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54章 小馋猫【二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曜嘴角抽搐,这臭子到底有没有听他话?

    战廷深一沉默,战曜倒奇异的冷静了下来。

    不由开始思考聂相思为什么偏偏就喜欢一个比她年长十二岁的男人?

    战廷深和战曜都没再开口,车厢内一时之间只能听到车轮划过地面的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战廷深冷眸微缩,轻掀起眼皮从后视镜看坐在后车座的战曜,见他眉头紧皱,抿直唇,一脸深思的模样,黑睫低低垂了下,也没在这时开口,默默将车速提高。

    约二十分钟,车子驶进别墅铁门。

    “廷深,送我回去吧。”战曜突然抬眼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冷眸轻敛,从后视镜看战曜,“到了。”

    战曜情绪莫名低沉,看了眼战廷深,提气叹声,“不去了,送我回老宅。”

    战廷深眼眸闪过微讶,盯着战曜看了几秒,点头。

    于是,战廷深打转方向盘,掉头又驶出了别墅的大铁门。

    ……

    从老宅到珊瑚水榭,战廷深花了一个时。

    而从珊瑚水榭到老宅,战廷深仅用了半时。

    车子停到老宅大门前,战廷深解开安全带下车,走到后车座,打开车门,朝战曜伸出一只手。

    战曜瞅了眼战廷深伸过来的手,拂开了,“我还没老到下个车都要人搀扶的地步。”

    战廷深挑眉,退到一边。

    战曜下车,朝大门口看了眼,并没有急着进去。

    站在车身旁,战曜沉默了半响,抬头看向战廷深,声音沉着,“等思思高考结束,再告诉她,我知道她和那个男人的事了,让她带他来老宅见我。”

    战廷深意外的看着战曜。

    战曜周身弥漫的气息很压抑,盯着战廷深,“不管思思选择什么,我都尊重她的决定,也尽全力理解。”

    “……”这理解得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战曜重重叹息了声,微佝着身躯,一步步朝大门口走去。

    战廷深看着战曜的背影,只觉得他踩在地面上的脚步,每一步都透着沉重。

    战廷深眼阔缩紧。

    突然,刚跨进大门口的战曜停了下来。

    战廷深眉心轻跳,看着他。

    战曜回身,盯向战廷深,皱眉道,“那个男人真的很优秀?”

    战廷深,“……”

    “问你话呢。”战曜沉然的嗓音带着丝不耐烦。

    “……嗯。”战廷深除了这个“嗯”字,还能什么?

    战曜还是压着眉,隔了会儿,,“跟你比呢?”

    战廷深脸颤了下,“差不多。”

    差不多?

    战曜不信邪的盯着战廷深。

    好吧。

    虽然他时常看不惯他,但不得不承认,在他心里,他这个孙子无论各方面都是拔尖的。

    不管是不是出于“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原因,在战曜看来,这个世上能比战廷深还优秀的,或者跟他差不多的,少之又少。

    战曜眯了眯眼,“真的?”

    “……千真万确。”战廷深面不改色。

    “……”战曜微微沉默,旋即点点头,啥也没,转身朝院子里走去。

    战廷深看着战曜的背影,眸色深浓,直到战曜的身影没入堂屋大门,战廷深方走回驾驶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伸手拉过安全带刚扣上,放置在仪表盘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战廷深右眉挑了下,看了眼手机。

    视线掠过手机屏幕的一秒,幽冷的眼眸霎时浮出浅浅柔光。

    战廷深轻扯唇,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手机,接听。

    “三叔,你今晚回来么?”

    聂相思这话问得很别扭。

    其实她知道无论多晚,战廷深都会回去的。

    而她打这通电话的本意是想问他什么时候回去,毕竟现在已经十点过了。

    但怕他觉得自己在管他,又顾及到这会儿他可能跟盛秀竹等人待在一块。

    若是他们听到,恐怕又得她不懂事,霸占着某人。

    所以聂相思才这么问。

    战廷深嘴角翘起,“嗯。在路上了。”

    “噢。嘿嘿。”聂相思笑,“那我不打扰你开车,你心点。”

    “你先睡。”战廷深。

    “……我知道了。”聂相思敷衍的答应了声,便将通话挂断了。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忙音,战廷深无奈皱眉。

    心知那丫头不会乖乖听话休息,战廷深心头生了分急切,将手机随手扔到仪表盘,打火,将车速挂到最大档位,车子便如箭般飞驶而出。

    g-tr素有车中“战神”之称,是根据f1赛车改造,马力自不必多。

    将战曜送回老宅时,战廷深还顾及着他,车速也放得慢。

    而现在他急切回去,车子在马路上飚得跟要飞出去般急速行驶。

    不到一刻钟,车子便抵达了别墅铁门。

    战廷深这才将车速降缓了下来,朝别墅内驶进。

    ……

    聂相思跟战廷深通完电话,知道战廷深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所以她便拿着睡衣去了洗浴室洗澡洗漱。

    等她洗完澡从洗浴室出来,却见某人就坐在她的粉床上,一条大长腿搁在床沿,背靠在床头,深眸清清寥寥的朝她这边看着。

    聂相思吓了一大跳,用力闭了闭眼睛再看去,发现真的是某人回来了。

    聂相思压惊般吸了两口气,鼓瞪着一对猫眼盯着他,“三叔,你回来多久了?”

