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56章 老狐狸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深邃的冷眸倏然收紧,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轻咬口下唇,低头看着被战廷深牵着的手,而后从他手里抽出,改而握住他的食指和中指,温绵的指腹轻轻扣动着他的骨节,细细,“要是太爷爷知道我们……该怎么办?”

    战廷深深凝着她,“有我。”

    聂相思撅嘴,仰起红红的眼睛看着他,“要是太爷爷和爷爷奶奶坚决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呢?”

    “有他。”

    战廷深眸光温润,看了眼聂相思的肚子。

    聂相思霎时怔住,黑净的瞳孔往外扩散,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便掩唇,抬手轻刮了刮她的鼻尖,“吃饭。”

    聂相思,“……”

    ……

    餐厅里,聂相思一只手托抱着桌面上的米饭碗,手里拿着筷子,一双分明的大眼却迷惑深深的瞅着战廷深。

    战廷深给聂相思夹了一块糯米藕丁,挑眉,“看我能当饭吃?”

    “……”聂相思嘴角颤了下,轻拧起眉尖,盯着战廷深,“三叔,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战廷深面无表情。

    聂相思仔仔细细盯着他的脸瞧了会儿,愣是没从他脸上看出一丁点的端倪。

    但聂相思又不是傻子,这会儿绝不相信他那张冷冰冰的脸下也这样淡然平静。

    聂相思眯眯眼,“三叔,不是意外对不对?”

    战廷深眼角轻挑,“吃饭。”

    “……三叔,你怎么能这样?”

    聂相思突然生气的放下手里的筷子,红着一双兔眼怨怨的看着战廷深。

    之前她从来没想过她怀孕这件事是某人蓄谋已久蓄意而为。

    只以为一切只是意外“中奖”。

    但他刚在餐厅门口那句“有他”,让聂相思猛然意识到,这压根就是一次意外,而是某人故意。

    战廷深瞥了眼聂相思放在桌上的筷子,长眉微拢,寻常一般淡清清睨着聂相思,“乖,先把吃饭。”

    “……”也得她现在吃得下!

    “把话先明白,不然我吃不下!”聂相思气恼的瞪着他。

    战廷深眉间轻动,,“菜凉了吃了不好,先吃。”

    “三叔!”聂相思都快气哭了。

    战廷深,“……”

    “上次我问你避孕的事,你我是安全期,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根本就不是安全期,你就是故意想让我怀孕的对么?”

    有些事情一旦败落,很多可疑的细节便会一一跳闪到脑子里。

    更何况聂相思又不笨,之前相信他,无非是源于那份信任。

    现在只要稍稍一想,许多事情自然就明朗了。

    而她怀孕,恐怕也就是那一次之后。

    这叫聂相思怎么不生气,不激动?

    她还问了他没避孕,结果这人利用她对他的全心信任,脸不红心不跳的骗她是安全期!

    战廷深看着她,知道这会儿强迫她吃饭,她就是憋屈的吃了,也不能好好消化。

    所以战廷深没在逼她吃,自己也放下筷子,从位置上起身,绕过餐桌,走到聂相思这边。

    聂相思看着他走过来,心里的委屈直冒泡,“我多大啊才,十八岁!高中都没毕业!而且你明知道我这学期高考,你还让我怀。你,你怎么能这样!”

    聂相思现在一张脸统共就写了一句话:我无条件相信你,你却骗我,我信错你了!

    战廷深坐到聂相思身畔的位置,执起聂相思放在桌面上紧握着一只手。

    聂相思也没挣扎,红着眼睛“谴责”的看着他。

    “跟自己的孩子一起长大不好么?”

    “……”好……是好,但,她这怀的也太早了吧!

    “等孩子长大后,别人会你俩像姐弟,不好么?”

    “……”也……不是不好,聂相思秀气的眉毛开始纠结的抽动。

    不得不,战廷深还挺会把握女孩心理的。

    其实跟孩子一起长大,长大后两人站一块,被人认为是姐弟或是姐妹,想想还是挺美好的。

    可能男人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的,但女人天生就怕老,如果她的孩子都长大了,别人还她俩像姐弟或是姐妹,不是变相她年轻么?

