敢娶我?”战瑾玟抓着战津的胳膊撒娇的甩道。

    战津看着战瑾玟边哭边的模样,不觉浅笑,伸手抹了抹她脸上的泪珠,“没人娶才好,这样,你就能永远留在爸爸身边。”

    “啊……”战瑾玟受不了的哭,“爸,我真的好难受,好难受啊!我三哥他为什么非要喜欢聂相思,啊啊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战津探臂拥着她,轻轻拍她的背。

    “呜呜……”

    战瑾玟把脸靠在战津怀里,郁闷得一直哭。

    毕竟,她是真的不想以后管她的“敌人”叫“嫂子”,那真是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

    第二天,聂相思幽幽转醒,一醒来就在病房里看到了战曜,盛秀竹以及战廷深,聂相思当时就愣了。

    看到战廷深她不觉得奇怪,可战曜和盛秀竹……

    “渴不渴?”

    战廷深看到聂相思睁开眼睛,傻乎乎的盯着隔壁床的战曜和坐在床沿的盛秀竹,轻抿了口嘴角,上前,抬手放在聂相思额头上探了把,见温度正常,方收回手,柔和的看着聂相思问。

    “……”聂相思吞了吞干涸的喉管,视线仍在战曜和盛秀竹身上,脑袋机械的往下点。

    战廷深便起身,去给聂相思接水。

    盛秀竹看了眼战廷深,心头发酸。

    她这个儿子,可从来没对她这么殷勤体贴过。

    这般想着,盛秀竹看向聂相思的视线,便不由更是复杂。

    聂相思心头拿不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两片干燥得有些脱皮的唇心抿着,大大的眼睛轻轻转动,盯着战曜和盛秀竹,不敢话。

    战曜瞧着聂相思那心翼翼的样儿,心疼不已,暗自沉沉吸了口气,方看着她压低声音,“思思,感觉好些了么?”

    “……”聂相思一双眼瞠得更大,直勾勾盯着战曜,“太,太爷爷,您,您是在,问,问我么?”

    聂相思原本清亮脆糯的嗓音这会儿沙哑得厉害。

    战曜听着,更是疼惜,“傻孩子,这儿还有别人叫思思么?”

    “……太爷爷。”聂相思哑哑喊了战曜一声,晶莹的泪珠便一颗接一颗的从她乌黑的眼睛里滚了下来。

    战曜提气,“哎哟,怎么还哭了?”

    战曜着急的就要下床,可身体一动,却被盛秀竹摁了把。

    战曜当即瞪向盛秀竹。

    盛秀竹,“……”黑线!

    “……爸,您还输着水呢?”盛秀竹声提醒。

    战曜,“……”

    战廷深端着水杯过来,就见聂相思瘪着嘴,眼泪汪汪的盯着战曜忍哭。

    心尖尤似被尖锐的东西刺中,战廷深沉眸,坐到聂相思病床边,将床位升高,随即把插着习惯的水杯递到聂相思唇边,“喝水。”

    聂相思还是看着战曜,胸口在隐忍的抽动。

    战曜在心里叹气,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呢!

    “……思思,先喝水。”战廷深低声道。

    聂相思用力吸了下鼻子,转头看向战廷深,眼泪仍在大滴大滴的往下砸,“三叔,我现在是在做梦么?”

    “……”战廷深蹙紧眉,心脏的位置却在抽痛。

    “三叔,你帮我看看,真的是太爷爷么?”聂相思揪着手,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她没有忘记昨晚战曜盛怒之下的举动。

    所以,她不敢期望战曜能轻易原谅她。

    可她一醒来就看到战曜躺在她身边的床位上,这让她特别的不真实。

    战廷深握紧了手里的水杯,揪心的看着聂相思。

    若非战曜和盛秀竹在,他一定会把这个让他心疼到极点的丫头狠狠抱进怀里。

    “思思,是太爷爷。”

    战曜眼眶微红,动容的看着聂相思。

    这辈子,除了他已故的妻子,也就聂相思让他这么心疼过。

    聂相思咬住下嘴唇,隐忍抽噎的望向战曜,“太爷爷,太爷爷,我以为你,我以为你不会再想理我了。”

    “……”战曜心脏揪着,心酸的看着聂相思,这孩子,得多没安全感!

    张唇吸了口气,战曜对她笑道,“傻孩子,太爷爷最疼你,怎么舍得不理你?”

    “太爷爷……”聂相思忍得眼睛鼻尖和嘴都红彤彤的,望着战曜的双眼依旧带着几分心和不可置信,声,“您不怪我,不生我气么?”

    听到聂相思问,战曜却是倏地瞪向坐在她病床边沿的战廷深。

    聂相思见此,微微一怔,迷惑的转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在这个过程中,谁也没看,就盯着聂相思,这会儿见她终于看向自己,遂将手里的水杯往她唇边递过去,“喝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