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1章 宝贝疙瘩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我保证!”

    “……”聂相思轻掩的睫毛颤了下,随即缓缓掀起眼皮,氤氲着水汽的大眼覆上浅浅的疑惑和忧虑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的唇离开聂相思的眉心,大掌揉了揉聂相思的脸,盯着她眼眸的双眼,坚定,决绝。

    聂相思眼仁儿轻然转过什么,抿紧唇,“三叔,是不是……”

    “去洗洗,别让老师等太久。”战廷深扫了眼聂相思红肿的唇,指腹在她两边脸颊捏揉了下,柔声。

    “三叔……”

    “快去。”

    战廷深从她脸上撤回手,将双手放进裤兜里,往后退两步,眸光温情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秀气的眉毛不觉皱紧,迷惑的盯着战廷深看了几秒,只好去洗浴室用冷水敷下唇。

    可等她从洗浴室出来时,房间里已经没了某人的身影。

    聂相思怔站在洗浴室门口,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口的位置忽然也跟着空了下。

    ……

    未免战曜起疑心,盛秀竹晚上便出了院回了老宅。

    战曜并不知盛秀竹住院的事,早起时接到战津的电话,是战瑾玟非拉着她两人爬上去了。

    这个季节不冷不热,适合爬山,战曜也没怀疑。

    只是盛秀竹三人回到老宅,战曜注意到盛秀竹气色不好,便问了句。

    盛秀竹是爬山爬累的,休息一晚就好了。

    战曜咕哝了两句,也没起疑心。

    可是第二天,战曜发现盛秀竹气色不仅没好转,反而愈发憔悴了。

    而且战瑾玟以前没事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非有事,或是一日三餐,否则是不会下楼的。

    可这天却一直守着盛秀竹,手基本没离开过盛秀竹的胳膊。

    倒是战津正常些,还是跟以前一样,待在书房里,也不知道鼓捣个啥。

    战曜拿着本棋谱坐在沙发里瞅了会儿,实在没忍住,放下手里的棋谱,看向盛秀竹,皱眉,“我你不舒服就不能叫李恩过来看看?强撑什么?还要我这个老头子来操心这些?”

    战曜其实也是关切的话,只是语气别扭。

    但他觉得盛秀竹应该已经习惯了。

    可哪想到他一完,盛秀竹还红了眼眶。

    战曜,“……”

    “爸,我让您操心了,对不起。”盛秀竹。

    “……”战曜嘴角一抽,“那,那我也没真怪你,你你这是干啥?”

    盛秀竹摇摇头,“我知道您是关心我。”

    知道还摆出一副“委屈”脸给谁看?

    战曜盯着她,“要不,我给李恩打电话?”

    “不用了爸,我没事。”盛秀竹。

    “你脸色这么差,哪里是没事的样子,不信你问瑾玟。”战曜。

    战瑾玟看了眼战曜,对盛秀竹,“妈妈。不如叫李叔叔来看看吧。您的气色比昨天还差了不少。您这样,得什么时候恢复?”

    主要是,您若是不快点好,谁去收拾聂相思?

    盛秀竹气色能好么?

    昨晚又是一夜未眠。

    盛秀竹叹气,心里真的就跟压着一块大石头般沉重难受。

    战曜见盛秀竹委顿得很,做主对战瑾玟道,“给你李叔打电话快,让他赶紧过来看看你母亲,早看早好。都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是年轻,拖都能拖好。”

    “诶。”战瑾玟答应,起身走到座机旁,拿起座机给李恩打电话。

    看着战瑾玟打电话,盛秀竹也没什么。

    战瑾玟打完电话,对战曜和盛秀竹道,“李叔他马山过来。”

    战曜点点头,拿起棋谱,打算上楼去书房,拿出棋盘,边研究边看棋谱。

    可人还没从沙发里站起,一道声音从堂屋院子里传来,“雨柔姐,您来了。”

    “雨柔姐来了。”

    战瑾玟站起身,看向堂屋门口。

    不多时,梁雨柔便提着一些补品出现在门口。

    “雨柔姐。”战瑾玟喊道。

    “瑾玟。伯母呢?”

    梁雨柔一进屋,就急急问道。

    “在这会儿。”战瑾玟。

    梁雨柔连忙走了进来,看到客厅里的战曜和盛秀竹,梁雨柔对战曜点头,”爷爷。“

    “雨柔丫头,快坐。“战曜放下棋谱,也不好这会儿就走掉,省得梁雨柔以为他不欢迎她呢。

    “嗯。”

    梁雨柔着,急忙走到盛秀竹旁边,将一些市面上难买到的珍贵补品放到茶几上,随即坐到盛秀竹身边,握住她的手,焦急,“伯母,我今天才从瑾玟那儿得知您昨天住院了,可把我急坏了。您还好么?瑾玟您身子虚弱,怎么不在医院里多住几天?”

