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52章 思思对他痴迷不已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沉着的盛秀竹怒冲冲的完,方抬了抬眼皮看着盛秀竹,“谁我在找借口?”

    众人,“……”几个意思?难不成真有结婚对象了?

    战曜原本黑沉的脸在听到战廷深这话时,倏地蒙上一层光亮,抬眸,虎眸灼灼盯着战廷深,“真有了?”

    好吧。

    他一开始本来就不觉得非梁雨柔不可。他本意是想尽早找个孙媳妇在生活上可以照顾战廷深,至于人选和条件,他没有硬性规定。

    所以今日战廷深坚决拒绝和梁雨柔的婚事,战曜并不觉得可惜,只是有些郁闷战廷深一意孤行的拂两家长辈的面子。仅此而已。

    现在听到战廷深是真的有了想结婚的目标,战曜瞬间便将那点不悦抛诸脑后,甚至有些兴奋和欣喜。

    战廷深想到某个女人,眸光微软,看了眼战曜,“嗯。”

    “谁?”

    战曜激动得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

    “以后介绍你们认识。”战廷深嘴角挂着点笑弧,坚毅的面庞浮出只有面对聂相思时才会有的浅笑和柔软。

    战曜见此,不由得哈哈大笑,“哈哈,好,好,你赶紧把那丫头带回来给爷爷见见。”

    盛秀竹,“……”脸都快抽烂了。

    可是事到如今她又不能什么,毕竟战廷深若真找到喜欢的人,也是一件喜事。

    但是心里上吧,盛秀竹还是希望梁雨柔能当她的儿媳妇!

    盛秀竹皱紧眉,一张脸拉着,无奈且抑郁的看着战廷深,“是哪家的千金?”

    战廷深盯了眼盛秀竹,“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什么以后以后的?你现在有就把话清楚!遮遮掩掩的,是见不得光还是怎么?”盛秀竹恼火道。

    战廷深蹙眉,“太宝贝,不舍得这么早带出来!”

    太,太宝贝?

    盛秀竹匪夷所思的看着战廷深,完全不相信这种煽情得酸牙的话是出自战廷深之口。

    “哈哈,你这子,以前爷爷觉得你什么都随我,就是性子没随到我。现在看来,你子跟爷爷年轻时一个样。一旦喜欢,就认定了,宝贝得不行。哈哈。像我,像我。”

    战曜乐道。

    战廷深扬眉,“您会喜欢她的。”

    “哈哈,当初我看你奶奶也跟你一样,全天下的女人都没你奶奶好,像你奶奶那么优秀的女人,不可能不招人喜欢。”战曜忆往昔似的笑眯眯。

    盛秀竹都快气爆炸了!

    压根在客厅待不下去,一扭脸就蹬蹬上楼了。

    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对这事,战津没什么好的,所以一直保持沉默。

    战瑾玟咬着唇,眯眼盯着战廷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这事闹得,盛秀竹呕得晚饭都没下楼吃。

    吃完晚饭,战曜心情好,拉着战廷深去书房下棋。

    书房里,爷孙两坐在棋盘两边。

    战曜自从知道战廷深有喜欢的人,嘴角的弧就没消失过。

    “廷深,这里没有别人,你偷偷跟爷爷透露透露,那丫头是谁,叫什么?爷爷保证谁也不,行不?”战曜看着战廷深,用商量的口吻。

    战廷深看了眼战曜,“爷爷,该您出了。”

    战曜盯了眼棋局,随意出了一个,正要话时。

    “将!”

    战曜,“……”

    眼珠子一瞪,低头看向棋盘,发现自己竟然被他团灭了!这开局还不到五分钟呢!

    太气人了!

    战曜愤然瞪向战廷深。

    会下棋了不起啊?到他这儿逞什么能!

    烦人!

    战曜伸手把棋局一挥,,“不下了,没意思!”

    “嗯,那我回了。”战廷深也不劝劝,哄哄,战曜这么一,他垂垂眼皮站起身就要走。

    “你,你给我站住!”

    战曜脸红脖子粗,抬头瞪战廷深。

    战廷深停下,低头看着战曜。

    战曜皱紧眉,发现自己面对战廷深时,总有种分分钟会被他气死的感觉!

    想着,战曜竟觉得有些委屈。

    想他一把年纪,儿子不争气,孙子都来气他,命好苦……

    “你你奶奶走这么些年了,怎么就没来带我一起走?他奶奶,你快来带我一起走吧,这日子没发过了。”战曜突然拉下肩膀,凄凉的。

    战廷深,“……”这是演哪出?

    “没意思啊,真没意思。他奶奶,你快来吧,来带我走。”

    战廷深,“……”如果他老了也这样……啧,那还是挺可怕的!

    “哎哟,哎哟……”

    “不是想知道她是谁么?”

    战曜当即闭上嘴巴,忙抬头盯着战廷深,“你肯告诉我了?”

