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3章 三叔现在很疼、很疼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结束一天的复习,刚将谷丽华送走,人还没折回别墅,战廷深驾着那辆g-tr车驶到了别墅前。

    聂相思顿住,看着坐在驾驶座的战廷深。

    战廷深没有下车,坐在驾驶座,眸光深邃幽沉凝着聂相思。

    聂相思双眼轻闪,手心不自觉微微捏紧,轻抿着粉唇,盯着战廷深。

    “过来。”战廷深。

    聂相思心尖没来由沉沉一跳,握紧手心,迈下台阶朝战廷深走去。

    走到驾驶座的车门侧,聂相思抬眼望着战廷深冷峻的面庞,出口的声线不知怎么的,带着细细的颤抖,“三叔。”

    战廷深从车窗口伸出一只手,抚上聂相思如剥了壳的鸡蛋般光滑洁净的脸蛋,“刚奶奶打来电话,让我们今晚过去,是,你太爷爷的意思。”

    “……”聂相思漆黑的瞳仁猛地缩紧,眼眶却泛出一圈红润,紧绷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看着她一圈一圈在眼眸里蔓延的红润,英逸的眉宇倏地敛紧,“害怕?”

    聂相思贝齿大力咬住下嘴唇,望着战廷深不出话。

    可战廷深却分明感觉到掌心下她的脸蛋,在一点一点变凉。

    战廷深冷眸眯紧,另一只手解开身上的安全带,伸手去推车门时,凝着聂相思。

    聂相思深呼吸,一对翩长的睫毛抖得如被暴雨狂击。

    她机械的往后退了几步。

    战廷深方推开车门跨了下来,一个阔步走到聂相思面前,伸臂便将她勾进怀里,紧紧拥住。

    聂相思背脊僵冷,抬起手亦用力抱着战廷深的腰,苍白冰冷的脸颊贴在战廷深宽阔温暖的胸膛。

    战廷深垂眸看着怀里娇单薄的女人,心脏犹如被纤细的铁线紧紧缠住,窒闷,生疼,“有三叔在。”

    聂相思闭上眼,一颗心悬到嗓子眼,她……很怕!

    ……

    一个时后,一辆g-tr车滑停到老宅大门前。

    聂相思眼角始终挂着一缕残红,轻颤的望着那道棕红木门。

    那道门此时在她眼底,就像是古时候县府衙门的那扇门。那道门再不是普通的门,而是通往审判大殿,透着庄重威严的门。

    她不敢预想,她跨进这道门后,降临到她身上的,将会是怎样无情的批判和谴责。

    而她将面临的结果,又是何等的残酷。

    聂相思不得不承认,她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思思,相信三叔。”

    放在腿上的手被男人宽阔温热的大手包裹住。

    男人磁性低沉的嗓音笃定且冷静的拂入耳里。

    聂相思张唇喘息,双眼从那扇门转到身边坐着的男人脸上,声音从她口中发出,却仿如突地被狂风击中般,碎碎颤抖,“三叔,我们会分开么?”

    “不会!”战廷深坚定的盯着聂相思。

    “……三叔,我不想跟你分开。”聂相思眷恋的看着战廷深。

    “不会分开!三叔保证!”战廷深沉声道。

    聂相思双眸缱绻的看着战廷深,从她眼眸里滑出的视线,一缕一缕都带着对战廷深的依赖和依恋。

    战廷深眸光深邃,倾身,微热的薄唇印在聂相思苍白发抖的唇上,“我爱你。”

    “三叔。”

    聂相思抬起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

    战廷深牵着聂相思走进堂屋客厅。

    战曜垂首坐在主位沙发,两边沙发分别坐着盛秀竹,以及战津和战瑾玟。

    那阵仗,倒真有些要开审判大会的架势。

    看到战廷深和聂相思进来,盛秀竹三人几乎立刻皱紧了眉。

    战瑾玟鄙夷憎恶的盯着聂相思,那模样,似是恨不得剜了聂相思。

    聂相思捏紧的双手,拳心汗湿了一片,脸色苍白得像是铺上了好几层面粉。

    聂相思虽然知道这一天终将到来,不过是早或晚的事。

    可正当面对时,才发现自己有多软弱。

    因为她此刻,竟是不敢去看盛秀竹等人的眼睛。

    战廷深握紧聂相思的手,身姿笔挺,容颜一贯清泠淡漠,沉凉的眸光淡淡扫过盛秀竹三人,最后落在始终垂首的战曜身上,道,“爷爷,我有话跟您。”顿了顿,“单独!”

    聂相思,“……”惶惑的抬眸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只是紧握着她的手,没看她,视线一直在战曜身上。

    盛秀竹和战津三人听话,皆是眯了眼睛。

    而一直垂首的战曜,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朝战廷深和聂相思看去。

    然而,战曜还没看到两人的脸,便率先扫到了战廷深紧抓着聂相思手的手。

    这个动作,若换做以前,战曜什么感觉都不会有,只觉得正常。

    可是现在,他却觉得无比刺眼。

    蓦地。

    战曜从位置上站起,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突地朝战廷深扔了过去。

    “廷深……”

    “三哥!”