    梁雨柔一坐下就噼里啪啦的完,根本没给战瑾玟和盛秀竹阻止她继续下去的机会。

    盛秀竹面容有些尴尬,扫了眼对面沙发里的战曜。

    战曜瞪大虎目,诧异到了极点,盯着盛秀竹。

    盛秀竹嘴角微抽,将一只手放到梁雨柔手背上拍了拍,,“我没什么事了,你挂心了。”

    “伯母,您这么就太见外了。在我心里,您跟我妈妈一样重要。对了,我来的时候,我妈知道您身体不好,特意让我带了些补品过来,待会儿让佣人熬了给您吃。”梁雨柔忧心的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微惊,看了眼茶几上的补品,“你,你这些都是你妈妈让你带来给我的?”

    她以为那晚战廷深当面拒绝亲事,梁母不会这么快就原谅她。

    盛秀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梁母至少一个月不会给她好脸色瞧。

    却不想……

    “当然了。我妈妈一直视您为最好的朋友,就算……上次那件事让我妈妈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听到您生病住院,我妈妈还是会着急。比起您的身体,我妈妈那点不舒服又算得了什么。”梁雨柔。

    盛秀竹闻言,心里安慰了不少。

    果然闺蜜就是闺蜜。

    就算再不痛快,真要有什么事,她还是会第一时间送上关心。

    盛秀竹扯唇,“你妈妈有心了。”

    “住院?你昨天住院了?”

    战曜见两人都聊上了,瞪着眼睛急道。

    他们不是昨天去爬山了么?爬到医院去了?

    梁雨柔微怔,看向战曜,双眼露出茫然,声,“爷爷,爷爷还不知道伯母住院的事?”

    “……”他知道个屁啊!知道他还问?

    战曜压低眉毛,严厉的盯向盛秀竹,“怎么回事?好好儿的怎么会住院?”

    梁雨柔木了,呆呆看向盛秀竹,“伯母……”

    盛秀竹握了握梁雨柔的手,对战曜,“爸,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有些不舒服,就去医院看了看,怕您担心,就没告诉您。”

    “都住院了还没什么事?怎么,现在这个家是没人把我放在眼底了是吧?出了这么大的事,一个两个都瞒着我?”

    战曜威严的一耸眉,厉声道。

    盛秀竹心一颤,“爸,您的也太严重了,我真的是不想让您为我担心,所以才没敢告诉您。您看您都扯哪儿去了。”

    战曜不知道盛秀竹住院还好。

    知道必然不可能让盛秀竹糊弄自己过去。

    若真是普通的住院,有什么好不敢告诉他的?他是规定了战家的人不能生病还是怎么?

    可她偏偏还瞒着自己,不是太奇怪了么?

    战曜眯紧眼,盯向战瑾玟,“是不是你把你妈气到医院里去了!?“

    战曜之所以把矛头对向战瑾玟。

    一来,战瑾玟在他心里就有那么混账;二来,战瑾玟这天表现对盛秀竹表现得太“殷勤”了。所以战曜觉得,这件事肯定跟战瑾玟脱不了干系。

    战瑾玟没料到战曜会把这锅扣到她头上,怔了怔后,一下子激动了起来,道,“凭什么是我把我妈气到医院里去的?她是我妈!”

    战曜冷叱。

    战瑾玟冤枉得要死,蓦地从沙发里蹭起来,道,“爷爷,您这么就太过分了?您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是您亲孙女,您就不能想我点好么?倒是您捧在手心里的那个宝贝疙瘩聂相思,您才该去好好问问她,都对您,对我三哥,对我们战家做了什么事?”

    “你少扯到思思头上。自从思思来到战家,你就一直针对她,看她不顺眼,平时不你,你还嘚瑟上了是不是?我告诉你战瑾玟,我就是喜欢思思,她就是我的亲曾孙!思思比你们都好!”战曜。

    比他们都好?

    战瑾玟气得头顶都冒烟了!

    偏心偏到这个份儿上也真是没谁了!

    战瑾玟深呼吸,有种喘息不过来,肺都要气炸的感觉。

    “聂相思这么好是不是?您喜欢聂相思,比喜欢您的亲孙女都要多是不是?那好,我今天就告诉你,她聂相思做的那些龌蹉下贱的事……”

    “你给我闭嘴!战瑾玟,你的教养都跑去哪儿了?思思也是你的侄女,你这么她你好意思?”

    战曜大怒,严冷的瞪着战瑾玟。

    “她是我的侄女?她聂相思……”

    “瑾玟,别了,你要把你爷爷气死么?”

    盛秀竹紧忙抓住战瑾玟的手,急都都快哭了。

    “妈,您别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撕开聂相思恶心的嘴脸,让爷爷看看,她聂相思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瑾玟……”

    “聂相思喜欢的那个比她大十二岁的男人,不是别人,就是我三哥!”

    战瑾玟大吼着完,客厅骤然寂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