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2章 把廷深和思思叫来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瑾玟大吼着完,客厅骤然寂静。

    盛秀竹刷的望向战曜,当看到战曜瞳孔放大的模样,大气不敢出,整个人僵硬得厉害。

    梁雨柔静然站在盛秀竹身畔,面色怯焉看着战曜,瞳孔却隐悬着一层冷笑。

    战瑾玟咬紧嘴唇,盯着战曜,吼完的瞬间,又不由得害怕起来,心脏的位置跳动得厉害。

    起码有一分钟,客厅里没有丁点声响。

    不知道是各自都紧绷的缘故还是怎么,当真是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吱扭——

    楼上房门打开的声响蓦地传来。

    战瑾玟眼皮激跳,倏地朝楼上看去,就见战津从书房出来了。

    战瑾玟看到战津,眼底立刻露出求助。

    战津看到,眉头疑惑的拧紧,站在楼上扫视了遍楼下的众人,双唇紧抿,身形朝楼梯的方向转去。

    咚咚的脚步声,在此刻静寂的环境下,格外的分明。

    战津刚走到楼梯口。

    哐当一声脆响猛地从楼下掷来。

    战津步伐惊顿,凝向楼下。

    “啊……”

    战瑾玟惊惶的跳起来,惊险躲开了战曜投掷而来的茶杯,之后便挤到盛秀竹身后,双手惶恐的抓着盛秀竹的胳膊,颤抖的看着勃然大怒的战曜。

    战曜又拿起一只茶杯对准战瑾玟,满是皱纹的面庞涨红到发紫,“孽子,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教教你什么话当什么话不当!“

    “爸,爸,您别冲动,瑾玟年纪,不懂事,您别跟她计较。”盛秀竹生怕战曜将手里的那只茶杯也朝战瑾玟扔来,忙将身体挡在战瑾玟身前,双臂打开,急切道。

    “你给我让开!她就是被你们惯得没个正行!现在连这种混账话都得出口,以后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盛秀竹,你给我站一边去,否则我连你一块收拾!”战曜怒瞪着战瑾玟,恨声道。

    “爸,您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您看您都把瑾玟吓成什么样了?”

    战津回过神,拉长着脸,快步从楼上下来,走到战瑾玟和盛秀竹旁边,夫妻两将战瑾玟严严实实的护在身后。

    战津不满的看着战曜,“爸,我对您没别的要求,只希望您能拿出一半对聂相思的耐心和疼爱给瑾玟就足够了。您平时就对瑾玟诸多疏忽和不喜,我就不明白,瑾玟怎么着您了,惹得您如此看她不惯!您别忘了,瑾玟才是您的亲孙女!”

    “她不是我的孙女!她是……”

    “爸!”

    战津双眼突变,厉声打断战曜。

    “……”战曜捏紧手里的茶杯,一只手臂抖得厉害,盯着战津,“你给我让不让开?”

    “爸,您要打要骂冲着儿子来!”战津态度强硬。

    “你……”

    “哇呜……”

    战曜恼怒的话刚出口,战瑾玟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战曜,“……”

    战津心一紧,忙转身看向战瑾玟,心疼道,“瑾玟……”

    “哇呜……”

    战瑾玟一下子扑进战津怀里,哇哇大哭,“爸爸,爸爸,只有你疼我,只有你疼我……”

    战津吸气,拥住战瑾玟,疼惜的轻拍她哭得战栗不止的背,“不哭了孩子,有爸爸在,爸爸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哇……爸爸,哇……”

    这是第一次战曜对战瑾玟动手,战瑾玟也是被战曜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到了。

    再加之战曜对聂相思的维护,让战瑾玟很是委屈和嫉恨。

    一听到战津帮她话,那股委屈和伤心便也止不住的如洪水爆发,以至于她趴在战津怀里,大哭不止。

    盛秀竹听着战瑾玟的哭声,心里也难受到了极点,哭丧着脸怨怨的看着战曜。

    战曜看着战津盲目维护战瑾玟那样,气到脑仁儿胀痛,面庞铁青。

    他战曜,怎么就生出这么个迂腐顽固的儿子!

    “爸爸,您告诉爷爷,您告诉爷爷,我有没有撒谎,您快告诉爷爷。呜呜……”战瑾玟委屈极了,揪着战津的衣襟,道。

    战津疑惑,看着战瑾玟满是眼泪的脸,“瑾玟,告诉爷爷什么?”