    战廷深眼阔缩紧,一动不动。

    聂相思脸煞白,完全出于一种本能,慌然的用力狠推了把战廷深。

    战廷深猝不及防,愣是没聂相思一把推得往一侧挪了两步。

    “嗯……”

    最终。

    战曜朝战廷深掷出的烟灰缸没有砸到战廷深,而是砸到了聂相思。

    战曜盛怒之下,力道自不必。

    但他也没真狠到往战廷深脑袋或是脸上砸,而是朝着战廷深的胸口。

    可聂相思护人心切,将战廷深推掷开后,由于她跟战廷深的身高差距。

    战曜扔出的烟灰缸愣是砸到了聂相思的头。

    血当时就喷涌了出来。

    聂相思捂着头,一张脸霎时惨白。

    脑子一阵一阵的晕眩感袭来,鲜血从她头上潺流而下,沿着她的额头滑到眼皮。

    聂相思不知道是晕的缘故,还是血滴到眼皮的缘故。

    只觉得眼皮很重,视线一寸寸模糊,整个人摇摇欲坠。

    “思思!”

    战廷深惊骇,在聂相思倒下之前,一把卷过她搂进怀里。

    聂相思靠在战廷深身上,皱紧眉,虚弱的喘息,一只手紧抓着战廷深的袖口,强撑着意识看着战曜,尽管她,已经看不清他此刻的脸。

    “思思,思思……”

    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头上不断喷涌的血,搂着她身子的双臂竟控制不住的发抖。

    “相思。”

    盛秀竹同样震愕,不受控制的从沙发站起,盯着靠在战廷深身上的聂相思。

    “快,快,送,送医院!快送医院!”

    战曜从震骇中缓过神,蓦地大吼,浑浊的泪水在他吼完后,猛地从他双眼滚了出来。

    战廷深提气,抱起聂相思便朝外冲。

    战曜脸庞剧烈的抽搐,颤巍巍的跟上,可因为双腿僵硬麻木,没走几步,他整个人忽地朝地上栽了去。

    “爸!”

    ……

    逸合医院,聂相思和战曜被安排进相邻的两间vip病房。

    聂相思脑袋上的伤已经清理并上药包扎好,医生根据聂相思口述的症状,判断聂相思有轻微脑震荡,需要留院观察一晚,若是明早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便可出院回家休养。

    不知道是头上的伤还是刚医生给她吃的药有催眠效果,聂相思眼皮始终重重的,睁不开,脑子里亦似有什么东西在拉扯般,阵阵的疼。

    战津盛秀竹三人都在隔壁守着战曜,聂相思这边,便只有战廷深。

    战廷深站在病床边沿,看着病床上脸色虚白,唇口干燥,秀眉紧蹙的聂相思,心脏的位置宛如有千万只虫蚁在啃噬般,密密麻麻的疼着。

    这个傻丫头,他要拿她怎么办才好!

    战廷深疼惜的闭了闭眼,旋即坐在病床边,伸手握住聂相思插着针管的苍白手,双眸殷红盯着聂相思,“笨蛋!”

    聂相思双眼只能勉强打开一条缝隙,且从缝隙看战廷深的脸,也看得不分明。

    见聂相思干燥的唇轻轻堪动,战廷深皱眉,俯下身,“你想什么?”

    “太爷爷……”

    战廷深浑身轻震,凝向聂相思。

    “我想,去看,太爷爷……”

    聂相思费力的抬了抬手,揪住战廷深的衣角,。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眼角滑出的晶莹,忽然便动了气,一张俊颜涨红,太阳穴两边的青筋都鼓了出来,咬着牙根低吼,“都这种时候了,你还管旁人干什么?”

    聂相思眼角的泪掉得更勤,伤心的看着战廷深,哑着嗓音一字一字,“太爷爷不是旁人……”

    战廷深下颚绷紧,“不许去!休息!”

    “三叔……”聂相思瘪起嘴角,突然很伤心的掉起了眼泪,喉咙里也滑出悲怆的抽泣声。

    战廷深心疼的捧住她的脸,“思思,你乖,闭上眼睛休息,嗯?”

    “三叔。”聂相思捏着战廷深衣角的手因为用力,手背和从她宽松毛衣里露出的一截浩腕都绷红了。

    战廷深低下头,额头抵着聂相思的,“你担心爷爷,就不心疼三叔么?嗯?三叔现在很疼,很疼你知道么?”

    “三叔,对不起……”聂相思哭得鼻涕都出来了。

    战廷深眼眶通红,“以后不许再做傻事,知道么?”

    聂相思哽咽,“我,我不能,看着太爷爷,太爷爷砸你,什么都不做,三叔,我,我也想保护你……对不起,对不起三叔,我,我让你疼了,对不起三叔,呜……”

    战廷深用力捧着聂相思抽颤的脸,只觉得骨头缝都在刺刺的疼,喉头疼痛滑动,战廷深竟觉自己也有疼到不出话的时候。

    索性,他不再试图什么,而是将寄托着他所有疼惜的薄唇,重重印在了聂相思的唇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