    这对女人来,不仅仅是安慰,更重要的是,咳咳,虚荣心能得到的满足。

    聂相思在脑海里勾画着那个场景,心头涌现的怨愤,莫名就消褪了些。

    轻撅着粉唇,聂相思闷着不话。

    “现在不怀也怀了,何不当做是一份礼物,欣然接受。”

    战廷深这话无非是在告诉聂相思:你生气也好,怨怼也罢,事到如今孩子反正是怀上了,与其继续追究当初怀孕的责任而郁闷,不如敞开心扉欣然接受。毕竟,事已成定局。

    聂相思听到这话,虽然还是郁闷,但已经没刚开始那么激动,不能接受。

    挑起眼皮一角郁郁的盯着战廷深,“三叔,你别以为我接受这个结果,是因为你的这几句话。要不是因为在乎你,因为孩子是我们俩的,我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原谅。”

    聂相思对她所爱的,所在乎的人,其实非常大度,宽容。

    看着她年纪,偶尔任性,实则内心通透,将许多事都看得很明白,分得清什么重要,什么无关紧要。

    所以她可以轻易原谅温如烟明明活着却时隔多年未曾主动找她,可以原谅战廷深对她的霸占和欺负,同时也可以原谅他算计让她怀上孩子。

    但同样的,聂相思也是聪颖聪慧的。

    她也在用她的方式告诉战廷深,她这么做,纯碎是因为爱,而并非因为她包子,没有性格没有原则。

    如果战廷深跟她在乎他一样在乎她,他以后再决定做什么时,应该尊重她。

    战廷深听到聂相思这番话,心窝一下子软溶,执着她手的大手不由握紧,看着聂相思的双眸浮出疼惜和动容,“我知道。”

    聂相思瘪嘴,低头用手轻轻掐他的手背。

    战廷深看着她稚气的动作,清泠的面容浮上缕缕温柔,摊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现在可以吃饭了么?”

    聂相思抬起眼睛盯着他,大眼透出清光。

    战廷深勾唇,“又怎么?”

    “哼。”聂相思眯眼轻哼,“老狐狸!”

    战廷深,“……”

    聂相思放开他的手,面对餐桌坐正,拿起筷子开吃。

    战廷深从侧凝着聂相思,凉薄的嘴角一点点飘扬。

    朝夕相处十多年可不是白处的。

    虽然聂相思也不能百分百了解战廷深,但百分之九十还是有。

    从他刚才那句“有他”。

    聂相思便已经了然他的打算。

    他之所以这么迫急的让她怀上孩子,便是料到他俩的事若是暴露,老宅那边的几个长辈势必不会轻易接受。

    不定还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将她们分开。

    既然两人决意在一起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指不定哪天就让他们知晓了。

    与其等被发现了再想应对之策,倒不如来个先下手为强。

    而战廷深的先下手为强就是先让聂相思怀孕。嗯。也不知道他琢磨了多久,想出这么个“好”办法!

    届时,老宅那边知道他们的事,再想分开他们,势必不可能置聂相思肚子里的孩子于不顾。

    尤其是战曜。

    战曜绝不可能狠心让聂相思将孩子打掉,更不可能接受聂相思生下孩子当个单亲妈妈。

    既然两样他都不可能选,那么除了一并接受孩子的父亲,战曜没有别的选择。

    嗯,战廷深其实就在逼战曜。

    虽然有不忍,但别无他法。

    战曜一妥协,盛秀竹和战津就好应对多了。

    若是战家自己内部都全员接受了战廷深和聂相思在一起,外人还瞎操个什么心?消息一传出去,顶多沸腾个把月,不照样得接受?

    毕竟……关他们p事!

    聂相思猜到战廷深的打算,所以才赏他这三个字:老狐狸!

    而有些事两人都心知肚明了,自然就没有非要出来的必要,都懂。

    ……

    某顶有名的法国餐厅。

    餐厅规格很高,对前来用餐的顾客着装上也有高要求。

    所以战瑾玟今天一改“非主流”装扮,穿了身淑女的短裙,短裙是九分袖,可裙摆却在膝盖上,露出两条大白腿。

    虽然已经近五月,但潼市的气温还不算高,战瑾玟这样穿不可谓不清凉。

    战瑾玟性格高调,眼界也高。

    这份眼界不仅是针对物,更是针对人。

    在她看来,有资格做她朋友的,要么家庭条件得跟她相当,要么……听话!

    而梁雨柔则满足了前者。

    加之又从认识,且比她的亲姐姐战瑾瑶还疼她,所以对梁雨柔,战瑾玟有种莫名其妙的依赖感。

    战瑾玟从出生至今,统共就承认了两个好朋友,一个就是各方面跟她差不多的梁雨柔,一个则是……虞曦。

    而虞曦在战瑾玟眼里,则是后者。

    因为得知陆兆年单身,战瑾玟心里高兴,所以就将她这两个“好朋友”约了出来,跟她们分享这个让她兴奋得昨晚一整晚没睡的好消息。

    战瑾玟赶到餐厅时,虞曦和梁雨柔都已经到了。

    看到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战瑾玟嘴角咧开,快步走了过去。

    虞曦面对餐厅入口坐着,所以战瑾玟一进餐厅,她便看到了。

    虞曦挽唇,对梁雨柔,“瑾玟来了。”

    梁雨柔眉梢轻挑,侧身往战瑾玟看去。

    战瑾玟朝两人兴冲冲的挥手,好心情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见状,梁雨柔微眯了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