    “聂相思,聂相思喜欢的那个男人是不是三哥?您跟爷爷!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我凭什么要被这么冤枉?爸爸,您告诉爷爷,您快点告诉爷爷……”

    战瑾玟抓着战津的衣襟甩,哭着求道。

    “到现在你还敢这种诬蔑造谣思思的话?战瑾玟,你……”

    “爸,瑾玟没有谎!这的确是事实!”战津看向战曜,相比之战瑾玟的激动,战曜的愤怒,以及盛秀竹的忐忑,战津在出这样的话时,语调十分冷静,甚至算得上冷漠。

    仿佛一点也不介意他出这样的话,可能对战曜造成怎样不可估量的打击和后果。

    而现在,他只在意,他的女儿受委屈了。

    战曜瞳孔一窒,瞪着战津,“连你也……”

    “的确是聂相思勾引的廷深,昨天,廷深自己已经在我们面前承认!您不信我们,总要信廷深吧?您既然怀疑,何不现在就叫廷深过来,当面把话清楚!省得您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好人!”战津皱眉道。

    “战津!你……”

    盛秀竹见战津毫不顾忌的在战曜面前出事实,内心震骇,同时产生一股浓浓的不可置信和失望。

    站在他面前的是他亲生父亲啊,他就一点不怕他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住打击而出什么意外么?

    盛秀竹瞪大眼看着在她面前相拥的,她的丈夫和女儿,突然觉得,很陌生,很陌生。

    先前对战瑾玟的心疼,在这顷刻化为乌有。

    战津看了眼盛秀竹震惊的脸,双眸只是半眯了眯,随即竟是拥着战瑾玟离开了堂屋。

    盛秀竹看着战津和战瑾玟离开的背影,双眼刹那灼红,整张脸都在颤抖。

    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咚——

    一道闷响声忽地从前拂来。

    盛秀竹心头一凛,慌忙朝前看去。

    就见战曜直挺挺的往后倒在了沙发里,双眼圆瞪,脸色发青,四肢绷直……

    “爸!“

    盛秀竹几乎踉跄的奔过去,仓皇的去抱战曜的身体,“爸,爸……”

    梁雨柔冷漠的站在原地,看着盛秀竹惊恐的拍到战曜青紫的脸,掐他的人中。

    直到眼尾扫到提着医药箱从大门口跨进来的李恩,梁雨柔一眯眼,佯装刚醒过神来的模样,紧吸气朝战曜和盛秀竹那边跑过去,“战爷爷……”

    李恩听到客厅传来的混乱动静,面色一凝,加快步伐朝客厅走。

    当看到四肢僵硬躺在沙发里的战曜时,亦是心头一骇,忙疾步往前,“老爷子。”

    ……

    李恩对战曜进行了紧急救助措施,让战曜僵硬的四肢慢慢变得不再僵硬,骤停的呼吸也渐渐恢复。

    之后,盛秀竹放心不下,欲将战曜送去医院,战曜拒绝。

    于是李恩和盛秀竹扶着战曜回了他房间。

    回到房间,李恩给战曜输上水,战曜便让李恩和盛秀竹离开了他房间。

    一直到下午四点,战曜都没出来过,李恩中途进去给战曜换了两次水。

    盛秀竹从李恩那里得知战曜的情况在可控范围内,才松了心,但一直没敢离开战曜房门外。

    梁雨柔也是过了中午才离开的老宅。

    而战津和战瑾玟从离开堂屋后,便一直没有回来。

    盛秀竹站在二楼走廊,每看一眼战曜的卧室房门,便忍不住心酸一次。

    她实在没想到,战津竟如此心狠。

    难道他真的就一点不担心自己的父亲么?

    若是担心,为何出门到现在,连一个询问的电话都没有?

    盛秀竹伸手抚了把双眼,战廷深和聂相思的事,战津,战瑾玟,以及如今躺在房间里的战曜,都让她觉得很累很无力。

    下午五点过,李恩进房间给战曜拆除手背的针管,出来时,告知盛秀竹,战曜让她进屋。

    盛秀竹一顿,对李恩点点头,便进屋去了。

    盛秀竹走进战曜房间,发现战曜已经从床上起来,这会儿穿戴整齐坐在卧室的沙发里。

    盛秀竹注意看了看战曜的脸色,发现他虽然面色不再如之前青黑,但精神头儿远不如之前。

    盛秀竹心有不忍,“爸。”

    战曜抬起浑浊的双眼看盛秀竹,“过来坐。”

    盛秀竹走过去,坐到一侧沙发里,关切的看着战曜,“爸,您觉得好些了么?”

    “……”战曜沉默了半响,,“昨天住院,就是因为知道廷深和思思的事吧?“

    盛秀竹双眼浮出心酸,轻轻点头。

    战曜拉下眼皮,整个人的气质再不如之前虎虎生威,一下子衰败了许多。

    战曜没话。

    盛秀竹也不知道该什么。

    她知道比起当初她的震惊和愤懑,战曜只会比她更甚。

    他一直那么疼爱相思,如今却得知自己当成亲曾孙疼爱着的丫头竟然不知廉耻的勾引自己的叔叔,于战曜而言,又何止是震惊和愤怒,更多的,恐怕是打击和痛心。

    许久。

    战曜道,“打电话。”

    盛秀竹,“……”

    战曜抬起眼,眼角有些红盯着盛秀竹,“打电话把廷深和思思叫来。”

    “……爸,您这是?”

    战曜摆摆手,不愿多,“去吧。”

    “……好,我这就去打电话。”

    战曜垂下眼,没出声。

    盛秀竹盯着战曜看了会儿,才起身,离开了他的房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