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51章 领三嫂上门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倏地,战廷深眯眸,嘴角亦随之勾开一道阴测测的弧。

    “结婚的事确实应该提上日程。”战廷深这么。

    梁雨柔心头一喜,两眼放光看着战廷深。

    他,同意了么?

    战曜等人亦望向战廷深,除却徐佩龄三人,皆有些错愕,没料到战廷深会这样“爽快”!

    盛秀竹面容一凝,旋即笑开,“你早该想明白了。你年纪不了,我跟你爸在你这个年纪,都有你们姐弟三个了。雨柔是我们从看着长大的,品行纯良,温柔大方,跟你又是青梅竹马。你们日后结婚,一定能生活得和和美美。”

    梁雨柔面颊嫣红,双眼闪着亮芒柔柔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立体深刻的面庞浮着淡淡的笑,可那笑看着让战曜莫名觉得瘆得慌。

    这臭子答应得这么爽快,一定有诈!

    战曜蹙着眉,抿紧唇,眯眼盯着战廷深。

    “廷深,徐奶奶对你从就喜爱,雨柔出生时,我就想订下这么亲事了。因为当时徐奶奶便觉得你跟雨柔日后能成为一家人。不过现在倒也不晚。你放心,以后你跟雨柔结婚,雨柔若是任性,你大可告诉徐奶奶,徐奶奶跟你站一边。”徐佩龄高兴得不得了。

    能不高兴么?让战廷深成为她的孙胥,可是她一直以来的一大期待。

    现在终于要实现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死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徐奶奶,这个你就多虑了。雨柔姐怎么可能任性,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跟我三哥结婚以后,一定会加倍理解我三哥,当个贤内助。”战瑾玟笑呵呵。

    梁雨柔羞涩的看了眼战瑾玟,“我哪有你的那么好。”

    “有有有,绝对有。三哥,你是不是?”战瑾玟抬抬下巴,看向战廷深。

    梁雨柔面上的羞意更浓,瞥向战廷深,放在腿上微微蜷缩的指尖,显示出她对战廷深答案的期待。

    战廷深没看梁雨柔,冷眸直直凝向紧盯着他的战曜,嗓音清冷,缓缓,“爷爷,改天我领她上门拜见您。”

    战廷深这话一落,全场倏地寂静。

    战曜在他完,苍老的面庞便狠狠抖了抖。

    瞪大一双虎目盯着战廷深。

    他就这子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同意吧?果然是!

    盛秀竹和战津脸色微凝,或然的看着战廷深。

    梁父梁母则神色僵硬,同样看着战廷深。

    徐佩龄皱褶的眉头,这时重叠堆积的更深,迷惑的望着身边的战廷深。

    梁雨柔脸上的嫣然霎时被苍白覆盖,全身克制不住的发凉,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亦猛地抓紧了裙子。

    这里头的人,倒是战瑾玟最先反应过来,瞪着战廷深惊问,“三哥,你在什么?什么领回来拜见爷爷?”

    战廷深眸光清寥,扫了眼战瑾玟,凉薄的唇角轻挑,似是怕在场的人听不清般,慢慢,“你的三嫂。”

    三、嫂!?

    开什么国际玩笑!?

    战瑾玟快速看了眼梁雨柔,又瞪向战廷深,急道,“三哥,什么三嫂?我三嫂不就在这儿么?雨柔姐……”

    “别胡!坏了你雨柔姐的名声!”

    战瑾玟还未完,战廷深面容一寒,凛声。

    战瑾玟嗓子眼一抖,愣是没敢继续下去,但双眼仍是惊愕的盯着战廷深。

    听到这里,梁父梁母脸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都皱了眉,看向盛秀竹。

    盛秀竹脸颊抽搐,双手握了握,看着战廷深,“廷深,你梁叔梁婶和徐奶奶都在……”

    “就是因为梁叔梁婶和徐奶奶在,我才选择在这时候。几位长辈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的婚姻大事想必也十分关心。现在我终于有了想娶的人,心里高兴,加上梁叔梁婶和徐奶奶都在,忍不住就了出来。我想,梁叔梁婶和徐奶奶,知道这个消息,也会替我高兴。既然能让所有人高兴,我哪有不出来的道理。”战廷深直接截过盛秀竹的话,洋洋洒洒的了一篇。

    嗯,这番话。

    基本上是战廷深在这些人面前,一口气得最多的一次!

    但现在在场的所有人内心独白大概都是:还不如不!

    战曜瞪着战廷深,眼角都瞪红了。

    还他心里高兴?

    还所有人高兴?

    也不看看在场的人除了他,谁脸上写着“高兴”两个字?

    梁父梁母脸都抖起来了,偏偏碍于身份,不能发作!

    盛秀竹心下急得都快吐血了!

    这跟她想得完全不一样好么?