    “没多久,十几分钟。”战廷深放下长腿,从床沿起身,朝聂相思走近。

    聂相思仰起脑袋看他,“这么快?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已经出发很久了么?”

    她去洗浴室至多也就半时。

    如果他已经到了十多分钟,那岂不是她给他打完电话也不过十几分钟便到家了?

    战廷深探臂搂住聂相思的腰,埋首进聂相思刚洗完澡,散发着淡淡沐浴香精的光滑颈子。

    聂相思轻缩了锁骨,白净的脸蹭的红了红,脑袋往后缩。

    战廷深微和着眼,高挺的鼻翼在聂相思颈边轻摩,“有没有好好吃饭?”

    战廷深没有回答聂相思,而是问。

    聂相思猫儿似的温顺点头,一双手哆嗦的揪着他的衬衫,“嗯,吃了好多。”

    战廷深没再话,搂着聂相思抱了会儿,缠在聂相思腰上的大手忽地用力,直接将聂相思提起,横抱进怀,转身朝那张少女粉床走。

    聂相思害羞的把脸往他胸口贴,长密的睫毛羞赧的低垂轻颤,一颗心脏在她左心口不安分的蹦跶个不停。

    战廷深将聂相思轻柔放进柔软的粉床上,两条精壮的手臂撑在她颈边两侧,黑眸幽暗中窜出两簇灼灼火焰,近距离一瞬不瞬的凝着聂相思。

    被他这么深盯着,不到十秒钟,聂相思就受不住举白旗投降了,大红着脸,伸出胳膊抱住战廷深的脖子,软软,“三叔,我困了。”

    战廷深喉头滑动,声线却沙哑,“困了你抱我脖子?”

    聂相思,“……”羞窘得脸都快烧起来了。

    战廷深没再话,深灼眸光扫了两眼聂相思害羞抿紧的粉唇,接着便吻了下去。

    聂相思抱着他脖子的双手不由握紧,“三,三叔。”

    战廷深抬了抬眼皮,用一双灼暗的眼眸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低低喘息,旋即闭上了双眼,缠紧他的脖子,脑袋微微往上抬,张开了唇。

    战廷深呼吸顿粗,抬起一只手猛地从后握住她的脑袋,撬开她的齿关,加深了这记吻。

    因为聂相思如今的身体情况,战廷深也就只敢亲亲,连手都安分的撑在床上,没敢乱来,就怕一发不可收拾。

    约五分钟,紧贴的双唇缓缓分开,战廷深怜惜的凝着身下脸嫣红吐息的丫头,哑声道,“好了么?”

    聂相思,“……”

    迷蒙的双眼瞪大,茫然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用鼻尖蹭聂相思,菲然的薄唇挑高,“馋猫。”

    聂相思,“……”

    “现在只能给你这么多,以后再补偿你。”战廷深。

    “……”聂相思指尖抖了抖,问号脸对着战廷深。

    而回应聂相思的,是战廷深落在她额头上的吻。

    聂相思吸气,着急的抓着战廷深的肩膀,“三叔,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战廷深黑眸微掩,抬手拍了拍聂相思的脑袋,“明天周一,要早起,快睡。”

    “不是啊三叔,三叔……”

    聂相思还没完呢,战廷深已然从她身上退开,起身朝卧室外走。

    聂相思从床上爬起来,“三叔,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三叔,三叔……”

    “晚安。”

    嘭——

    房门在聂相思眼前关上了。

    聂相思瘪着嘴,憋屈的瞪大一双猫眼,想哭。

    三叔他,是不是把她当成欲求不满的色女了?

    “呜呜……”聂相思捂脸,好羞耻啊!/(tot)/~~

    门外的战廷深,低掩着黑软的睫毛,轻笑出声。

    ……

    周一,谷丽华到别墅给聂相思复习,发现聂相思的状态比上一周好了不少,上午和下午分别模拟考的数学和英语平均分高达140分以上。

    照聂相思现在的状态,完全不用担心高考考不出好成绩。

    谷丽华属于典型的严师,就是那种无论你做得多好,她都不会夸你一句,但若是你有一丁点做得不能让她满意,她能得你觉得自己中午饭都不应该吃,因为不配那种。

    而难得,下午结束复习,聂相思送谷丽华出门时,谷丽华竟然还夸奖了她,虽然只有短短的四个字“今天,不错”,聂相思已经相当受宠若惊了。

    看着谷丽华的车子驶远,聂相思咧开嘴角,心花怒放的回了别墅。

    然而,聂相思这种好心情持续了不到一个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因为,视她为“死对头”的战瑾玟又到她这儿刷存在感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