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60章 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出门……这么早?

    聂相思疑惑皱眉。

    “不是早上出的门,先生昨晚就出去了,一直没回来。”张惠见状,顿了顿,,而后便钻进厨房里去了。

    聂相思却惊住。

    一整晚没回?

    若非去外地出差,三叔他从来不会夜不归宿的……

    聂相思抿唇,转身复又上楼,去房间里拿手机。

    在房间里拿完手机,聂相思边拨打战廷深的号码边朝楼下走。

    “思思。”

    那端很快接通,从手机里传出某人磁性低沉的嗓音。

    “三叔,你昨晚出去了?”聂相思狐疑问。

    “嗯。”战廷深应,“早餐吃了没?”

    “还没。”聂相思咬唇,声。

    ”嗯,乖乖吃饭。“

    “……三叔,你是在工作么?”聂相思眉头疑虑的皱着。

    “遇到了点麻烦。现在已经解决了,放心。”战廷深声线沉稳,语速轻缓,很有服力。

    聂相思听到他这么,默了几秒,道,“那你中午回来吃饭么?”

    “我尽量。”战廷深微微沉吟,。

    “……那好吧。”聂相思在心里叹气,出口的声音却轻快。

    “乖。”

    “嗯……”

    聂相思一个“嗯”字发音还没完全出来,那端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聂相思轻张的唇滞住,几秒后才缓缓闭上。

    将手机从耳畔取下,聂相思轻咬着下唇,浓密纤长的睫毛低低垂着,看着手里握着的手机,若有所思。

    ……

    同一时间,逸合医院。

    战廷深冷峻的面庞沉着,幽深的黑眸寒凝,黑色手机在他大手间微微转动,接着便被他放进裤兜里,回身,朝身后的vip病房走去。

    病房里,盛秀竹已经醒了,此时面容蜡白,眼眶红润,痛心的死死盯着扔下她出去接电话的战廷深。

    她没有想到,她都这样了,聂相思打电话来,他还是第一时间接了,毫不顾忌。

    她聂相思,到底给她的儿子下了什么蛊!?

    战瑾玟坐在床边,紧紧的握着盛秀竹的手。

    昨晚盛秀竹突然昏倒,着实吓到她了,她很怕,很怕她醒不过来。

    战津则沉站在病房窗口前,周身的气压很低,侧身,冷严的盯着走进来的战廷深。

    事到如今,他都不敢相信。

    自己的儿子竟然跟“侄女”搞到了一起!简直有辱门风!

    “廷深,如果你不想妈妈就此死在医院里,你立即将相思给我送出战家!”盛秀竹沙哑着嗓音道。

    战廷深冷清清的看着盛秀竹,“送出战家?送去哪儿?妈,你想让思思死么?”

    “我们战家白养了她十二年,够了!以后她是死是活我不管,总之,我不会将她继续留在战家祸害我儿子!”盛秀竹捏紧拳头,眼眶猩红,激动道。

    “思思也是您看着长大的,您就这么狠心?”战廷深眯眼,冷冷。

    “我狠心?她勾引你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她对我不狠心?”盛秀竹瞪大眼。

    “我过,思思没有勾引我!”战廷深沉眸。

    盛秀竹胸口急剧起伏,“到现在你还包庇她替她话,战廷深,你是不是没脑子?她就是想毁了你,毁我们战家的声誉!你执意将她继续留在战家,就是给我们战家蒙羞!”

    “给战家蒙羞的不是思思!”战廷深压低眉,面部轮廓冷得像块坚硬冰凉的石头。

    “战廷深,我问你,你是不是不肯把相思送出去?”盛秀竹颤抖的指着战廷深,气怒得眼泪汹涌的从眼角滚落。

    “除非我死!否则,谁都休想从我身边赶走思思!”

    战廷深凛然扔下这句话,转身便朝病房门口走。

    “战廷深,你糊涂!你要是做不出来,我替你做!我们战家绝不留龌蹉勾引自己叔叔的人!”

    盛秀竹看着战廷深往外走,气急得都开始捶床了。

    走到门口的战廷深听到盛秀竹的话,骨节分明的双手骤然攥紧,劲实的长腿停在原地,战廷深侧身,寒眸阴翳,“我过,思思没有勾引我,是我强迫的她!您要骂要咒冲着我来!”

    “你……”

    盛秀竹扶着自己的胸口,只觉得呼吸又开始不畅了。

    战瑾玟连忙帮她抚胸口,紧张道,“妈妈,您别激动,您现在的身体还虚着呢。”

    “战廷深……”

    盛秀竹喘气都喘不上来,赤红的双眼却死死瞪着战廷深,“我,我怎么,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战廷深眉心几不可见的颤动,凉薄的双唇抿成凌厉的直线,双拳亦却攥越紧。

    深凝了眼盛秀竹,转身离开了病房。

    “战廷深!”