    因为战曜跟梁予奂要好的缘故,战津和梁父也是好友,她嫁进战家,自然而然的跟梁母走得亲近。

    而几个孩子时候也走得勤,战廷深是叫梁父梁母叔叔婶婶长大的,更何况,徐佩龄从就对战廷深好得跟自家亲孙子似的。

    她本以为就算顾念两家长辈的面子和彼此的情分,战廷深就是心里不乐意,也不会当着两家长辈的面出让两家长辈下不来台的话。

    她想的是,他就算不同意,他也不会直接出来,至多,在他跟梁雨柔结婚这件事上不松口。

    哪里,哪里想到他竟是什么也不顾的!

    盛秀竹面色有些难看,心下又生气又着急。

    弄成现在这样,要怎么收场?

    以后两家还要不要走动了?!

    亏他还是战氏的负责人,掌权者,怎么就不知道圆滑些,顾顾两家长辈的颜面,偏要得这么直白!

    他到底得对她多不满!

    事到如今,盛秀竹也顾不上什么了,拧紧眉,面有愠色盯着战廷深,“廷深,你唬谁呢?你有交往的对象,我们怎么不知道?”

    “现在不是知道了么?”战廷深淡淡。

    盛秀竹,“……”一句话噎得盛秀竹哑口无言。

    “廷深,你是不是对雨柔有什么不满的地方?或者是徐奶奶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徐佩龄有些伤心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眼阔微缩,垂眸看着徐佩龄,“徐奶奶,您一直是我尊敬的长辈。”

    “那就是雨柔。廷深,你若是对雨柔有不满的,你跟徐奶奶,徐奶奶让雨柔改。”徐佩龄是真的希望战廷深和梁雨柔能成。

    一来战廷深足够优秀,两家的情分深厚,梁雨柔嫁进战家,婆媳不和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二来,梁家到梁雨柔这辈,就只有梁雨柔一个孩子,又是个女孩儿,梁家这么大的家业,她独自撑起来势必不会轻松。而且若是入赘或是找潼市其他富家子弟联姻,她又不放心。

    所以思来想去,战廷深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她活到八十几岁,已经没有别的愿望,而让战廷深和梁雨柔结婚,则是她现在最后的愿望。

    “不必。梁家和战家是世交,这样的情分实属难得,我希望两家能一直保持这份难得的感情。”

    着,战廷深抬眸,看向眼眶通红,仿佛随时能羞耻得哭出来的梁雨柔,“日后雨柔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不会推辞。这是我对梁家的承诺。”

    当然,这个承诺是有前提的。

    前提是梁雨柔得安分!

    那么,他会念及徐佩龄和梁父梁母,在必要时出手帮衬。

    但若是梁雨柔自己要作死,那就不要怪他无情!

    其他人听着战廷深的话,只觉得战廷深也并非冷酷到全然不顾及梁家的三个长辈,所以才出这样难得感性的话,而心生几分安慰。

    可在梁雨柔听来,却是**裸的威胁和警告。

    虽然在战廷深面前,她梁雨柔已经没有什么尊严可言了。

    但不代表战廷深无情的当着两家长辈的面儿拒绝她,她什么感觉都没有。

    事实上,梁雨柔觉得耻辱。

    自尊心被人用脚踩在地上碾碎的感觉,糟糕透顶!

    战廷深话到这个份上,俨然是一副坚决不会娶梁雨柔的模样。

    徐佩龄双眼亦是发红,佝偻的身躯又似经历了重大打击般消沉了下去。

    梁父梁母眼里都藏着难堪。

    这跟两人被战廷深当众扇耳光有什么区别?!

    本来是打算战廷深和梁雨柔的婚事定下,两家一同吃晚餐。

    这下饭肯定是吃不下去了。

    梁父梁母随便扯个理由,便带着梁雨柔和徐佩龄离开了老宅。

    而盛秀竹在送几人出老宅时,一直跟梁母话,梁母都没应她一声,这让盛秀竹相当难受。

    所以送梁雨柔等人离开后,盛秀竹气冲冲的折回客厅,瞪着泰然坐在沙发里的战廷深道,“战廷深,你太过分了!”

    “就是啊三哥,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没看到徐奶奶和雨柔姐走的时候都快难过的哭了么?”战瑾玟跟盛秀竹站在同一个阵营,不满的看着战廷深,声道。

    战津虽没话,但盯着战廷深的双目沉沉。

    “还什么有要娶的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身边连个异性都没有,就连公司里所有能靠近你的人清一色全是男的。就这样,你还敢你有要娶的对象?你就算找借口,你能不能走点心,找个靠谱点的?”盛秀竹也是气极了!

    今天这事,不仅梁家丢尽了脸,她的脸也丢尽了!

    她都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梁母,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去美容院了?!

    战廷深沉着的盛秀竹怒冲冲的完,方抬了抬眼皮看着盛秀竹,“谁我在找借口?”

    众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