    战廷深好险忍住才没对战曜翻白眼。

    轻抿了口薄唇,战廷深重又坐了下来,轻眯眼看着战曜,“爷爷,除了下棋写字,你有没有想过再培养点别的兴趣爱好?”

    “?”战曜懵。

    “比如演戏。”战廷深这些时,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严肃正经得不行。

    战曜,“……”一张老脸臊红!

    战廷深见战曜一对眉毛不规则的抽动,方扯了扯唇,,“至于我要娶的人是谁,您早晚会知道,不必着急。”

    “我……”

    “不过现在倒有件事,要跟你一声。”

    战廷深在战曜抢着开口前,道。

    战曜拢紧眉,他现在只想知道是哪家丫头拿下了他这个硬得像块臭石头的孙子!

    战廷深看着他,“思思的母亲,尚在人世。”

    战曜眼皮蓦地激跳,后背绷直,“你什么?”

    战廷深英逸的眉宇添了分凝重,薄唇抿着,静寂的看着战曜没话。

    “……”战曜瞪大眼,惊喘,一双有些干枯的手握紧,放到棋盘上,“你真的?”

    “……嗯。”战廷深点头。

    战曜握紧双手,再次出口的声音蓦地有些哑,“思思知道了么?”

    “嗯。她们已经相认了。”战廷深淡声。

    什么?!

    战曜压紧双眉,“那思思的妈妈……”

    “她应该不知道。”战廷深眉心也微微拢着,垂掩着黑睫,道。

    战曜提气,又蓦地将这口气压下,挺直的背脊也倏地松软,边喘息边,“思思的母亲过得如何?现在做什么?”

    “谢毅阳您有印象么?”战廷深看着他。

    战曜想了想,摇头。

    “谢毅阳是陆正国的大舅子。而思思的母亲,现在是谢毅阳的妻。”战廷深语调平缓。

    “陆正国的大舅子?”战曜又是一惊。

    战廷深颔首,“我调查过,谢毅阳很爱护他的妻子,他与其前妻生的女儿也视思思的母亲为生母。谢毅阳的妹妹谢青瑗对她这个嫂子亦是尊敬。”

    若是这般,那她应是过得不错的。

    战曜又不由松了口气。

    微微垂首,战曜皱着眉没再话,整个人显得有些萧索。

    战廷深见此,也没什么。

    一时之间,气氛陷入死寂般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

    战曜突地抬起头,一脸的惊惶。

    战廷深见状,眉心也不由得微微跳了跳,蹙眉,疑惑的看着战曜。

    “谢毅阳是陆正国的大舅子,而思思的母亲又是谢毅阳的妻子。那兆年和思思岂不成了表哥表妹的关系?那怎么行?!”

    战曜骇道。

    战廷深,“……”瞬间恢复冷漠脸。

    “思思知道这件事么?”战曜紧张的问。

    “嗯。”战廷深拉下眼皮。

    “知道?那思思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很伤心?哭了么?”

    “……”

    “你这叫什么事?好好的情侣变成了表哥表妹,思思怎么受得了这份打击?现在又是高考的关键时期,思思估计都没心思复习了吧?不行,我得去你别墅那边看看思思,不然我不放心。”

    战曜风就是雨,起身朝书房门口走。

    可走了一截,才发现某人没跟上。

    战曜怔了怔,停下脚步,回头看战廷深,皱眉催促,“廷深,别愣着了,快走吧。”

    “思思跟陆兆年从未交往过。”战廷深看着战曜,慢悠悠。

    “他们有没有交往我会不知道?你忘了在思思十八岁生日宴上,思思亲自领着陆家那子到我们面前亲口介绍的事了?”战曜急道。

    “那是思思在跟我赌气。”战廷深垂眼,盯着棋局上的那枚“帅”,。

    战曜微顿,迷惑的看着他,“思思没事跟你赌什么气?”

    “想知道?”

    战廷深挑眼。

    战曜,“……”如果不是亲生的,战廷深估计活不过五岁,因为五岁前他一定会忍不住把他掐死!

    “想知道就坐过来,我慢慢告诉您原因。”战廷深斜睐了眼忍怒的战曜,语气淡得不能再淡。

    战曜深呼吸,板着脸走回去,重新坐在战廷深对面,眯着眼阴阴的盯着他。

    “思思有喜欢的人。”

    “……”

    “比思思大十二岁。”

    “……”

    “思思对他死心塌地,痴迷不已。”

    “……”

    “那时思思还,我不同意,思思就跟我赌气。我是因为年纪的问题歧视她爱慕的男人,所以故意找了跟她年纪相仿的陆兆年跟我挑衅。不过当晚我就教训了她一顿,她也承认了错误。”

    “……”

    “实话实,思思喜欢的那个男人确实,各方面都很优秀,无可挑剔。思思会对这样的男人着迷,我能理解。”战廷深一本正经脸。

    战曜,“……”三观已被刷新!

    他没想到聂相思真正喜欢的,竟然是一个比她大一轮的“老男人”!

    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