    战廷深走到走廊,听到盛秀竹愤怒的吼声从病房传出,遒劲的双腿更快的朝电梯的方向走。

    病房里。

    战瑾玟红着双眼不停抚着盛秀竹的胸口给她顺气,“妈,您别生气了,您冷静点。”

    “你叫我怎么冷静?我怎么冷静?我们战家如今出了这样的丑事,传出去贻笑大方,别人会是我盛秀竹没教育好我自己的儿子,我将来要怎么面对战家的列祖列宗,我现在要怎么面对你爷爷?你,你爷爷要是知道自己那么疼爱的孙子和视如己出的曾孙女搞在一起了,你爷爷会气死的!你爷爷要是有个好歹,我就是战家的罪人!我盛秀竹这辈子造的什么孽,这种事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我造的什么孽!”

    “妈,您别了,您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休息。等您好了出院,再去收拾聂相思。”战瑾玟道。

    盛秀竹捂着自己的胸口,靠在战瑾玟身上,眼泪直流。

    虽然很气愤很难以接受,可她心里明白,现在只有她好了,才能着手解决聂相思。

    而这会儿,她就是活活呕死在医院里也无济于事。

    战瑾玟抱着盛秀竹,看着盛秀竹悲痛欲绝的脸,心里对聂相思的恨意便又更浓烈了几分。

    在战瑾玟心里。

    一切的不太平和罪恶的源头,就是她聂相思!

    只要把聂相思解决了,他们战家就太平了。

    ……

    珊瑚水榭。

    聂相思和谷丽华在书房模拟考试英语。

    这会儿刚听完听力,准备做接下来的题,书房门忽地被从外打开了。

    聂相思和谷丽华同时一怔,皆朝书房门口望去。

    当看到出现在书房门口的人时,聂相思吃惊,“三叔?”

    这会儿不过九点半,离她给他打电话也就过去了一两个时而已,怎么,回来了?

    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深眸转向已经将眉头皱起的谷丽华,抿唇道,“我不会耽误您太久,我只需要十分钟。”

    谷丽华想了想,看向聂相思,“那就先休息十分钟。”

    “谢谢老师。”聂相思着,朝书房门口的战廷深走。

    战廷深凝着她走近,遂才转身,走出书房。

    聂相思跟出去。

    走到走廊,发现战廷深步伐猛地加快,没一会儿便转进了他的卧房。

    聂相思心头微凸,咬咬唇,朝他的卧房走去。

    走到他的卧室门口,聂相思就见某人站在卧室中间,面对着她,冷眸幽幽沉沉的盯着她,那样子,让聂相思莫名的紧张。

    吞了吞喉管,聂相思走了进去。

    “关门。”战廷深道。

    聂相思一顿,伸手将房门关上。

    也就在房门关上的瞬间,聂相思听到沉沉的脚步声蓦地从前逼近。

    很快,她一只胳膊和腰肢便被两只大手分别握住,身子被迫往后退抵到门板上。

    聂相思来不及惊讶,眼前一黑,他的唇,已然信誓旦旦的压了下来。

    聂相思猛地睁大眼,闲缚的一只手本能的半抬起,黑润的大眼愕然的盯着面前双眸紧闭,似全身心投入缠吻着她的男人。

    战廷深越吻越深,此刻竟是毫不顾忌的用健壮的体格压碾在聂相思颤抖不停的娇躯上。

    扣着她手腕的一只手用力的将她的手臂摁在门板上。

    握住她腰肢的大手掐紧,鼻息很粗很重的洒在聂相思有些僵硬的脸上。

    聂相思眨了眨眼,许是感觉到他的异常,绷着的身体缓缓放松。

    抬在半空的手也慢慢往上,轻轻放在战廷深硬邦邦的后背上,一面张唇温柔的回应他,一面柔柔的拍他的后背和肩膀,无形的安抚着他。

    或是聂相思的举动安慰到战廷深。

    战廷深一点一点松开了聂相思的胳膊,大手抚上聂相思的脸,带着薄茧的指腹轻柔的抚她滑腻柔嫩的肌肤。

    吻得她疼得唇也渐渐减缓,心且珍视的嘬她微微充血的唇。

    聂相思踮起脚尖,将另一只手也环到他脖子上。

    浓密的黑睫轻抖了两下,继而打开,含着薄薄水汽的大眼,软绵绵的看着战廷深坚毅的脸庞。

    战廷深却是微皱了眉,在她腰上的手亦松开,往上,捧着聂相思另一边脸颊,薄湿的唇从聂相思的唇往上,沿着她的鼻尖到眼睛,到眉毛,最后停在她微微透着粉红的额头。

    聂相思心跳很快,双手从他肩上和脖子上拿下,环住他的封腰,轻闭上眼睛,静心感受他充满珍视和温暖的吻。

    “思思,你是我的。”

    “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我保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